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大周开始 > 第 001章 开局就父母双亡?

  “嘶!”

  头好疼!

  好晕!

  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身体没有半点力气,刚刚睁开眼睛,卫允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情形,只囫囵感觉到有人眼前晃,耳旁咿咿呀呀响起一些朦胧模糊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但还没来及细究,眼前就变成了一片漆黑,意识再一次陷入模糊之中。

  “嘭!”

  小小的身子一震摇晃,轰然栽倒。

  “允哥儿!”

  “允哥儿这是怎么了?”

  “快请大夫!”

  “对对对,快去请大夫!”

  “我腿脚快,我去!”

  ·········

  七嘴八舌的声音,卫允已然听不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汉子自告奋勇,如一阵风似的飞速跑出了堂屋,消失在屋外朦胧的黑夜之中。

  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穿着一身孝服,腰间缠着白绫草绳的妇人,连滚带爬的冲到卫允的身边,一把将他抱入怀中。

  “允哥儿,允哥儿,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能出事啊,你可是我们卫家唯一的独苗了啊!允哥儿啊!你要是走了,让我可怎么活啊!”

  妇人轻轻的拍着卫允苍白的脸颊,声音之中夹杂着撕心裂肺的哭喊,痛苦和担忧,惊慌的恐惧,在她那张秀丽的脸上勾勒出令人心疼的凄美。

  泪水如开闸的龙头一般,自那双泛着水珠的眼眶之中淌出,好似无休无止一般。

  心中焦急担忧却又不知所措。

  一个五六十岁左右,须发皆已银白的老汉伸出双指,放在卫允的鼻下,松了口气。

  安慰妇人道:“幸好,允哥儿只是晕过去了,卫氏你也别太担心了,地上凉,还是先把允哥儿搬到床上再说!”

  “对对对,卫娘子,这大晚上的可别再让允哥儿受了凉,听你六叔的,把允哥儿先搬到床上去,等大夫来了在仔细瞧瞧!”

  “允哥儿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儿,卫娘子你·········”

  堂屋之中,来帮忙的妇人们纷纷开始劝说着手足无措的妇人,那个叫做六叔的老汉,已然把卫允从妇人的怀里抱了出来,放入堂西屋的床榻之上。

  这是一座简单的农家小院,有点类似于四合院的形势,青砖黑瓦,在农村之中,倒也算得上不错的了。

  屋子是坐北朝南的,正房三间,中间是堂屋,东西两侧分别是两间卧室,正房后面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后院,泥巴和石头堆成的院墙,院墙再往后,还有一垄五分多的菜地。

  出了堂屋是一个颇大的院子,院子东边的是也是一排三间的屋子,比正屋略小一些,都是厢房,其中一间住的是卫允,剩下两间都是待客用的。

  西边和东厢对称,也是三间,最南边的一间是厨房,中间的那间是浴室,最后一间是仓库,粮油米面还有一些杂物都放在里头。

  不同于一般的屋舍多一点的农家,都是将仓库设在正房的西间。小卫氏夫妇二人为了方便照顾卫秀才,便将仓库移到了西厢。

  他们夫妇二人搬则是进了主屋的西间,以保证在夜间能够卫秀才有什么事情他们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并且做出应对。

  院门设在南边,顶上也是盖得青瓦,红漆木门,门上有铜环,还有两张门神的画像,分别是尉迟恭和秦叔宝。

  一群人围在上房西屋卫允的床前,被称作卫娘子的妇人已然没了主意,只能是她的丈夫丁健扛上担子,统领全局,叫上几个妇人帮忙生火烧水,准备些普通的吃食当宵夜招待众人。

  不多时,方才跑出去的那个年轻人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回来了,中年人的肩上还挎着一个药箱。

  卫娘子的眼里亮起了光,好似看到了救星一样,都没看见她是怎么动的,忽然就冲到了林大夫的身边,一把抓住林大夫的手臂,急急忙忙的说道:

  “林大夫,你快看看,看看允哥儿到底是怎么了!我卫家如今只剩下允哥这一根独苗了,他可不能有事啊!”

  林大夫也是稻香村林氏族人,叫做林光德,曾在扬州城中的药铺给坐堂的老大夫当过学徒,医术算不上高深,但治疗一些常见的疾病却是足够了。

  一般村里人有什么病痛都是先找的林大夫,若是他解决不了,才会去扬州城中请药铺之中坐堂的大夫来看。

  林大夫忙安慰道:“好好好,你别着急,想让我看看再说,看看再说!”

  “对对对,林大夫,快给看看,允哥儿这孩子方才在灵堂之上忽然晕过去了!卫氏,你还想不想允哥儿好起来,还不快点放开林大夫!你这么拉着他,他怎么给允哥儿看病。”

  六叔还算镇定,背着手,只是神情有些严肃,眉头微皱,一旁的丁健赶忙劝住自家媳妇,小声的安慰着,只是看向床上躺着的卫允的目光之中,也透着几丝浓浓的担忧。

  卫允这个小舅子平日里身体本来就比较孱弱,如今卫父一去,经受如此悲痛刺激,也不知他到底受不受得住。

  来帮忙的众人心里头却也挺理解卫氏,平日里看着挺聪慧的一人,可现在老父亲忽然去世,唯一的一个弟弟又昏迷不醒,不知死活,哎!别说她一个女子了,就算是男子,此刻只怕也会如她这般。

  “大朗,你先把卫氏扶出去,还有你们,也一起出去吧,让光德安心替允哥儿看诊,这儿有我看着就行了!”

  “六叔说的是,我们在屋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丁健忙把卫氏扶了出去;旁边围观者的几个村民也鱼贯着出了西屋。

  林大夫放下药箱,坐在床边,把卫允的手从被子里头掏了出来,闭上眼睛,正式开始搭脉。

  少顷之后,林大夫又翻了翻卫允的眼睛,摸了摸额头,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六叔站在一旁,两只眼睛紧紧的看着,似一根木头桩子一样,动也不动,等到林大夫手上的动作都停了,把卫允的手塞回了被子里头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光德啊,允哥儿到底是怎么了?”

  “三叔放心,没什么大问题!”林大夫起身走到桌旁,打开药箱,从里头拿出笔墨纸砚,一边研磨一边说道:

  “允哥儿的身子本来就弱,再加上他父亲忽然去世,造成的冲击太大,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也在情理之中,再加上今夜他在灵堂里跪了许久,导致心力交瘁,这才昏了过去!”

  六叔点了点头,脸上的担忧消退了不少,问道:“那这孩子什么时候能醒?”。

  林大夫看着卫允,说道:“这个我也说不太准,许是明日一早,又许是半夜,左右等他缓过这一阵便会醒来,待会儿让人煮一碗绿豆汤,给他灌下去,再让他好好的睡一觉,待醒来之后,便无事了。

  只是这孩子身体太过虚弱,我给他开一个温补的方子,再加上一定的锻炼,日后他的身子骨也能够慢慢好起来。”

  说着林大夫就笔走龙蛇般,下了些一记温补的方子,又嘱咐了六叔一些平日里需要注意的事项,这才抱着药箱离开了卫家。

  紧接着,妇人们又在六叔的指挥下,紧张的忙碌起来。

  等到卫允再一次醒来之时,已然是第二天的上午,辰时三刻左右。

  首先映入卫允眼帘的,正是昨日抱着他不知所措的卫娘子,两只眼睛又红又肿,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干涩,脸上透着一股浓浓的疲倦。

  但一看到卫允睁开眼睛,脸上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眼睛流露着难以掩饰的喜悦。

  “允哥儿,你终于醒了,天冷,你先别起来,二姐这就帮你把药端来!喝了药再起!”卫娘子把卫允掀开被子准备起身的动作制止了。

  也不等卫允说话,直接就跑了出去。

  药是按着林大夫留的那个温补方子抓的。

  看着这个急匆匆离去的身影,卫允的心中莫名涌出一股叫做感动的东西。

  这就是他这个世界的二姐么?卫允之所以这么久才醒,就是在吸收原身的记忆。

  原身的母亲徐氏在生下卫允之时便大出血去世了,是卫氏两姐妹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卫允拉扯大的。

  在原身的记忆里,早已把两个姐姐当做了母亲来看待。

  卫娘子担心卫允的身体,今儿一大早就托人去城里药铺抓回来的,然后一直在火上用小火熬着,就等着卫允醒了喝。

  看着小卫氏既紧张又期待的样子,卫允捏着鼻子将一碗又苦又涩又臭还有些烫的药汁尽数灌入腹中,蹙着眉头,脸皱成了麻花状。

  不仅难以下咽,喝下去之后那股恶心的味道还残留在口腔咽喉之中,实在是难受的紧。

  良药苦口,卫允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嘴唇忽然被碰了一下,一双略有些粗糙的手将一颗不知什么东西塞进了卫允的嘴里。

  甜甜的,是颗糖!

  “不苦了吧!”小卫氏微笑着抚摸着卫允的脑袋。

  卫允点了点头,道:“不苦了!”

  是蜜饯,从小卫允的身体就不好,每一次喝药都异常的艰难,小卫氏在小卫允每一次喝药之后,都会喂他吃一颗蜜饯,用甜味来缓解口中的苦涩。

  蜜饯吃完之后,小卫氏又端来了一热气腾腾的白粥。

  “允哥儿饿了么,这是二姐替你熬的白米粥,林大夫说你的身子太虚,经不起大补,也沾不得荤腥,只能这样子慢慢的养起来!”

  看着卫娘子端着粥,一边用调羹拨动白粥,一边轻轻的将粥上的热气吹去,卫允的眼眶不禁有些湿了。

  “来,快点喝,二姐都帮你吹好了,不烫!”

  卫允机械性被喂完了慢慢的一碗粥,眼睛落在眼前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庞上面,心里却写满了复杂。

  “饱了吗?要是没吃饱的话二姐再去盛!”

  “二姐!”卫允终于开口,看着眼前布裙荆钗的丽人,卫允嘴巴长了张,道:“二姐,我饱吃了,你吃了吗?没吃的话你赶紧先去吃吧,我的身体又是这幅样子,父亲的后事,就只能靠你和姐夫了,你可得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

  卫娘子伸手摸了摸卫允的额头,有摸了摸自己的,这才笑了笑,道:“好好好,没事儿就好,二姐也没事,你不用担心,父亲那里,有二姐和你姐夫就够了,你先别起来,躺着好好休息,待养好了身体,明日还要你来替父亲捧灵摔瓦呢。”

  看着卫娘子关切的目光,卫允重重的点了点头:“二姐,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在逞强了!”

  卫娘子施然一笑,揉了揉卫允的脑袋,道:“我们家允哥儿长大了,也懂事儿了,二姐很高兴!行了,你先好好休息,别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