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清穿四爷的老福晋 > 第158章 承宠

  大丫听了秦姑姑的一席话,心底里头恍然大悟。

  原来无论是皇宫之中的宫女,还是这王府的下人,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要么出生包衣人家,要么是下五旗旗民人家,再不济也得是家世清白的,卖身为奴的穷苦人家的女孩子......

  进了皇四子府之后,大丫除了最初的几日,去各个住人的院子里头串门,之后便一直安安静静的呆在她的汀兰水榭之中。

  大概是因为刚出宫建府的缘故,四阿哥胤禛比较忙碌,所以一直到了三月初,胤禛这才第一次驾临大丫的汀兰水榭......

  “老氏,这汀兰水榭住着如何呢?”坐在上座,胤禛含笑着望向大丫询问道。

  额,汀兰水榭,此前是不在他这皇四子府的建造范围之内的,因为临湖修建一个院子,还要修一道横跨人工湖的木桥走廊,费时间又费钱财,但是......

  当初他无意之中听老氏提了一句,希望日后能够住在靠近水的地方,这才临时起意,自掏腰包修建了这汀兰水榭的,如今汀兰水榭与前院最近的木桥走廊,可算是建造好了!

  大丫嫣然一笑,而后轻声道:“回爷的话,奴婢在汀兰水榭之中,住的极好,汀兰水榭风景不错,环境也比较清幽,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春日里头,春寒料峭,奴婢身子早年有些亏损,有些承受不住这份寒气......”

  “但是转念一想,到了六七月,天气炎热的时节,住在这汀兰水榭之中,,必定十分凉爽,甚至能少用些冰。”

  大丫斟酌了一番之后,含笑着开口。

  胤禛闻言,面色一怔,沉吟了一番之后,一脸严肃的道:“如此说来,这汀兰水榭,冬日和春日倒是不适合居住,爷听陆嬷嬷说,寒气入侵,会导致女子不孕......”

  之前只想着汀兰水榭临湖而建,是老氏心中所期盼的,却是忘了老氏的身子,受继母苛待,有所亏损,若是再受了寒气,只怕这一辈子是真的不会再有身孕的。

  微微顿了顿之后,胤禛沉声道:“既然这汀兰水榭,这个季节不适合老氏你居住,那老氏你便暂时搬到桃林边上的嘉宁阁中居住,等到天气炎热,再搬来汀兰水榭。”

  “额,其实不必如此麻烦,这春日马上就要过去了,搬来搬去的也挺麻烦的,再者奴婢只是最初的几日,有些不适应,如今时间久了,慢慢的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大丫愣了一下,而后含笑着开口。

  搬去嘉宁阁,固然三月里,对自己的身子有好处,但是过了三月,若是嫌弃嘉宁阁眼热,又得搬回来这汀兰水榭,如此一来岂不是让人觉得自己太过矫情了!

  心中如此想着,大丫继续笑意盈盈的道:“爷,其实眼下已经三月了,三月一过,四月里便天气开始炎热了,比起受暑热,奴婢情愿这一个月稍微受冻一些.......”

  额,这个时代,虽然有冰块,但是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女子,穿衣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

  自从来到这里,度过了两个夏天,她无比的想念前世的短裙、短裤.......

  “不行,太医说过,你本来就有宫寒之症,不能受凉,即便不是为自个儿着想,也得为了将来给爷生儿育女一事考量。”

  大丫讪讪的一席话,顿时惹来了胤禛声疾厉色的反驳。

  面色一怔,大丫低敛着眉眼,谦卑恭顺,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一副受教了的样子!

  许久之后,瓮声瓮气的道:“是,奴婢谨遵爷吩咐。”

  罢了罢了,不过是搬个院子罢了,大不了自己现在搬去了嘉宁阁,日后便不搬回这汀兰水榭了,反正夏日炎炎,说不准康熙大Boss又要去畅春园行宫避暑,然后到时候她争取陪着爷去畅春园行宫便是了!

  嘉宁阁旁边,是一片桃林,如今搬过去,一出院子便能欣赏粉色的桃花,其实也是不错的,至于酷暑炎热,不能和爷,伴驾去畅春园行宫,自己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屋子里头多摆上几盆冰,总不至于中暑......

  胤禛认定了的事情,很快便提上了章程,上午时分命令刚下达,立马便有下人们来帮着大丫搬院子了,到了傍晚时分,一切都搬好了!

  看着新院子,特别是新院子里头,含苞待放两树桃花,大丫心中阴霾,顿时一扫而过,甚至已经开始思量着,接下来桃花盛开的季节,她带着下人们收集桃花花瓣,做胭脂做香膏,然后秋天的时候,满树的桃子,坠满枝头......

  “格格,爷吩咐了,今晚歇在格格您的房里,请格格事先做好准备。”

  大丫站在一棵桃树下,仰头望着满树的桃花花苞,这个时候秦姑姑低敛着眉眼来到大丫的身边,一脸喜色的开口向大丫禀报道。

  大丫面色一怔,而后满脸的错愣:“.......”

  “额,爷说了,今晚要歇在我的房里吗?”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之后,大丫嗫嚅着嘴唇,一脸错愣的轻声道。

  该不会是自己所想的那般吧!

  如今,爷忙碌过后,终于想起之前约定好的重要事情,要来嘉宁阁宠幸自己了......

  秦姑姑一脸喜色,点了点头,含笑着道:“格格,这可是大好的机会,格格您一直未曾侍奉爷,如今爷手里头的事情忙完之后,第一个宠幸的便是格格您,可见格格您在爷的心目中,是不一样的。”

  “是,姑姑所言甚是......”

  大丫低敛着眉眼,面色涨得通红,心底里头暗道,终究还是躲不过。

  也罢也罢,躲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四阿哥也遵守君子之约两年了,如今也的的确确该是自己履行作为侍妾的责任和义务了!

  虽然秦姑姑自诩经历了许多事情,也见过大世面,但是却是个黄花老闺女,此时微微面上神色虽然如常,但是耳根子却是通红,硬着头皮在大丫耳边细弱蚊蝇的低声道:“格格,奴婢已经让人准备了好了房事册子,格格若是有时间,可回房翻看一二,以免到时候......”

  欲言又止,秦姑姑一席话点到为止,大丫这个自诩,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跑的,此时也是面色尴尬,面色通红仿佛能够滴出血来一般。

  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而后大丫便一脸羞涩,急吼吼的进了寝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