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联盟窃取大师 > 第303章 合作

  贾森·米达尔达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为什么是他们承受了德玛西亚人的怒火?

  按照他的理解和预想,他们应该将矛头一致转向诺克萨斯才对吧?是他说错什么话了吗?

  不能够吧?

  面对着柴安平森然的目光,饶是他也不由冒出几滴冷汗。

  “我们……当然都是真心话!”他故作惶恐的抹了把汗:“如果对贵方造成了严重后果,我们难辞其咎!”

  “哼!算你们还有点自知之明……否则消息是如何走漏的我们还十分好奇呢!”

  柴安平冷笑。

  “这件事真的与我们无关!”贾森急忙摆手。

  柴安平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时间我们会给你们,但是对我们国家声誉的污蔑必须立刻澄清!”

  “是!我们一定会立刻着手安排!”

  贾森·米达尔达有成竹的来,满怀惆怅的走。

  一登上自家的魔法马车,他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看来事并不顺利。”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形隐没在黑袍中的男人。

  “是的,德玛西亚人对我们的怨念远在想象之上。”贾森锤了一下桌椅恼火道:“该死的!”

  “别急……”

  男人意味深长的笑道:“反正我们都安排好了不是吗?”

  贾森跟男人讲起德玛西亚人的诉求,男人掩在袍子底下的手轻轻敲击着自己的衣角,上面有着钢铁尾缀。

  “他们好大喜功,那我们……换个角度未尝不可嘛?”

  “您的意思是?”

  男人发出一连串低沉的笑声,不再言语。

  ……

  “议员这一招真是妙啊!”

  外交使团的众人纷纷凑过来,喜形于色:“谅他们米达尔达也不敢撕破脸,我们向他们施压,他们指定得替我们兜着!”

  柴安平嘴角也浮起一抹笑意,如果可以不费功夫就消除负面影响,那自然是最好……

  即使这是米达尔达自导自演的苦计,他们也不会领米达尔达一点!

  这次不把米达尔达给利用彻底再一把抛开,众人都没法消解心头那股恶气!

  到了晚上的时候,柴安平估摸着皮城警局的二人组差不多也该来找自己了,凯特琳一看就不是喜欢乐于助人的人,这么执着于自证份还有提供帮助,想必肯定也有事要求他。

  当他挎着月光剑准备出门逛逛的时候,凯特琳和蔚终于出现在了他面前。

  看起来凯特琳已经平静了下来,只不过距离已经下意识跟柴安平拉得很开。

  “雪莱先生,借一步说话。”

  来了!

  柴安平欣然点头应下:“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其实是这样——”

  凯特琳道:“梅尔维尔之所以会安排我们两人来担任德玛西亚使团的护卫,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哦?”

  “我们正在调查祖安的一起炼金液爆炸泄漏事件,我们怀疑这起案件涉及到了皮城的某个大家族,所以遭到了梅尔维尔的阻拦。”

  凯特琳耸耸肩:“结果就是把我们打发过来这里,想要拖我们的后腿。”

  “哦……?!”

  听到这个,柴安平眉头是真的挑起来了——老妹,这案子我熟啊!

  “所以你们希望我可以放你们去祖安调查案子?”

  “呃……事实上还要更麻烦一些。”凯特琳有些无奈道:“或许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祖安……逛逛?否则梅尔维尔会找我们的麻烦。”

  “我去祖安?”柴安平指指自己的脸,眨巴眨巴眼睛。

  “绝对保证你的安全!”凯特琳信誓旦旦道。

  柴安平闻言虽然心里巴不得同意,但是眼珠子一转,他便垮下了脸:“凯特琳警长,虽说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但是这个要求还是有些过分了吧。

  祖安毕竟是那么危险的地方,我要是出了点事可怎么办?!”

  “据我所知,你们德玛西亚使团来的人里面有一群炼金术师已经开始研究起如何治疗被炼金液感染的病人……”

  “啊,是的。”

  “您不觉得他们充满了德玛西亚人特有的悲悯和善良吗?”凯特琳不由自主用上了敬语。

  “害,嗯……应该是吧?”

  柴安平回忆那群炼金术师不着调的模样,便模棱两可的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也是在为那些受害者奔走,只要查出了源头罪犯,就算不能把他们缉拿归案,也能让他们掏钱来治疗那些遭难的居民!”

  “蛤……”

  “所以,我觉得您应该将这件事当成一件光荣之举!”

  “确实相当伟大!”柴安平赞同道。

  “那您还觉得我们的请求非常过分吗?”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那我当然是义无反顾!”柴安平挥舞拳头振声道:“但是现在我们德玛西亚人在皮城可是骗子和无赖的代表,我想为了贴合一点我们的形象,我可不能去做这些举动。”

  他摊摊手:“毕竟我们什么都没做的时候都会被污蔑,这要是做了什么,保不准还会被说成爆炸案的真凶?”

  凯特琳:???

  “怎么会呢!”

  “唉,好吧。”

  柴安平见装的也差不多了,便深深叹了口气:“凯特琳警长,是我因为心绪不佳说错话了,实际上我是因为第一次来皮尔特沃夫就因为这件事留下了糟糕的印象,我并没有那么多的慈悲可以施舍给我们国民之外的人。”

  “这……”

  凯特琳眯起眼,忽然感觉到了一丝怪异。

  “不过……如果警长你这样机敏睿智的探员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困境、恢复我国声誉的话,就算是最危险的地方我也愿意陪你们去!”柴安平坚定道。

  啧,他塑造了多么成功的德玛西亚形象啊!

  为了祖国的名誉,血可流头可抛,熊熊燃烧的国之心都快溢出来了!

  凯特琳两眼紧紧盯着柴安平的脸,似乎是想从上面看出什么,良久之后她终于愤愤的哼了一声:“原来如此!”

  “这就是你的条件!”

  啊嘞,被看出来了?

  柴安平只好讪讪的收起表,随即他有些无奈的摊开手:“不好意思,我只是不喜欢被道德绑架的感觉,尤其是被皮城人,我对你们糟糕的印象想必你也很清楚。

  是的,这就是我的条件,凯特琳警长。

  我信任你的才华,所以寻求你的帮助,为此我可以答应你们不论你们要去哪里,我都可以跟着你们去做一块合格的挡箭牌!这句话绝对没有半点的虚假,况且你也很清楚我们是被冤枉的,不是吗?”

  凯特琳闻言默然收回了视线,愤怒的绪随之消退,她对柴安平的格又有了一层新的认知:

  “那么,合作愉快。”

  柴安平嘴角勾起:“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