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大剑豪 > 第三百零三章 前奏曲

  六道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云雀恭弥,连身上传来的剧痛,都无心去理会,六道骸不敢相信,云雀恭弥是如何摆脱樱花眩晕症和幻术双重控制的。

  但是云雀恭弥就是这么一个人,一旦你想践踏他的自尊,那么他宁愿把命都溜了,也要在你身上咬下一口肉。

  “砰!”

  云雀恭弥再一次抢攻,手中浮萍拐狠狠砸中了六道骸的脑袋,六道骸的头部被结结实实砸中,朝后倒下。

  而此时的云雀恭弥,终归还是再也撑不下去,直接扑到在了地上,彻底昏迷了过去,六道骸此时脸上还残留着几分震惊,但是很快他就缓解过来了。

  “太好了,云雀学长,你没事吧?”

  看到六道骸和云雀恭弥双双倒下,沢田纲吉赶忙跑步上前,想要检查云雀恭弥的情况,但是却被里包恩制止了。

  “这家伙从中途开始就已经是依靠着本能作战了,而且他的身体受伤太严重了,你此时要是碰他,可能就会真的害了他的命。”

  此话一出,沢田纲吉吓得楞在的当场,旗木新雨也简单对山本武的伤口完成了治疗,走上前来,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膀,说道:“好了,这里交给我吧!”

  “咔~咔~”

  旗木新雨熟练的帮云雀恭弥正骨,每当旗木新雨将云雀恭弥错位或者断裂的骨头正位一根,沢田纲吉眼中的震惊就多一分。

  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能在这种身体完全可是说是残废的情况下,还能够打倒六道骸的?

  “虽然控制住了,但是云雀强行拜托幻觉,还是给他的精神带来了伤害。”

  听到旗木新雨说的话,沢田纲吉赶忙焦急的看向里包恩,说道:“我们快点打电话给医院吧,兰奇亚、山本同学,还有风太都受伤了。”

  “不必担心,彭格列的医疗团队已经正在往这边赶来了。”

  “医疗团队用不上了。”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里包恩的话,让沢田纲吉吓了一跳,赶忙看去,却发现被云雀恭弥打倒的六道骸,此时正举枪对着他们。

  “根本不会有人能活下来,来生再见吧!”

  说着,六道骸缓缓将手枪调转方向,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砰~”

  在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六道骸扣动了扳机,子弹从六道骸太阳穴射入,他的整个身体也朝后倒去。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沢田纲吉看着倒在地上的六道骸,喃喃道。狱寺隼人也是吞了一口唾沫,带着几分猜测的口吻,说道:

  “可能,在他看来,与其被复仇者监狱抓住,还不如去死吧?”

  “不对!”

  沢田纲吉突然打断了狱寺隼人的话,脸上表情变得无比紧张,上下嘴唇不断颤抖,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怎么了?十代目?”

  不等狱寺隼人问完,沢田纲吉突然转身,看向了身后的方向,只见风太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手里拿着旗木新雨从山本武身上拔下来的三叉戟,朝着沢田纲吉一步步走了过来。

  同时,影厅的门外,也有两道人影朝这边走来,正是被云雀恭弥打倒的城岛犬和柿本千种。

  “风太?不对,你是...你是...六道骸!”

  “这么快就明白过来了吗?我是不是应该说...‘真不愧是彭格列十代目’?不好意思,因为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我从地狱那头回来了。”

  风太的右眼,突然变得猩红,一个“六”字浮现在瞳孔中。

  “这应该是特殊弹,再加上你的能力吧?”

  里包恩脸色也变得凝重无比,看着被六道骸附体的风太,沉声说道。

  “哈哈,真不愧是你呢,居然这么了解我。没错,我的前世遍历了六道冥界,无尽的痛苦记忆仍旧铭刻在灵魂中,这种痛苦,也给我带来了六道的能力。”

  风太脸色浮现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口中说出的话,却是无比渗人,就连里包恩,都感觉到了棘手。

  此时场上除了六道骸,只有一个人还保持着笑容,那就是旗木新雨。

  旗木新雨听到六道骸说的什么六道、痛苦,就想起了那个整天喊着“一袋米要扛几楼”的男人,如果佩恩和六道骸这两人能遇上,应该会很有趣吧?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可真是怪物呢,一个被诅咒的怪物。”

  里包恩话毕,风太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森起来,盯着里包恩,说道:“我觉得你没有资格说我,被诅咒的婴儿,彩虹之子里包恩?”

  听到六道骸的话,里包恩下意识挪动了一下脚步,杀机尽数从他幼小的身上爆发出来,极为骇人,就连沢田纲吉,也被波及到了。

  沢田纲吉此时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紧,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他虽然知道里包恩很强,但是此时爆发出来的气势,却是沢田纲吉从未想象过的。

  但是里包恩很快就压制了情绪,轻轻压了压礼帽,周身气息全然收敛,看着六道骸,说道:“接下来你又能做什么?

  就凭风太这个孩子?还有门口那两个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杂鱼?”

  “kufufufu~里包恩,如果对手是你的话,我还真的没有办法,但是,缄默法则,应该限定了你无法出手吧?”

  这一次的声音,不是从风太口中发出的,而是门口处的柿本千种,此时他的右眼中,也同样浮现着一个“六”字。

  他旁边同样被控制了的城岛犬,捡起了山本武掉落在地上的太刀,走到风太身后,将太刀架在风太的脖子上。

  锋利的刀刃划破了风太脖颈处的肌肤,鲜血开始低落下来,但是风太没有任何自保的行为,而是看着沢田纲吉,带着颤抖、无助的语气说道:

  “阿纲大哥,请你把那柄三叉戟刺入自己的身体好吗?要不然,六道骸就要将我杀死了。”

  柿本千种适时的将三叉戟的戟头,甩到了沢田纲吉的脚下,沢田纲吉看着脚下的三叉戟,再看看脖子流淌着鲜血的风太,再回头看看里包恩。

  “我该怎么办啊,里包恩!”

  “我可救不了你,阿纲,你想救风太吗?”

  “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想救风太啊!”

  “那就打败六道骸吧,打败六道骸,风太自然就被救下了。”

  “但是...但是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他,更何况,现在风太的性命,还在他手中。”

  沢田纲吉焦急的喊道,里包恩则是轻轻推了一下礼帽,礼帽内膨胀的列恩,压得他的头发有些不舒服。

  “打败他吧,如果你是我的学生的话,就一定能够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