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剑尊王 > 第八百四十九章:禁锢之术

  端木龙一与秋怀慈待得迎头撞上,俩人手挽剑花,使出手段,噹噹噹的,又是一阵疯杀。

  几息时间,随着一声闷哼,端木龙一又一次地倒飞了出去,这回他的左肩被昊天剑给洞穿了,血流如注,瞬间染红了半边身子。

  秋怀慈再次击退了端木龙一,这一次不再多言,移动身法,如影随形,身子闪烁,旋即闪到了端木龙一的身后。

  秋怀慈瞅着端木龙一那宽阔的背脊,眼中闪烁一丝寒芒,心肠一硬,昊天剑一个平举,用力向前一推,便毫不犹豫地冲着对方的背脊用力一插。

  但是,亦就在端木龙一来不及闪避,秋怀慈的昊天神剑即将自后背插入其身体,给他来一个透胸之时,千钧一发,电光火石,突地有一道光柱,自端木龙一大阵的阵基下面冲天而起。

  光柱水桶般大,成紫红色,就像照妖镜似的,径直照射在秋怀慈的身上,将秋怀慈周身晃了一晃,随即便隐没了。

  而这个时候,异样的情况,便发生了。

  当秋怀慈跳到端木龙一的身后,平举着昊天剑,冲着端木龙一的背脊用力一插,那怕此刻昊天剑的剑尖都已经刺穿了对方的衣衫,碰到了皮肤,眼瞅着将要刺死对方了,他却突地被红光这么一个照射,整个人登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锁定了。

  秋怀慈的身子就像触电似的,先是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接着,整个人就像被石化了一般,瞬间变得僵硬起来,在一刹那间,他就连舌头都无法活动,更遑论推动佩剑,诛杀敌人了。

  秋怀慈遭到端木龙一大阵之中一股神秘力量的锁定,身体瞬间石化,行动遭到了禁锢,动弹不得,大吃一惊,脸色巨变,暗自不妙。

  秋怀慈连忙默念咒语,施展神通,想要解开红色光柱给他施加的禁锢,但是,亦就在此时,那原本加在他身上的禁锢,突地又凭空消失了,身体瞬间又恢复了正常,可以随意活动了。

  秋怀慈待得身体挣脱了大阵之中那股神秘力量的禁锢,手脚可以自由活动了,处于危机反应,第一时间,他放弃了对端木龙一的刺杀,而是立即反身倒纵,连忙后撤。

  而此刻,原本身处险境的端木龙一,却借着秋怀慈的身体遭到红色光柱的禁锢,动作出现停滞的一刹那,身子一扭,泥鳅般地闪避开了,而在闪避的同时,头也不回,手臂向身后一甩,反手一剑,邪冰剑便横着削向秋怀慈的喉咙。

  秋怀慈遭到红色光柱的照射与禁锢,发生了异常情况,连忙纵身后退,而这时,他只觉眼前一花,一道蓝色的剑光便快速地割向他的喉咙,于是,他在抖动佩剑拦截对方剑式的同时,脑袋向后一仰。

  但是,亦就在这个时候,惊险的一幕又出现了,一道红色光柱又自大阵阵基下面冲天而起,照射在秋怀慈的身上,再次对秋怀慈的身体进行了禁锢,将他瞬间石化,让他动弹不得,保持着上身后仰的姿势。

  嗖的一声,剑光闪烁,一缕发丝高高地飞起,随即,便犹如鹅毛一般,在空中飘飘荡荡地坠落着,转瞬,便掉落到地面去了。

  原来端木龙一反手一剑,一个横削,割向秋怀慈的喉咙,因为秋怀慈躲闪及时,没有削下秋怀慈的脑袋,却削下了秋怀慈的一缕头发。

  端木龙一一削不中,连忙一个转身,纵身一跃,双剑下劈,斩向秋怀慈的脑壳,但是,亦就在此刻,秋怀慈身上所遭受的第二次禁锢已经解除,让他及时躲闪,所以,端木龙一的第二剑终究还是劈了个空。

  方富安见师父身体出现了异样,遭到了端木龙一的反攻,差点中剑,大吃一惊,讶然叫道:

  “夕草师姐,刚才端木龙一的阵法里是不是闪烁了一下红光?是不是师父被红光照射之后,身体出现了不适,行动有所迟缓呀?”

  夕草眉头紧蹙,点了点头,一脸忧色。

  方富安连忙问道:

  “夕草师姐,端木龙一的阵法里为什么会闪烁着红光,那又会是个什么鬼东西呀?”

  夕草略一思忖,道:

  “可能是会发光的镜子之类的宝贝,寻常人一旦被镜子的红光晃中了眼睛,自然会让人眼花缭乱,头昏脑涨,影响行动能力的。”

  方富安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秋怀慈待得第二次禁锢之力的解除,身体恢复活动了,连忙再次后退,躲过端木龙一的双剑劈斩,即儿,站在远处,侧头瞅着鬓角一缕被削去了大半截的发丝,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心头发颤,一阵后怕。

  哎!幸亏反应灵敏,躲避及时,所以,方才只是被端木龙一削去一缕青丝,没有伤及性命啊!

  妈的!奇怪,奇怪,好奇怪的禁锢之力!

  妈的,好险,好险,刚才真是好险啊!

  秋怀慈迎敌经验丰富,他见端木龙一的剑阵里面居然隐藏着一股能够禁锢他的身体,迟缓他行动的神秘力量,知晓厉害,念转如轮,思忖对策,念头一闪,便有了计较。

  秋怀慈为了不让端木龙一再次利用阵法禁锢的力量,伺机斩杀于他,他连忙迈开双腿,在端木龙一的阵法里来来去去,左左右右地,路线不规则地奔跑起来,瞬间,只见大阵里闪闪烁烁的,到处都是秋怀慈的影子。

  秋怀慈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只要他在大阵里快速地移动身法,不停地变换位子,如此一来,就算他在阵法里再再次地遭到红色光柱的禁锢,只要端木龙一搞不清他的行动轨迹,那么,就不能对他进行准确的定位,只要不能对他进行准确的定位,那么,失去了先机的端木龙一,自然是不能够将他轻易地斩杀了。

  只要端木龙一不能抢先对他秋怀慈进行定位,那么,就不能及时地进行狙击,只要端木龙一不能及时地进行狙击,这就给秋怀慈赢得了几息时间,而有了这几息时间的喘息,那么,秋怀慈便则可以在禁锢解除之后,再次移动身法,或者躲避端木龙一双剑的斩杀,或者对对方进行反杀。

  几息时间,生死须臾,只有不停地抢占先机,方才能够绝处逢生。

  端木龙一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从不打没有把握之战,他在这里布下大阵,等着秋怀慈上钩,自然是在阵法里藏着杀招的,而为了让秋怀慈放松警惕,等待着一个一击必中的机会,他便一直憋着,只是刚才实在是被秋怀慈逼的狠了,迫不得已,方才放出大招,贸然对秋怀慈进行狙击的。

  端木龙一乃是一个心有九窍的玲珑人,他见秋怀慈就算在大阵里被红色光柱间歇性地照射着,身体遭到了短暂的禁锢,瞬间变得僵硬,但是,几息时间,待得禁锢解除,他又连忙在大阵里奔跑起来,不停地移动身形,变换方位,他毋须思量,自也明白秋怀慈的算盘来。

  端木龙一双手持剑,站在大阵的中央位置,左右扭头,目光锐利,不停地搜索着秋怀慈身子移动的方位,见秋怀慈就像在闪光灯下进行摆拍似的,当整个人遭到禁锢,身子被定格的瞬间,却保持着各种奔跑时的动作,姿势又是僵硬,又是别扭,那样子真是好滑稽,好搞笑。

  端木龙一深邃的目光一直在追踪搜寻着秋怀慈在大阵里那闪烁的真身,由于觉得有了禁锢之术的加持,自己这回是稳操胜券了,于是,看戏似的打量着秋怀慈的诸多身影,神色淡定,好整以暇,一时,没有采取追杀的行动。

  稍顿。

  端木龙一眉头一轩,哼了一声,脸露冷笑,淡淡地道:

  “秋怀慈,没有我的解咒,今日你休想逃出我的大阵,只要你还在我的阵法里,任你如何躲闪,如何折腾,我都不愁逮不住你,不愁没有诛杀你的机会!”

  秋怀慈见端木龙一的阵法里暗藏着如此厉害的杀招,知道自己处境堪忧,危险之极,他虽然不停地遭到红色光柱的照射与禁锢,但是,只要禁锢之力短暂消失,他又连忙奔跑起来,躲避着端木龙一的定位与追踪,片刻,终于忍不住了,讶然问道:

  “端木龙一,你究竟在阵法里埋设了什么能够禁锢我的身体,封印我法力的法器了?”

  端木龙一唇角一翘,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点了点头,避重就轻,昂然叫道:

  “秋怀慈,虽然我对你很不服气,但是,实事求是地讲,你的剑法的确比我精湛,武功的确比我高强,咱们要是正面硬扛,我肯定打不过你,所以,这一次,为了整死你,我便在我的阵法里暗自埋设了一件法器。

  我的这件法器能够发射出一道道的红光,只要你遭到这束红光的照射,你的身体便会遭到禁锢,无法动弹,而只要你的行动出现了迟缓,速度不及我,那么,我便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占尽先机,最终将你斩杀!”

  秋怀慈继续奔跑,变换位子,心中不甘,破口大骂:

  “端木龙一,你为了打赢我,居然使出如此阴险下作的手段,真是好无耻,好不要脸啊!”

  端木龙一切了一声,一脸的不屑,讥讽道:

  “秋怀慈,你明知道我在这里设下大阵,对你不怀好意,你却还要大坦坦地走进来,似你这等冒失的行为,我是应该夸你勇气可嘉,还应该骂你愚不可及呀?”

  “嘿嘿!秋怀慈,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咱们今日乃是性命相搏,又不是请客吃饭,我对你不必讲什么仁义道德的,所以,不管我使用了什么手段,只要能够打赢你,只要能够将你斩杀,就是真本事,好手段!”

  “秋怀慈,你明知道我在这里布置了阵法,对你暗藏杀机,可是,你还是毫不犹豫地闯了进来,所以,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因此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不测,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秋怀慈在端木龙一的大阵里奔跑了一阵子,不停地遭受了红色光柱的照射,身体多次遭受禁锢,瞬间石化,因为深知处境不妙,偏生又无计可施,本来心情就很郁闷烦躁,见端木龙一还在那里叽叽歪歪的洋洋得意,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心头不由火起,有些恼了。

  秋怀慈眉头一皱,哼了一声,沉声叫道:

  “端木龙一,你休要猖狂得意,我就算走进你的阵法,遭受你法器的禁锢,那又如何,你的禁锢法器纵然玄妙,可是你修为有限,技法不精,每次只能让法器短暂地发挥神力,几息时间,禁锢之力便自动解除,压根就困不住我,所以,似你这等空有虎态,没有虎威的三脚猫功夫,有何惧哉,有何惧哉!”

  端木龙一在大阵里所埋设的那件禁锢法器,段位实在是太过高级,让他一时无法参悟出其中的奥秘,所以,在他的手上,法器的禁锢之力,没有得到全部的发挥,每次对秋怀慈身体的禁锢与封印,只能维持几息时间,即儿,神力便自动消失了,从而让秋怀慈继续在阵法里得以蹦哒。

  端木龙一见自己的禁锢法器没有彻底地禁锢秋怀慈的身体,将对方拿下,此事原本已经让他足够地遗憾了,而待得秋怀慈将他的破绽,给指了出来,让他心惊的同时,更是有些恼羞成怒。

  端木龙一念头一闪,害怕夜长梦多,横生变故,觉得不能再与秋怀慈耗下去了,于是,左右扭头,目光如炬,观察着四周秋怀慈的那些闪烁的身影,要从中分辨出秋怀慈的真身来,口里则恨恨叫道:

  “秋怀慈,你他妈的,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你都被老子逼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在跟我嘴硬,冲我叫嚣,真是、真是…………!”

  说罢,等了一会,他突地眉头一挑,眼中闪烁一丝喜色,即儿,突地身子一闪,冲到了西南角,双剑亦是一个横斩,而在此刻,那正在大阵里奔跑着,不停地变换方位的秋怀慈,好死不死,恰好跑到了这里来了。

  秋怀慈仅仅是跑到这个方位,倒也罢了,又恰巧被法器的红色光柱给照射到了,身体遭到了禁锢,瞬间无法动弹,因此,无计可施,避无可避,登时被端木龙一的邪冰与狱火被斩了一个正着。

  扑的一声。

  秋怀慈闷哼一声,身子倒着横飞了起来,空中登时喷洒出一股猩红的鲜血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