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火星生存直播间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铁柱是真的叫铁柱

第一百一十六章 铁柱是真的叫铁柱

  回到远处,在清理了头盔上咳出来的血迹后,陈牧林这才掀开伪装。

  铁柱的母亲还没醒来,不过看样子已经好多了。

  而铁柱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在伪装被掀开的时候才动了一下,表情先是从愁眉苦脸变换成了紧张,又从紧张变换成了喜悦。

  “爸,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

  “可以回基地了吗?”

  “可以了!”

  简单的交流过后,陈牧林收好伪装,便想去抱起铁柱的母亲,还没等他蹲下身,却被铁柱给制止了。

  只见他一把将母亲抱起,对陈牧林说道:“爸爸你还有伤,不能让你抱!”

  陈牧林想想也是,自己还有内伤,况且铁柱比自己还要强壮个N倍,再说了,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有战甲的辅助,要抱起一个成年女性也是轻而易举,只要能源没有消耗殆尽,就能一直抱着。

  “好吧,那你小心点,别摔了,我在前面开路!”

  有了一次进来的经验,没有遇到任何的意外,他们十分顺利就回到了基地。

  经过治疗,几天后陈牧林终于脱离了病人的行列,也得以离开病床。

  主要是因为内伤,他现在只能简单的走动,还不能太过剧烈运动,毕竟并没有完全康复。

  而铁柱的母亲,到现在还没有从昏迷中醒过来,她的病床就在陈牧林的隔壁,铁柱天天都守在那里,除了准备吃的,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甚至也不去关心一下另外一个病号。

  当然了,陈牧林也是很开朗的,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星人,只是一个便宜父亲,哪有真正的亲人重要。

  不都没死嘛,除了治疗后的一段时间还在麻醉当中,还有睡觉的时候,其他时候都是清醒,尽管伤的再重,看起来还是没有一直昏迷那么可怜。

  再怎么说,看铁柱这个样子,还是要去安慰一下的。

  陈牧林下了病床,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铁柱的肩膀:“铁柱你也别太着急了,你母亲会醒来的,玄女不是也说了,她的身体状况很好,近期就会醒来,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醒来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我知道,可我就是不太放心!”铁柱回过头,可以看出他脸上布满了困意,他挤出一个笑脸说道:“您不用担心我的,我身体强壮着呢,几天不睡也没事。”

  “那怎么行?”陈牧林劝说道:“你还是休息一下吧!”

  接着他又指了指空出来的病床:“现在我也不用躺病床了,要不你就在我那张床上休息一下,反正都是在医疗仓,你母亲什么时候醒来也能第一时间发现你,再说了,你母亲如果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心疼的!你也不想你母亲心疼吧?”

  铁柱看了眼陈牧林躺过的那张病床,迟疑了一会,这才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躺一会!”

  “这才对嘛,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去睡会吧!”在看着铁柱躺上病床闭上双眼之后,陈牧林这才退出了医疗仓。

  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想遗迹的事情。

  从表面上看,哪里在废弃之前,一定发生过混乱,就好像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战争,从种种痕迹上看,那场战阵的主角并不是异兽,而是火星人之间的战争。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战争,如果只是掠夺领地的话,那么为什么又要遗弃了?

  这点陈牧林想了几天也没想明白。

  当然了,这只是空闲的时间才会去想,并没有将所有时间花在这方面,毕竟还有一个没失忆的火星人在,或许能从她哪里了解到一些信息。

  这几天的时间,他主要还是把重点放在装备上,该如何改造升级装备。

  自己受伤主要就是因为装备不能防御冲击波,要知道以后的大多数战斗都还是要在通道内进行的,这难免会遇到和爆裂电浆虫同类型的异兽。

  是,电浆虫可以喷火解决,但也不是个办法,总有漏网之鱼,而且氧气也不能全都用在喷火器上面,这样消耗太快。

  再说了,谁也不能保证,其他会爆炸的物种,会不会就有能够在岩浆里游泳的,难不成为了防备这种类型的生物出现,就搞一个能够喷冰块的装备出来?

  最实在的,还是防御,只要能够防御冲击波,一切就都解决了。

  这个问题,陈牧林也问过玄女,也算是有一个相对满意的答案。

  理论上来讲,冲击波也是能量的一种,也在屏障的防御范围内,但是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它两不在一个频道上。

  就好比通讯手段,不同的波段,是不能互相联系的,电报机也不能与手机电脑联系。

  喜欢星际迷航的估计都看过这一段剧情,企业号的工程师被抓了,然后通过他的眼睛得知了企业号的防御波段,然后调整武器的波段,可以无视企业号的防御。

  陈牧林要做的,就是更改屏障的防御波段,让它能够防御冲击波带来的伤害。

  由于这几天都躺在病床上,并不能去实验这个方法的可行性,所以就耽搁到了现在。

  就在陈牧林准备工作室模拟实验的时候,医疗仓传来一道鸟语,然后便传来哭泣的声音。

  “她醒了!”

  这声音,不用想都是铁柱母亲的。

  “她在说什么?”由于陈牧林现身上没有穿装备,并没能听懂她在说些什么:“不行,我得去穿上战甲,去找她了解一下情况先!”

  陈牧林快步走到存放战甲的地方,穿上战甲返回医疗仓。

  有了战甲内部翻译功能,陈牧林终于听懂了她在说什么。

  一进门,就看见铁柱母亲正抱着铁柱痛哭,还不断喊着:“铁柱,铁柱!”

  铁柱也是在埋头痛哭,由于什么都记不得,所以并没有开口。

  陈牧林对铁柱的表现并没有感到意外,倒是铁柱的名字,让陈牧林十分诧异。

  原来铁柱真的叫铁柱!

  毕竟铁柱又不是自己的儿子,取名烂一点也无所谓,却没想到,还真有耿直的父母。

  当然了,也不能否认,或许火星人就好这口,毕竟审美观不一样嘛。

  或许对于华夏人来说,铁柱是一个很俗气的名字,但对火星人来说,就和子轩,秀英,张伟一个意义,虽然很大众,但好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