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扬帆起航 > 五六五章 杀人偿命 天理循环饶过谁

五六五章 杀人偿命 天理循环饶过谁

  三国之扬帆起航五六五章杀人偿命天理循环饶过谁不多时,杨帆来到了良乡城,经过清洗,城中还是能闻到一丝淡淡的血腥味,看着街道两侧,面黄肌瘦,眼中露出恐惧的百姓,杨帆在心中暗暗叹息一声,幽州本就是苦寒之地,如今又遭此重创,百姓们家中的存粮,已然不多。

  杨帆朝一旁的郭嘉问道:“奉孝,我军的运粮队,何时能到良乡?”

  郭嘉苦笑道:“从并州到幽州,道路太过崎岖,差不多明日就能有一批军粮送到良乡!”

  杨帆琢磨了一下,道:“待这批军粮送到后,军中留下一些,其余的都发给百姓吧!”

  “什么?”郭嘉闻言一惊,急声劝道:“主公,万万不可啊,这是军粮,乃是我军继续攻伐幽州的根本所在,而救济百姓的粮食,文若已经派出,最多半月,就能送到,主公你万万不可因这一时之善念,而耽搁了我军的进程啊!如今乌垣人大败,居庸关在这几日内也能被攻下,到时候,便是兵出广阳郡,两路夹击袁谭的大好时机,若是错过了,保不齐袁谭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长城之北,可不只有乌垣人啊,东部鲜卑的轲比能部落,相距我们也不远啊!”

  杨帆苦笑道:“奉孝,你看看那些百姓,面黄肌瘦,街边巷角,更是有许多饿死百姓的尸首,若是再不进食,这良乡城内的数万百姓,将无一人存活,我军的目的是救济天下,实现一统,而这救济天下的初衷,便是救济百姓,如果连人都没有了,那攻占地盘又有何用处?”

  郭嘉继续劝道:“主公,你可要想好啊!若是我军错过了这个时机,那幽州的局势将不被我军所掌控,到时候,若是鲜卑人皆入幽州战场,那我军将士,将会枉死更多!”

  杨帆无奈地笑道:“奉孝之言,我听得清楚,也深知其中关键,但,我意已决,加之这良乡之战,吕布麾下骑军,伤亡超过三分之二,这也是我决定休整的关键原因所在,没有成建制的骑兵,即便是拿下了广阳郡,也很难与草原骑兵交锋啊!”

  郭嘉叹息一声,道:“唉,没想到,乌垣人居然这么厉害,就连吕布,也只能跟他们打个平手,幸好难楼被策反,如若不然,关羽东大营的骑兵,也肯定要被打残编制。”

  刚收到战报的杨帆,心中万分惊讶,一万骑兵,还是有吕布的统帅,居然被打得只剩下三分之一,如此惨烈的战斗,可着实把杨帆给吓了一跳,其当下就决定暂作休整,待找到了对付乌垣骑兵的方法后,再继续推进。

  这时,杨帆来到军营校场,看到数千乌垣俘虏正在校场上拉耸着脑袋,气息萎靡,无数百姓更是在四周怒骂,高声请求杨家军,杀了这群强盗。

  待来到点将台上,吕布与许褚还在争执不下,杨帆在听完了二人的话后,也觉得是个相当棘手的问题,若是他就地斩杀这些俘虏的话,那今后再对阵乌垣人,就会变成不死不休之局,既然投降也是死,那乌垣人必定会死战到底,给杨家军徒添伤亡,若是不杀,那以城中百姓的情绪来看,杨帆必定会损失了这些民心。

  谛听营的统领快步走到杨帆身旁,低声道:“主公,乌垣人在这良乡境内,无辜杀害的百姓人数,已经初步统计出来了!”

  杨帆瞥了眼四周群情激奋的百姓,问道:“多少?”

  统领躬身回道:“乌垣人总共摧毁了十五座村庄,共计一千八百余户,五千六百余人,还有这几日乌垣人困守良乡城,总共杀害百姓三千余人,强抢妇女一千余人,残杀孩童三百多人。”

  杨帆的拳头紧紧握着,每听到一个数据,他手上的力道,便会大上一分,眼中的目光更是越来越冰冷,看向校场上的乌垣人,不带一丝情感。

  杨帆不是圣人,他只是单纯的想为这个民族做点事情,如今,在听到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后,饶是杨帆心性坚定,也对乌垣人产生了浓烈的恨意。

  见杨帆沉默不语,眼神阴沉,四周众将,皆不敢出声,纷纷低头不语,就连主张让乌垣俘虏去山中挖矿直到老死的吕布,也不敢再劝杨帆。

  “将近一万名百姓,在这短短的两个月之内,竟然全都丧生乌垣人的屠刀之下,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杨帆的声音很轻,不夹带丝毫情感,其意仿佛是在询问,其实众人不难猜出,杨帆心中的主意早已定下。

  郭嘉咬牙道:“正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此乃天经地义之事,乌垣人食古不化,行野蛮之事,做野兽之举,又非我族类,在下建议,杀光这些俘虏,为屈死的百姓,报仇!”

  吕布建议道:“主公,我军新下冀州,山中铁矿正需要人去开采,不如把这些乌垣俘虏,全都发配山中,为我军开采铁矿,直到他们老死,这一来,他们也是难逃一死,二来,我军还能省下许多劳力!何乐而不为呢?”

  “呵呵!”杨帆突然一笑,猛地转头看向吕布,那如狼一般的眼神,把吕布吓得赶紧低下头去,不敢与杨帆对视,半晌过后,杨帆点头笑道:“奉先所言不错,既然这群人都要死,那何不在他们临死之前,为我军做些贡献出来呢!奉先,你部编制残缺,不如就由你部负责押送这些俘虏前往冀州,同时补充兵员,待交给治安军接管后,你再赶来良乡!”

  吕布原本以为自己触了杨帆的霉头,没想到,杨帆不但采纳了他的建议,还把任务交给了他,当下点头领命。

  杨帆轻笑道:“这些汉子都是年轻力壮之辈,若是吃饱了,难免会多生事端,不如这样,每天只给他们每人一个馒头,三两水!还有,我军此战消耗太大,急需铁矿,这群俘虏每天挖矿必须满八个时辰,若是有人偷懒,直接关小黑屋三天,不给吃的只给水,你听清我说得话了吗?”

  吕布听得目瞪口呆,暗道,这哪是让这些乌垣俘虏去开矿啊,简直就是变相的折磨致死,不过,既然杨帆已经开口,吕布哪敢不从命,连忙应道:“末将定会亲自交代,看守的治安军统领,让他们对这群人,‘格外关照’!”

  随后,杨帆又笑道:“前方军情紧急,奉先你还得出力,快去快回啊!嗯,一个月的时间,够回来了吧?”

  吕布闻言一惊,赶紧回道:“主公,这时间太过仓促,能否缓上一些时日?”

  杨帆不动声色的回道:“你真是笨啊,不会让那些俘虏加快脚程吗?若是有掉队的,你不会就地处置吗?这样也就少了些拖累不是?”

  吕布在心中叹息了一声,道:“主公但且放心,末将定会准时返回!”

  良乡相距矿山,千里之遥,骑兵奔驰都要十余日才能赶到,如今杨帆却只给了一个月的时间,可想而知,吕布的时间有多么的仓促,哪怕只是去冀州补充兵员,这来回也差不多要个把月的时间,这也变相的表明,杨帆不想让这群乌垣俘虏,活着去开矿,即便是有毅力顽强的人,能坚持到矿山,那他们今后的日子,也定会不好过。

  吕布走后,郭嘉等人皆是面色复杂的看着杨帆,似乎是猜出了众人的想法,杨帆叹息一声,道:“这群乌垣俘虏,做的事情伤天害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但,若是我们就这般当众斩杀俘虏,而且一杀就是数千人,难免会对一些百姓,造成心理阴影,此举,我不过是变相地处置罢了!”

  郭嘉苦笑道:“主公,你想的还真是面面俱到,说实在的,当众杀这么多人,当初在晋阳的时候经历过一次后,在下就不愿再看到第二次,那种场景,很吓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