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余路以生 > 第八百二十七章 陆行之,不要再离开我了

第八百二十七章 陆行之,不要再离开我了

  韩以忆摇摇头,回头看一眼饭桌,“我去热菜,你等一会儿。”

  “我来。”

  穆年礼的药有效果,他已经开始能看清一点,就舍不得让她干活。

  韩以忆拨开他的手,轻声细语,“你累一天了,休息会儿。”

  她是演员,演员都很会察言观色。

  陆行之眼角勾着一抹疲惫,眼睑落下一片灰,看上去没精打采的。

  “我来”,他把袖子挽起起来,语气不容置疑,“你什么都不许干!”

  陆行之把她牵到沙发上,压着她的肩膀坐下。

  除了生孩子,他什么事都可以帮她做,就是舍不得她吃苦。

  韩以忆扯住他的衬衫,眼里闪着光,“都没事了,对不对?”

  可不可以不要说得这么小心翼翼,会让他有想要犯罪的冲动。

  陆行之蹲下来,仰着头,“没事了,有我在。”

  他的话像一壶能醉人的酒,浇在心头,让人不由自主沉浸下去,心甘情愿泥淖深陷,一辈子。

  “那我们还在这儿呆吗?”

  陆行之温温的笑,没有一点攻击性,“你想吗?”

  韩以忆没说话,他懂了,“随你,你要是想我就陪着,不想我也陪着。”

  “谢谢。”

  傻瓜,和他说什么谢谢?

  陆行之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往厨房去。

  吃完晚饭,陆行之立刻站起来要洗碗,韩以忆觉得没必要,毕竟洗碗不是重活,“陆行之,我来吧。”

  陆行之不喜欢她连名带姓叫他,简单又直白,“女孩子不能碰水。”

  这是他回来路上听到的,一个男孩子把女孩子搂在怀里,说完后,女孩子就主动吻他了,吻的很深情。

  可是到自己这儿就不太灵验,他家的小公主不吃这套。

  不吃就不吃吧,他再想想别的办法。

  韩以忆觉得自己没那么娇弱,可关女士和妙洁总让她任性一些,“那你小心点,我上楼洗澡了。”

  其实,她可以不用说那么详细。

  陆行之听着上楼的声音,脑子开始昏昏沉沉的发烫,浮着水汽朦胧、高温旖旎,眼梢逼的微红,口感舌燥。

  他赶紧洗碗去了,手在冷水下冲了好久,冻的通红。

  月光,明灭不定,落在情人眼里最能勾人。

  陆行之洗完碗,等了一会儿,韩以忆披着湿漉漉头发走下来,一条毛巾盖在头发上,她擦得很随意。

  “过来”,他转过头看了眼,勾勾手指。

  手指真好看,像精雕细琢的白玉。

  韩以忆在短袖T恤外面套了件开衫,裤子是宽松的。

  她一边擦,一边走,挨着他坐。

  陆行之把玩的玉石放下,转过身,“近一点。”

  韩以忆就挪近一点,发梢还往下滴水,衣服被浸湿变透明,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忆忆,你想不想结婚”,陆行之把毛巾拿过来,擦得很仔细,说的很直白。

  结婚?

  暖色的灯光渡在他的脸上,半边脸似魔似仙,晦暗不明的勾人。

  韩以忆低下头,没说话,手指交叉在一起,大拇指打转。

  “我不是心血来潮”,陆行之很温柔的给她擦头发,声音也温柔,“我想给你一个家,想给我自己一个家。”

  下句他想说,能不能给我一个名分,让我名正言顺的照顾你?

  这句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可以……”

  很小声、很小声的一句话,让陆行之措手不及,他方寸大乱,“你,你再说一遍。”

  他两只手就停着不动,瞳孔里闪烁不停,有光,惊疑不定的光。

  韩以忆把毛巾扯下来,抱住他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很烫,“三年前我就该是你的妻子,早该是的。”

  早该是的……早该是的……

  陆行之满脑子都是她的“告白”,愣了两三秒,附身过去吻她,唇齿交融,偶尔有低低的声音。

  掀起衬衣,把她的手拉到腹肌上。

  韩以忆手指一颤,烫的收回来,他摁着不让动。

  忆忆,忆忆,忆忆……

  他呼吸很乱,眼眸里泛着动情潮红,蛊惑般蹭了蹭她的脖子,咬下去。

  “陆行之,不要再离开我了。”

  他迷迷糊糊的,本能“嗯”了一声,拦腰抱着她一路亲到卧室,一脚把门踢上。

  雨一直下,风铃大作,敲在窗户上,把人影摇碎在月色里,染着一盏春意。

  七八点钟,陆行之比韩以忆先醒,他睁开眼,嘴角是噙着笑的。

  他转头,愣了两三秒,瞳孔凝滞住了。

  女孩烟波如黛,淡金色晨曦落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美的像一幅字画,她是字画里的仙,动人的挪不开眼。

  韩以忆眼睫毛抖了抖,转了个身,就看到陆行之泛红的眼睛,“怎么了?”

  她以为他一夜没睡,摸了摸他脑袋,声音又累又软,“眼睛里都是血丝,困得话再休息会。”

  陆行之眼神格外的温柔,全是深情,“韩以忆,你骗我。”

  韩以忆,韩以忆……他唤她韩以忆。

  韩以忆睁开眼睛,一双琉璃般透澈眼睛盯着他,逐渐泛红。

  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陆行之用胳膊把她捞过来,抱在怀里,让她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你骗我,明明,这么好看。”

  秒针转了一圈,韩以忆才很小声、很委婉说了一声,“你都想起来了吗?”

  忽略掉颤抖的尾音,她的语气就像“今天天气怎么样”!

  陆行之亲了亲她的额头,心情很好,“我都可以看见你了。”

  算不算双喜临门?

  等窗帘变很亮很亮,陆行之起床穿衣服,他在白色衬衫外面套一件灰色毛衣,一条浅色运动裤,他把衬衫塞到运动裤里面。

  陆行之一点不避讳,就当着韩以忆的面换完衣服,他走过来坐在床沿,“我去买菜。”

  他牵起她的手,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一个戒指,戴在韩以忆无名指上,“乖乖在家等我。”

  戒指大小刚刚正好,他量的时候还没意识到会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

  韩以忆把被子遮过锁骨,点了点头,“你要早点回来。”

  陆行之喜欢女朋友粘着他,心情更好了,他很满意看着她的右手,低头吻别。

  “走了,有什么想吃的菜没有?”

  “糖醋排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