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抗战的血1931 > 第526章:逗弄孩童

  “将军!?”郭小五听到马二惊讶的话音后,立即把掉在地上的肩章捡起来。

  “您是一名将军!?铁血旅的!?”马二手中的二斤猪肉提在手中,接连问道!他的语气在惊讶中带着责问,传闻在铁血旅只有一个将军,那就是昌隆将军!没有第二个,然而眼前的这个铁血旅战士,兜里踹着少将的肩章,难道昌隆将军殉国了吗!?

  马二这种不好的猜测,让他心头滋生一股难受!若昌隆将军战死,对于他或者百姓来说真是噩耗。

  “我!?我怎么是将军,这副肩章是将军送给我的,一直被我带着!现在将军一定能逢凶化吉。”郭小五立即回应道。

  马二这才松了口气,紧张而又担忧的面容消失,呵呵笑道:“昌隆将军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叫我娘,给您做肉。”

  “真是太感谢了!”郭小五由衷的谢道,

  “兄弟等着,是铁血旅的弟兄!那就是我马二的亲兄弟。一定让您吃好喝好,明天再上路。”马二回应道,说话间已经踏出脚步,前往厨房。

  厨房内老妇已经升起炊烟,折断干柴填入锅底!看到儿子过来,立即说道:“把肉放在案板上,去堂屋内把你准备的那坛子好酒拿上,让当兵的孩子暖暖身子。”

  “好嘞娘!”马二爽快的回应道。

  “二啊!他真的是铁血旅的!?”老妇接着问道。

  马二停下了脚步,回头回应道:“应该没有假!刚刚儿子看到他兜里掉了肩章,是将军的肩章,说是昌隆将军送给他的!他说昌隆将军已经突围了。”

  “看起来啊,他还是昌隆将军的身边人儿!把西屋给收拾好喽,可别让这孩子冻着!”老妇嘱咐道。

  “儿听得,这就让花儿去把西屋收拾收拾。”马二回应道。

  “那行,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别让那孩子等的不耐烦了。”老妇嘱咐道,让马二去陪郭小五。

  马二踏出厨屋,去堂屋拿酒。

  此时郭小五拿起一根枯枝,挑了挑篝火!抓起一把枯枝折断,放在火堆里让火烧的更旺盛些!掏出一根烟点燃,享受短暂的宁静,旁边抱着儿子的妇女,不时的看了看他!那三岁大左右的男童,一直眨巴着好奇的眼睛。

  郭小五不时对着孩童笑了笑,吹一下口哨,逗得男童咯咯直笑!显得十分的生趣。

  一根烟抽了一半,郭小五再次扭头看向男童!啪啪,拍了拍手,张开双臂笑道:“来!让叔叔抱抱。”

  妇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儿子递了过去!她一直观察着郭小五的一举一动,发现郭小五还算是一个正经的男人,可不是传闻中跟地痞一样的当兵的。

  孩童入怀,郭小五抓住孩童的双臂,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逗弄着!孩童咯咯笑着,看起来很有缘分。

  小狼在篝火旁爬着,听到男童的笑声,支棱起来耳朵!正闭着的眼睛睁开,抬头向郭小五看看,然后再次趴下来,继续闭目养神。

  篝火在燃烧着,一切显得都很平静。

  郭小五也沉浸在这种安宁中,高兴的听着孩童欢声的笑语!然而逗弄着,孩童显得有些疲惫!躺在郭小五的怀里睡了起来。

  “我这儿子啊!在我怀里就闹,没有想到跟兄弟挺有缘分的。”马二提着一坛子酒走了过来。

  此时马二的妻子把儿子接过来,搂入自己的怀里!马二对着妻子温和的说道:“花儿,把孩子放床上,把西屋为郭大哥收拾收拾。”

  “嗯!”妇女抱着孩子起身离去,一举一动之间十分的贤惠。

  “我的妻子,跟兄弟的妻子一样,都是贤惠的女人。”郭小五由衷的夸奖道。

  马二笑了笑,拿出来的两个酒碗,坐下来摆在郭小五的面前说道:“喝点儿酒,暖暖身子。”

  郭小五笑了笑,马二并不是善于言辞的人!闻着倒入酒碗的酒香,郭小五把一碗酒端起来与马二碰了一下,两人仰头咕噜喝了个干净。

  咕噜

  “真是好久!啊~”郭小五吐出一口酒气,全身干净舒爽无比,火辣的酒水燃烧着腹部,身体很快热了起来。

  “这一坛绍兴我珍藏了三年,一直不舍得喝!今天咱兄弟就喝个痛快。”马二一脸豪气的说道。

  篝火燃烧着,天空上的那轮银月在天空不停的一动,仿佛被夜间的寒风吹动,穿越一朵朵云层。

  酒过三巡在酒精的麻醉下,两人的面色绯红!身体也十分的暖和,此时郭小五放下了酒碗,再喝他就醉了,不能继续和下去,如今兵荒马乱,这崖壁小院虽然安全,但也不能麻痹大意。

  “吃饭喽!”老妇做好饭喊了起来。

  “喝的有些醉!不能再喝了,肚子倒是饿得慌。”郭小五笑道。

  然而马二已经酒精上头,他哈哈笑着:“郭大哥真是好酒量!”他抓起酒坛,晃了晃酒坛,十斤的白酒已经下去了一半,虽然他也喝了不少,但他很清楚,一直都是他不停的给郭小五倒酒,这一半的酒有三斤都是郭小五喝的。

  篝火即将燃尽,在微微的寒风吹拂下冒着冥火,飘起一缕浓烟。

  马二起身把处理好的野猪抱起来储藏,郭小五上去搭把手。

  “有了这头野猪,今年能过个好年!兵荒马乱的,小弟也少出去几次。”马二笑着说道。

  小狼如今已经起身,他嘴里叼着野猪的心脏,撕咬着进食!发出低吼声,戒备着周围。

  马二看了一下小狼,愣了一下!此刻他才发现这并不是他认为的柴狗,而是狼的幼崽,不由惊讶道:“郭大哥您带着的可是一匹小狼,狼具有野性可不比家犬,这年月可是不好喂!就是长大了,野性不除,可能会伤及主人。”

  马二劝说道,狼不是那么好养活的!这年月人能吃上肉都是奢侈了第一件事,别说养一只野狼了!更何况狼与狗不一样容易养熟,在他听说的故事里,白眼狼就是这么来的!俗话说:养不熟的狼崽子。

  “兄弟我倒是想养着它,它的族群可是杀了五六个鬼子,也跟着小鬼子下了地狱,这可是英雄的后代。”郭小五笑道,也说出了收留这匹狼幼崽的理由。

  “哦!?那您可给我讲讲。”马二来了兴趣,两人一人抓一扇子猪肉,向堂屋走去。

  猪肉被放下来,被马二挂了起来!两人坐在了八仙桌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一大碗炒熟的白菜炒猪肉片,蒸熟的白花花闪着香气的晶莹米饭。

  郭小五已经很饿,弄了一大碗的米饭,夹几筷子猪肉片狼吞虎咽起来!几天没有吃过肉的他,看起来十分的馋,也没有了应有的风度与形象,如同饿狼一般扒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