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16章 东西到手,夫妻谈心

  “砰!”

  铁枪杵地,感受着枪身之上传来的冰凉触感,以及那握在手中的沉重感。

  这铁枪的材质绝不简单,看来庞家的祖上,能用这样重型兵器的人,应该也属于猛将的范畴了吧。

  卫允虽然能够拿得动这杆铁枪,但若是想要将其正常的挥舞起来,却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他的这幅身体,如今也不过十岁,将养了只有半年左右的时间,能够做到如此,已经很不错了。

  若是等到卫允再大一些,或者是成年之后,力气再增加一些,到时候再用这杆铁枪,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饶是如此,老庞头看向卫允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本以为和小衙内一样是个世家公子,没想到竟是个有真材实料了,年纪不大,这一身力气却着实不小。

  卫允又拿过那张强弓,入手之后,才发现,弓身中间的位置,竟然被包上了一层铁皮,而弓弦应该是用牛筋之类的强韧揉制而成的,异常的坚韧。

  举弓,拇指和食指中指捻着弓弦,开始缓缓用力,弓弦竟只是轻微的出现一丝挪动,知道卫允用上六成的气力之后,弓弦才开始缓缓的被拉开。

  卫允面色一变,放开了弓弦,甩了甩右手,舒缓了片刻。

  “怎么了?”柳存有些担忧的问。

  卫允摇了摇头,道:“无事,就是这弓的强度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歇一歇,重新再试一次!”

  老庞头则是紧张的道:“卫公子小心些,这弓足足有三石的力道,可千万要小心,不要弄伤了自己!”

  卫允朝他咧嘴一笑:“庞老伯,您放心,我心里有数,绝不会弄伤自己的!”

  虽然得到了卫允肯定的回答,但老庞头还是有些紧张,捶着掌心,担忧的看着卫允。

  许是老庞头心地善良,不忍心卫允受伤,又许是担心卫允的家世,若是受伤了会牵连到自己。

  卫允没有多想,而是做了几个深呼吸,而后双脚一前一后拉开,左脚在前,右脚在后。

  铁胎弓举到身前,身形微调,沉腰下跨,重心集中在右腿上面,右腿弯曲,同时右手搭在了弓弦之上。

  屏气凝神,汇聚腰跨之力,弓弦再一次被缓缓拉开。

  卫允的头上开始出现细碎的汗珠,弓弦也被拉开了大半,但卫允也力气也被耗去了不少,若是继续加持拉的话,还是能够拉开一些,但没有必要。

  卫允开始缓缓的收力,一点一点的将弓弦从开了大半的位置,送了回去。

  而卫允的头上,汗水顺着肌肤划过脸颊,自下颌低落,后背之上,也冒出了些许细汗。

  卫允松了口气,道:“不愧是接近三石的强弓,力道果真强悍!”

  柳存笑着道:“你满意就好,如何,兄弟我没有骗你吧!”

  卫允一巴掌落在他肩膀上:“行啦,你就别在这儿耍宝了,等明天去书院的时候,我给你带点好东西!”

  柳存两只眼睛直放绿光,咽了咽口水,揉着手掌,激动的问:“是上次的叫花鸡吗?”

  卫允嘿嘿一笑:“先不告诉你!”

  “喂,卫允,你怎么这样!”小胖子立马就委屈了,扁着嘴巴,哀怨的看着卫允。

  卫允没搭理他,而是转向老庞头,道:“庞老伯,那杆铁枪我想一并买了,您看两样东西加在一起我给您五十两银子如何?”

  那杆铁枪的价值绝对不止五十两,但要看落在什么人的手里,若是在庞老头手里,就是在仓库里头吃灰的。

  庞老头一听有五十两银子,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就五十两!铁枪和弓就都归卫公子了。”

  五十两银子,已经不少了,他家这个一进的小院子,当初买的时候也不过花了四十多两银子,在江都,一亩良田也不过只要八两银子,五十两银子,可以为家里添六亩良田还有余。

  更何况,卫允和柳存的关系明显十分亲近,而且那一身的气势,说不定就是哪个世家大族出来的小公子,为了一杆只能放着吃灰的铁抢得罪这样的人,老庞头可不会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事情。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货两清,自此各不相干。

  卫允背着铁胎弓,扛着铁枪,和柳存出了卫家。

  “要不要去我家坐坐,见见我父亲?”两人站在马车旁,柳存忽然说道。

  卫允摇了摇头:“今日什么都没有准备,贸然上门未免太过仓促,待改日我准备好礼物在上门拜访柳大人!”

  柳存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卫允肩头上面七尺长的铁枪,道:“你可不要忘了刚才说的,我都记着呢!”还冲卫允比了比了拳头。

  卫允眨了眨眼:“我刚才说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小胖子瞪大了眼睛,眼看着就要阴晴不定了。

  卫允赶忙道:“好啦好啦,放心吧,君子一诺千斤,你明天就留着肚子好好等着吧!”

  柳存立马笑了,一拳打在卫允的肩头,道:“算你小子识相!”

  这时,柳存的书童流云忽然说道:“公子,天色不早了,待会儿卫公子还要回家呢!”

  柳存这才注意到已经逐渐西落的日头,拍了拍脑门,懊恼的说:“你看我,忘了你二姐让你早些回家了!这样,我让老黄送你回去,我家就在城里,我和流云走回去就行!”

  老黄就是柳存的车夫。

  卫允也没和他客套:“行!那就多谢了!”没有作揖,而是学着江湖人朝着小胖子行了个抱拳礼。

  小胖子当即便笑着回了一个抱拳礼。

  因小胖子柳存的马车之故,卫允在太阳还没落山之前到了家。抓了一把铜钱当赏钱塞给了车夫老黄。

  进了门,小卫氏看到卫允肩头上抗的铁枪,一脸惊讶的问:“允哥儿,你不是和我说是去买弓了吗?怎么还扛了这么大的一杆枪回来?”

  卫允将铁枪靠在院墙上,取下背后的铁胎弓,道:“诺,弓在这儿呢,至于这把枪,我看着喜欢,也就一道买回来了!”

  额!

  小卫氏的目光在卫允手里的铁胎弓和依着院墙的铁枪之间来来回回。

  问道:“那这杆枪花了多少钱?”

  卫允轻飘飘的一句:“不多,也就二十两银子!”

  小卫氏点了点头,道:“才二十两,确实不····”话没说完,忽然眼睛瞪的老大,激动的高声说道:“什么?二十两银子?那再加上买弓的三十两,那不是五十两?”

  卫允点了点头:“是啊,你给我的那五十两一文都没剩,全花光了!”

  小卫氏捂着胸口,喘起了粗气,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一脸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卫允,胸膛之中有火焰在燃烧。

  心里却在不断地告诫自己:这是弟弟,是一母同胞亲生的弟弟!虽然花钱快,但挣钱也快!对对对,就是这样!

  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小卫氏才将情绪平复了下去,转身就进了厨房,没有再看卫允一眼。

  卫允摸了摸头,有些疑惑,多花了二十两银子,本以为会挨小卫氏的一顿苦口婆心的谆谆教导,没想到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莫非自家姐姐的性子变了?

  等到吃完饭的时候,卫允终于确认了,看着桌上咸的咸,淡的淡,没有半点小卫氏水准的菜。

  卫允默默地低下了头,快速的扒着碗里的饭。

  一旁的丁健就更不用说了,很识趣的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小卫氏,饭吃的倒是没比平时少多少。

  饭后,小卫氏将桌子收拾停当之后,洗碗去了,丁健拉着卫允,问:“你二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卫允露出个尴尬的笑容,小声的说:“我今天下午出去买了天东西,花了五十两银子!”

  “不就买了点东西吗!你二姐也·····”丁健说着说着,忽然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沉声道:“等等,你刚才说花了多少银子?”

  卫允抬手张开五指,道:“五十两!”

  丁健直接翻了个白眼,伸出大拇指,点了点头,道:“难怪,我说你娘子今日怎么看着不太对劲,连做饭都失了水准。”

  气氛有些尴尬,卫允忙道:“姐夫,你赶紧去看看二姐吧,我去书房温会儿书!”

  说罢,也不等丁健答应,直接一溜烟就跑书房去了。

  半刻钟后,小卫氏从厨房里头,看了一眼东厢那边亮起了烛光的书房,还有躺在院子里头纳凉的躺椅上歇凉的丁健,到屋里取了一把蒲扇出来,递给丁健。

  如今已然入夏,蚊虫也跟着出来了,院子里头虽然凉快,但蚊虫也不少。

  办了个凳子坐在丁健边上,小卫氏道:“你说我今天的反应是不是有点过了!”

  丁健回忆了一下今晚那一桌咸淡不一的晚饭,说:“确实有点!”

  小卫氏扭头看了一眼东厢的书房,烛光透过窗纸,洒入院中,卫允那并不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窗纸之上。

  道:“道理我都知道,可允哥儿一下子就花了五十两,我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那可是五十两啊!都可以买六亩良田了!”

  丁健直起了身子,伸手搂住小卫氏的肩膀,手掌在她的手臂上轻轻的拍击着。

  说道:“不管是你,还有我,咱们都得学着去适应,允哥儿是个聪慧且有成算的,咱们既然是他的家人,就不能拖他的后腿,日后若是允哥中了进士,做了官,那人情往来,上下打点花费的又岂止五十两。”

  “哎!”小卫氏叹息一声,道:“你说得对,我们不能拖允哥儿的后腿,而且我们还得努力挣钱,替允哥儿,替咱们的孩子挣下一份大大的家业,让他们日后能够平安顺遂,衣食无忧,幸福快乐。”

  说着说着,小卫氏的脸上就浮现出灿烂的笑容,那是对美好未来的希冀。

  丁健也被她给感染了,笑着道:“好,咱们夫妻俩一起努力,挣一份儿大大的家业,为了允哥儿,为了我们,也为了我们的孩子!”

  小卫氏的脸上爬上了一缕红霞,白了丁健一眼,用小拳拳在丁健的胸口上锤了几下,然后才把脑袋倚在丁健的肩上,两只手下意识的就环上了丁健的虎腰。

  “对了,说起孩子,咱们也是时候该努努力了,大姐家的明兰如今都两岁多了!”丁家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卫氏,神情款款的说起了情话。

  小卫氏的脸当即就变得滚烫,赶忙抬手捂住丁健的嘴巴,又急又羞的道:“怎么在院子里头说这些,让允哥儿听见了可怎么办!”

  丁健轻轻的握住小卫氏的柔胰,温柔的从自己的嘴前拿开,柔声道:“娘子这话的意思是不能在院里说,那可以在那儿说?嗯!”

  小卫氏挣开丁健的手,又是一顿小拳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