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11章 肥皂制成,组团进山

  丁健的模具还没有弄好,卫允的简易灶台倒是先搭好了,锅也架上去了。

  此时小卫氏也将午饭给弄好了,菜弄的比较简单,一个韭菜炒鸡蛋,一个清炒油菜,还有一份蒸腊肉。

  自从卫允提了一嘴,想要吃些新鲜的蔬菜,自家地里那些刚冒头没多久的油菜就遭了殃,基本上每隔几天小卫氏都会去掐一把回来。

  两荤一素,在配上自家香喷喷的大米饭,三个人吃正好。

  卫允吃了两大碗,丁健吃了三碗,小卫氏吃的少些,只有一碗,卫家的饭碗可不是后世那些巴掌大的小碗,而是那种约有成人一捧大小的海碗,分量很足。

  午饭过后,卫允又让卫氏把那二十斤的猪板油给熬出来,他则是在灶下帮忙烧火,丁健继续去院子里头鼓捣模具。

  板油切成一寸左右的小块,倒入锅中,加水,然后慢慢的熬煮,一个时辰之后,二十斤猪板油分两次熬完,装了慢慢两大坛子。

  炸出来的油渣则是被小卫氏用簸箕装了起来,挂在灶上,等晚上的时候用来包饺子或是做菜吃。

  卫允则抱着一坛子的猪油去了后院,又从灶底弄出来不少的草木灰,连这今日买回来的熟石灰和硝石一道搬去了后院。

  丁健的三十个模具也弄好了,而且趁着两人熬猪油和搬东西的时间,又按着卫允所说的,用两块一尺宽,三尺长,三寸厚的木板做成了两个大模具。

  两种模具整整齐齐的摆在了后院的屋檐下。

  卫允让丁健烧火,往两个铁锅之中倒入适量的水,烧热之后,则分别往两个铁锅之中倒入两斤左右的猪油。

  卫允则是像草木灰倒入水中,搅拌均匀之后,又用细纱布将其中的杂质过滤一遍之后,将变得清澈了许多的草木灰水缓缓的倒入了两个铁锅中,用文火蒸煮,同时不断地搅拌。

  皂化反应需要的温度其实不用很高,约莫四五十度左右就可以了,只是以卫允如今的条件,也没法进行精准的控制,只能大概的估算,两个铁锅之中,其中一个直接撤去了柴火,只用些许的炭火来控制热量。

  而另外一个则是用文火慢慢的熬制,等结果出来之后一对比就知道哪一种温度更加适宜了。

  没办法,如今条件简陋,也只能通过这样简单的对比来找出最适宜的温度。

  等到皂化反应结束之后,两个铁锅之中,都被一层淡黄色的粘稠液体所覆盖。

  卫允和丁健两人便分别将两个锅中的液体舀出,分别倒入十五个小磨具和各自一个的大模具之中。

  然后便是等待这些粘稠的淡黄色液体自然凝结成固态,经过对比,是那个用炭火控制温度的铁锅做出来的肥皂更加的美观,量也更多一些。

  那两个大模具之中的肥皂也被切割成同样长宽的小块,用草纸包裹起来,和其余的肥皂一起放到干燥的里屋进行储存。

  刚做出来的肥皂还不能够直接使用,必须得经过一段的放置才能够使用,这样才能够保证对皮肤没有伤害。

  晚上的时候,小卫氏将三斤五花肉切了两斤,做了红烧肉,又将那一挂猪大肠洗净,做了一道九转大肠,两根猪大骨取了一根熬了汤,又炒了油菜,从坛子里头取了一点酸萝卜,一顿丰盛的晚餐就完成了。

  以前卫家平时的吃食很普通,很少看到荤腥,但自从家里和醉仙居达成了协议,每天去送上百斤豆芽之后,伙食才渐渐变得好了起来。

  基本上每天都能够看得到荤腥,尤其是在卫允休沐的时候,吃的最为丰盛。

  第二日,锻炼完了的卫允带着弓箭柴刀便出了门,如今村子里头的春耕播种都已经结束了,田里的活忙的都差不多了,就等着到了月底的时候秧苗长出来插秧了。

  村里头的几个猎户相邀着准备上山,卫允自姐夫那儿知道了这个消息,便也厚着脸皮让姐夫去说了一声,算上自己一个。

  本来丁健也是要跟着去的,可丁健一大早要先去扬州城里送豆芽,三十多里的路,牛车走的也不快,一来一回的,怎么也得一个多时辰。

  小卫氏本来还有些不情愿,但在卫允在她面前展示了一番百发百中的箭术之后,看着身高已经到了自己鼻梁位置的卫允,终究还是点下了头。

  商定集合的地方就在村尾的大槐树下,卫允到的时候,树底下已然坐着五个成年男子了。

  村里头会打猎的只有两家,一家是林氏一族林老六家的大儿子,也就是卫允生病的时候,在他家帮忙招呼众人,安排人叫大夫的林六叔。

  还有一个姓曲,是几年前和卫允的姐夫丁健一起从陕西逃难过来的,曲猎户因有着一手不俗的打猎手艺,因此一路逃难过来的时候,他家的老父亲和妻儿也都幸存了下来。

  当时丁健之所以能够带着年迈的双亲逃到稻香村,还是多亏了曲猎户的拂照,时不时的带着丁健去山林里头搜寻一些残存的野物。

  不然的话,只怕丁健和丁家老两口早已死在了逃难的路上。

  “曲叔!大壮哥呢?”卫允自然走到了较为熟悉的曲猎户身边,他口中的大壮哥正是林六叔的大儿子。

  曲猎户道:“大壮去林大夫家置办一些防蛇虫的药粉去了,应该快来了!”

  南方不同于北方,南方的山林之中,多得是蛇虫鼠蚁,湿毒瘴气,扬州这边好一些,没有瘴气湿毒,但蛇虫鼠蚁却也多得很。

  离村子近一些的山林情况好一些,但若是想要深入大青山的话,那就必须得备有这些防治蛇虫的药粉才行。

  旁边的人看卫允背后简陋的反曲弓,不禁调笑道:“哟,小郎,这是你姐夫给你做的弓吧,听说冬天的时候你们用这弓打了不少猎物!”

  说话的叫林勇进,是林氏一族三房的长孙,二十多岁,长得颇为高大。

  卫允笑着答道:“是姐夫做的,不过这弓的力度不够,也只能用来射一射野鸡野兔什么的,那些个头大一些的猎物就没什么作用了!”

  林勇进又说:“对了小郎,今日怎么不见丁大哥过来,平日里你两不是都形影不离的吗?”

  小卫氏担心卫允自己去山上乱跑,所以每次卫允带着弓箭出门的时候,身边都会带一个同样背着弓箭,带着柴刀的丁健,村里人也都见怪不怪了。

  “我姐夫进城送菜去了!得辰时末刻才能回来呢!”卫允轻声答道。

  一个叫林勇元的汉子一拍脑袋,说:“我说怎么近来老是看到丁健哥大清早的就驾着牛车去城里呢,原来是去送菜了啊!”

  这时,林大壮背着个小包袱,大步从村里走了过来。

  众人纷纷停止了闲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干草尘土,迎了上去。

  纷纷大壮哥,大壮叔的叫了起来。

  林大壮本名林光增,要比林勇进,林勇元他们的勇字高一背,所以他们管林大壮都是叫叔。

  卫允是因为卫秀才和林六叔的关系好,二人以平辈论教,且卫允是卫秀才的老来子,所以卫允虽然年纪小,但却管林大壮喊哥。

  当然了,卫家是外姓,所以林氏族人管卫允都是喊卫小郎,等卫允长大之后,自然就会就变成卫郎君。

  林大壮将药粉分发给众人,嘱咐说药粉能够持续的时间有限,一定要在他说了之后,再把药粉涂到身上。

  林大壮是领头的,且打猎的经验十分丰富,大家自然都听他的。

  一行七人,包括卫允在内,总共只有三幅弓箭,除了卫允手中的那张简陋的反曲弓之外,其余的两张分别在林大壮和曲猎户的手中。

  至于其他的四人,分别拿着长刀,铁叉等各式武器,背着背篓,腰间帮着麻绳,负责开路,清理,以及搬运等工作,若是遇上一些罕见的菌类或者草药什么的,也负责采摘。

  不过众人识得的药物并不多,所以大部分都是采摘一些新鲜的菌子蘑菇。

  有两个专业的猎户带领,自然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只在青牛山的周边晃荡。

  一行人进山的时候是卯末辰初,太阳刚刚露头,山间的弥漫着的雾气将散未散,还残留了些许。

  七人便一头扎进了林子里头。

  行不多时,便遇上了一只五彩锦鸡,林大壮看了看众人,见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卫允的身上,心里头也存着看看卫允箭术的想法。

  便道:“小郎,让大家看看你的箭术如何!”

  “好啊!”卫允笑着应了,早已捏在手中的竹箭搭在了弓上,沉声静气,拉弓射箭,嗖的一声,箭矢破空。

  那只还在啄食的五彩锦鸡直接被一箭贯穿了身躯,摔到在地。

  “好箭法!”

  不止是林大壮,就连曲猎户还有剩下的四个林氏族人也看向卫允的目光也纷纷发生了变化。

  这距离算起来至少得有三十步,卫允竟然能够凭着一把竹弓和劣质的竹箭一箭就射中了野鸡。

  尤其是看着卫允那一幅没有丝毫兴奋,淡定如旧表情,众人的心底却是越发的震惊了。

  林勇进跑过去捡野鸡,林勇元则道:“小郎,前段时间你和丁健哥每次提回来的野鸡野兔不会都是你打的吧!”

  卫允答道:“也不全是,有几次是姐夫打的!”

  有几次,那就是绝大多数都是卫允打到的了。

  “可你不是读书人吗?你们读书人不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吗?”林勇元一下子没有多想,脱口就问了出来。

  卫允也不在意,笑着答道:“勇元哥,这你就想错了,君子六艺,分为礼乐射御书数,其中射御二科说的便是箭术和骑术!真正的读书人,可不是你说的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哟!”

  众人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看着拿着弓箭,一脸轻松自然的卫允,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

  林勇进拿着野鸡回来,将沾了血迹的竹箭用树叶擦了擦,递给卫允:“小郎,你的箭!野鸡我就先帮你背着,等回去了再给你!”

  卫允接过竹箭,也不放回背后的箭筒里头,而是和剩下的两只竹箭一起抓在手里,半搭在弓弦之上。

  虽说野鸡都有领地意识,说不准附近就会有野鸡窝,但众人的目标可不是这些,而是如同野猪一样的大型猎物,时间也不早了,自然不会因为一个野鸡窝就在此地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