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20章 聚众吃酒,定计售卖

  申时二刻,丁健出门,带着激动地心情,先去登了曲猎户家的大门,邀他今天酉时三刻去家里吃酒,有事相商。

  两人是一道从西北逃难过来的,有过患难与共的经历,彼此之间自然要比旁的人更加亲近,曲猎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然后丁健又去了林六叔家。

  须发已然开始出现银丝的六叔正在院子里头对着一只半成品的木凳敲敲打打。

  “六叔!”丁健在大门口就喊了起来。

  林六叔抬头一看,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是大郎啊,来找老头子有什么事吗?”

  丁健进了院子,看着六叔手下的凳子,道:“瞧您说的,没事儿我就不能来看看您啊?”

  六叔嗤嗤笑道:“你个臭小子!有事就说,磨磨唧唧的,学那些娘们作甚!”

  丁健忙竖起了大拇指,赔笑道:“六叔您是这个,我这次来还真有事,不过不是找您的,而是找您家大壮的!”

  六叔道:“那倒是不赶巧了,大壮不在,今儿个一大大清早就和老三拿着渔网出去了,午饭都没回来吃。”

  丁健道:“哟,出去这么久了,那看来今儿个大壮他们收获不少啊,六叔,那等大壮回来的时候你跟他说一声,让他晚上来我家吃酒,我有个事儿要和他商量商量。”

  “成!”刚答应下来,六叔的脸色就忽然一变,板着脸盯着丁健,话音一转:“你这小子,买了酒不知道来孝敬你六叔,还请那个臭小子喝,也不怕糟蹋了!”

  丁健憋着笑:“娘子催得紧,我这不是出来的急,忘了带嘛,六叔放心,等晚上我让大壮给您带两斤回来。”

  六叔这才笑了:“这才像话!行了,待会儿大壮回来,我就让他上你家找你去。”

  想了想,丁健又去叫了勇元和勇进,这才回了家。

  晚饭的时候,卫允和小卫氏将堂屋让给了丁健和曲猎户他们六个大男人,小卫氏还从仓库里头取出了一坛两斤的蒸馏酒。

  两斤的量,每个人能分到三两多一点,这个量足够这些个没有喝过烈酒的男人们喝的了,再多就该喝醉了。

  今天可不是喝酒可不是奔着喝醉去的,而是要和他们商量贩卖肥皂的事情。

  做了三个卤的凉菜,都是肉菜,三个素菜,而且三个肉菜分量都是足足的,吃完了还可以添。

  几人也知道卫家的日子过得比以前好多了,但也没想到竟然会好道这种程度,寻常人家,一顿家里头有一个荤菜就不错了。

  有些甚至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荤腥。

  桌上放着六个巴掌大的酒碗,揭开坛口的红布木塞,丁健抱起坛子一碗一碗都倒的满满的,扑鼻的酒香弥漫在整个堂屋,刺激着每一个人的鼻腔。

  “丁大哥,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香?”

  “光闻着这香味,我都快醉了!”

  几人的好奇心纷纷都被勾了起来。

  丁健双手捧起酒碗,道:“这酒叫做稻花酿,也叫二锅头,这可是从东京城传出来的酿酒法子,酒劲儿大着呢!”

  二锅头,顾名思义,蒸馏出来的酒水之中,掐头去尾,取得是中间部分。

  当然了,名字是卫允随口取得,颇有几分怀念前世的寄思在里头,。

  “二锅头?这名字听起来好怪?还是稻花酿好听!”林勇进嘟囔了一句。

  丁健道:“来,咱们喝一个!”

  “来!喝!”

  几人纷纷小心翼翼的端起酒碗,没有碰杯,酒是粮食所酿,是金贵的东西,怎么能浪费。

  若是碰杯的话,洒了可怎么办,那些电视电影里头碰杯洒掉三分之一,喝的时候衣服帮忙分担一半的场景,大概也只会在电影里头出现。

  曲猎户和林大壮喝的比较谨慎,倒是勇元勇进还有许老三,喝的稍微急了那么一丢丢,然后被猛烈地酒劲给呛到了。

  忙小心翼翼的放下碗,捂着嘴巴,侧过身子咳了起来,眼泪都快呛出来了。

  这时,他们才明白方才丁建说的酒劲大是怎么一个大法。

  许老三黝黑的脸颊变得通红,“丁健哥,你家这二锅头,劲儿真大!”

  丁健笑着道:“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了嘛!”

  六个人喝了近半个时辰,两斤的量,每个人都有了几分醉意,正正好喝的微醺。

  酒足饭饱之后,丁健没有继续扯皮,而是直接道:“我这次找你们过来,一是为了让你们尝一尝这个二锅头,二呢,是我这儿有一桩赚钱的买卖,想和几位兄弟商量商量。”

  “丁大哥,有什么事儿您说,若是我们能帮得上忙的,绝不推辞。”

  “对对对,丁大哥您直接说就是了,有什么能用得到我们的地方,我们几个绝没有二话。”

  林大壮也道:“勇元说的是,丁大哥,你尽管说,我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曲猎户也道:“我说大郎啊,和我们你还这么见外干嘛!”

  几人酒喝得尽兴,就连嗓门也比平时大了许多。

  丁健笑着说道:“成,是我的不是,那我就直说了,我这里呢,有一样自家做出来的东西,想交给兄弟几个挑去府城贩卖,至于工钱吗,咱们就按一天十文来算,而且东西卖出却还有提成!几位兄弟觉得怎样!”

  曲猎户忙道:“老丁,这你就见外了吧,不就是卖个东西吗!你找我们几个帮忙,我们都求之不得,还说什么工钱!”

  林大壮附和:“就是,丁大哥,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

  丁健伸手打断了几人,道:“几位兄弟的心意我都知道,我也很感激,但这件事可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桩长久的生意。

  不瞒各位,我娘子从岳父的遗物之中找到一个方子,我们按着方子做出来的香胰子,我们家管它叫肥皂,比外边卖的香胰子好用多了,如今允哥儿要读书,要考举,日后要花的银钱不知还要多少。

  所以我和娘子商量了,把这种肥皂卖出去,为家里添些进项,也好供允哥儿读书科考,日后好完成我岳父的遗愿,光耀卫家的门楣。

  我们卫丁两家人丁单薄,所以,我就想起了诸位兄弟,我和娘子商量过了,除了每天十文的工钱之外,每卖出一块肥皂,就给你们一文钱的提成。

  而且大家的生活也都不富裕,若是一日两日的且还好说,可这日子一久,家里的许多活计就没法做了,这不就相当于大家的家里头都平白少了一个壮劳力。

  俗话说得好,亲兄弟都明算账,你们几个负责出力,走街串巷的贩卖,我们卫家又怎么能不付工钱呢,这事儿就算放到哪儿都说不过去!

  诸位若是还认我丁健这个兄弟的话,那就请不要拒绝!”说吧,丁健冲着众人抱拳一礼。

  几人对视几眼,纷纷点下了头。

  卖出去一块就给一文,那不是卖出去越多,得到的工钱也就越多,再加上每天十文的工钱。

  几人仿佛都要被这突如起来的幸福给砸晕了。

  还是见多识广,老道干练的曲猎户最先反应过来,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学货郎那样,挑着肥皂走街串巷的叫卖?”

  丁健道:“曲大哥说的不错,所以开始的时候就需要大家多费一些气力,把肥皂的名头打响,等到时候生意做起来了,大家的收入自然也会越来越高。”

  说着说着,五个人原本的那点醉意就被冲散的差不多了,紧接着,丁健又带着几人去院里亲身体验了一下肥皂的效果。

  直接就获得了五人的肯定,丁健顺势提出,若是想要贩卖肥皂的话,还需要让他们和卫家签订一份契约文书。

  几人自然无不应允,一方面是被那可能拥有的庞大利润所吸引,另一方面是出于他们对丁健的信任。

  紧接着,卫允出场,当着他们五个人的面写下了两份契书,五人分别在契书上面按下了手印,一式两份,他们五人的那份,交由威望最高的林大壮保存。

  双方约定,明天一早,五人来卫家拿货,没人六十块肥皂,总共三百块,去扬州城中叫卖,然后下一次的取货量就根据他们第一天收买的情况或增或减。

  夜,灯火都已熄灭,乡村独有的蛙叫蝉鸣,在寂静的深夜之中,奏响一曲独特的乡村协奏曲。

  卫允躺在床上,看着月光洒在窗台上,穿透了那层薄薄的窗纸,映入屋内。

  一时之间,竟没有睡意。

  如今肥皂的生意已经开始做准备了,卫允估计,大概欲要三到五天的样子,才能在扬州打出名气,到时候肥皂的声音定然会迎来一个质的飞跃。

  但肥皂这东西并不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一块肥皂,若是省着用的话,应该能够用大半个月。

  所以肥皂的生意在上升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开始回落,但这个时候,如果能够打开扬州之下几个县城的渠道的话,销量应该会翻好几倍。

  如今厢房里头储存了大概有五千块肥皂,都是前半个月小卫氏和丁健两人忙活的结果。

  零散售卖想要卖光的话,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等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到时候肯定是要建肥皂作坊的。

  到时候制作肥皂需所要用到的油就会大大增加,若是光靠动物油脂的话,是绝对满足不了肥皂作坊的需求。

  所以想要扩大肥皂生意的话,还得建立起一个购油的渠道,若是卫家能够自己办一个油坊,那自然是最好的。

  还有草木灰,需要的数量也会大大的增加,若是只靠小卫氏夫妇二人在村子里头买的话,也是不够的。

  总之,肥皂的生意若是想要做大的话,就必须得建立起一道完备的生产线。

  至于小卫氏心心念念的熟食铺子,目前还没有到时候,因为先前为了制造肥皂,卖豆芽换来的钱大部分都拿去买油了。

  后面卫允又用五十两买了一枪一弓,从端午到现在,豆芽的生意也下降到了每日一百斤,如今家里的现银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两。

  这么一点钱,根本不够小卫氏开铺子的,就算是租,三十两银子也只能在一些偏僻的角落里头租到铺子。

  要么就不开,要开就要做好,首先地理位置的选取就很重要,反正再过几天等肥皂的第一批资金回笼了之后,家里的余钱多了,办铺子的日程就可以提前了。

  反正先前做卤味之时的卤水可以一直保存。

  想着想着,一阵阵的困意袭来,卫允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似乎什么时候睡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