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10章 桃花盛开,欲制肥皂

  转眼时间便步入了四月,桃山之上的桃花也陆陆续续的开放。

  有诗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伴随着桃花的清香,青檀书院又一次的休沐到来。

  历时三个多月的苦读,卫允对于四书五经也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和认知。

  大周朝的科举和后世明清时代的科举不同,考的并不是八股文,而是经义和策论。

  范畴有些类似于宋朝,但制度却要比宋朝更加的全面,也更加的严谨,考试的范围也更加的广博。

  具体的层次分为:童试、院试、乡试、会试、以及最后的殿试,总共五个层次,其制度之完善,和明清时期的科举制度相差无几。

  卫允也释然了,这方世界应该是一方平行时空,而并非自己所熟知的任何一个朝代。

  青檀书院的休沐日定在了月中的十五和十六这两天,不同于其他书院的初一十五两日休沐。

  十五这天,卫允依旧是卯时初刻便起了床,依着惯例进行了一番高强度的锻炼之后,吃了早饭,便坐上了丁健去城里送豆芽的牛车,随着丁健一道入了扬州城。

  如今春耕已毕,田里的秧苗也已经开始冒头,但还没到可以插秧的时节,至少还得再等半个月。

  卫家的田都只种一季水稻,这样子种出来的稻谷受热充分,成长的时间也充足,打出来的大米要比双季的好吃一些,也更卖的上价。

  如今送给醉仙居的豆芽已经从每日一百斤变成了三百斤,醉仙居在扬州下面县城的好几家分店共同销货,所以需要的量自然也就更大。

  这一个月的功夫,醉仙居的大厨还用豆芽鼓捣出了几个新菜,有一个叫什么翡翠白玉羹的,卖的最是火爆,不仅噱头足,味道也很好,直接把醉仙居的生意上拉了一个档次。

  只是这样的火爆并不会太久,顶多持续一到二两月的时间,等到那股子新鲜劲儿下去了之后,热度也就跟着慢慢退下去。

  这一个月,卫家也因为豆芽菜,足足多了五十两银子的收入,把小卫氏和丁健两人乐的翻了天,对于豆芽的制作自然也就更加的上心。

  小卫氏甚至把自己手里头绣活都抛到了一旁,每天只在家里头专心的侍弄豆芽。

  送了豆芽,揣着新到手的三两银子,丁健喜滋滋的问卫允有什么想买的东西。

  卫允想了想,豆芽的渠道已经步入了正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豆芽的价格下降是必然的。

  卫允从来都没有低估古人的智商,他所占有的优势,不过是脑海之中一些比较超前的知识罢了,豆芽的培育极为简单,卫允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弄出来的这种品相好的新式豆芽就会被人研究出来。

  因此,现在是时候替家里想一个新的法子来挣钱了。

  盐肯定是不行的,这玩意儿属于国家管控,做出来自家吃倒是无妨,但要是拿出去贩卖······

  那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卫家不是盐商,也没有路子弄到盐引,若是贩盐的话也只能算是私盐,若是被抓到了,那是要被问罪的,而且还是重罪。

  现在启动的资金也已经有了,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豆芽还会替卫家带来不小的利润。

  蒸馏酒和香皂这两个法子倒是都不错,而且操作起来也不是很难。

  对了,还有制冰,用硝石就能够直接制冰,既简单又快捷。

  大周朝已经出现了蒸馏酒的出现,只是还没有普及,只在少数人手中掌握着,关键这是一块很大的蛋糕,其中的利润极为丰厚。

  但是酿酒需要用到粮食,貌似也在朝廷的管控之中,不论如何,盐酒茶铁这四项,都属于国家的管控范畴,其中的利益错综复杂,不知道牵扯到多少人。

  以卫家如今的实力,若是往里横插一脚的话,只怕会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权衡了一下利弊,卫允觉得未免有些得不偿失,还是肥皂稍微保险一点,虽然利润不似盐酒那般大,但却胜在新颖。

  猥琐发育才是王道,在没有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之前,就贸然把自己放到人前,不易于三岁孩童怀抱金砖招摇过市。

  “姐夫,咱们先去药铺看看!”

  “药铺?”丁健不解:“去药铺干嘛?允哥儿,你生病了吗?”丁健有些担忧的打量着卫允。

  卫允道:“没生病,我从一本古书上看到了一个法子,说是可以熬制出上好的香胰子,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就想着试一试,若是成了的话,说不得又能够为家里添一笔进项!”

  丁健点了点头:“那咱们走吧!”

  两人去药铺称了半斤的硝石,桂皮八角香叶等香料十几包,又去肉铺买了二十斤的猪板油,称了三斤五花肉,两根猪大骨,一对猪蹄,还有一挂猪大肠。

  然后又到铁匠铺买了两口大铁锅,今日卖豆芽得来的三两银子最后只剩下五十几文,两人才驾着牛车,回来稻香村。

  “哟!又买这么多东西,我说卫家的,你们家里是发了横财吧!”刚进村子,便有几个多嘴的妇人指着牛车上面大包小包的东西酸了起来。

  卫允和丁健也都没有解释,这种事情,只会是越描越黑,人们都会下意识的随着自己认定的去联想,根本不会听你的辩解。

  反正被她们说说身上也不会少几块肉,更何况,这些多嘴的妇人也只敢酸两句而已,毕竟卫家的大姐儿可是到通判大人的府里头做良妾姨娘去了,可不是她们这些普通人家能够招惹起的。

  对于这样的想法,卫允心知肚明,但自家大姐却是给人家做妾去了!

  “五嫂子,人家卖什么东西关你什么事儿,是花你家钱,还是吃了你家大米了啊,你管那么宽!”

  也有那些念着卫秀才恩情看不过去的,仗义执言怒怼那些个说酸话的妇人。

  丁健和卫允没有停留,他们二人皆是男子,自然不可能和这些妇人在外边争吵。

  这是个极为重视名声的时代,卫允将来是要科考的,自然不能在名声上面留下任何的污点。

  而丁健则是全然把这些个酸话当做了耳旁风,视若罔闻。

  两人到家的时候,小卫氏还在厢房里头忙着给豆芽浇水,卫允让丁健帮忙用木头弄一些方正的模具出来。

  自己则是跑去后院用石头和泥土准备垒一个简易的灶台,等到小卫氏从厢房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丁健在院子里头锯木头。

  “这是在做什么?”小卫氏疑惑的问丁健。

  丁健道:“允哥儿让我给他做一些模具出来!”

  小卫氏走上去,捡起地面的一块巴掌大小的木块,问:“这么小的一块木头能做什么模具?”

  丁健一边继续手里的活计,一边耐心的解释道:“我也不太清楚,听允哥儿说他从一本古书上看到一个做香胰子的法子,想试试看能不能做出来!”

  “香胰子?”小卫氏有些不明所以:“香胰子和模具有什么关系?”

  丁健顿了一下,道:“这我怎么知道,你得问允哥儿去!”手中的锯子又拉了起来。

  小卫氏放下手里头的木块,小声念叨着:“不好好念书,成天鼓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来是该好好收拾他一顿了!”

  转头又朝着丁健问道:“允哥儿现在在哪儿呢?”

  听到小卫氏念叨的时候,丁健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小卫氏,道:“你就别怪允哥儿,他也是为了家里好!”

  “你这是什么话!”小卫氏瞪了一眼丁健,道:“允哥儿现在才十岁,而且日后卫家还要靠他顶门立柱,传承香火的,自然应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读书上面,怎么能如此不分轻重,浪费精力把心思放在这些奇淫技巧上面!”

  “哎!”丁健叹了口气,抓着小卫氏的臂膀,沉声道:“允哥儿是个有主意的,你也说了,日后他是要顶门立户,传承卫家的香火的,你虽是他姐姐,但你能一辈子都管着他么?

  允哥儿是男人,很多事情他心里头都有数,咱们既然帮不上什么忙,但也不要在后面拖他后腿!

  我知道,你是担心允哥儿耽误了学业,心思不在读书上面,可这三个多月以来允哥的努力咱们都看在眼里,就连书院的秦先生也夸他聪慧勤奋,难不成你还真想他废寝忘食的读书不成?”

  小卫氏张了张口,想要辩解些什么,可丁健却没有给她机会,而是继续语重心长的说。

  “你要这样想,日后允哥不论是读书还是赶考,那都是需要花费大量的银钱的,咱们卫家和丁家的人丁单薄,上无宗族帮扶,下无兄弟依靠,若是现在不想办法多挣一些银钱,置办些家业的话,那日后允哥儿拿什么去进京赶考,还谈什么光宗耀祖,振兴卫家呢?”

  小卫氏看着自己这个素来憨厚的丈夫,心里的震惊满满的都写在了脸上,磕磕绊绊的问:“这些······这些···你···你是怎么想到的?”这还是自己那个简单憨厚的丈夫吗?

  丁健揉了揉后脑勺,露出个憨厚的笑容,道:“允哥儿不是常常叫我们做事情要多思多想,不要轻易下结论吗,这些话是我想了许久才想出来的!”

  又伸手将小卫氏额前垂下的一缕长发拨到耳后,道:“行啦,你就别责怪允哥儿了,咱们既然让允哥儿当了家,就得相信他。”

  小卫氏秀丽的脸颊上面浮现一缕红霞,拨开丁健的手,羞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快些把允哥儿要的模具做出来吧,免得误了允哥儿的事儿。”

  丁健转身又锯起了木块,嘿嘿笑道:“放心,误不了!”

  小卫氏抬头看了看已经快到头顶的太阳,道:“快到正午了,我去给你们烧饭!”

  丁健锯出来三十个小木块,然后用平凿将木块的中间掏空,鼓捣出来一个三寸宽,五寸长,一寸半深的凹槽,然后将其打磨光滑,一个成品的模具就出了炉。

  其实做模具的话用陶土是最好的,相较于木制的模具而言,陶土模具的批量制作更为快捷方便。

  只是烧制需要不少的时间,如今卫允还只是在实验的阶段,而且这也是他第一次动手制作肥皂,因此两种模具轮番试一下,看哪种的效果更好,到时候再选择那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