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模拟神仙是什么体验 > 277章 打不过就爆衣?

  “不会的!

  “大人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对于下属,他一向非常体恤......”

  藤夭子的声音越来越小。

  或许她也知道这种连自己都没办法说服,鬼舞辻无惨绝对是个极致冷酷无情的反派大BSS。

  据说无惨曾经做过这样的事:

  他将下弦鬼月召集到无限城,莫名其妙就开始发火,杀掉了其中四位。

  总之......

  根本不能相信他的仁慈。

  “不。”

  藤夭子赶紧摇头:不能被这小子的话蛊惑。

  我身体里有耐受紫藤花毒的抗体,大人一定能无伤害的把它们剥离出来,所以不需要过于担心。

  真正要紧的事情,是消灭这几只跳蚤。

  她恶狠狠的瞪着沈略:

  “本姑娘的死活还不需要你来担心。

  “先管管你自己的死活吧!”

  嗖、嗖、嗖!

  数不清的藤蔓张牙舞爪的朝着沈略打来,许多藤蔓的尖端长出寒光闪烁的毒刺,仿佛要将他刺出无数个血窟窿。

  慧聪和尚把善逸藏在一块岩石后面。

  他抽出日轮刀保护善逸,随后担忧的望向那些漫天飞舞的粗壮藤条:

  “天呐,好可怕......

  “境泽施主!

  “您一定要小心呐!”

  慧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因为紧张而加速,呼吸也被对面强大气势压迫的十分不畅,完全没有反抗的心情。

  这,这就是十二鬼月的力量吗?

  他的心提到嗓子眼。

  如此强大的对手,也不知道境泽施主能不能应付得来......

  HUA——

  “日之呼吸壹之型,圆舞霓虹!”

  沈略手起刀落,斩断一大捆尖刺横生的藤蔓。

  这藤夭子的血鬼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在改良后的日之呼吸面前脆弱的像块豆腐,被轻松一刀斩断。

  “哦?”

  藤夭子挑了下眉:

  “比想象中要强不少嘛......

  “欸?

  “刚才的攻击里,居然有太阳光的味道!”

  藤夭子终于察觉到异样。

  她盯着沈略的面庞,在脑海中迅速搜索记忆片段:

  两年前,她还是十二鬼月、下弦之六的时候,曾经听无惨说过,发现了一名能在夜晚制造阳光的剑士。

  不过......

  这剑士不应该已经被下令杀死了吗?

  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她心中无比震惊,当即想要将这条信息传达给无惨。

  “糟糕,不行!”

  藤夭子被无惨从十二鬼月除名,这是非常不光彩的事情,也代表着无惨的极度不满,所以早就切断了和她的联系。

  不过,她很快笑起来:

  “欸嘿嘿嘿~

  “这么重要的发现,如果禀报给大人,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吧?

  “要是再能把这小子的尸体直接带过去,诶嘿嘿,大人说不定当场就让我重回十二鬼月了啊!”

  藤夭子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狂热:

  “吼——

  “去死吧!”

  伴随着一声尖啸,那些张牙舞爪的藤蔓头部突然裂开,然后迅速扩大成一张血盆大口,朝着沈略撕咬而去。

  〖血鬼术〗嗜血鬼藤

  望着近百张血盆大口,沈略张大嘴巴。

  嗖——

  一大口空气灌入肺泡,氧气的能量让日轮刀上的火焰燃烧的无比旺盛,这次他直接将呼吸法催动到极致。

  他握紧刀柄,紧紧盯着前方。

  这么多藤鞭......

  还搞得花里胡哨的......

  宁搁这S妙蛙种子呢?

  “日之呼吸,贰之型·改,日曜......”

  沈略高高举起日轮刀,一轮前所未有的明亮日轮在背后升起。

  这混合着可见光、红外线的小太阳散发着强大的威慑力,那些扑来的血盆大口顿时停住,在十米外犹豫不前。

  兄dei,犹豫就会白给嗷~

  “碧罗天!”

  日轮刀旋转一圈,环形火海顿时笼罩过去。

  藤夭子怎么也没想到沈略能够发动这么强力的攻击:

  “这......

  “这种战斗力,难道他是鬼杀队的柱吗?”

  不,不要怕。

  她赶紧安慰自己:

  “就算对方真的是柱,那我也有一战之力!

  “冲!”

  藤夭子咬紧牙,忍住日轮带来的强大压力,催动着上百条长着獠牙的巨嘴藤蔓,硬生生撞上了火海。

  呲啦——

  进入火海的藤条顿时冒出黑烟。

  痛!

  藤夭子被灼烧的开始嚎叫,她尝试着再生,却发现那日轮散发出的光线十分可怕,阻止了她再生。

  一阵噼里啪啦声响起。

  藤蔓的头部瞬间被烤成一地焦灰,她只好放弃攻击。

  沈略甩掉日轮刀残留的火焰:

  “曾经的下弦之六,也不过如此。”

  藤夭子眉头紧锁,颤抖着望着身下齐刷刷折断的藤蔓:

  “你......

  “你......”

  她浑身颤抖,气得说不出话来。

  本来以为只是几名没事找事、不知天高地厚的预备猎鬼人,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拥有媲美柱的实力。

  能量倒是不强,最可怕的是他的呼吸法......

  宛如太阳般闪耀!

  仅仅是一个接触,就受到了不可逆转的重伤。

  跑!

  打虽然打不过,但跑总归是没问题的!

  藤夭子冷静下来,她静静的望着沈略:

  “你也不要太得意。

  “如果曾经身为十二鬼月的我,只有这点本事,那未免也太可笑了。”

  说着,她突然揪住领口。

  HUA——

  全身的衣服直接被撕成两块破布,散落在地上。

  沈略咧了咧嘴。

  咦~~~

  打不过就爆衣?

  真是辣眼睛!

  他眯起眼睛,看向藤夭子白花花的身体。

  嗯?

  沈略猛地瞪大眼睛。

  他惊讶的看到,藤夭子的胸腔是空心的,在里面有个植物抱成的巨大肉瘤,像心脏一样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这是?”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藤袭山的所有树木就开始抖动。

  藤夭子笑了笑:

  “我的心脏,连接着这座藤袭山所有植物的根系。

  “所以整座山都在我掌控之中。”

  她右手猛地握拳。

  〖血鬼术〗藤袭山神

  沈略身边的树木突然发生异变,它们的枝干迅速变成张牙舞爪的大手,密密麻麻的朝着沈略抓去。

  整座藤袭山的树木都在晃动,发出尖啸。

  随后藤夭子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

  “啊哈哈哈——

  “本姑娘不和你玩了,后会有期!”

  正准备迎战的沈略稍微愣了下:

  “欸!

  “怎么跑了?”

  他本以为藤夭子释放出最强的血鬼术,是打算和他不死不休,势必要抓他回去见无惨。

  没想到......

  就这?

  怪不得无惨会把这从心的家伙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