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康定天下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死斗

  第三百一十五章

  原本完颜康想来,欧阳锋和裘千仞两人空手,自己以银枪对敌,以一敌二,虽然未必能胜,却也是不怯的。

  但三招两式之后,完颜康果断开溜。

  你道为何?

  银枪都弯成一道煮熟的虾公状了,如何还能使出枪法来!

  完颜康深知,与欧阳锋这等级数的敌人厮杀,容不得半点疏忽。这被打弯的银枪,虽说也可运劲掰直,但激战当中,岂有容他开小差的半点功夫。

  完颜康趁两人即将形成夹攻之势前,与欧阳锋对了一掌,借掌力飞退数丈。同时,他把手中弯成虾公的银枪往裘千仞处奋力一甩,以稍做阻拦。

  完颜康借着这几下纵跃,与欧阳锋两人的距离拉到七八丈,这才停住脚步。

  裘千仞和欧阳锋四目相对,眼神交流了一下,两人也不追赶,欧阳锋出声道:“完颜康,黄药师三人的性命,你不管了?”

  “欧阳锋,你追不上!”完颜康笑嘻嘻的说道。

  欧阳锋哼了一声,对裘千仞道:“裘兄,咱们追马车。”说完,两人立刻纵身向前,朝黄药师几人离去方向追去。

  一个呼吸之后,噗的一声响起。裘千仞听声辨位,知道是完颜康使了手法掷了暗器来袭,他连忙侧身旁移,以躲过这一枚暗器。

  欧阳锋也停住脚步,往暗器去处一看,原来只是一颗石子,他看着尾随而行的完颜康,沉声道:“弹指神通?”

  完颜康哈哈一笑:“两位,在下这门功夫初学乍练,有何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指教!”

  欧阳锋对裘千仞道:“裘兄,莫要管他,他这半吊子的弹指神通,伤不了你我。”

  裘千仞点了点头,便继续与欧阳锋发力疾追。

  几个呼吸之后,裘千仞又一次无奈的停住脚步。欧阳锋说的没错,完颜康这弹指神通确实练的不到家,伤不到他和裘千仞。可以完颜康的内力,每发一次石弹,也不能等闲视之。或要躲避,或要出手劈落,总是让人无法顺利前行。

  更恶心的是,完颜康每一发石弹,都是冲着裘千仞去的。

  欧阳锋大可丢下裘千仞,独自先行追赶。可这样一来,却是正好落了完颜康的圈套。欧阳锋深知,若是两人单独留下,裘千仞绝无半点胜算。

  两人再次互望一眼,裘千仞恶狠狠的道:“此子不死,我心难安!”

  欧阳锋也点了点头,两人同时转向,往完颜康这处追来。

  完颜康哈哈一笑,撒腿就跑。

  欧阳锋和裘千仞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将完颜康擒杀不可。

  洪七公在车内问道:“药师兄,康儿独自迎敌,若是有个三长两短……”

  此刻马车又跑了一阵,可毕竟还看得清后方的状况,黄药师一边赶车,一边回头后看,他见完颜康并未逞强,而是使了三十六计中走为上计的绝招,顿时放下心来。

  他一边赶车,一边笑呵呵的对车内道:“七兄,你放心,这小子狡猾着呢,旁人占不了他的便宜。”

  “对对对,人家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臭小子,一肚子坏水,绝对死不了。”周伯通在车内,也开始胡说八道。

  “老顽童,你这张臭嘴,比老叫花子的鞋还臭!”洪七公没好气的啐了一口。

  若是平日里,听着周伯通这么编排自己的宝贝女婿,黄药师说不得都要给他几分颜色看看。此刻他反倒觉得周伯通的话有趣的紧,一肚子坏水也没甚打紧,只要人能平安无恙,比什么都强!

  完颜康迈开大步,运起一苇渡江的法门,全力往北疾奔。他知道欧阳锋两人下了杀必之心,此刻绝不能给两人追上的机会。

  原来三人之间,间隔不过十丈。完颜康发力疾奔之下,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将距离拉到五六十丈来。

  到了此时,他回头看了看觉着已经颇为安全,这才放缓脚步,然后运起金雁功的法门。

  裘千仞号称铁掌水上漂,这水上漂三字,正是说的他轻功惊人。他的轻功造诣,相比寻常武林人士,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但此时他的轻功与欧阳锋相比,也只是在伯仲之间罢了。更何况,昨晚夜袭之时,完颜康一枪伤了他的半边臀部。先前倒是还好,此刻全力疾行,不免有些扯动伤口。

  “欧阳先生,这小子的脚力,咱们只怕追不上啊!”裘千仞忍住臀股的不适,闷声闷气的说道。

  欧阳锋看了看裘千仞一眼,沉声道:“这小子现在所用轻功不能持久,你放心便是了!”

  随着欧阳锋的话音一落,前方完颜康正好换了金雁功,速度立马慢了下来。裘千仞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再次憋足了劲继续追赶。

  金雁功虽然不如一苇渡江的速度,可比之欧阳锋两人,也慢不了几分。半个时辰之后,两人才将与完颜康的距离拉近至十丈以内。

  完颜康不时转头回看,此刻见两人又追至危险距离,便又运起一苇渡江的法门,加速起来。

  这一逃一追,足足过了两个时辰,欧阳锋两人,都始终未能迫近完颜康身旁。完颜康和欧阳锋气息悠长,此时依旧浑然无事,但裘千仞却有些咬牙切齿起来。

  裘千仞的内力所耗不多,但他受伤的臀部因为赶路而不断扯动创口,已在隐隐出血。他一边赶路,还要运功控制臀部的伤处,实在是难为至极。

  到了此刻,裘千仞终于忍受不住,脚步放慢下来,对欧阳锋道:“欧阳先生,裘某有些不支,还望见谅。”

  欧阳锋看着裘千仞的模样,知道他是因为伤处所致,此刻他也没法子,只得点头道:“裘兄,你慢来,我先行追赶,总不能让小贼走脱了!”

  裘千仞从怀中掏出一件物事递给欧阳锋:“欧阳先生,若是追上小贼,可放出此物,我必全力赶来。”

  完颜康在前头见到裘千仞停了下来,立刻想到是何原因,他远远的放声大喊:“裘千仞,昨晚那一枪,可还使的!”

  裘千仞脸上一青,气的再次发力前追,动了几步之后,却还是无奈的再次停了下来。

  完颜康再次回头一看,裘千仞如此受辱都未能跟上,那自己只需应付欧阳锋一人。

  如此一来,又有何惧!

  虽说单打独斗,完颜康已经完全不怯欧阳锋,但他脚下依旧丝毫不停,至少要拉远些距离才好。

  一个时辰之后,途经路边一个小饭店,完颜康从那顺手拿了两个馒头,灌了一大碗水,丢下一块碎银子,便继续往前跑。

  欧阳锋紧随而来,也有样学样,做了点简单补给。

  两人都是气力悠长,这样一逃一追,转眼之间,就到了将近入夜之时。完颜康发力奔逃之时,只顾径直而行,也不管什么大路小道。此刻他沿着一条小道,奔到一座大山之前。

  他回头一看,欧阳锋依旧在后方穷追不舍,完颜康便干脆停了步子,转向后方。

  欧阳锋见完颜康停住步子,他也渐渐放慢脚步,缓缓逼近。

  眼见欧阳锋到了身前三丈之处,完颜康开声道:“欧阳锋,大山脚下,做你埋骨之所,倒也不错。”

  欧阳锋呵呵一笑:“臭小子,老夫还有几十年好活,只可怜你年纪轻轻,几房花容月貌的妻妾,就要活生生守寡。”

  完颜康哈哈一笑:“废话少说,谁强谁弱,手底下见真章吧!”说完,他大踏步向前,双掌同时向前拍出,使出一招震惊百里来。

  欧阳锋腰马往下微微一沉,深吸一口气,双拳向前缓缓击出。

  砰的一声,两人拳掌相交,各自都往后退了数步。

  完颜康站稳脚步之后,立刻脚下运劲,翻身上攻。

  欧阳锋与完颜康两人交手数次,对方的招式、打法如何,都算得上清清楚楚。这一番交手下来,完颜康强拿硬打,如暴风雨般发动攻击,百招过后,依旧是徒劳无功。

  完颜康虽然恨不得将欧阳锋挫骨扬灰,但此刻也不禁暗暗有些佩服起这位西毒来。他领着欧阳锋跑了一天,此时才开始发难,本是想着自己年轻力壮,而欧阳锋已经年过巅峰,自己仗着体力上的优势也能将欧阳锋击垮。

  但这百招过后,欧阳锋依旧气息悠长,毫无半分败像。虽然欧阳锋交手略微处于守势,但他守的时候严丝合缝,一旦反击,出手间则毒辣至极,令完颜康不能有丝毫马虎。

  而在欧阳锋心中,此刻已是波澜起伏。

  他初次接触完颜康,此子不过能在他手下勉强求生罢了。

  去岁中都城下一战,完颜康单论拳脚功夫,也还实打实差他一筹。

  乞颜部大军之中,匆匆交手不过数合,无法精准评判。

  但到了华山顶上,完颜康一手枪法,居然将他稳稳压住。

  几次交手的经历,欧阳锋在昨夜想来,心中还有几分不真实之感,他还想着此子擅长沙场争雄,因此枪法超人,以此聊以自慰。但到了此刻,完颜康仅凭拳脚功夫,已经丝毫不弱于他,攻守之间,甚至还略占上风。

  在欧阳锋想来,黄药师和洪七公、周伯通三人,实在不足为惧。洪七公和周伯通能否武功尽复,还是个大问题。黄药师虽然眼下武功有所突破,但也无法威胁他欧阳锋的性命。而完颜康此人,年值少壮且杀伐果断,此番若不趁机除之,必会成其大患。

  欧阳锋先前若是与裘千仞联手,拿下完颜康自然不是难事,但裘千仞这厮不争气,西毒大人也没有办法。

  到了此刻,欧阳锋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两人拳脚翻飞,从日头刚刚落下,斗到圆月高挂。完颜康估摸着已经与欧阳锋交手七八百招,但此人依旧气力不减,他心中也是暗暗佩服。

  完颜康心中对欧阳锋生出几分佩服之意,但出手却是越发狠辣。他两肘往上微抬,右拳直击,左掌横推,一快一慢的打了出去。

  完颜康这招,乃是降龙十八掌中履霜冰至,一招之中刚柔并济,正反相成。

  欧阳锋先前应对此招,都是先挡前拳,然后略做退步,避让其后手。此时他忽然改变应对方式,以左手手肘挡住完颜康的右拳,然后屈肘左掌下劈。

  与此同时,他右拳疾速轰出,直取完颜康的前胸。

  面对欧阳锋这招不走寻常路的应对方式,完颜康若是略做退让,虽然势必无恙。但如此一来,他不免就要落于下风。

  完颜康心念急转,知道欧阳锋是想以伤换伤。

  若说欧阳锋对完颜康杀心十足,完颜康除去欧阳锋的念头也是万分坚定。

  电光火石之间,完颜康左边身子往后回缩,左手反手去拿欧阳锋的左掌,右拳略微回缩之后,也加速轰出。

  砰的一声,两人左胸同时中了一记重拳,各自喷出一口鲜血,向后跌倒。

  完颜康爬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边运功平复自己的伤处,一边紧紧盯住欧阳锋。

  欧阳锋起身的动作,比完颜康稍微慢了少许,他起身后咳嗽了两声,咧嘴一笑:“臭小子,老夫的拳头,不好受吧!”

  完颜康吐出一口血沫,嘿嘿一笑:“欧阳锋,你这把老骨头,居然还敢跟我玩互相伤害,只怕打错了如意算盘!”

  欧阳锋哼了一声:“互相伤害?嘿嘿,那就再来!”

  说完,欧阳锋揉身而上,继续出掌强攻。

  在欧阳锋看来,刚刚这一招对拼,他是蓄谋已久,而完颜康是临场应变,想来伤势要重过自己,所以他咬着牙也要趁势拿下完颜康。

  完颜康神色一凛,摆出不丁不八的姿势,开始以空明拳对敌起来。

  数招过后,欧阳锋感觉,完颜康拳劲虚浮无力,比之先前差了太多。他更是确信,完颜康伤势颇重,自己必能将优势化为胜势。

  顿时,欧阳锋精神为之一振,下手越发狠毒起来。

  面对欧阳锋的狠招频出,完颜康看似应对艰难,但每每都能招架的住。欧阳锋不知的是,完颜康此刻出招只用了七分功力,尚有三分内力正用于护住胸口受创之处,慢慢恢复伤势。

  百招过后,欧阳锋感觉不对劲来,他伤重之下奋余勇作战,伤势正在逐步加重,手上的力气也渐渐减弱。但完颜康招架之时,虚浮之状丝毫不变,却始终没有败退不支。

  欧阳锋又攻了几招之后,忽然一个翻身后撤,指着完颜康道:“臭小子,你耍诈!”

  完颜康从口中吐出一团淤血,嘿嘿一笑:“欧阳锋,你行走江湖多年,难道没听过一句话,拳怕少壮!”

  欧阳锋当然不会信完颜康这句鬼话。拳怕少壮,不过是寻常庄稼把式的说法。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随着年纪增长,体力虽然略有下降,但一身内力却更为精纯老辣。

  但令欧阳锋不解的是,完颜康的伤势,没道理轻过自己!

  他有所不知,完颜康当年修行过金刚不坏神功,虽然因为提前破身而破了功,但其练过的硬功底子还在。加上九阳神功的护体效果,欧阳锋一拳打出十分力道,也不过能有六七分能见效罢了。

  完颜康伤后再与欧阳锋交手,特意留了几分力气,就是存了消耗欧阳锋的意思。如此一来,此消彼长,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天平的一端,终于向完颜康这边倾斜过来。

  完颜康吐出一口淤血之后,伤势恢复了少许,他不急着对欧阳锋穷追猛打,反而饶有兴致的挑逗道:“欧阳锋,你若愿意投降于我,之前的仇怨咱们一笔勾销,如何?”

  欧阳锋冷冷道:“臭小子,莫要高兴的太早!”

  说完,他立刻翻身往来路奔逃。

  完颜康见状一愣,没想到欧阳锋这等人物,居然就这么果断跑路了。他心里暗骂了一句老不要脸,接着脚下运劲,加紧追了上去。

  欧阳锋伤势重过完颜康,轻功也大受影响,不过奔出数里之后,完颜康便追至欧阳锋身后一丈之内,一拳直取其后心之处。

  欧阳锋转过半个身子,单掌下劈,挡住完颜康的来拳。

  完颜康右拳被挡,左拳接连攻出,不给欧阳锋任何喘息之机。

  欧阳锋脚下稍退,手上招法不断变幻,主要以灵蛇拳对敌,虚虚实实之间,尽量避免与完颜康硬拼。

  完颜康放弃所有招式变化,双拳擂鼓一般不停轰出,对欧阳锋偶尔的反击,只要不是直冲要害而去,他就全然不管不顾。

  面对完颜康得势不饶人的打法,欧阳锋恨的咬牙切齿,却没有丝毫办法。虽然他不知道为何完颜康伤势会比自己更轻,但若再让他以伤换伤,那是决计不干的。所以每每交手三五招,无论他招式如何精妙,都免不了要与完颜康硬拼一记,这才能拉开少许距离,争取些许喘息之机。

  每一次硬拼,欧阳锋退步的距离都会更远一些,伤势也在逐渐加重当中。如此交手数十招后,欧阳锋咬了咬牙,借一次硬拼退步之机,从怀中掏出一件物事,往外一扬。

  完颜康本来以为欧阳锋是取出什么暗器,下意识还往旁边一躲,片刻之后,他便发现,原来欧阳锋放出的是一个信号弹。

  砰的一声,一只手掌模样的烟花,在半空中绽放开来。

  而欧阳锋趁完颜康躲避之际,翻身往后逃去。

  完颜康见了这一记烟花,知道这必是通知裘千仞的信号弹。若是裘千仞看到信号能及时赶到,以他受伤之躯,胜负乃至生死之势立刻就要反转。

  但若任由欧阳锋就此逃脱,他实在是心有不甘!

  脑中微微斗争了一下,完颜康长吸一口气,大步往前追去。

  一炷香功夫后,欧阳锋再次被完颜康从后赶上。

  若说刚刚数十回合的交手,完颜康还留了少许余力,用于确保伤势不会恶化。那这一次交手,完颜康已经抛开一切念头,火力全开,势要将欧阳锋就地捶爆不可。

  短短二十招,欧阳锋再次喷出一口老血。

  随着欧阳锋这口血喷出,完颜康气势更盛,打法更显狂暴。

  又过数十招后,欧阳锋左支右撑,已经显出岌岌可危之状。他知道若裘千仞无法及时赶到,自己必无幸理,他干脆放开手脚,寻机与完颜康以伤换伤。

  完颜康感受欧阳锋招式有变,瞬间看穿他的意图。此刻他要拿下欧阳锋,已算是瓮中捉鳖,如何肯再与其以伤换伤,他出手之间,却又谨慎了几分。

  虽然如此,欧阳锋也仅仅能延缓败亡的时间罢了。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欧阳锋的伤势越来越重,体力越来越弱。

  完颜康左掌劈开欧阳锋的格挡架子,右拳轰在他的胸前。

  欧阳锋飞跌于地,嘴角呕出大团血沫,双目开始涣散起来,已是神仙难救。

  从欧阳克死于黄蓉之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完颜康与欧阳锋结下了不解之仇。

  之前两度险死还生的经历,完颜康每每回想都心悸不已。

  而在草原上与铁木真的那场大战,若不是完颜康留了个心眼,只怕一旦中伏,后果不堪设想。

  眼见大敌即将伏诛,不知为何,完颜康心中并无太多喜意,反而生出几分不忍之色来。

  无论欧阳锋如何心狠手辣,此人毕竟是一代武林宗师,这无名之地即将陨落,不由令人心生悲悯。

  “欧阳锋,你有何未了心愿?”完颜康淡淡问道。

  “九、九阴……”欧阳锋力气全无,连短短几个字,都说的极为艰难。

  完颜康知道欧阳锋想说的是九阴真经,他长叹一声:“也罢,他日我带一卷九阴真经,烧在你的坟头。”

  欧阳锋喉头微微动了一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无力说出。

  完颜康四周瞧了瞧,正想找个合适的地方给欧阳锋做个埋骨之所,就听得一声长啸远远传来。

  完颜康知道是裘千仞正在赶来,他低头看了欧阳锋一眼,不敢再做任何停留,立刻转身往北,疾速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