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剑尊王 > 第八百四十七章:隐藏实力

  秋怀慈与端木龙一二位剑主率领着各自的剑魂,在天空之中,就这样你来我往,龙争虎斗,你死我活,毫不退让地进行着厮杀。

  由于端木龙一以前隐藏了实力,这一回与秋怀慈进行搏杀,似乎他与秋怀慈的本事,差距不是很大,一番苦战下来,所以,不但没有崩盘,且与秋怀慈斗的个半斤八两,旗鼓相当。

  秋怀慈与端木龙一两位大佬身子闪烁,挥舞佩剑,时进时退,时上时下,殊死厮杀着,从上午斗到晚上,又从晚上斗到天亮,这般的日夜交替,直斗了三天三夜,也没有分出个胜负来。

  师父正在与敌人殊死搏斗,作为弟子虽然没有能力参战,帮助师父赢得胜利,但是,在没有师父允许的情况下,有良心的弟子自然是不会舍弃师父,擅自离开的。

  因此,秋怀慈与端木龙一在空中这一番打斗,不管打了多久,会打多久,作为有情有义的弟子,夕草与方富安都会手牵着手,并肩而立,站在端木龙一的阵法之外,目不转睛地,心情紧张地为师父掠阵的。

  而因为秋怀慈与端木龙一两位玄门大佬玄力浑厚,技法精湛,武功太过高强,其出招变招的速度实在太快,所以,起始夕草与方富安根本就看不清双方打斗的细节,直待得三日之后,这种等同于白瞎的状态,方才有所改善。

  原来在夕草与方富安的眼里,师父与端木龙一的一番恶战,起始除了看到一白一黑的二道人影在空中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地跳跃闪烁着,以及伴随着的耀眼的剑光、闪烁的火花,真气碰撞所形成的一圈圈的涟漪之外,根本就无法看清真实的细节。

  同样的道理,俩人耳朵里除了听到金属互相斩砍之时,所发出的刺耳的脆响,与真气相撞之时,所发出的犹如闷雷的隆隆声,更是听不到师父与端木龙一的对话。

  但是,随着秋怀慈与端木龙一苦战时间的持续延长,双方体力的消耗巨大,相应的,彼此出招变招的速度开始便变慢,那么,在夕草与方富安将耳朵眼睛的使用功能发挥到了极致之时,如此一来,方能看清双方的身法挪移,厮杀之时的一招一式。

  天空之中,苍穹之下,秋怀慈与端木龙一两位剑主不但在殊死搏杀,而他们各自的剑魂也在跟敌人进行着疯狂厮杀,剑主的搏杀非常激烈,而剑魂之间的厮杀,其血腥程度,只能用惨烈一词来形容了。

  秋怀慈与端木龙一两位剑主的血战一直在持续着,因为没有人受伤,没有人退场,没有人倒下,一时分不清胜负,输赢难料。

  而对于天空之中的,那些遮天蔽日,疯狂厮杀的剑魂们来说,分辨出它们的胜负,似乎要容易多了。

  因为剑魂与剑魂之间的单体战斗,一般都不会坚持多久,顶多坚持半个时辰,便会遭到对方的诛杀,而一旦遭到对方的诛杀,那么,个体的输赢,立即便能够分辨出来。

  而随着个体伤亡的此消彼长,渐渐的又会影响到整体实力的强弱,最终决定着双方的这场血战的胜负。

  时间在继续前行,而地面上的战斗也在持续着,秋怀慈与端木龙一两位剑主在打斗之中,都没有显露败迹,反之,剑魂之间的血战,优劣渐渐显现,所出现的战损情况,似乎对于秋怀慈一方形成了劣势,处境是越发地不利了。

  因为端木龙一的剑魂是用天地灵气,山川之力所凝聚所炼化,只要阵法之内的天地灵气山川之力没有枯竭,他便可以利用大阵,源源不断的凝聚出烈火麒麟与玄冰之熊来,所以,他根本就不愁没有兵源可用,于是,便可以一直采取以多欺少,以众凌寡的方式与敌人打消耗战。

  反观秋怀慈一方,秋怀慈的昊天神龙剑魂乃是用剑招所凝聚所炼化的,正如端木龙一先前所说,不管秋怀慈知识如何渊博,修炼的剑招如何之多,终究是有限的,所以,数量有限的昊天神龙剑魂只要损失一条,秋怀慈的剑阵便遭到了一定的动摇,实力会遭到一定的损耗。

  现在,秋怀慈的昊天神龙剑魂就算再厉害,但是,在端木龙一海量的烈火麒麟与玄冰之熊的群殴之下,经过了对方三天三夜的消耗,此刻,天空之中,除了还剩下了几十条实力最为强横的昊天神剑剑魂在着密密麻麻地围着它们的烈火麒麟与玄冰之熊进行着殊死搏斗,坚守剑阵之外,其余的同伴尽皆爆体而亡,纷纷陨落了。

  昊天神龙剑魂即将全部耗尽,昊天剑阵即将崩塌,形势危急,真的很危急啊!

  方富安见师父还在跟端木龙一进行缠斗,没有斩杀敌人,而昊天神龙剑魂却纷纷炸裂陨落,剑阵摇摇欲坠,不由眉头紧皱,忧急如焚,着急地问道:

  “夕草师姐,昊天神龙剑魂好像快要顶不住了,剑阵好像要蹋了,待会一旦失去了昊天剑阵拱卫与保护,师父的真身将会全部裸露在敌方剑魂的火力之下,如此一来,师父要是没有率先弄死端木龙一,自己可就危险了呀!”

  “师姐,昊天神龙剑魂真的快要顶不住了,咱们可不能干等着,咱们总得做点什么来帮帮师父吧!”

  “完了完了,又有昊天神龙剑魂陨落了,再这样下去,昊天剑阵真的要崩塌了,师姐,你脑瓜子灵活,鬼点子多,你快点想想办法,帮助师父斩杀端木龙一的剑魂,稳固师父的剑阵呀!”

  夕草亦将昊天神龙剑魂与敌方剑魂的战况尽收眼里,看个明白,她见到昊天神龙剑魂纷纷陨落,处境不妙,心里比小师弟更加着急,于是,念转如轮,苦思对策,但是,想了一会,最终放弃了想要帮助昊天神龙剑魂斩杀敌人,扭转乾坤的念头。

  唉!终究是本事低微,不在一个段位上,面对端木龙一这样的大能所布置的阵法,自己根本就是无计可施,无能为力啊!

  夕草眉头紧蹙,神色黯然,叹息一声,喃喃地道:

  “小师弟,端木龙一乃是当世有名的豪杰,本领高强,手段了得,在这里除了师父,没有人能够撬动他的阵法,所以,咱们就算着急,那也没有用的,你还是稍安勿躁,静观其变吧!”

  方富安神色一滞,眼神瞬间黯淡了,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夕草瞥了小师弟一眼,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柔声地道:

  “小安子,师父神功了得,天下第一,一生血战,从无败绩,端木龙一就算厉害,也不是师父的对手,所以,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不要在这里杞人忧天,自己吓自己了!”

  方富安点点头,愁眉依旧。

  秋怀慈虽然与端木龙一进行着鏖战,但是,对周遭的任何变化,尽皆了然于胸,因此,他对自己剑魂的陨落与阵基的松动,自然一清二楚的。

  稍顿,秋怀慈挥剑与端木龙一个对砍,眉头微皱,面淡如水,道:

  “端木龙一,这些年来,没想你一直在隐藏实力,既然你挺能装的,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啊?”

  端木龙一与秋怀慈一个对打,破了对方的剑式,唇角微翘,似笑非笑,哼了一声,道:

  “秋怀慈,当年我打不过你乃是事实,而我在你面前,隐藏了一部分实力,那也是真的,我若是将自己的底牌全都暴露在世人面前,就算你不整死你,我也会被别的仇人给整死的!”

  秋怀慈瘪瘪嘴巴,淡淡地道:

  “端木龙一,就算你以前在我面前隐藏了实力,就算你苦心孤诣,耗费精力在这里布置了一个伏击我的阵法,你依然是矮我一截,是打不过我的!”

  要是换作先前,端木龙一听了秋怀慈这充满不屑的轻蔑之词,一定会反应激烈,气急败坏的,但是,此刻他的冰火剑魂几乎快要将昊天神龙剑魂给消灭殆尽了,自己既然占了上风,心态自然稳稳的一匹了。

  端木龙一呵呵一声,语中满是讥讽,冷冷地回道:

  “秋怀慈,你的昊天神龙剑魂快要彻底死球球了,你的剑阵马上便要崩了,你现在是孤家寡人,身险绝境,此时此刻,居然还在我面前大言不惭,自诩了得,你的脸皮,可真是够厚的啊!”

  秋怀慈眉头一轩,冷笑着道:

  “端木龙一,本尊就算没有昊天神龙剑魂的庇佑,就算是孤军作战,你就算有太多的帮手,你也依然不是我的敌手,不信你等着瞧好了!”

  说罢,神色一敛,目露凶光,挥舞着昊天神剑,身法鬼魅,妙招迭出,冲着端木龙一便是一顿抢攻,一时剑风大变,招招凌厉狠辣,一副要跟对方拼命的架势,登时将端木龙一逼得是连连后退,难以敌方。

  秋怀慈用了几招连环杀招逼退端木龙一,待得距离对方十丈来远,右臂抬起,昊天平举,剑指端木龙一,左手食中二指按在剑身之上,手指自柄至尖挤压过去,待得手指快速地划过剑身一时,一道剑芒自剑体之内激发出去,直射对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