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 第七百九十章 百越南海不定!焉能一统中华?(二合一)

第七百九十章 百越南海不定!焉能一统中华?(二合一)

  多时之后。

  一过连通寿春的淮水大桥。

  王车刹住了进程,此刻,更是深夜时分。

  李斯说道:“大王,已经过了淮水了。”

  嬴政回应道:“好,停车歇息片刻,稍后收拾再去见太傅。”

  半个时辰的歇息之后,王车马队整肃前行,三千提起火把照应天际,大约四更时分,王侧马队已然开到了寿春北门外十里之遥。

  嬴政忽然下令:“停车!城外就地扎营。”

  李斯不禁一愣,随即意会,对着骑兵将军说道:“深夜入城,大王怕打搅前线将士以及国公,去传令吧!”

  众人恍然!

  心知这是大王体恤将士们。

  心中感激奋奋。

  不料,马队刚刚开始扎营,便有一队骑士从寿春方向飞来查问,李斯快步上前,来者乃是赵佗。

  赵佗一见李斯,立刻惊愕不已,大马队各个下马,激动的来到六马铜车之前,跪地激动的道:“臣,赵佗,参见大王!!”

  嬴政掀开帘幕,下车连忙将赵佗扶了起来,仔细看了看赵佗疲惫的面容,说道:“将军和将士们,辛苦了,寡人念着你们了。”

  随后。

  一番简短的询问。

  赵佗的将士们这才知道,大王为何不入城,一个个是感激难言。

  嬴政问了问苏劫如今日常如何,赵佗道:“国公日夜操劳,占领寿春三日之后,便将幕府移动到了城外郊野,城内只留下五千步军。”

  嬴政听完,一阵不说话。

  赵佗一拱手道:“大王,臣当立即赶回幕府让国公出迎大王!”

  嬴政却一摆手,说道:“将军莫走,一起等候!”

  赵佗更是困惑。

  李斯笑道:“大王不忍此时惊醒太傅,要等到天亮,将军便等了。”

  嬴政说道:“寡人要侯在这里,看着太阳出山!”

  随后。

  军中随从铺好了一张大草席,又捧来一坛黄酒,嬴政欲李斯,赵佗三人,席地而坐,对着天边一钩残月。

  二人都一边饮酒,一边听赵佗海阔天空说起了南下大军的诸般战事。

  末了。

  赵佗说道:“国公日夜所念,便是如今对百越的战事,章邯将军已然在定大策,大王今日当知!”

  嬴政问道:“寡人听闻,楚国百越之地,乃分族而自治,楚国王室都是鞭长莫及,不过,其人不过数十万,如此南方蛮民,何以太傅如此慎重?”

  赵佗道:“大王有所不知,越国被灭之后的近百年中,越国王族大支主要分布在两地,最北边的越人聚居区是故越国的瓯水,灵水地带,人呼瓯越,也叫东瓯,首领瓯越王叫作摇,自称越王勾践的后裔,再南的越人聚居处,是闽水两岸与海边岛屿,人呼闽越,首领闽越王无诸,据传也是越王勾践之后裔,其余越人部族则星散于五岭之南,也就是世人称呼的南海百越,南海之地,以番禺越人势力较大,以讹传讹也叫作南海百粤,南海粤人,这些粤人部族多以渔猎为生,操持农耕者有,但很少,其风习依旧是断发纹身部族群居,轻捷彪悍不定,大军应对难处多多。”

  赵佗简单而又明确的将东岳,百越,南海的局势说了出来。

  当然,这其中对秦国威胁最大的肯定就是南海。

  李斯问道:“将军何以对越人如此熟悉?”

  赵佗拱手道:“末将先祖为会稽越人,经商北上定居赵国,再也没有回去。”

  嬴政道:“如此,将军家族是长平大战后入秦?”

  “大王明断!”

  嬴政听完,顿时大笑,赵佗是朝堂上新锐的将军,几代以来,绝对是知根知底,否则也不可能被推荐到他嬴政的面前。

  成为秦国的少壮派。

  嬴政高兴的说道:“好,我军若能多有通晓百越之人,南进会顺畅许多。”

  随即,赵佗便说,这军中还有哪几个都尉,卑将,也都是南楚人或是老越人,兵士中也有一些,人人都乐意为南进效力。

  说话间曙光见晓!

  嬴政下令其行。

  车马大队跟着赵佗的小马队隆隆的开向秦主力大军的营地,直到苏劫闻报出迎,太阳已然挂上山巅。

  苏劫,章邯,李信,杨端和等等,立于帐前。

  嬴政刚下马车。

  苏劫快步上前,对着嬴政拱手道:“臣料事不周,使吾王作旷野之顿,深为惭愧!”

  嬴政握住苏劫的双手。

  泪光闪闪,说道:“太傅于诸位将军为秦国驰骋战场,对峙三百多日,寡人一夜之野何足道?”

  众将士对秦王深深一躬,秦王对诸位也是深深一躬,这般君臣之礼闻所未闻,此刻却如流水一般自然真切。

  “摆开军宴,为大王接风洗尘!”

  军令下达。

  唯其军宴,一切实在简朴,除了中央战车前,一片大将做案,其余都尉,校尉都是十人一张草席,偷着阳光的大帐下黑压压的一片。

  嬴政一走进大帐口,数百人刷的一声一齐站起,轰然齐呼秦王万岁,如雷鸣一般。

  苏劫下令就位,帐中轰然一声坐下。

  五七百人整齐落坐。

  嬴政瞥了一眼大案上的鱼肉饭,高声笑道,“诸位将士,若是没有了我秦国的酱肉,吃得下这南国的鱼米么?”

  “吃得下!!”一片呼应显然是没有力道的。

  苏劫看到这一幕不由想起了前世学堂上,老师的问候,就如这般不情愿。

  “不好吃!”

  “鱼有刺!”

  “吃不快。”

  “不顶饿!”

  种种应答纷纭,嬴政,李斯,苏劫等人纷纷大笑起来!

  嬴政道:“老秦人敢说楚乡酒饭不好吃,好啊,老秦人有得挑选了,曾经,天下七国并立,咱们老秦人敢这样说么?”

  嬴政的一句话,瞬时戳中了无数人的泪点。

  将士们思乡了。

  将士们自豪了!

  嬴政接着说道:“不敢,对否,寡人也不敢,其实寡人很穷,你们又不是不知!”

  顿时将士们笑了起来。

  嬴政道:“那时,我来亲人但能吃饱穿暖,已经是托天之福,今日,秦人丰衣足食了,大出天下了,衣食风物有得比照了,恍然十年,天翻地覆也!”

  嬴政火辣辣的声音飘荡着,大帐中却一片沉寂,几乎所有将士的眼中都泛出了泪光。

  嬴政笑意不散,让话语却更加平实清晰,“话说回来,衣食男女,不同风习,四海山川,不同水土,天下万物,纷纭有别,此,天下之大道,今我大军南征,淮南距中原千里之遥,远则远矣,唯其大道平坦,尚可有麦面牛羊间的运输,酱肉尚可隔三差五猛吃一顿,然,若是进兵南海万里驰骋,酱肉这些,便只能在梦里得见,为了寡人的将士们,寡人答应你们,天下一统之后,不管你们在何处,寡人不管是南海还是辽东还是陇西,还是巴蜀,寡人给你们修一条大路,把你们和寡人永远的连在一起,让你们能够随时往来驰骋,这美好的中华大地,不为道路崎岖所困,让你们时时都能吃到老秦人的酱肉,看到你们熟悉的面孔,好不好。”

  苏劫大惊!

  群臣大惊!

  大王好大的魄力。

  自古以来,哪个君王敢说,修一道连通天下的大路?不敢想象也!

  这初衷,秦王只是想自己的士卒能够吃到家乡的酱肉!

  命运如斯,历史如斯。

  始皇帝如斯也!

  将士们无不感奋,这一刻,他们是多么的自豪。

  嬴政话语一变,说道:“楚国为何不能归治南海百越?为何?”

  众位不做声。

  嬴政笑道:“没有大军南进,为何没有大军南进,寡人告诉你们,那是因为,楚军耐不得苦战,其中之一,便是肚皮太娇嫩,南海生猛克化不了。”

  顿时大帐中轰然大笑,爆发而出。

  李斯顿时笑道:“好,大王决断,酒饭同饮!”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举帐雷鸣般的吼出了这句老秦人两百年的老誓!

  嬴政慷慨说道:“楚风秦风天下风,食天下者,大秦猛士也!”

  大帐中安静了下来。

  嬴政在大案前站定,环视帐中,终于回到了正题,说道:“灭楚一战,底定南天,将士们辛劳备至,功高志伟,灭楚完胜,老秦人一统天下之伟业将成,列国人民熄灭刀兵之期盼将成,寡人为秦王,便以老秦人之名,以天下父老之名,谢我大秦三郡将士。”

  嬴政执酒道谢。

  “一统天下,秦王万岁!”

  雷鸣之声平息,嬴政高捧大碗,一饮而尽。

  随后,再次高声说道:“国公大军南下,平定大国且全我雄狮,居功至伟,此酒殷殷如赤心,寡人敢以为敬之。”

  苏劫连连捧起酒碗道:“大王敬臣,臣亦当敬之,大王胸怀四海,运筹于庙堂之上,决胜于千里之外,此大秦之幸,天下之幸,臣等将士为国家驱驰,分内所为!”

  随后,嬴政下令道:“今日寡人特许,诸位将士放量痛饮!”

  一时间,气氛轰然直上。

  当此之时。

  嬴政欲将士们是你敬我,我敬你,哪有半点君臣风貌。

  忽然,嬴政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随后,一步步的缓缓来到一个人的面前。

  众将士顿时止声,纷纷看了过去。

  顷刻间,举帐寂静。

  嬴政看着李信,略含笑道:“将军虽有一败,让能知耻而后勇,沉心再造,以等量壮士逼杀项燕,真丈夫也,法度在前,寡人无以擅自赏功,敢请受嬴政一酒之敬。”

  愣怔的李信骤然心头大热。

  踉跄欲倒又死死站定,骤然拜倒,愤然道:“果不弃我,我何弃国!”

  这一场军宴,直到日落西山!

  次日。

  军令司马在大帐中摆下了三道地图。

  嬴政坐落堂首,苏劫,李斯,等人纷纷在左右。

  随后,中军司马李信禀报了百越三大部族的地形,而后又禀报了苏劫拟定的南下进兵路线,“兵分三路,一路从江东吴地南下,进入会稽山地,平定瓯越诸部,一路从洞庭郡南下,进入闽水山地,平定闽越诸部,一路从湘水南下,攀越五岭进入南海之地,平定番禺等百越部族!此种艰难之最,便在百越之地。”

  嬴政听完,忽然问道:“何为五岭?”

  李信说道:“所谓五岭,是横亘于南中国中的一片连绵大山,这片大山起于湘水之南,自西北走向东南海边,依次为:台岭,骑田岭,都庞岭,萌诸岭,越岭!”

  嬴政顿时一皱眉,说道:“如此岂不是说,只要扼守这道五岭山地,便可卡断南北中国?”

  李信点头说道:“大体如此!如今战法已然落定,只是……”

  王贲忽然说道:“只是,何人攻百越,尚未有断。”

  嬴政不禁笑道:“为何不断?”

  王贲指了指章邯,杨端和,说道:“两位将军执意自率大军攀越五岭,臣不敢苟同!其因有三……!”

  苏劫差点笑出声。

  这王贲想干嘛?

  可是,王贲话音没说出来,就被章邯,杨端和给打断了。

  章邯说道:“将军真是,还其因有三,三也好,五也罢,左右是自己想去吧!!”

  王贲老脸一红。

  随即辩解道:“楚国偌大疆土,将军身为副帅,岂有不坐镇之理!!”

  随即三人顿时争了起来,纷纷要苏劫评理。

  末了。

  苏劫说道:“好好好,此事,今日恰好大王在此,如何决断,大王说了算!!”

  随后。

  嬴政将此前,自己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

  越地为什么难以攻打,自然便是他的地理和风气。

  还真非一般人可以克服。

  而且,在越地征战和在中原征战,或者说是草原征战又有更大的不同。

  最终。

  苏劫和一干将士的商定下,嬴政推荐,让任嚣为平定瓯越的诸将,以屠雎为平定闽越的主将,最难的南海百越之地,便以赵佗为主将。

  此三人祖籍皆为老越人,入秦两代以上,对越人的风习依然通晓,可获事半功倍之效。

  而且,三人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处事稳健,以赵佗为最。

  旬日之后。

  兵力部署,也都当着嬴政的面一应处理完毕。

  随后,对于此次封赏,也直接让随军的大臣们,当场定夺,又是一灭国之战,可想而知,其中的赏赐,何等的丰厚。

  山头上。

  只有两个人影,其余的人,都在坡源下静候着。

  嬴政问道:“太傅,此去南海,路程几多?”

  嬴政遥望着南天。

  苏劫道:“具体定数不知,大约总在万里之外!”

  嬴政皱眉,随即问道:“南海气象,较之云梦泽如何?”

  苏劫蓦然了。

  半天才说道:“南海之疆,臣未尝涉足,臣以为云梦必不若南海。”

  苏劫在后世自然是去过南海。

  虽然,道路通畅!

  但想到那崇山之间,在当今之世,其害于巴蜀相仿。

  嬴政问道:“何以见得?”

  苏劫想了想,说道:“当年,老庄游历天下,著了一篇‘逍遥游’,其中所言,南海者,天成水域也,鲲鹏怒而飞南海,水击三千里,扶摇而上九万里,三千里,南海之一隅也,由是观之,南海之大,不可相见也。”

  嬴政听完。

  断然神色一正,他看向南天,说道:“天下之水,莫于大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计中国之在海内,四海之在天地之间。”

  “寡人唯知阴山草原之广袤,尝笑南国山水之狭隘,今日登临云梦之山,方知水乡更有无边汪洋,我等当以庄子神游之胸襟看天下,不以目睹为大,而以心为大。”

  苏劫道:“心广为大!”

  嬴政忽然转过身,正色说道:“南海者,我华夏之南海也!南海不定,寡人便算不得一统华夏!”

  苏劫蓦然稽首道:“臣,知王意!”

  风啸啸。

  秦国的大军已然整肃。

  三军已然就绪,就等着国公令下,奔袭百越之地。

  日上山头。

  君臣二人在坡源上缓行。

  嬴政忽然对苏劫道:“寡人没有赏赐太傅,太傅可觉得有所他思。”

  苏劫笑道:“臣已位极人臣,又岂是贪攻贪权之人。”

  嬴政微微一笑到:“政儿自然清楚,此番,没有赏赐太傅,并非不可赏,而是寡人等着太傅灭了齐国,有一个更大的赏赐给太傅。”

  苏劫一愣。

  他隐隐猜到了一些,嬴政一统六国,到时候,就没有秦王了。

  秦始皇!

  将会彻底的出现了。

  ……

  秦王北上归秦,苏劫换装,带着一干将士,从安陵直接朝着齐国行径。

  苏劫在淮北道上,对身边即将分别的王贲说道:“灭齐之战,乃是一统棋局最后一手,不求其快,务求平稳!带领三十万大军前往巨野泽,等候我的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