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梁娇宠 > 第7章 建康城的蜀南王府

  慕云吟闲来无事,开始教黄鹂识字,教黄鹂说话要像个女子。既然识文断字,说话就不能太粗俗,忌恶毒。

  “嗓门大,言语粗,不见得就有理,不见得别人就怕你,从慕府走出去的人,要让人感到家教严明,礼数周全,这样才不会没了父亲这位御史大人在外的清誉。”

  慕云吟希望黄鹂改掉乱说话的脾气,黄鹂本是一个好姑娘,不希望因她说话不注意,被人小瞧了去。

  “可是女郎,说话嫩声细气的,会不会被人压了一头,被人欺了去?”

  黄鹂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望着慕云吟说道。夫人不在了,黄鹂可不愿意女郎被人欺负。

  慕云吟伸手把黄鹂鬓角的发丝理了理,淡淡一笑。

  “你看我现在被人欺负了么?”

  黄鹂似乎清醒过来,但嗓门仍是老大。

  “对呀,女郎现在说话柔声细气的,慕云芷两姊妹,反到是怕了呢。”

  黄鹂顿了顿,接着说:

  “那叫尿泡打人,疼么不疼,气人,对不对,女郎?”

  慕云吟不知道这是云南本地的谚语,还是黄鹂的自创,无语了一下,才又告诉黄鹂。

  “黄鹂,以后不能直呼我阿姊三妹的名讳,再怎么说,她们也是我的姊妹,我见了慕云芷,仍然要叫一声阿姊呢。”

  黄鹂越来越觉得,女郎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家和万事兴,这个道理,黄鹂你应该懂的。”

  黄鹂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奇怪的望着慕云吟转身离开的背影。

  …………

  早上起来,梳洗完毕,慕云吟照例去祖母房中请安。

  望着死里逃生的孙女越来越懂事,越来越孝顺,老夫人愈发心疼。

  刚过及笄之年,母亲就命丧黄泉,一场无妄之灾,让一个小女孩迅速成熟起来,真不知她心里有多苦。

  “云吟,以后不必日日来请安,建康不比云南,气候早晚阴凉,你可多睡一会,好好养养身子。”

  “祖母,云吟每日都睡足了,祖母才是应该好好颐养身子,云吟盼着祖母松鹤延年,看着云吟长大呢。”

  “老夫人要看着女郎出嫁呢。”

  黄鹂来补了一句,逗得老夫人不觉笑起来。

  “好好好,祖母要活成老妖精,看着我们云吟出嫁。”

  说了半天,事情又绕到自己身上,慕云吟无奈的看了一眼黄鹂。

  “云吟,来建康已有一段时间了,作为小辈,你该上门拜访一下了,这样,才不至于失了我们慕家的礼数。”

  “祖母,拜访谁?”

  别说黄鹂摸不着头脑,慕云吟也不解。

  “建康城里的蜀南王府。”

  慕云吟心里咯噔了一下,祖母这是要自己拜访前世自家在建康城的那座王府,去拜访那个蜀南王,还有他的宠妾?

  见慕云吟不出声,老夫人慈声道:

  “蜀南王是你的表亲,是你母亲的亲二姊家,你二姨母和两个表姊虽然不在了,但你二姨父蜀南王仍在,作为小辈,你该去看望他一下。”

  “老夫人,那蜀南王怎不来看望一下老夫人您呢?”

  看来,黄鹂的脑子,关键时候是非常好使的。

  黄鹂说出了慕云吟想说的话,难道是这段时间调教的成果?

  “祖母,这样算下来,您也是蜀南王的表亲呢。”

  慕云吟柔声道,帮祖母捏肩的力道未变。

  “云吟,可能是你以前身体未完全恢复,你父亲才没有告诉你,蜀南王一直大病未愈,祖母虽然年迈,但也不能让一个重病之人来看望老身啊。”

  慕云吟心里一愣,重病之人?蜀南王病了?

  日子过的那么舒心,天子脚下,高官美妾,怎的还得了重病?蜀南王,是老天对你的惩罚么?

  怨恨归怨恨,慕云吟现在作为慕家的嫡女,母亲已经不在,祖母又年迈,看望病中的蜀南王,理应由她出面。

  身为御史中丞的父亲,是不应和朝中官员走动密切的,看来真的只能让自己出面去看蜀南王了。

  二姨娘已经为慕云吟准备好了足够的礼品,慕云吟戴着黄鹂,乘着自家的软轿,来到了朱雀大街上的蜀南王府。

  帖子递进后,马上有仆人前来引着慕云吟进府,黄鹂提着礼品,紧紧跟在自家女郎身后。

  这是时隔四年,慕云吟重新踏进蜀南王府。

  四年前,作为梓阳郡主的她,因阿姊,当时的珩王妃病殁,随母妃来建康送阿姊最后一场,在建康城的蜀南王府里,小住了几日。

  后回到巴蜀后,因蜀南王突然对母妃无情,升官时,抛弃母妃,带着宠妾来到了建康城,小小年纪的她就发誓,永远的不想见到蜀南王,不想踏进建康城的蜀南王府。

  想不到,时隔四年,再次踏进蜀南王府,竟是以表亲的身份。

  鸠占鹊巢,真正的女主人,却被遗弃在偏远的蜀南,可怜母妃,到死都没有忘了蜀南王。

  慕云吟生硬硬的把泪水咽进肚里,神色镇静的来到客厅。

  蜀南王的宠妾尤媚娘出来接待,尤媚娘仍然是风韵犹存,岁月好像并没有在她的脸上过多的驻足。

  不过母妃在世时,比这个尤媚娘气质优雅,且蕙质兰心蛾眉螓首,林下风气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比的,可惜蜀南王有眼无珠。

  慕云吟忍着心痛,和尤媚娘寒暄。

  “表姑娘第一次来,理应让淑儿陪你到处转转。”

  尤媚娘吩咐下人去叫叶淑儿,慕云吟道:

  “不用了,蜀南王府我熟悉,这是我二姨母蜀南王妃的府邸,王妃在世时,我来找两位郡主表姊玩过。”

  慕云吟说着,已站起身来,走出客厅,步入庭院,留下脸上一阵红白的尤媚娘定定的站在客厅里面。

  黄鹂自然紧紧跟在慕云吟身后,觉得自家女郎,确实对蜀南王府熟悉。

  蜀南王府的花园里,栽着从巴蜀移栽来的银杏,木芙蓉,这些都是慕云吟不曾陌生的。

  一草一木是如此的熟悉,似乎这些年来,蜀南王府并没有改变多少。

  穿过花园,不知不觉中,慕云吟竟来到了熟悉的地方。

  一推门,门竟然开着,进去一看,慕云吟呆了一下。

  自己的闺房,仍然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看来是有感恩的仆人在打扫着,母妃一向对府中下人仁厚,自己也被母妃教导,不要苛责府中一干下人。

  只是令慕云吟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蜀南王和那个尤媚娘,仍然保留着自己的房间,没有挪做它用。

  衣柜桌椅,镜子书架,仍然原样摆放,没有弄失半样。

  一阵微风吹过,一缕淡淡的幽香萦绕鼻翼。

  慕云吟转身出来,奔向旁边的房间,推门进去,几盆摇翠滴露的兰花,正在吐着暗香。

  这是母妃喜欢的兰花。

  一个身影,在慕云吟推门进来时,突然从后门匆匆离开,虽然时隔四年多,但是慕云吟还是认出了那个人,他曾是母妃的贴身侍卫。

  慕云吟从懂事起,就看到母亲的这个贴身侍卫,一直守在母妃身边。

  蜀南王调离巴蜀时,给巴蜀的蜀南王府留下了得力的侍卫和护院,却把这个人带来了建康,把这个人调离了母妃身边。

  这个人叫王欢,母妃叫他阿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