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梁娇宠 > 第9章 重回视线的望崖岭战役

  慕云吟浑身无力,方知之前自己的茶碗里,被这两个无耻之徒以打闹为名下了药。

  “你们俩个大胆的歹徒,你们可知我家大人是谁?他是朝廷御史台的御史中丞慕大人。”

  黄鹂扯破嗓子,在隔壁大声责骂。

  换了一般歹徒,一听到朝廷重臣,多少有点顾忌,可这两个歹徒,不惊反而发出淫邪的笑声。

  “就知是御史大人府中的小娘子,才额外多要了些银子。”

  “只要乖乖顺从我们哥俩,完事后,最多在你脸上划个口子,就放你回去,我们拿着银子远走高飞,如不从,休怪我们不知疼惜你。”

  一个歹徒听了隔壁黄鹂的骂声,对慕云吟说。

  看来是被人提早就设计了,慕云吟玉牙紧咬,冷声道:

  “那人给了你们多少银子?我十倍给你们,反雇你们去把她绑来,堂堂当朝御史大人,那点银子还是拿得出的。

  凭直觉,慕云吟觉得,这俩个人的背后,主使应是个女的。

  两个歹徒一听,愣了一下。

  “可惜我们是中间人牵的线,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

  慕云吟略一思索,再次说道:

  “把中间人绑来也行,同样十倍的银子付给你们。”

  俩人一听,怒道:

  “中间人就是我们的亲阿姊,怎可绑来给你换钱?”

  慕云吟一听,心里一凉,条条路都被堵死了,难道要我咬舌自尽,以保清白?

  俩个无耻歹毒的手已经要撕扯衣裳,黄鹂在那边哭叫得声音都嘶哑了。

  慕云吟羞愤交加,泪水潋滟,在幽怨的眼里打转,害死母妃和三姨母母女的凶手还没有找到,死有不甘。

  哐当一声门响,慕云吟以为黄鹂挣脱了绳索,进来的却是一个头戴斗笠的人,蒙着面,只露出两只眼睛。

  此人武功出神入化,两个歹徒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打趴在地。

  这个人蹲下来帮慕云吟解开绳子,慕云吟看到了他低头时,后颈上那道浅浅的疤痕。

  这个人,就是鸡笼寺前的马车夫。

  带斗笠的男子用绳子把这两个歹徒的手脚绑起来,在其中一个歹徒袖里塞了一样东西。

  “已报京兆尹府,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来到这里。”

  戴斗笠的男子说着,已从慕云吟的面前消失。

  果然,没过多久,京兆府衙的人已经找到这里。

  一了解情况,发现受害一方,竟是御史台慕大人的女儿。府衙不敢怠慢,加紧勘察现场。

  因报案人和救慕云吟的人都已经找不到,在向慕云吟和黄鹂了解了情况后,府衙亲自把慕云吟和黄鹂送回府里。

  御史大人慕颂扬从同僚中得知女儿被绑架的事,匆匆的赶回府里,看到慕云吟毫发无损,婢女黄鹂也没有被伤害,才舒了一口气。

  交代姨娘好好照顾慕云吟,怒气冲天的慕颂扬,直奔京兆尹府。

  京兆尹不敢有丝毫懈怠,调集人手,一波人马启动审理程序,另一波人马再次勘察现场,扩大搜索。

  因为御史大人的女儿初来帝都不久,几乎不认识什么人,案件初期,表面立案为卖凶行凶,实际定型为对慕颂扬这位监察大人的打击报复。

  梁皇帝龙颜大怒,御赐了金牌。

  京兆尹拿着皇帝的金牌,意味着所疑之处,都可以一并入宅搜查取证,连朝中大臣,还有皇子王孙的府邸,也没有人敢阻挡。

  在一个歹人的袖中,搜出来买卖人口,逼良为娼的信函等证据,信函内容直指帝都最大的风月场所——藏烟阁的幕后老板安陆陆。

  顺着信函提供的地址,果然在在安陆陆靠近城边的空宅里,找到了从全国各地拐卖来的女孩。

  这些被拐卖来的女孩,多为八九岁到十二三岁,大多数已经被打得不敢哭闹,她们大一点的不是被逼到藏烟阁接客,就是经调教后,买给帝都的达官贵人做小妾。

  这个安陆陆,是兵部尚书冯涣然的小舅子,安陆陆,还和平王萧祁瑾交情甚好。

  萧祁瑾秦淮河畔的一栋私宅,就是这个安陆陆赠送的,私宅里,自然为萧祁瑾配了几个侍女。

  而身为兵部尚书的冯涣章,不仅为安陆陆提供了庇护,似乎还参了藏烟阁的股。

  一个案子还没有完结,兵部尚书冯涣章就被羁押起来,平王萧祁瑾被停了一切事务,被皇帝勒令在府中反省,其实已被幽禁在平王府中。

  抽丝剥茧,案件正一层一层的扒开,四年前的望崖岭之战,突然重新出现在京兆尹面前。

  当年冯涣章主事时,户部拨给前线的钱粮,不仅没有及时送达到以敌人浴血奋战的将士手中,而且被兵部的人私自截留了一部分。

  证据是当年户部拨出去的钱粮清单,和神秘男子塞进歹徒袖中的一张有着点点血渍的接收单据不一致。

  户部拨出去的钱粮,和当年威国大将军府接收的清单有出入。

  白底黑字,手印赤章,虽然已经过了四年,但威国大将军府接收钱粮的那张清单,仍然可以作证,竟管那张清单,已血迹斑斑。

  当年负责督粮的是平王萧祁瑾。

  这位二皇子,因用人不当,致使前线将士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下,靠吃树皮饮冰雪,坚持和敌人奋战了六天。

  最后导致玮王萧祁瑞,还有威国大将军陈重庆及其夫人,巾帼女将刀婳茜为国捐躯,还有两子,一共两万多人战死在望崖岭。

  可笑的是,那一场残酷的战争结束后,那些迟迟没有把粮食送到前线的人,因为活着,竟成了功臣,最后个个加官进爵。

  这些加官进爵的人中,就有皇太子新纳宝林叶温儿的父亲叶盛茂。

  这个叶盛茂,虽为蜀南王叶盛林的同父异母生的兄弟,但因母亲出生卑微,他本人又屡屡犯错,被老蜀南王逐出王府,流落在外。

  因蜀南王妃和威国大将军的夫人是亲姊妹,后求到蜀南王妃的面前,才到威国大将军府当了个主薄,负责管理军中的钱粮。

  望崖岭战役后,这位没有及时把粮草送到前线将士手中的主薄,战后也成了活着的功臣,一路高升到户部。

  叶盛茂被从户部尚书的位子上拉了下来,关进了帝都的地下监狱。

  案件到这里好像才正式展开,望崖岭战役的冤魂,似乎看到了阳光。

  但是,所有的事情,在这时突然戛然而止。

  关在地下监狱里的冯涣章和叶盛茂,竟在监狱里里中毒身亡。

  就连那俩个绑架慕云吟的歹徒,也毒发身亡。

  经过验尸官检查,这四个人在被羁押以前,有两个人,就被人提前下了慢性的毒,那就是那两个混混。

  而冯涣章和叶盛茂所中的毒,似乎也是提前服了毒性物质,但他们服的毒,毒性来的快一些。

  不过,这四个人,虽然都服食了毒物,但是下毒之人,似乎不是同一个人。

  冯涣章的家产没收充公,妻女家人沦为官奴,叶盛茂因为失职,死后被剥夺一切封号爵禄。

  平王萧祁瑾,被从平王府押出来,被幽禁在皇宫中的一座冷宫里,听候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