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13章 射杀野猪,收获满满

  “都上树,快!不要留在下边!”

  林大壮高呼一声,双手已然攀住了树干,手脚并用,不够呼吸之间,就已经爬上了一颗粗壮大大松树。

  曲猎户丝毫不慢,也跟着上了树,倒是林勇进和林勇元几人,动作稍微慢了一些,再加上紧张,有些手忙脚乱的,但终究还是都爬到了树上。

  这时,一团巨大黑影忽然自西北方的一簇灌木之中一跃而出,正好看到了底下的空地上面,被死死绑在粗木棍上面的大野猪。

  黑影停了下来,就在那只大野猪的边上,看着已然闭上了眼睛,身上插着六只铁箭,血流不止,眼神越来越涣散,气息也越来越微弱的母野猪。

  这只刚跑出来的大公猪,两只眼睛瞬间就变得通红,浓郁腥臭味伴随着一股狂暴的气息,朝着四周席卷而去,两根拇指粗细,一尺多长的獠牙,泛着令人心颤的危险光泽。

  这时,两只铁箭破空而来,眼睛通红的野猪似乎感应到了危险一般,纵身一跃,避过了要害的部位,铁箭插在身子两侧,入肉不过寸许。

  除了给这只大野猪带来更大的痛,激发出他更多的凶性之外,根本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却在此时,一直搭箭在弦的卫允忽然松开了手中的弓弦,箭矢破空,发出呼啸的裂风声。

  这时的大野猪刚刚避过那两只铁箭,身形落地,根本米有反应的机会,竹箭直接没入它的右眼之中。

  噗嗤一声,眼球爆裂,鲜血飞溅。

  大野猪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但竹箭的力道终究还是不如铁箭,虽然给野猪带来了巨大的同时,但一时之间却并不致命,但却将这头公猪的凶性,激发的更加暴戾。

  不过却将野猪的恨意,彻底的移到了卫允这边。

  只见野猪如离弦之箭一般,化作一团黑影,狠狠的撞在卫允所在的树干之上。

  大树发生剧烈的摇晃,无数松叶被震落,卫允赶忙紧紧的抱住身边的树干,若是再慢上那么一点,就直接被震的掉下去了。

  大野猪又跑出去数丈之远,后蹄疯狂的刨土,低着脑袋,红着眼睛,身形再一次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激射而出。

  又是一下,四五百斤的体重,再加上那一段助跑带来的惯性而产生的力道。

  一人合抱的大树又是一阵剧烈的抖动,无数松叶再一次落下。

  卫允眉头微蹙,双脚交叉勾住脚下大腿粗细的枝干,握手捂住箭筒口,身形倒挂而下,将箭筒挪了个方向,桶口朝上,同时顺手取出了三支竹箭,夹在指缝之间。

  搭箭上弦,又是接连三箭射出,第一件,射中了大野猪的左眼,眼球直接爆裂,第二箭,射中了野猪的鼻子,第三箭,野猪在张嘴嘶吼的时候,逐渐循着那一瞬间的空隙,射入野猪口中,穿透了下颌,露出了半截箭身。

  与此同时,不远处林大壮和曲猎户的铁箭也相继落在了野猪的身上。

  又是冠心的一下撞在树干之上,卫允的身子随着大树发生剧烈的摇动,但力道却明显要比前两次低了很多。

  卫允左手如闪电一般掏箭拉弓,射箭,不过两个呼吸的功夫,卫允手中的简易版反曲弓便应声而断。

  同时,大野猪的头上也多出了七八根竹箭,箭箭入肉,且大多都是眼睛,嘴巴等柔软的要害部位。

  哀嚎声渐渐降低,大野猪那庞大身躯摇摇晃晃的动了几下,终究还是一头栽倒在地,哼哼唧唧的声音越来越小,浓郁的血腥味开始朝着四周扩散。

  直接翻身而起,直接从一丈多高的树干上跳了下来,取出插在背后的柴刀,紧紧地握在手中,警惕的望着倒地不起的野猪,压着脚步,小心翼翼的接近。

  手中柴刀抡起,用尽全身的力气,刀背向下,大吼一声,刀影落下。

  砰砰砰砰!

  连敲了五六下,把野猪的脑袋都给敲的凹下去一块,嘴里不断溢出鲜血,野猪嘴里哼哼唧唧的声音才戛然而止,彻底失去了生命迹象。

  而此时,大野猪的身上也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箭矢,其中以脑袋上面的竹箭最多,总共有十三支。

  身上也插了八只铁箭,后腿上面各两只,腰的两侧也各有两支,分别是林大壮和曲猎户射的。

  几人取下各自的箭矢之后,看着这只比那只母野猪还要大上一些的大野猪,都面面相觑。

  “大壮哥,这么大的一只野猪,我们要怎么把它弄出去!”最后还是林勇元提出了疑惑。

  林大壮蹙着眉头,目光扫过众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曲猎户拍了拍野猪的尸体,道:“这么大的个头,起码的有五百斤了,就算我们两个人抬起来也费劲!何况那儿那儿一头四百多斤的!”

  要么就只能抛弃先前猎到的那些小东西了,直把这一窝野猪给带回去。

  四个人扛这头大的加上两头小野猪,林大壮和曲猎户两个力气大的炕那头四百多斤的,剩下的两头小野猪和那只狍子交给卫允,其余的兔子野鸡什么的也就只能丢掉了!

  林大壮刚刚想定,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卫允给抢先了。

  “大壮哥,曲叔,我看要不这样,你们两个力气大一些,便各自带上几只野鸡野兔,再加上那头小一点的母猪。

  然后勇元勇进、光兴哥还有勇辉你们四人一起扛这头大野猪,每人的腰上在挂上两三只野兔野鸡,还有一人把这只狍子带上,剩下的这四只小野猪加起来大概也就一百多斤的样子,就让我来背,你们觉得怎么样!”

  “你能背得动?”林勇上下打量着卫允,走上前去,比了下两人的身高,卫允才到他的肩头。

  卫允白了他一眼,道:“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却惹来几声切!林勇元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郎,你才十岁,还不算男人!”

  卫允撇了撇嘴:“你们别看我个子不高,那是因为我的年纪还小,但我的力气可不小,不信是吧,你们看好了!”

  说着,卫允走到装着四只小野猪两个背篓前边,一只手抓着一只背篓的边缘,然后直接把两个背篓都给提了起来。

  直接就把六个人都看的目瞪口呆,散发着浓浓的不敢置信。

  ········

  一行人走走停停,比起来的时候速度慢了一倍不止,尤其是翻越山岭的时候最不方便,一直拖到申时过半,一行七人才气喘吁吁出现在稻香村后山的山道上。

  两头四五百斤的大野猪,还有四头小野猪,野兔野鸡十几只,一直十多斤的狍子,这样丰盛的收获,吸引了无数羡慕以及贪婪的目光。

  众人将猎物都放在了村尾的那个大柳树底下,卫允跑回去喊了丁健,两人驾着牛车,来到村尾,把这些猎物悉数都装上牛车,打算直接拿去扬州城里面卖掉。

  由于猎物太多,牛车的空间有限,除了驾车的丁健之外,一行七人就只去了林大壮和曲猎户两人。

  卫允顶着一身的汗臭和劳累,回了卫家。

  家里头,小卫氏在卫允回来喊丁健的时候就烧起了一大锅热水,卫允回到家里头没多久,就洗上了热水澡。

  “锅里给你留了骨头汤,待会儿洗完澡记得去喝!”隔着房门,小卫氏的声音传入卫允的耳中。

  卫允搓着身上的泥垢,应了声:“知道了,洗完了就去喝!”

  洗完澡,卫允换了一身干净的里衣,穿上小卫氏新做的青色外袍,进了厨房,掀开还冒着热气的锅盖,看着锅里炖着的猪大骨,以及雪白浓稠,香气逼人的热汤。

  拿起汤勺就舀了慢慢一大碗,稍微吹了吹,尝了下温度,并不是很烫,小卫氏应该是在煮好了之后用微凉的炭火煨着。

  光闻着这股诱人的响起卫允的肚子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端起汤碗直接喝了整整两大碗,卫允这才捧着肚子,躺倒在院子里头的躺椅上面,小憩起来。

  一天的疲惫,再加上最后对阵大野猪只是精神的高度紧绷,以及最后扛着将近一百五十斤小野猪一路回来的劳累,让卫允很快就进入了沉沉的梦乡之中。

  等到卫允被小卫氏叫醒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天色也开始变暗。

  “去洗把脸,然后过来吃饭!”

  洗完脸进了堂屋,看着一脸喜滋滋的姐夫丁健,卫允问道:“姐夫,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丁健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递给卫允,卫允伸手接过,感受着沉甸甸的分量,问:“这是卖猎物的钱?”

  丁健点了点头,有些激动的说道:“今天我们去了镇上,把野猪抬去了醉仙居,李掌柜看那两只野猪刚死,还算新鲜,就出了一斤十五文的高价,两只野猪一只是四百六十斤,另一只是五百二十斤,总共卖了十四两七钱银子。

  那四只小野猪因都是活的,只是被打晕了,李掌柜的就按每斤十八文的价钱收了,四只加起来有一百四十斤,卖了二两五钱并二十文。

  还有那只狍子,有四十五斤,李掌柜按五十文一斤的价格收了,总共是二两二钱并五十文。

  最后就是那些野兔还有野鸡,掌柜的一起按二十五文一斤的价格都给收了,总有五十斤,卖了一两二钱并五十文。

  总共加起来,最后一共得了二十两七钱并二十文。你们一共有有六个人,不过大壮说那只大的野猪是你一个人打的,所以就给了你八两银子,大壮和曲大哥各自拿了四两,剩下的四两多一点,就让广兴还有勇进勇元还有勇辉他们四个平分了。”

  卫允暗暗点了点头,也没有想着再把银子给推出去。心里却暗暗记下了林大壮和曲猎户还有剩下四个同伴的名字。

  日后若是有什么好处的话,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可以拉他们一把!

  卫允从来就是这样,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卫允之所以跟着林大壮他们上山去打猎,图的并不是打猎唤来的那一点银子,如今卫家有豆芽菜每日带来的三两银子进账,又有肥皂即将面世,已然不愁银钱了。

  卫允在意的,是进山的时候跟在林大壮和曲猎户身边学到的那些个辨别痕迹,搜寻猎物的本事,同时也是为了磨练自己的箭术。

  不论是枪法还是箭术,只有经历过真正鲜血的洗礼,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极大的进步。

  尤其是在面对那只陷入狂暴之中的大野猪之时,卫允得到的收获,要远远超过那卖了野猪换来的八两银子。

  卫允虽然当过兵,也学习并实践过过野外生存,但是这样生死搏杀的经验,却从来没有过,但卫允不仅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有股子莫名的兴奋。

  卫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就适合打打杀杀,过刀头舔血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