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18章 柳存上门,习练射箭

  五月十五,青檀书院休沐,也是卫允和小胖子约好的日子。

  上午时分,巳时二刻,一驾马车便由远而近,徐徐的驶入稻香村。

  马车这种金贵的东西,只有扬州城里的大户人家家里才有,十里八乡的泥腿子们,家里头有一辆牛车或者驴车就算的上富裕的了。

  “会不会是卫家大姐儿回来了?上次卫秀才过世的时候,卫家大姐儿回来坐的就是马车嘞!”

  “说的有道理啊!咱们稻香村除了卫家之外,好像也没有哪家买得起马车了!”

  “在这儿瞎猜有什么用,跟过去看看停在哪家门前不就知道了!”

  “对啊,走,咱们跟过去看看!”

  “走走走,一起一起!”

  也有些识字,眼力好的。

  “卫家大姐是在通判盛大人家做妾,这辆马车上面的标识是柳字,不是盛字,定然不是卫家大姐儿!”

  有识字的村民说出了马车之上的不同。

  “对啊,是不一样,上次卫家大姐坐的那辆马车好像比这辆好看一些!”

  “好像还真是!”

  “咦!这不是端午那天跟着卫娘子他们一道回来的马车?”

  “端午那天伴晚的时候我也看到这马车来过,我记得很清楚,车上的标识一模一样。”

  也有上次端午的时候,见过这驾马车的,认了出来。

  ··········

  柳存虽是家中嫡子,但柳式一族家风甚严,规矩也多,且柳县令对于柳存的管教一向都甚为严格,配的马车走的自然也是简单朴素的路子,车厢内外,根本没做什么装饰。

  上次端午的时候已然来过卫家两次的车夫老黄早已是熟门熟路了,直接驱车停在卫家的大门前。

  丁健忙引着车夫把马车拉到后院,解下车辕,喂了一些新鲜的草料和井水。

  小小的流云抱着一堆礼物,两匹绸缎,一套上好的笔墨纸砚,柳存的手里则提着两坛陈年的花雕。

  卫家三口人,每个人都有了相应的礼物。

  小卫氏拉着卫允客客气气的柳存迎进了门。

  “来串门就串门吗,还带这么多礼物,也太贵重了吧!”小卫氏心里暗暗想着,待会儿柳存回去的时候,该送些什么东西做回礼,才不会显得太过寒碜。

  笔墨纸砚是装在盒子里的,两坛花雕也看不出年份,但那两匹绸缎,一看就价值不菲。

  虽说上门做客提些礼物是很寻常的事情,但礼物太过贵重的话,小卫氏又不知道等柳存走的时候该回什么样的礼物才不显得太薄。

  小卫氏一边惊讶于卫允这个同窗的大手笔,一边心里又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但面上却没有展露半点,热情的招呼着柳存。

  柳存冲着小卫氏拱手躬身,礼道:“柳存见过卫娘子,丁大哥!原本早就想上门拜访了,只是书院之中课业繁重,一直未得空闲,这才耽搁到了现在,还望见谅!”

  小卫氏微微笑道:“柳公子千万不要这么客气,你能上门做客,便是我卫家的荣幸,而且允哥儿平时也一直在我们耳旁念叨你呢!”

  “哦!”柳存惊讶的看着卫允:“原来卫兄在家还时常提起我啊!”随后脸上便露出笑容,冲着卫允挑了挑眉。

  又对小卫氏道:“卫娘子唤我小名存哥儿便是,不必唤我柳公子,听起来太过生分了些。”

  小卫氏笑道:“那我就僭越了,以后喊你存哥儿就是!”

  卫允吐了口气,并没有反驳,拆小卫氏的台。

  眼看着小卫氏还要拉着柳存说话,卫允赶忙打断:“对了,柳存,你上次不是说也想学射箭吗?走,咱们去后山,我教你射箭!”

  “好啊!”柳存先是一喜,但脸色随即却又黯淡了下去,扁扁嘴道:“你那把弓力道那么大,我又拉不动。”

  卫允道:“谁告诉你我只有一把弓了,我既然叫你去,那自然有适合你用的弓。”

  柳存一喜:“真的?”

  卫允没理他,对着小卫氏道:“二姐,我带柳存出去玩会儿,中午的时候我们回来吃饭,你记得多做几样好吃的!”

  柳存脸上笑容再起,对着小卫氏拱手一礼,道:“劳烦卫娘子了!”

  小卫氏道:“劳烦什么,你们去吧,允哥儿,你记住了,不可上山,不可跑远了!”

  卫允摆摆手,道:“行啦,二姐,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卫允直接进了西屋,把自己的那把铁胎弓,和在城里铁匠那儿定做的铁箭拿了出来,又去西厢的库房里头把丁健用的那把简易版反曲弓拿了出来,顺便抓了一把制好的竹箭。

  柳存掂量着手里造型奇特,制作粗糙,和卫允手中的硬弓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底下的简易版反曲弓。

  皱着眉头,有些不敢置信的问:“就这也叫做弓?”又从箭筒里头取出一支竹箭,“这也叫做箭?”

  卫允看着他道:“你可别因为简陋就认为它们不行,上次我就是用这样的弓和箭,打了一支五百二十斤重的大野猪。”

  柳存的眼睛一下子就瞪的大大的,问:“五百二十斤的大野猪?那得有多大?就这样的弓箭,能射穿它的皮肉吗?你莫不是诓我的吧!”

  卫允懒得继续解释,道:“是与不是,咱们去试射一番不就知道了!”说罢提步便走,大步出了院门。

  柳存把弓和箭递给流云,小跑着跟了上去,喊着:“你等等我,等等我!”

  小书童流云背着弓箭,紧紧跟在柳存的身后。

  “小郎,这是打算进山?”刚出家门没几步,卫家佃户也是邻居的许家大门处走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汉子。

  这是许家第三子许毅,常年的劳作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的,个头不算高大,但也身子偏瘦。

  “是许三哥啊!没准备进山,这不我同窗来做客吗,我带他带村子附近看看,练练箭术!许三哥这是要进山砍柴?”卫允笑着应了。

  许毅点头道:“是啊,最近地里的活都忙的差不多了,趁着有闲,去山上砍些柴回来,免得到时候一忙起来又没时间了。”

  农家人就是这样,忙完了地里的农活之后,便会找一些其他的活干,贴补家用。

  “那一起走一段!”卫允发出邀请。

  “成!”许三欣然接受。

  上了小坡,卫允和柳存停了下来,许三还得继续往山上走,一般农家人砍柴都不会看村子附近的树木,而是会稍微走远一些,去树木茂盛的地方砍。

  “对了,你学过射箭没?”看着皮肤白净细嫩的柳存,卫允问道。

  柳存摇了摇头:“没学过!”

  卫允道:“那你先看我射一箭,然后我再仔细的教你一遍。”说罢卫允就冲着流云伸出手掌,道:“小流云,把弓给我,再拿一支箭出来!”

  柳存看着他,不解的问:“这是什么意思?你背上不是背着一张弓呢嘛!”

  卫允冷着脸道:“是你教还是我教?”

  柳存悻悻的闭上了嘴,流云赶忙将弓和箭递给卫允。

  卫允左手握弓,右手食指和中指捻着竹箭,道:“看好了!”

  说罢,举弓搭箭,拉弓,松手,一气呵成,竹箭哆的一身轻响,插在了二十步外的树干之上。

  “好!”柳存当即就兴奋的跳了起来,卫允冲他招了招手:“过来。”

  柳存很是听话,脸上挂着期待,卫允将弓递给了他,手把手的指点他怎么握弓,怎么取箭,然后怎么搭箭上弦,怎么三点一线的瞄准。

  简易版的反曲弓弓力比起普通猎户们用的的软弓还不如,柳存想要拉开也并不难。

  只是,柳存的第一箭很幸运的射歪了。

  卫允想了想,把他拉到了距离树干十步的位置(大周制定度量衡:五尺为一步,三百步为一里,这里的步是度量单位,而不是指迈出一步的步。)

  可柳存还是不行,射三箭只中了一箭,直至把箭筒里头的二十多支竹箭都射光了,只有六只是成功上了靶,其余的全部射偏。

  上靶率只有四分之一,卫允捂哲脸,不忍心看。偏生这家伙以为自己多厉害似的,每射中一箭都欢天喜地的雀跃着。

  卫允想了想,觉得还是得让柳存认清一个事实。

  在流云将射出去的二十多支竹箭都捡回来之后,卫允问了他一句:“流云,我方才教你家公子的你都记住了吗?”

  流云不知道卫允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点了头。

  卫允让柳存把弓给流云,让他来射。

  柳存虽然还没有过足瘾,但对于“严师”卫允的话,还是选择了听从。

  小流云学着卫允的样子,第一箭落空了,但第二箭就成功的上了靶,然后接连又射出八箭。

  其中只有三箭落空,七箭都上了靶,虽然是歪歪扭扭的插在树干上,但比起柳存的成绩,好了不知道多少。

  “怎么可能?”柳存不敢置信的看着流云,“流云,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流云摸了摸脑袋,“我就是照着卫公子说的做的呀!”

  柳存绕着流云走了一圈,仔细的把自己这个小书童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打量了一遍,然后捏着下巴道:“你没骗我?”

  “公子!”流云急道:“小的怎么敢欺骗公子,小的刚才真的都是按照卫公子说的法子做的,流云可以对天发誓。”

  “行啦!”卫允看不过去了,“射箭这种事情是要讲究天赋的,柳存啊,你不得不承认,你在射箭上面是真的没什么天赋。”

  流云忙道:“公子天资聪颖,读书很是厉害!”这话很明显的避重就轻,但偏生柳存却很吃这一套,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柳存这家伙别看他长得白白胖胖的,可读书确实是厉害,记性也好,青檀书院收弟子都要进行考核,监考人就是小秦夫子,出了名的铁面无私。

  偌大一个青檀书院,学子们的年龄起码都是十四五岁的,仅有的两个十岁和十一岁的小孩,就是卫允和柳存。

  这也是为何偌大一个青檀疏远,数十名同窗,柳存只和卫允的关系比较好。

  一方面是因为卫允时不时带去书院的美食,还有一方面则是因为两人之间相似的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