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19章 宴请柳存,欲卖肥皂

  小胖子柳存和射箭杠上了,主要还是被卫允的话,以及流云表现出来强于他的射箭天赋给刺激到了。

  他本就极其聪明,并没有一味地傻愣愣的射箭,而是开始了思考,开始研究自己为什么会射偏。

  其实柳存的天赋并不差,只是因为他平时除了读书就是吃吃喝喝,疏于运动,因此力气比起自小就伺候他的流云是远远不如的。

  而且他的年龄也不大,射箭的时候弓握的不如自小做活坐大的流云稳当,箭射出去的那一刹那,弓弦震动带动了弓身的震动,幅度虽然不大,但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远,因此产生的偏差也在不断地增大,所以他的命中率自然也就不高。

  至于天赋,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三分看天赋,七分看努力的,甚至于也可以说一份天赋九分努力。

  柳存吃亏就吃亏在身子运动量少,力气小,身子有些阴虚。

  继续指点了主仆二人一刻钟之后,卫允便让他们自己练习。

  而卫允自己,则将背后的铁胎弓拿了下来,握在手里,走到平地的另一端,大概距离树干近五十步的位置。

  经过十天每日坚持不懈的联系,卫允对于这张三石左右力道的强弓也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双脚一前一后拉开弓步,左手举起铁胎弓,右手自背后的箭囊之中取出一支羽箭。

  五十步,将近八十米的距离,二人合抱的粗壮树干,也已经成了小小的一点。

  这还是第一次用这张弓练习射箭,卫允开始调节呼吸,控制节奏,自小腿往上,力从地起,经过腰椎的增强而疏导,缓缓的拉开了弓弦。

  这一刻,卫允平静的眸子变得如刀锋一般锋利,似雄鹰一般锐利,锁定了五十步外的树干。

  可,射箭要考虑的却远远不止三点一线这么简单,还有箭矢破空形成的箭道,还有风力会造成的影响等等,重重的环境因素变化,都有可能影响箭的运行轨迹。

  有句话说得好,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射箭是项技术活,可没有差不多这一说法。

  “嘭!”一身轻响,弓弦回弹,弓身颤动,离弦的羽箭划过八十步的巨力,哆的一身,没入粗壮的树干之中。

  卫允的脸上没有惊喜,而是一如往常的平静,继续取箭,搭弓,拉弦,然后松手。

  连发十箭,皆没入树干之中三寸以上。卫允提着弓,走到树干前方。

  之前十支铁箭之中的前六支,笔直的排成了一个竖排,但从第七支开始,铁箭的位置就偏了一些。

  最后的三支的分布更是没有半点规律。

  看来力气还是不够,仍旧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成长和锻炼,距离传说之中的百步穿杨,卫允还有一段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卫允没有继续坚持射箭,而是将插在树干之中的铁箭一只只都拔了出来,又回去看柳存射箭去了,顺便指点纠正了他射箭之时的几个小细节。

  时间很快便到了正午。

  在太阳底下晒了近一个时辰,细皮嫩肉的小胖子竟没喊累,仿佛和那棵充作箭靶的大树杠上了一样。

  卫允看他全神贯注的样子,轻飘飘的说了句:“午时三刻了,二姐的午饭应该也做好了!”

  柳存拉弓的动作立马就停了下来,扭头看着柳白,把手里的弓箭都丢给了流云。

  “去把那些竹箭捡回来!”

  “好嘞,公子,小的这就去,公子和卫公子也回去吧,小的记得路,待会儿小的捡完了箭自会回去。”

  卫允和柳存先回了卫家,到家的时候,正巧赶上了被小卫氏打发出门,去找他们回来的丁健。

  堂屋之中,摆了满满一桌丰盛的菜肴。

  “哇!好丰盛啊!”看的小胖子两只眼睛直冒绿光。

  小卫氏笑着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红烧肉,这是九转大肠,卤猪蹄,凉拌猪耳朵,蘑菇炖鸡,清炒豆芽,凉拌木耳,还有香煎豆腐。

  存哥儿不要客气,喜欢什么就夹什么,千万不要和我们见外!”

  总共八道菜,光听介绍小胖子柳存光看着已经开始不断地吞咽口水了,脑袋点的像啄米的小鸡崽子一样。

  “大家吃饭吧!”

  作为“一家之主”的丁健率先拿起了筷子,夹了一片大肠,招呼众人道。

  因卫允和柳存都不过是十岁左右的孩子,所以小卫氏也就没有因为要避嫌而没有上桌。

  车夫老黄和书童流云的分量小卫氏已经在厨房给他们留了。毕竟柳存的身份在那儿摆着的,老黄和流云都是柳家的家仆,自然不可能和主人家一同上桌吃饭。

  别看小胖子是个十足的吃货,但吃相不禁半点都不难看,尤其如今是在卫家做客,自然更加的注意形象,看上去反而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和上次卫允看到了那个拿手抓着猪蹄吃的吃货完全是两副模样。

  小卫氏看着柳存吃饭的优雅姿态,心中对于小胖子的好感又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酒足饭饱之后,尽管小胖子吃的再优雅,还是难免在手上,嘴边沾上了一些油渍。

  卫允便拉着他去院里的水井旁,打了桶水上来,倒入盆中,小胖子一双白嫩的小手在水里搓来搓去,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卫允不禁开口道:“我说柳存,你洗个手怎么也要这么长时间。”

  柳存抬眼看着柳白,有些委屈的道:“手上的油肯定要搓干净了才行,不然会不舒服的!”

  “等着!”卫允转身进了东厢中间的屋子,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木盒,走到水井旁,递给柳存。

  “诺,用这个洗!”

  小胖子接过木盒:“这是什么?”刚看到盒子里头的东西,“咦!这是香胰子?”

  卫允点头道:“怎么了?”

  柳存取出木盒中香皂,抓在手里,问:“你家的香胰子为何是这般模样?”

  话音刚落,肥皂便从手里滑了出去,落入盆中,柳存捡起肥皂搓了搓,手上便出现了白色的泡沫,然后将手伸入盆中搓洗了一下,泡沫和油渍尽皆被带走。

  柳存一边擦手,一边惊讶道:“为何你家的香胰子效果如此好,而且洗完之后,让人觉得分外清爽,像是甩掉了一层包袱!”

  这个比喻虽然有些夸张,但体现的意思却很恰当。

  卫允故作轻蔑一笑,自信的道:“那是自然,这可是我家的独门秘方,你在外边都买不到!”

  柳存赶忙用肥皂洗了一下连,洗完之后,只觉得脸上的毛孔好似都张开了似的,觉得分外的舒爽。

  便很狗腿的走到卫允身边,搓着手,嘿嘿笑道:“卫允,咱们商量个事儿呗!”

  卫允嫌弃的看了柳存一眼,冷声道:“别,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了,可别做出这副让人恶心的样子。”

  柳存干咳了两声,缓解了一下尴尬:“就是你家的这个香胰子,还有没有多的?”

  鱼儿上钩了,卫允嘴角微微上扬,道:“有啊!”

  柳存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语气也变得越发谄媚起来:“你看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带一点回去,这么好的东西,我想带回家给父亲和母亲试一试,你放心,我绝不白要你的东西。”

  卫允伸手勾住柳存的肩膀,伸出食指,道:“第一,我管这东西叫肥皂。”又伸出中指:“第二,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待会回去的时候让你带十块回去,就当是我家的回礼了!”

  “你说真的?”柳存扭头看着卫允,一脸的问询。

  卫允也看着他:“你看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的样子吗?”

  柳存施然一笑:“好,不愧是我柳存认定的朋友,够义气!”

  卫允又道:“对了,顺便问你一句,我二姐打算把肥皂卖出去,不知道你们柳家又没有兴趣?”

  柳存先是一喜,转而脸色有些纠结,道:“我虽然很想答应你,但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得回家问问我母亲,家里的庶务都是母亲在打理。”

  卫允却摆了摆手,很随意的道:“无事,反正现在肥皂的产量不大,我二姐也只打算在扬州城里先试着卖一卖!若是你们柳家想要做肥皂生意的话,你给我带句话就成。”

  这样也好,等问了母亲再给卫允回话,柳存如此想到,又问:“既然打算卖这肥皂,那卫娘子是打算在扬州城里盘间铺子来卖?”

  卫允摇头:“暂时还没这个打算,先找几个人,像货郎那样挑着东西,走街串巷的去叫卖,先把肥皂的名头打出去再说。”

  柳存听了连连点头,“那我先回去问问我母亲,等明天我再过来告诉你结果!”

  卫允摆摆手拒绝了:“不着急,等后日去书院的时候你再告诉我也是一样的,你家远在泰兴,不必特地跑着一趟,反正肥皂放那儿又不会长脚跑掉。”

  柳存想了想,道:“你说得对,我今日已经出门一天了,明日父亲应该不会让我出府了!”

  卫允转身去厢房里头取了十盒第一次制造的肥皂出来,递给了流云:“这是回礼,你先拿去马车上放好,免得待会儿回去的时候忘了。”

  流云抱着木盒一溜烟就不见了。

  卫允和柳存跑去书房说了会儿话,柳存也熄了留在卫家吃晚饭的念头,未时二刻的时候,便带着小书童坐上马车,赶回江都去了。

  卫允又去找了小卫氏。

  “二姐,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到了,第一天做的那批肥皂已经好了!”

  小卫氏喜道:“已经好了吗?效果怎么样,你试了没?”

  卫允道:“试过了,方才我和柳存在院子里洗漱的时候就是用的咱家的肥皂,效果非常好!”

  小卫氏拉着丁健就往前院里走。边走还边说:“夫君,咱们也去试试肥皂的效果!”

  紧接着,卫允便把方才和柳存说的那个贩卖计划告诉了夫妇二人。

  小卫氏略一思索,便道:“这事儿还得慎重,咱们必须找一些老实肯干的良善之人来做!”

  丁健点头附和道:“对,允哥儿,你二姐说的有理!”

  卫允道:“找人这事儿我不懂,不过我觉着光是老实的话,怕是不好做生意的,最好是找几个脑子灵活,且能说会道的人来,这样才更容易把肥皂卖出去。”

  “云哥说的不错!”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表示了认可。

  “姐夫,那找人这事儿就交给你?”

  丁健看着卫允,慎重的点头应道:“没问题!”

  小卫氏问:“那你先和我们说说你打算找那些人?”

  丁健沉低头,捏着下巴吟片刻,才道:“六叔家的大壮可以算一个,曲大哥算一个,许家的老三许毅,还有光兴哥和勇辉也可以!”

  林光兴和和林勇辉就是上次和卫允他们一起进山的最后两人,话虽不多,但人品不错,在稻香村里面是出了名的忠厚老实,不然上次打猎林大壮和曲猎户也不会带着他们了。

  前面的几个人都不是那种一杆子打不出几个屁的性子,虽算不上能说会道,但还是有几分机灵,脑子活泛。

  只是,林光兴和林勇辉性子太过憨厚,不会说话的话,只怕这买肥皂打开销路的活怕是不太合适。

  卫允便道:“光兴哥和勇辉他们两个性子沉闷了些,话也少,让他们去叫卖,只怕不一定能做好,我看勇进和勇元两人口才倒是不错!上次我们一道进山打猎,他们的表现也挺不错的。”

  丁健道:“允哥儿说得对,是我欠考虑了,勇进和勇元确实不错,也都是踏实肯干的后生,人又机灵。”

  卫允便道:“姐夫,咱们现在手上的肥皂虽然不少,但也不多,而且刚做好的肥皂得静置一个月才能用。

  照我看,刚开始的时候,咱们找三到五个人就够了,先控制一下出货的数量,等到咱们家肥皂的名号慢慢打响了之后,在慢慢的扩大生产。”

  夫妻二人连连点头:“允哥儿说的有理。”

  丁健又问:“那咱家的肥皂一块卖多少钱合适?还有,给那几个卖货的人怎么算工钱呢?”

  卫允说:“一斤普通的猪肉都要十五文了,咱们的肥皂这么好用,就卖十六文一块,至于工钱,咱们给他们每天十文的工钱,然后每卖出一块,就给他们一文的提成。二姐,姐夫,你们觉得如何?”

  两人对视一眼,对于卫允的安排自然没有任何异议,齐声道:“就按你说的办!”

  丁健道:“那我现在就去把他们叫过来!”

  小卫氏一把拉住了他:“你急什么,等晚上的时候,我做上几道下酒菜,你再去把他们叫来家里,一边吃酒一边把事情给定下来,岂不更好。”

  卫允笑着冲小卫氏竖起了大拇指,很狗腿的拍起了马屁:“二姐英明!”

  丁健揉着后脑,嘿嘿笑道:“还是娘子考虑的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