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女子之殇 > 第七百八十章?叶伟和淑娴的婚姻危机

第七百八十章?叶伟和淑娴的婚姻危机

  叶伟被杨花拆穿了心思,心里一凛,但还是佯装醉酒的样子道:“我喝多了,喝多了,我得去睡觉去了。”说着就往叶军身上靠。

  杨花气的胸脯起伏不定,对着扶着叶伟的叶军喊道:“叶军你给我听着,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的你趁早跟我说,咱俩好聚好散,我和我闺女可不受你这气。”

  叶军平白的躺着中枪了,心里明知道媳妇说的是大哥,但心里还是跟着一阵害怕。

  叶军道:“你想啥呢!秋菊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儿,你这辈子休想跟我离婚。”

  杨花心里美开了花,但还是板着脸道:“我就是怕你哪天要是出去看到别人家有儿子,你看着羡慕了,回来跟我发脾气。”

  叶军忙道:“不能不能。”

  叶伟拉着叶军往里边走,嘴里念念有词道:“走,咱咱们哥俩再喝两杯。”

  叶军把叶伟扶到屋里,叶大媳妇扶着淑娴也往屋里去,淑娴道:“妈,我去你那儿住吧!明天他醒酒了,我俩去把手续办了。”说完眼泪就又下来了。

  招娣忙上前道:“妈,你离婚了我们怎么办?”

  来娣瞪了一眼父亲的背影道:“妈去哪儿我去哪儿。”

  宝丫哭着看着叶伟的背影道:“爸,妈不要分开。”

  叶大媳妇听的心里难过,就对淑娴道:“你先去我那儿住一宿也行,他犯了错误,我帮你骂他,你多想想孩子,这婚不能离。”

  淑娴道:“他现在因为没有儿子都恨上我了,在一起过着也没什么意思,还是分开好,也不耽误他生儿子。”

  叶大媳妇嗔道:“生什么儿子生儿子,要生儿子早就生了,现在都超生两胎了,也没有,那就是命里没有了,这玩意儿可不能强求,你没看到叶瑞家那个了吗?那倒是有儿子了,有什么用?那是一辈子的拖累,只要有他在一天,父母到死那天都闭不上眼睛,你说糟心不糟心?”

  淑娴道:“他不喝酒的时候也说,有宝丫她们三个就够了,再也不想着要儿子了,可是一喝了酒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杨花道:“这还不简单吗?不让他喝酒就是了,酒品这么差的人,也多余喝酒。要不就像是我说的,先把他捆起来打一顿再说,也不至于让一个醉鬼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说着伸手摘下了淑娴头上的柴草。

  叶伟在屋里听的肝都跟着颤了,但还是强装着爬上炕,睡去了。

  淑娴也不管叶伟,自己找了两件换洗的衣裳,跟着婆婆就去后院了。

  三个孩子像个小尾巴似的都要跟着。淑娴道:“你们在家住,不要跟着了,都跟着没地方睡。”

  叶大媳妇对招娣道:“招娣,照顾好弟弟妹妹,呃……还有你爸。”

  杨花抢白道:“妈你真是偏心,你就不应该管他,喝了点酒打媳妇的男人,要他有什么用?”

  叶大媳妇没做声,叶军看到叶伟倒在炕上就睡着了,自己也出来了,对着杨花道:“行了,你也别生气了,咱们回去吧!”

  说着四人一起离了叶伟家,只留下三个孩子在家里。

  杨花回家的路上,对着淑娴道:“大嫂你说你这脾气,在他们老叶家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了。”

  叶大媳妇听三儿媳妇说“他们老叶家。”好像是自己不是叶家人一样,她皱了皱眉头。

  杨花也不管婆婆是不是高兴,就道:“要我说,就是你平时太好性子了,大哥就总以为你好欺负呢!我跟你说,什么婆婆、小姑子、小叔子、各房的叔叔婶婶、包括我在内,你处好了都没有用,最后跟你在一起过日子的,还得是自己的男人。”

  叶大媳妇听着杨花的理论,诧异不已。杨花道:“关起门儿来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你幸福不幸福与别人无关,就是你门里这个男人到底把不把你当个人来疼,这是最重要的。”

  淑娴以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一向与人为善,很多事情就算是自己受点儿累,吃点儿亏,也要力求做到让别人都满意,她丛来没想过到底值不值得,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小家是不是会吃亏。

  现在想想,自己对叶家众人的善良和友好,不都是因为自己对叶伟的爱吗?现在叶伟不好好对自己,那自己以前做的那么好,还有什么用呢!

  淑娴跟着婆婆到了婆婆的屋里,杨花跟了过来,叶娟也领着秋菊进来,叶娟一看淑娴身上的衣裳都脏了,好在她手里还捧着两件干净的衣裳。

  叶娟忙道:“大嫂,你这是咋了?赶快把衣裳换下来吧!你看,后面都湿了。”

  淑娴也感觉到了后面湿哒哒的难受,早就想着换衣裳了。

  好在叶军回来后就回屋去了,屋里都是女人们,叶大媳妇很贴心的把门关上,自己站在门口看着,方便淑娴在里面换衣裳。

  很快淑娴就把衣裳换好了,她往炕上一坐,突然的又跳起来。叶大媳妇忙问:“这是怎么了?”

  淑娴道:“刚才被叶伟推倒了,坐在地上,墩的尾椎骨那儿疼的厉害。”

  叶大媳妇道:“那赶快看看,是不是伤到了?”

  淑娴忙红了脸道:“那地方,怎么看啊?”

  杨花忙对着叶娟道:“娟,你把秋菊带出去。”叶娟领着秋菊出去,杨花对着淑娴问道:“我要不要也出去?让妈自己给你看看?”

  淑娴忙道:“不用,我就是不敢坐,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坏了!”

  就这样叶大媳妇,杨花帮淑娴检查了起来,一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只见淑娴的后面尾椎骨处都红肿了,后背上还有很多的柴草的划痕。

  杨花大叫道:“大哥这是家暴,你知道吗?”

  淑娴道:“我就是觉得疼的厉害,不能碰一点儿。”

  杨花道:“要么就去医院吧!”

  叶大媳妇道:“要去也得明天早上了,今天太晚了,就咱们乡里的小医院好大夫早就下班了。”

  杨花道:“那就明天早上让叶军开车,我陪你去。可是今天晚上怎么办啊?”

  淑娴道:“没事儿,我趴着睡吧!”

  杨花道:“行,要是疼的厉害就吱声啊!”

  淑娴答应了一声,杨花回屋,让叶娟回来了,各自睡下不提。

  且说淑娴自从结婚后,这是第一次在婆婆屋里过夜,她趴在炕上,想着自己这十几年的婚姻,有甜蜜也有苦涩,最后就要败给了这子嗣上。

  她做梦都没想到没有儿子这件事儿,会使自己的婚姻陷入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