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断剑与海 > 第十八节 权与力3

  奥古斯都王宫始建于艾纪1349年,罗马国王奥古斯都五世为了修建它不惜损耗巨额经费,耗时六年,占地约11万平方千米。王宫极为奢华,从全国挑选品相最好的白色大理石,拼接后刻上精致的雕花。奥古斯都一世王的雕像耸立在中央,身披黑色盔甲手握银色长矛,胯下是一匹绝世战马。雕像后方是椭圆形的花坛,微风吹拂时花瓣纷飞,蜜蜂和蝴蝶盘旋摇曳。狮子和猛虎在私人动物园里搏杀,钢丝编织的网外有一张王座,休闲时国王可以坐在这里观赏。

  奥古斯都五世王想把雅典作为罗马帝国的新王都,可他没能活到奥古斯都王宫竣工的那天。不久之后奥古斯都六世王宣布对秦国开战,企图用武力奴役东方人,征服更多的土地和资源。结果六世王被秦国的一员将领生擒,罗马帝国陷入动荡。由于修建奥古斯都王宫损耗了太多经费,罗马帝国无力赔偿与秦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国家宣布解体。由罗马帝国分裂而来的十九个国家都想占据雅典,这块甜美的蛋糕最终被苏加娜公爵抢到手,奥古斯都王宫更名为苏加娜王宫。奥古斯都一世王的雕像被砸毁,头颅丢入浩瀚的大海。苏加娜公爵以它为王都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家,那就是新希腊。

  苏加娜王宫无疑是整个世界最伟大的建筑,有资格步入这里的都是尊贵的掌权者。

  维也特纳元帅从侍者手中的托盘里取来一杯香槟酒,笑着和古斯塔夫伯爵交谈着什么。

  “金.汉克是个强劲的对手,我的军事能力不如他。”维也特纳元帅摇头叹息,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香槟。

  “金.汉克的军事很强,他准确捕捉到了你指挥上的破绽。”古斯塔夫伯爵轻笑说。

  “破绽?”维也特纳元帅皱眉:“校长的意思是?”

  “你的战略意图太明显了,无非是绕道奥斯丁帝国后方的开阔平原,迅速占领国土和重要城市,逼迫奥斯丁帝国在平原与我军决战。”古斯塔夫轻轻抚摸自己的胡须:“平原决战奥斯丁帝国没有任何胜算,金.汉克洞悉了这一点,当然会避免和我军正面交锋死守王都。我们的补给线太长,一旦被截断就全军崩溃。‘黑山战役’全面溃败完全是你指挥上的问题,愚蠢!”

  维也特纳元帅脾气火爆,除了国王没人敢直视他的眼睛。国务卿们都避讳谈及‘黑山战役’,可古斯塔夫伯爵居然敢骂他是蠢货。

  “是,校长。”维也特纳元帅居然垂下了高傲的头,听话的像是个学生。

  “今天的主角来了。”古斯塔夫伯爵侧过身去望向远方,身披墨黑色大氅的少年手按佩剑的剑柄,眉头紧锁表情阴沉。

  班克罗福特…

  维也特纳元帅和古斯塔夫伯爵的酒杯碰在一起,开始谈论另一个话题。

  “我接到消息,秦国的建威元帅耿弇被调任疏勒城,这可能是秦国进攻西方的信号。”维也特纳元帅担忧的说:“如果秦国突然发起进攻,我们没有能力抵挡。”

  “关注军事的同时也应该关注政治,秦国的新任国王昏庸无能,国家权力都落在一个太监手里。耿弇一向反对那个掌权的太监,所以建威元帅职被撤,调任疏勒城总司令官。”古斯塔夫伯爵轻笑着回应:“有才能的敌人被降职,这绝对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班克罗福特从旁边经过,他满脑子都是母亲的事,根本没有心情听别人谈论的内容。

  国务卿约瑟夫和国务卿托拜西坐在餐桌一侧,餐桌上放着打开的档案袋。

  “今年的国税已经收纳完毕,偿还完战争赔款后只剩不到四分之一,连基层公职人员的薪资都无法支付了。”约瑟夫苦笑着摇头。

  托拜西翻看着约瑟夫统计的资料,眉头微皱:“情况比我想的更糟…”

  琴师陶醉的用琴弓拨弄琴弦,奏出婉转悠扬的琴声。坎博尔坐在餐桌的另一侧,十指交叉放在下颌,认真审视出席在场的所有人。

  维也特纳元帅,新希腊共和国上一任最高军事长官,指挥了很多著名战役,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约瑟夫国务卿,苏加娜四世王最信任的人,推动了军工业、纺织业以及畜牧业的发展。他让新希腊共和国在短时间内富强起来,他的政治手段被各个国家效仿。

  尼克勒斯.兰斯侯爵,他监管着整个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四百多万人民,一句话就能让平凡的人变成贵族。和他交谈的人露出谄媚和讨好的表情,从侍者手中的托盘上取来朗姆酒,亲自倒进尼克勒斯.兰斯侯爵的高脚杯里。

  更恐怖的是和他交谈的人也是个国务卿,国务卿兼行政次长戴里克.乔治!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新希腊共和国的掌权者,任何一个人出了问题都会使整个国家混乱。

  坎博尔喝了一口香槟,嘴角泛起苦涩的笑容。半个月前他还是个流浪者,衣服上缝着补丁洗得褪色,半个月后他居然出现在苏加娜王宫里,能亲眼看见国家尊贵的掌权者们,甚至能和掌权者们坐在一张餐桌上进食。

  想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你要有被尊重的价值。一块石头放在地上,会被经过的人肆意践踏。一块金子放在地上,却会被经过的人捡起来。可能被珍藏起来,也可能被卖掉换来别的利益。坎博尔觉得自己就是那块石头,而现在他变成了黄金。

  “帮我装一下。”哲克斯拉开坎博尔的口袋,把银制的刀叉塞进去。

  坎博尔把刀叉取出来放在桌上,握紧哲克斯的手腕低声说:“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刀叉被偷了肯定会引人怀疑!”

  哲克斯指了指身后草坪上一米高的大箱子:“放心吧,那个箱子里全都是刀叉,少几支不会被发现的。”

  坎博尔松开哲克斯的手腕,坐得离哲克斯远一些,用手遮住眼睛。

  这时有人走来,坐在坎博尔和哲克斯的中间。他穿着灰褐色的大氅,大氅表面用黄金绘制的郁金香做装饰,胸口坠着沉重的椭圆形怀表。

  “你很喜欢这里的刀叉?”那人轻声问。

  哲克斯把鼓起的口袋藏在桌布下面,干笑着说:“呵呵…这些刀叉很漂亮。”

  这里可是苏加娜王宫,连楼梯扶手都用黄金做装饰。我只是偷了几支银制的刀叉,总不至于被丢进铁狱里去吧?

  “我朋友在跟我打赌。”坎博尔轻声说:“如果我能猜到他口袋里有多少根刀叉,他就把餐盘里那一整块牛肉全部吃掉,如果我猜不到就得喝一杯朗姆酒。”

  “那块牛肉有二十斤重,全部吃掉会撑死吧?”那人笑着伸出手来,示意哲克斯把偷走的刀叉交给他。

  哲克斯看了看坎博尔,坎博尔轻轻点头。哲克斯把刀叉全部掏出来,放在那人的掌心。太多了,用手拿不住的只能堆放在餐桌上。哲克斯把口袋外翻,示意自己已经把偷的东西全部交出来了。

  然而尴尬的却是对方。

  那人把手中的刀叉放在餐桌上,再次对着哲克斯摊开手掌:“我的意思是,请把名片给我。”

  “很抱歉先生。”坎博尔说:“我们没有准备名片。他名为哲克斯.艾德文,来自阿尔巴尼亚,没有贵族头衔和实际职务。我名为坎博尔.阿尔弗雷德,来自奥林匹斯,同样没有贵族头衔和实际职务。”

  “自我介绍一下,我名为欧尼斯特.苏加娜。”那人对着坎博尔伸出手来。

  坎博尔听到这个名字吃了一惊,伸出手来和欧尼斯特的手交握。

  欧尼斯特把胸口的椭圆形怀表摘了下来,放在餐桌上推给坎博尔:“小小的见面礼,请你一定要收下。”

  怀表是全自动的,里面的构造极其精美,不需要电力支持,只需拧动发条就可以工作。表盖下镶嵌着十二块昂贵的海蓝色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璀璨绚丽。

  这是维特尔斯巴赫蓝钻,深潜队从圣域‘亚特兰蒂斯’带回来的神物!!传说它是波塞冬送给王妃的礼物,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维特尔斯巴赫蓝钻可以使人竞技胜利,获得力量、勇气、权利、财富、永生、青春永驻,美梦成真,幸福和友谊等。有人甚至认为它可使人隐形,使死者复生!

  坎博尔被这个见面礼震撼到了,他从某本书籍上了解过维特尔斯巴赫蓝钻,只需一克拉就足以换来一辆豪华礼车。初次见面,欧尼斯特居然送给他如此珍贵的东西!

  “坚硬的钻石代表我们永恒不变的友谊。”欧尼斯特轻笑着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块怀表,放在餐桌上推给哲克斯。其实欧尼斯特命令塞维尔博士仔细的研究过,维特尔斯巴赫蓝钻并没有神奇的力量,只是一块昂贵的钻石而已。留在自己手上没有任何价值,不如赠送给‘海神实验’成功的个体,毕竟是从圣域‘亚特兰蒂斯’取来的东西。

  “能和欧尼斯特殿下成为朋友是我们的荣幸。”坎博尔对着欧尼斯特微微欠身,把怀表推还过去:“这个见面礼实在太贵重了,请恕我不敢接受。”

  “它已经属于你了。一块普通的怀表而已,以后我赐你更贵重的东西。”欧尼斯特压低声音说:“我的朋友在后面看着呢,如果你不接受我可就丢人了。”

  坎博尔无奈,把怀表捧在手里,再一次对着欧尼斯特欠身。

  “坎博尔,你长得很英俊。”欧尼斯特举起高脚杯,和坎博尔面前那盏高脚杯碰在一起:“有钟爱的女人吗?”

  “暂时还没有。”坎博尔也举起高脚杯。

  “雅典城有很多美女,你们任意挑选,喜欢哪个就直接带走。”欧尼斯特又和哲克斯碰杯,豪爽的说:“喜欢歌剧院的女星珍妮弗小姐吗?我今晚安排她去你们那里。”

  “不必了殿下,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坎博尔连忙摆手:“我渴望爱情。”

  “你居然相信爱情?”欧尼斯特冷笑:“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的东西,你没有财富,即使掏心掏肺也留不住她。而当你有了财富,即使你整天打她骂她她也不敢离开。”

  “是啊…这世上物质的女孩太多了。”坎博尔感叹:“但我依然相信爱情。希望有那样一个女孩,即使我负债累累也不离不弃。”

  欧尼斯特笑了,像是在嘲讽一个傻子。他喝了一口朗姆酒,转过身去问哲克斯:“刚才有人找你们谈话吗?”

  哲克斯犹豫了几秒钟,点头说:“有。”

  “是苏菲玛索?”欧尼斯特轻声问,话音轻松。可坎博尔能察觉到欧尼斯特很严肃,是故意表现得很轻松。

  “这个…”

  “你不必隐瞒什么,苏菲玛索可是我的亲妹妹。”

  哲克斯再次点头:“是。”

  “她和你说了什么?”欧尼斯特眼眸微眯:“全部告诉我,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

  “我是新希腊第一王子,公爵亲王。”欧尼斯特贴着哲克斯的耳畔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欧尼斯特享有国家继承权!苏加娜四世王去世之后,欧尼斯特最有可能加冕,成为苏加娜五世王。国王会重用和提拔那些人呢?当然是有能力而且忠诚的。

  跟随未来的国王才会有前途,相反,如果得罪了未来的国王…

  哲克斯也明白这些,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他把求助的目光望向坎博尔,欧尼斯特晃动身体,用大氅挡住他的视线。

  就在这个时候,出席宴会的人们纷纷落座,目光望向会场正前方,拉奏小提琴的乐师停止演奏,喧嚣的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两位骑士掀开红色的长帘,苏加娜四世国王从长帘后方走来。两位女侍紧跟在后面,用纤细的胳膊支起国王身后的披风。那张脸略显苍老,却带着至高无上的威严。

  所有人都从席位上站起来,低垂着脑袋默诵国歌,欧尼斯特也不能例外。

  哲克斯松了口气,国王的到场太及时了。

  “请坐。”苏加娜四世国王随意的挥动右臂,率先坐在长桌最前方那张垫着虎皮的王座上:“大家已经吃过午餐了吧?那么现在请大家讨论一下新任国家元帅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