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08章 丰盛晚餐,提炼精盐

  等到把东西都搬完,牛赶到后院的牛棚里头,喂上新鲜的草料之时,已然是申时末。

  小卫氏进了厨房,烧起了火,准备弄晚饭了。

  卫允让丁健把今日他买的那一副猪下水取了出来。

  指点着丁健用草木灰,把臭烘烘的猪大肠翻来覆去搓洗了好几遍,把附着在内侧的油花摘干净之后,再用面粉的少许盐进行腌制加工,去除大肠的腥臭,不多时,一副新鲜出炉,告别了腥臭的猪大肠就面世了。

  丁健性子憨厚,只知道按着卫允说的去做,并没有疑惑卫允为何会知道这些东西。

  倒是小卫氏,不解的问了卫允。

  卫允推说是从一本游记里头看到的法子,小卫氏便没有继续深究。

  然后又按着游记上记载的法子,指点了小卫氏炒了个爆炒肥肠和爆炒腰花。

  小卫氏又接着弄了个猪肺汤,炒了个鸡蛋,在配上香喷喷的白米饭,一顿丰盛的晚餐就完成了。

  铁锅炒菜在大周朝兴起不过数十年,还未形成什么区域特色明显的菜系。

  那些个什么花样都还只是在上层社会和那些个大城市里头流传,类似于稻香村这种处于社会底层的农人们,能有一道有滋味的热菜,有一顿热气腾腾的干饭吃,能够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哪里还有钱财和精力弄这么多的花样出来,又不是那些个钱财多的堆不下的权贵人家。

  “对了允哥儿,你还没说买那么多酒和粗盐干什么呢?”刚吃过饭,小卫氏忽然想起了卫允今日的大手笔,便问了起来。

  卫允并未直接回答,而是神秘一笑,问:“二姐,家里头可有细纱布?”

  小卫氏点点头,纱布粗布这些常用的东西家里头的仓库自然储备的有。

  “你要多少,我去给你拿!”

  “不用太多,二姐裁剪六块细纱布,每一块的长宽都在半尺多一点左右就够了!”卫允想了想,说了个大概的尺寸。

  至于怎么裁剪最省布料,那就让小卫氏自己去琢磨了。

  卫允又对着丁健道:“姐夫,你帮我找两截竹筒和一点碎碳出来!”

  丁健点头应下了,刚走到堂屋门口,就被卫允给喊住了。

  “对了姐夫,竹筒要两截就够了,两边都要通的!”丁健应了声好,扭头便出了堂屋。

  木炭和布料粮食一样,都存在家里的库房里头,就是卫允需要的竹筒需要现做。

  然后卫允自己跑去厨房,拿了两个木桶,其中一个装了大半桶的水,抱着盐罐子回到了堂屋。

  院子里头响起了丁健砍竹子的噼啪声,不一会儿,夫妻二人便分别带着纱布,竹筒,还有碎碳进了堂屋。

  将东西放在桌上,小卫氏便问道:“还需要些什么?都一道儿说了吧!”

  卫允便道:“那就麻烦二姐帮我二姐再用绳子把三层棉布都绑在竹筒的一头,然后再把这些碎碳都倒到竹筒里头就可以了!对了,这些碎碳都先用水冲一冲,把上面的碳粉都冲干净了!”

  碎碳的上面留存了一些木炭碎裂之时产生的碳粉,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过一遍水洗一洗才好。

  小卫氏点了点头,正要动手,丁健却一把将那一碗碎碳都抢了过去,看着她憨笑一声,道:“让我来吧,别把你手给弄脏了!你先绑纱布!”

  卫允没有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心中却一阵腹诽,帮个纱布倒个碎碳怎么了,又不用手去碰那些碎碳,怎么会弄脏手。

  这就是明目张胆的秀恩爱,喂狗粮啊!

  不过这话卫允可不敢说出来,不然这两个脸皮子比纸还薄的家伙不知道会羞成什么样呢。

  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卫允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装作没有看见两人的眉目传情。

  半盏茶之后,一个简单的过滤装置便做好了。

  卫允看着正襟危坐,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的夫妇二人,干咳两声,故作严肃的道:“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不论我做什么,我希望你们暂时都不要打断我,有什么话,等我做完了再一起说,怎么样,二姐,姐夫,你们能做到吗?”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心里头不约而同的产生一种不妙的感觉,可看了看一脸正经的卫允,还是相继点下了头:“能做到!”

  得到二人应允的卫允,直接两只手把盐罐子端了起来,放到盛满水的木桶上方,直接把大半罐的粗盐,尽数倒入了木桶之中。

  看着大半罐的粗盐飞速的融入水中,小卫氏的眉头都皱成了川子,两只手在桌子底下抓着衣摆,捏的紧紧地,手背之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的,但想到先前答应卫允的话,却又说不出话来,只能暗自在心里生气,气鼓鼓的看着卫允,眼神里头装满了寒意。

  心里暗暗想着,看来平日里自己对这个唯一的弟弟还是太过宠溺的,纵的他无法无天,竟然这么挥霍家里的东西。

  那大半罐的粗盐起码有两斤多,那可是六七十文钱啊!就这么被霍霍掉了。

  小卫氏是越想越气。

  丁健也同样很是震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卫允用汤勺不断地搅拌着,直至碗中的盐尽数融入水中,这才作罢。

  瞥了一眼脸色发青的小卫氏,丁健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心里暗暗想着,待会儿自家媳妇动手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劝,不然这个小舅子真的要翻天了。

  卫允可没想那么多,指着另外一个空的木桶,对着丁健说:“姐夫,你把竹筒在这个木桶上面举着,绑着棉布的那头朝下!”

  然后自己直接端起了另外那一桶的盐水,站了起来,对准了竹筒,一点点的开始倾斜,看着盐水落入竹筒之中,经过木炭的过滤,然后是三层的纱布,最后才淅淅沥沥的落到底下的木桶之中。

  经过过滤,竹筒下方的白色细纱布上,已然积累了一层褐色的污渍,下方木桶之中的盐水,比起第一桶的浑浊,明显要清澈不少,但应该还是有一定的杂质存在。

  卫允又用另外一根竹筒重新过滤了一遍,这一次出来的盐水,更加的清澈,停留在纱布上面的杂质,也只有零星的一点了。

  看着清澈的盐水,卫允点了点头,忽然抬头看到了一旁皱着眉头,紧紧盯着自己的小卫氏。

  试探性的问道:“二姐,你要是没有事情做的话,要不就去灶上帮我把火给点上?”

  小卫氏一甩手,闷哼一声,没有接话。

  丁健赶忙道:“我去烧火,我去烧火!”说话一溜烟就跑去了厨房。

  卫允提着那桶清澈的盐水,紧跟在丁健的身后进了厨房,只留下小卫氏一人坐在堂屋里头生着闷气。

  拿开木制的锅盖,卫允没有直接将盐水倒进去,而是先舀了点清水,把锅仔细的洗了一遍,这才把盐水倒了进去,盖上锅盖!

  这是,正蹲在灶前烧火的丁健忽然问道:“允哥儿,要大火还是小火!”

  卫允答道:“姐夫,直接上大火就是了,直到把锅里水烧干,把盐给析出来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如果只要把水给烧干的话,那这事儿交给我就行了,你去堂屋坐着休息去吧!”

  “也行,那待会儿水开了之后,你记得时不时的搅动一下!”

  “成!放心吧,你回去坐着吧!”

  卫允并没有和丁健客气,这个姐夫是个实性子的,憨厚爽直,认死理,还有些倔。

  不过卫允还是很满意的。

  回到堂屋,小卫氏脸色依旧铁青着,看着卫允进来,如同刀子一样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卫允的身上。

  卫允莫名的觉得有些憷,忙走到小卫氏的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袖,撒娇似的道:“二姐,你就别生气了吗!”

  “哼!”小卫氏横了卫允一眼,嘭的一声将手拍在了桌上,冷冷的看着卫允。

  眼见着情况不对,连空气中的温度都下降了好些,卫允连忙解释道:“二姐,我可没有浪费家里的盐,待会儿姐夫从厨房出来,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听到卫允的解释,小卫氏皱着的眉头还是没有解开,只是冰冷的目光终究还是暖了几分。

  看着卫允,叹了口气,道:“允哥儿,不是二姐想对你发脾气,只是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光是供你进学就已经快把家里给掏空了,若是再这样容你随意挥霍,咱们卫家只怕就要垮了!

  你是卫家的唯一的男丁,日后卫家的香火还要靠你来继承,日后不论你要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万不可莽撞行事!”

  卫允连忙点头如捣蒜:“二姐,我都记下了,日后行事一定经过深思熟虑,绝不让你和姐夫担心。”

  小卫氏伸手在卫允的肩上拍了拍,点点头,才道:“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姐夫在厨房做什么呢?”

  卫允道:“姐夫在烧火,要把刚才我弄出来的那些盐水都给烧干了,把里头的盐析出来!”

  小卫氏惊讶道:“这盐还能够析出来?”

  “为什么不能?”卫允反问道:“盐能融入水中,那自然也是能够析出来的,难不成那些盐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眨巴眨巴自己水灵灵的眼睛,卫允一脸这你都不知道的表情,看着小卫氏的眼睛。

  迎着卫允那纯净的目光,小卫氏张了张嘴,话到了喉咙口,却又重新咽了回去,片刻后,才道:“我去厨房看看你姐夫,你坐着休息一会儿吧!”

  卫允点了点头,自顾自的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