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来一剑荡千峰 > 第三十六章: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第三十六章: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第三十六章: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目送在众人退去后,高默转身看向迷雾萦绕的山谷深处,心中暗暗祈祷:

  “宏宇、老九、情儿、生哥……你们一定要安好啊,我这就来救你们了,你们一定要……活着!”

  高默握紧手中的法杖,向着迷雾深处行去。

  高默又行了一阵,突然出现十余名兽人族战士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向着高默劈砍而来,高默身形一闪,轻松躲开兽人战士的长刀,几道魔法发出,几个回合就将这十余名兽人战士全部击杀,只是让高默感到奇怪的是,这十余名兽人战士出现的太过突兀,仿佛凭空出现,没有任何征兆。

  高默救人心切,不及多想,只能继续前行,又前行了一阵,一道猛烈的拳罡突然袭向高默面门,拳罡之刚猛竟然让高默不敢硬接,高默自腰以上整个上身瞬间向后仰去,整个人弯折成了一个直角,同时脚踏游龙漫步,快速闪开,高默只感那道刚猛的拳罡擦着自己的鼻尖划过。

  “轰……”

  一声巨响,拳罡轰击在了高默身后的山壁上,炸出了一个深坑。

  一道高大的金色身影从迷雾中走来,竟是之前与高默交过手的那只黄金比蒙——黄金兽魂·亚巴顿!

  此时的亚巴顿一身罡气笼罩周身,两只紧握的拳头萦绕着一缕缕金光,只是高默看向他的眼睛时,感觉此时的这位黄金兽魂的眼睛却显得有些黯淡无神。

  黄金兽魂·亚巴顿径直走来也不说话,又是一拳向着高默袭来,高默右手法杖一挥,一面巨大的冰盾出现在两人之间,亚巴顿的拳罡轰击在冰盾之上,冰盾直接炸裂,然而炸裂的冰盾碎片竟然瞬间化成一道道锋利的冰刃,向着亚巴顿斩去,亚巴顿不及闪躲,脸颊、手臂瞬间被割裂出数道血痕,愤怒的黄金兽魂大吼一声,黄金罡气爆发形成了一阵金色的风暴,将飞来的剩余冰刃碾成了粉末,然而风暴散去,亚巴顿的眼前竟也失去了高默的身影!

  亚巴顿立刻环绕四周寻找着高默的身影,随即便感知到了来自自己上空的魔法波动,不及反应,亚巴顿抬手一拳向上轰去,然而却是为时已晚,一道法阵已在亚巴顿的身体上空形成,亚巴顿的拳罡轰击在法阵上竟有如泥牛入海,与此同时法阵瞬间压下,亚巴顿只感无数条柔软又坚韧的丝线将自己牢牢缠住,自己一身力气竟然使不出来。

  正是水系十阶禁忌法阵——死神的缠绕!

  高默虽然是冰雪系法师,但是水系魔法是冰雪系魔法的基础,同时高默作为西德大陆世上最伟大的魔法师——冰雪女神·爱丽丝的关门弟子,水系魔法自然也是高默的必修课了。

  十阶禁忌法阵——死神的缠绕,在十阶禁忌法阵中不算是多强的,并且很容易被善用兵刃利器的对手斩断法阵,但是针对力量型的对手却效果非常好,基本上力量型对手一旦陷入阵中就无法挣脱,尤其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效果尤其显著!

  就在这场战斗大局将定之时,一道迅捷的身影如闪电一般在高默的法阵中数次闪过,紧紧缠绕在黄金兽魂·亚巴顿身上的水元素丝线被瞬间切断,来者身形一定,竟是六煞魂中高默最早与之打过交道的猎心师——赤心猎魂·莫斯提马。

  看到莫斯提马出现,高默不禁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莫斯提马破坏了高默的计划,对手还有援手潜藏在侧,是早在高默的意料之中的了,只是高默看着眼前的这位赤心猎魂·莫斯提马,他的眼睛如同亚巴顿一样,都是黯淡无神,这两双黯淡无神的眼睛让高默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寻常,可高默又不知道到底不寻常在哪里。

  莫斯提马同样是不言不语,飞身掠起向着空中的高默攻去,同时亚巴顿大吼一声,黄金色的罡气自他体内爆发而出,抬手两道拳罡也向着高默轰去!

  高默临危不惧,几道魔法屏障撑开,同时向着空中的更高处飞去。莫斯提马爪锋先至,高默轻轻侧身,灵巧躲过,但是亚巴顿的拳罡却出现在了高默躲闪的路线上,只见高默以一个极其诡异的扭转,又险险的躲过亚巴顿的两道拳罡,莫斯提马显然没想到高默的身体在空中也能这么灵活,但是他却依旧不放弃,以峡谷的山壁为着力点,一个反跳,继续向不断升高的高默攻去,而亚巴顿因为身体并不灵活,只是站在峡谷中,一道道凶猛的拳罡向着高默轰去,与莫斯提马配合着攻击高默!

  就在这不断的攻闪之间,随着高默的不断上升,眼看高默就要飞出了山谷,就在此时,数十只寒蝉如同数十柄飞刀,自高默的上方袭向高默。

  高默不及闪躲,一道冰盾出现在高默身前,然而飞来的寒蝉竟十分锋利,击打在冰盾之上,只是稍被阻拦,便将冰盾击穿,高默抓住间隙,迅速闪躲,然而依旧有数只寒蝉击穿了高默的身体,只是幸好都不是要害之处。

  而就在此时,一直踩踏山壁借力追击的莫斯提马也袭向高默,高默只能将法杖横在身前,硬接莫斯提马一击!

  “轰……”

  高默手中的法杖瞬间炸裂,高默的整个人也被击落,重重的砸在了山谷中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高默艰难的从深坑中爬起,只感喉咙一甜,一口闷血从口中咳了出来。

  这时一道妩媚的女子的声音自空中传来:

  “公子为救人而来,这人还没救到,怎么就想着走啊。”

  一个身着一袭青纱,体态妖娆的女子此时正悬浮在高默的上空,正是那晚在城外从“死神的凝视”法阵中救出莫斯提马和亚巴顿的女子——青翼蝉魂·贝利尔!

  高默缓缓抬头看向贝利尔,在与贝利尔四目相对的刹那,高默终于明白了自己之前一直感到不对劲的原因,高默的嘴角不禁的泛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高默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向着空中的青翼蝉魂·贝利尔笑道:

  “原来是蝉魂姐姐,上次见面还说要和小弟结个善缘,这次怎么没露面就开始动手了?”

  “呵呵呵……”

  青翼蝉魂·贝利尔掩面微笑道:

  “公子果然是聪明伶俐又识时务之人,暗邪皇大人正缺像公子这样的人才,只要公子同意投入暗邪皇大人的麾下,那么姐姐自然是可以天天疼你,而公子你自然也会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高默哈哈干笑了两声,然后语气突然一转,语带嘲讽的说道:

  “给你个杆你还真就往上爬了,小爷我对‘公交车’可没有兴趣!”

  “什么公交车?”

  青翼蝉魂·贝利尔不解的问道。

  “哦,就是我们家乡那的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只要付点钱,就都可以随便乘坐,都可以随便上车。”

  贝利尔闻言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只听她咬牙怒道:

  “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别人!”

  随即贝利尔右手一扬,数以百计的寒蝉聚成虫群向着高默袭去,同时亚巴顿和莫斯提马也变得极为愤怒,一同向着高默攻去,高默依旧不惊不惧,只见他双臂一张,一百零八柄冰剑凭空出现在高默身体周围,乒乒乓乓阻挡着飞来的寒蝉,同时脚下轻轻一点,身体向后飞掠,整个人向着来时的谷口退去。

  眼看高默想要逃走,贝利尔身形一闪,已挡住了高默的退路,抬手一掌,向着高默的胸口印去,看似轻柔的一掌,却是剧毒萦绕。

  而高默也并不大意,一百零八柄冰剑中的七十二柄聚在身前,合而化一,化成一柄巨剑,迎击贝利尔的剧毒一掌,剩下三十六柄冰剑挡在身后,看似是要以此阻挡后面同时袭来的亚巴顿、莫斯提马二人。

  青翼蝉魂·贝利尔的剧毒一掌先与巨大冰剑相击,几乎同一时间,亚巴顿和莫斯提马二人也攻向高默的后背,只是就在此时,原本挡在高默身后的三十六柄冰剑突然调转方向,并没有去阻挡亚巴顿和莫斯提马二人的攻击,而是向着山谷中的某个位置飞袭而去,可是那个位置看上去并没有人。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冰尘与灰尘瞬间充斥了整个战场,过了好一阵才逐渐消散,此时的贝利尔已落在地上,左手紧紧的握住正在不断颤抖的右手,一丝鲜血从嘴角流出,滴落在她轻薄的青纱上,染出一片片血痕。

  高默也在贝利尔不远处大口的咳着血、喘着粗气,而山谷中已经不见了亚巴顿和莫斯提马二人的身影,只是在距离高默所在战场的不远处,山谷中的原本没有人的一处地方,一袭绿衫的女子正蹲在那里咳着鲜血,一柄冰剑刺穿了绿衫女子的身体,插入了女子胸腔,若不是她躲避及时,这柄冰剑已经刺穿了她的心脏,女子一双碧绿的眼眸,恶狠狠的盯着不远处的高默,而此时一直萦绕在山谷中的迷雾也开始逐渐散去!

  青翼蝉魂·贝利尔也同样恶狠狠的看向高默,怒声问道:

  “你……你是如何看穿萨麦尔的幻术的?”

  高默对着自己释放了一个九阶治愈魔法之后,冷笑道:

  “我们家乡那边有句古话,叫‘真的假不了,假的,同样真不了’!”

  原来高默之前所见的兽人族士兵,以及亚巴顿和莫斯提马二人,都是这位绿衫碧眼的女子所制造出的幻象!

  青翼蝉魂·贝利尔眼看高默的伤势在逐渐恢复,而自己和战友明显都受伤颇重,立刻做出决断,她快速飞掠到那名被冰剑刺穿了胸膛的幻术师身前,扶起对方后便要离去,只是那名绿衫碧眼的幻术师起身后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狠狠的盯着高默,声音冰冷的说道:

  “我是暗邪皇座下六煞魂之一的碧眼魅魂·萨麦尔,我记住你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也不多做拖沓,转身便和贝利尔一同离去,二人身形一闪,便已飞离了山谷。

  高默苦闷的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

  “这里的女人怎么每一个都要和我下次再见,又是一个王者级的仇敌啊,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而就在高默发出抱怨的时候,在山谷深处的一个山洞中,一段暗藏了许久的恋情,正随着彼此生命的流逝,在缓缓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