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戏曲大佬到天王巨星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好《智斗》!(求推荐,求月票!)

第三百二十五章 好《智斗》!(求推荐,求月票!)

  胡琴声响起。

  韩平正一指苗旭,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插着腰,说道,“你问的是她!”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

  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遇皇军追得我晕头转向,多亏了阿庆嫂,

  她叫我水缸里面把身藏。

  她那里提壶续水,面不改色,无事一样,

  哄走了东洋兵,我才躲过大难一场。

  似这样救命之恩终身不忘,俺胡某讲义气,终当报偿。”

  韩平正冲着手里拿着水壶的苗旭,抱拳拱手,这一段唱本来应该是花脸演员,但是韩平正唱起来,也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感觉,将这个胡司令的土匪气息饰演的非常到位,样板戏都是京字京腔,不讲究韵白,全是京白,不过这对于唱过无数次智斗的韩平正来说,都是一些小儿科罢了!

  苗旭赶紧伸手拦住了韩平正,一脸笑意的说道,“胡司令,这么点儿小事儿,您别净挂在嘴边儿上,当时我也是急中生智,事过之后您猜怎么着”

  苗旭倒了一杯茶,来到了裴琰之的身边,将茶杯放到桌上,一脸客气的说道,“参谋长,您吃茶!”

  韩平正坐在另一张桌边,问道,“怎么着?”

  苗旭一脸害怕的样子,说道,“我还是真的有点后怕啊!”

  说完,苗旭摸了摸身上,一脸歉意的说道,“哎呀,香烟没了,您二位稍待,我去拿烟!”

  苗旭赶紧向上场门走去,裴琰之也跟着向上场门走了几步,而韩平正则是来到了刚才裴琰之站的位置,这舞台走位,娴熟的很,一看就是老江湖了。

  裴琰之扭过头来,看了一眼韩平正,一边走着,一边问道,“司令,我是本地人,怎么没有见过这位老板娘呢?”

  韩平正一拉自己的衣袖,插着腰,笑着说道,“人家夫妻八一三以后,才来到这里开的茶馆,那时候,你还在霓虹留学,你怎么会认识她呢?”

  裴琰之双手负在身后,向前走了两步,脸上露出了一丝思索,微微皱眉,说道,“这个女人可真不简单呐!”

  韩平正瞪大了双眼,插着腰,指向了上场门的方向,问道,“怎么,你对她还有什么怀疑吗?”

  裴琰之一张严肃的脸立马变成了谄媚脸,笑眯眯的说道,“怎么会呢,这可是司令的恩人呐!”

  韩平正有些不爽的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个人呐!”

  裴琰之也是陪着笑脸哈哈一笑。

  裴琰之在这里演的非常的恰当,毕竟胡司令可是自己的上级。

  这个时候,苗旭从上场门,一脸笑意的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香烟,口中说道,“参谋长!”

  裴琰之扭过头来,看着苗旭。

  苗旭走到了裴琰之的面前,拿出一支香烟,笑眯眯的说道,“烟不好,请抽一支啊!”

  正准备给裴琰之点烟,裴琰之摆了摆手。

  苗旭也不勉强,看向了另一侧的韩平正,笑着说道,“来,胡司令,你也抽一支!”

  韩平正可是一点都不客气,拿过香烟来,在手上磕了一磕,然后凑到苗旭点着的火柴上,美美的抽了一口,当然,这都是在表演,在舞台上抽烟还是比较危险的。

  这个时候,苗旭的眼神定了一下,不由得瞟了一下另一侧的裴琰之,而裴琰之也是一脸玩味的看着苗旭。

  这个时候,胡琴声响起,韩平正站在一边,美滋滋的抽着烟,而裴琰之则是夹着香烟,跟苗旭擦肩而过,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苗旭,眼中满含着深意,开口唱道,“这个女人——呐,不寻常。”唱完之后,裴琰之踱着步就向着下场门的方向走了几步,而韩平正则是有些不满的跟他侧身而过,来到了他刚才站的位置。

  另一侧的苗旭也是一脸严肃的开口唱道,“刁德一有什么鬼心肠”

  苗旭这个时候的表情是真的到位,唱的时候,眼睛也是在做戏,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这个时候,裴琰之已经站到了快到下场门的地方,韩平正则是来到了两人的中间,只见他指着裴琰之的背影,不满的开口唱道,“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

  苗旭看着韩平正冲着裴琰之生气,也是嘴角微微一翘,笑着唱道,“这草包倒是一堵挡风的墙。”

  韩平正这些年养尊处优,确实胖了不少,这句唱一出口,台下的观众也都是会心的一笑,确实是堵“挡风”的墙!

  裴琰之笑眯眯的走到了苗旭的面前,将口袋中的香烟拿出来,冲着苗旭说道,“来,抽烟!”

  苗旭赶紧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会。

  韩平正在裴琰之的身后,一脸不满的说道,“人家不会,你干什么呢!”

  裴琰之将香烟放到口袋里,嘴角露出一丝略有深意的笑容,开口唱道,“她态度不卑又不亢。”

  苗旭手里提起了水壶,看着裴琰之的背影,唱道,“他神情不阴又不阳。”

  韩平正则是来到裴琰之的身边,用手指着他,唱道,“刁德一,搞的什么鬼花样?”

  韩平正将手中的香烟在桌子上一按,狠狠的扔在地上,冷哼了一声。

  苗旭看着两人的背影,眼中带着一丝疑惑,唱道,“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

  裴琰之则是一脸阴险的唱道,“我待要旁敲侧击将她访。”

  而苗旭则是一脸小心翼翼的唱道,“我必须——察言观色把他防。——”

  最后这一句,苗旭唱得是真好,将人物的心理变化和坚定的决心,都在这一句唱里表现了出来,台下的观众也是不住的叫好。

  而那位观众的爷爷在台上唱第一句的时候,双眼就开始放光,嘴里跟这一直在低声的唱着,坐在他前后的观众也是有些惊讶的是,这老爷子唱的还真不错啊。

  这一段戏,一个是不卑不亢,一个是不阴不阳;一个是旁敲侧击,一个是沉着应对;一个是稀里糊涂,一个是察言观色。这样精彩的对唱,可以说是身心无比愉悦的享受啊。

  而且这段戏里的戏词,把玩之后,你会发现,这种带有泥土味的本色唱词,颇具大众文化特色。一方面精妙地勾画出剧中人物的微妙内在情绪和复杂思想情感,另一方面又能通过生动自然、形象鲜明的手段展现给大众,自然流畅、淳朴真挚,使得老幼皆宜、雅俗共赏,让每一个观众都能完全地心领神会,甚至让人感到无限亲切。

  这种亲切或许是缘自拉近了观众与某个时代的距离,身临其境又回到某个记忆的场景,更或许是这部京剧是打破了鸿儒白丁的固化枷锁,以言为心声、语如其人的简明形式,尽显了朴实无华的唱词,让人真真感受到了艺术的本色魅力。

  这一段戏,台上三人的走位也是非常的精彩,不像平时里看到的那些,三个人就是站在那里,纯粹的唱,这就是裴琰之的风格,他要求演员们尽量加入一些表演,这样的节目才会好看,光站在那里唱,太干了。

  苗旭唱完之后,就准备提着水壶到后台去,却被裴琰之开口拦住了,“阿庆嫂!”

  另一侧的韩平正则是坐了下来,因为下面没有他的事了。

  裴琰之指着一下韩平正,开口唱道,

  “适才听得司令讲,

  阿庆嫂真是不寻常。

  我佩服你沉着机灵有胆量,

  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枪。

  若无有抗日救国的好思想,

  焉能够舍己救人不慌张。”

  这一段西皮流水,可以非常的巧妙,虽然听起来都是好话,但是一句“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腔”就要去探阿庆嫂的底,你不就是一个开茶馆的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在鬼子面前沉着机灵有胆量,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可以做到的。

  你就是一个普通的茶馆老板,在鬼子面前,你不应该跟其他人一样唯唯诺诺,或者吓得魂不附体,而你,却能够沉着应对,而且将鬼子耍的团团转,这能是一个普通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本来裴琰之唱得时候,苗旭的脸上还带着热情的笑容,但是唱道“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枪”的时候,苗旭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这个时候,她的心中也是在疯狂的思考着,这个刁德一究竟是知道什么了,还是他就是在试探自己呢!

  要知道,在这里,如果说错一句话,或者表错一个情,估计这个阴险的刁德一就会抓住自己的破绽,到时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苗旭微微一笑,开口唱道,

  “参谋长休要谬夸奖,

  舍己救人不敢当。

  开茶馆,盼兴旺,

  江湖义气第一桩。

  司令常来又常往,

  我有心,背靠大树好乘凉。

  也是司令洪福广,

  方能遇难又呈祥。”

  这一段唱可以看出这位阿庆嫂的反应是足够的快,因为刁德一只不过是怀疑而已,刚才的话也不过只是试探,阿庆嫂在这一段中,将胡司令当做自己的靠山,让胡司令颇有面子的同时,也让刁德一不敢在这方面纠缠下去。

  不过刁德一可不是这么轻易可以打发的,这里不行,我还可以找其他的漏洞,不如单刀直入,看一看你的反应是什么。

  裴琰之笑着唱道,

  “新四军久在沙家浜,

  这棵大树有阴凉。

  你与他们常来往,

  想必是安排照应更周详。”

  你不是想要靠山吗,这个靠山也不错,不知道你跟这些人有没有什么来往呢?

  刁德一果然是阴毒的狠,因为你是开茶馆的,不管是什么人,你都得接待吧,你要是说你从来没有跟新四军有联系,那么就太假了,但是你要是直接说有联系,那么这就是把柄,所以,刁德一的这番话,也是足以让人进退为难了。

  但是阿庆嫂可不是一般人,只见苗旭眼珠一转,脸色一整,张口就唱道,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

  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

  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

  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

  人一走,茶就凉。

  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完美,阿庆嫂将所有的焦点全都放到了茶馆老板角色,强调都是生意而已,迎来送往的,我才不管你来的人是谁,来了我就笑脸相迎,走了我就忘了你是谁,人走茶凉,我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个什么周详不周详啊!

  这一场中的三个人,胡司令,最初看来,这位好像是个草包,但是,如果你有了这种想法,那就说明你还是太嫩了,作为一个领导,而且是当上了司令的人,都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人物,看他说的话,就能看出这个人的本事来,首先,人家先承认阿庆嫂是自己的恩人,说明了自己的底线,而且他也知道这个茶馆不一般,但是一边是救命恩人,一边是参谋长,胡司令的做法就叫做,坐山观虎斗。

  而这个刁德一的角色,言行得体,在知道阿庆嫂是司令的恩人之后,对阿庆嫂也是客客气气的,计算是盘问,也是有理有据,虽然看上去问的话都是阴险无比,但是并非是无理取闹。

  最后说阿庆嫂,这位奇女子,在这场智斗里的表现是完美,虽然说过于完美就是破绽,但是我们看的是里面的言辞交锋,阿庆嫂丝毫不落下风,但是有理有据,沉着冷静,说话也是密不透风,可谓是“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

  台下的观众也都是高声的叫起好来,真是过瘾啊,这一段不愧是样板戏里最经典的唱段之一,主要是这样板戏的戏词都非常的直白,当年昆曲就是因为辞藻太过华丽,所以老百姓听不懂,所以就慢慢的衰败了,京剧也有这样的苗头,但是八大样板戏的出现,让京剧再次繁荣了起来,主要就是这些戏贴近观众的生活,而且就算是最普通的不认字的老百姓都能听明白。

  台下那位观众也是激动的看着他的爷爷,只见他爷爷哈哈大笑,笑着指着台上的演员,说道,“唱的真好啊,唱的真好啊,这才是智斗啊!”

  裴琰之和苗旭拉着韩平正再次谢幕,大家终于也是满意而归了。

  双庆班的第二场演出终于结束了,皆大欢喜,所有人对这场演出都是非常的满意,不光是观众,就连后台的演员都是对裴琰之的认同感加深了一步,双庆班的凝聚力正在一点点的增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