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 > 563:红鸾星动情劫到(二更)

  九重天光之上,漫天红光在翻涌。月女睁开眼,吐出了一口血。

  弟子洪潇在门口,急喊了一声:“师父!”

  月女扬手,示意她莫作声。

  “师父。”

  洪潇红了眼。

  月女只是摇了摇头,披衣走到殿外,抬头看红光萦绕:“这九重天光,终究还是困不住他。”

  此时,照青神尊镜楚正在万相神殿。。

  他望向殿外:“红鸾星动了。”

  动得真及时。

  就在刚刚,他参了岐桑一本,状告岐桑私藏妖类,妄动情念,但重零有心偏袒,说血玉棋是他让岐桑去拿的。

  天光上有颗红鸾星仍在动乱,翻天覆地地动乱。

  “折法神尊妄动情念,”镜楚放下手中茶杯,谏言,“还请万相神尊择日审判。”

  重零唤来弟子:“果罗,去请岐桑。”

  “是,师父。”

  折法神殿外有结界,果罗进不去,也不敢硬闯。

  金轮钟响了两次,天光已暗下。果罗回万相神殿复命之后,又去了五重天光的卯危神殿。

  月女的大弟子鹤原神君在殿外。

  “果罗神君怎么过来了?”

  果罗说:“我奉我师父之命,前来请卯危神尊上九重天光。”

  “神君请稍等。”

  鹤原一转身,脚下又止步了,是他师父月女出来了。

  “师父。”

  月女颔首,对果罗道:“劳烦了。”

  二人一起上了九重天光。

  到了万相神殿,果罗先进去,禀报说:“师父,卯危神尊来了。”

  重零坐在台阶上面的座位上,他一人,孤零零地,端坐高位,身后是父神的金身。

  “你们都退下。”

  果罗和守在门口的另外几个弟子一同退下了。

  月女进殿,她有罪,故而行了跪礼:“月女见过万相神尊。”

  重零生来白发,目光里总是冷漠淡泊:“岐桑的红鸾星是你压制的?”

  月女俯首认罪:“他不知情,是月女一人之过。”

  这个时候了,她还要为岐桑开脱。

  “第一次动是什么时候?”

  卯危神殿掌姻缘,红鸾星只要稍微异动,月女便会有所察觉。

  她回道:“六万年前,岐桑下九州时。”

  重零沉思不语。

  六万年前,竟然比戎黎还要早。

  “岐桑不知情,都是月女自作主张。”月女抬起头来,眼里已有泪光,“神尊,请您宽恕他。”

  月女也是上古神尊,她的原身是藤,长在岐桑成神前的洞府里。

  没有人知道,她偷偷恋慕了多久。

  重零轻叹了一声:“你把情根折了吧。”

  月女摇头,藏了千千万万年的情绪在眼里翻滚:“月女不愿折掉情根,请您判我诛神业火。”

  她宁愿死,宁愿灰飞烟灭。

  殿外,她的红鸾星隐隐在动。

  并不是所有的情动都会变成劫,所以她的红鸾星一直未动,但若是执迷不悟,就必然会万劫不复。

  “果罗。”

  果罗进来:“师父。”

  重零说:“卯危神尊违反神规,判九道雷刑,带她去行刑。”

  “是。”

  月女叩谢:“谢过万相神尊。”

  她起身,随果罗出去。

  “月女,”重零叫住她,“不要应劫。”

  不要执迷不悟。

  她笑着,一点也不悔:“若是岐桑会死,我的情劫就躲不掉。”

  她不贪心,她会守着她殿外的十二棵姻缘树,只要岐桑好好活着。

  “我受罚的事,请您不要告诉他。”

  九道雷刑要了月女半条命。

  等到金轮钟响了四轮,岐桑才来九重天光。

  重零一直在等他,树下的桌上放着披宿神尊酿的酒。

  “你还知道上来。”

  岐桑坐下,斟满酒:“这不是要来求你嘛。”他先喝了一杯,“这是我第二次求你。”

  第一次是求他放过戎黎和棠光。

  “你只会求我,可曾想过我?”总是波澜不兴的眼眸里忽然起了骇浪,重零从未如此过,他无奈、无力,“岐桑,我是审判神,谁都能有私心,唯独我不可以。”

  父神啊父神,我是没有心的石头,为何会生出私心呢?

  重零将杯中的酒一口饮下。

  岐桑为他斟上:“我知道你有你的立场和责任,所以我不求你放过我,放过她就行。”

  “不求?”重零打翻了酒杯,第一次这样动怒,“你明知道镜楚盯上了你,明知道他就在九重天光上,还偏偏要那个时候去挑战你的那颗红鸾星,别说什么情不自禁,你有多少花花肠子我一清二楚,你不就是想借着情劫离开天光?你多聪明啊,一边试探,一边算计。你是不求我,但你在逼我。你是笃定了你能熬过诛神业火?还是笃定了我一定会救你?”

  岐桑一句都不辩解,就红着一双眼,狠狠戳重零的石头心。

  他说:“对不起,重零。”

  他是从来不道歉的人,也从来不示弱,可是他为了他的心上人,把什么都做了。

  他是岐桑啊,是让石头生出了私心的家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