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火星生存直播间 > 第一百零一章 解救

  “我靠,这流弹长眼睛了吗?”

  看着原本站立的地方,现在已经被炸出一个深坑,陈牧林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要不是他反应迅速,现在就算没有受伤,战甲也会受到巨大损伤,能不能维持基本功能都是个问题。

  刚松了口气,他就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怎么办?暴露了!”

  果然,他一抬头就发现了不少电浆正在朝着这个方向砸过来。

  “看来这里不能待了!”

  陈牧林控制着战甲闪过几道电浆,心中萌生了一股退意。

  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是不可能的了,电浆虫实在太多,又没有有效的防御手段,被击中只能等死。

  而现在火星人吸引了大部分的火力,是最适合撤退的时候。

  就在陈牧林做出决定,准备战略性撤退的时候,战甲接收到一条未知的通讯信号。

  对方一通叽里呱啦,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很快的,陈牧林也追踪到了信号的源头。

  “是那个母火星人!”

  “他在说什么?”

  原来,在陈牧林暴露出来的瞬间,不光电浆虫发现了他,连母火星人也发现了。

  至于她为什么能够直接与战甲连接通讯,陈牧林也没多想,毕竟人家技术先进。

  现在疑惑的是,她到底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鸟,我听不懂,能不能说人话?”

  陈牧林一边躲避电浆,一边尝试与母火星人沟通,希望她们的科技有语言翻译功能。

  然而对面的回答还是叽里呱啦一通,甚至比刚才说了还多,只能听出她的语气十分焦急。

  “靠,老子听不懂,先溜了!”

  似乎也看出了陈牧林的意图,母火星人冒着危险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在挨了几下以后,便又与电浆虫厮杀起来。

  陈牧林起初还是不解,当他望向母火星人所指的方向,顿时豁然:“我好像明白她的意思了!”

  原来,刚才那些被炸飞的小火星人,并没完全死光。

  如果不去关注,或者没有生物雷达,或许陈牧林还看不出来。

  但经过生物雷达,他发现,其中最大的那个小火星人还有生命迹象,并且没有衰弱的意思。

  也就是说,不同于直接被炸死的几个弟弟妹妹,他只是昏迷了过去。

  而母火星人正是发现了这点,有发现了暴露的陈牧林,所以才恳求陈牧林出手救救自己的孩子。

  多么伟大的母爱啊!

  然而陈牧林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感慨,他现在必须尽快做出抉择。

  救?

  还是不救?

  “又要做选择题,这次我不选了!”

  没有考虑后果,什么都没考虑,陈牧林直接朝小火星人的方向俯冲下去。

  陈牧林躲过密集的电浆公里来到小火星人面前,一把将其抱起,没有犹豫直接起飞撤退。

  那些电浆虫也十分聪明,知道母火星人跑不了,也不想让刚出现的陌生人逃掉,它们开始击中火力瞄准陈牧林。

  陈牧林也陷入了困境,电浆弹越来越密集,又抱着一个小伙体型的火星人,一时间也无法飞出火力覆盖的范围,甚至有几次还差点被击中。

  “这可咋整?”陈牧林看了眼抱着的火星人,有些犹豫:“要不把他丢下去?”

  “不行不行!”陈牧林摇了摇头果断否决了这个想法。

  这火星人也准备救了,也抱上来了,这么丢下去也太没品了。

  躲闪越来越艰难,就在陈牧林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一个黑色小小物件迎面飞来。

  陈牧林见已经无法躲闪,觉得那玩意好像也没一点攻击力,便伸出手一把抓在手中。

  定眼一看,竟然是小型屏障的装置。

  这时候,母火星人的声音再次出现,叽里呱啦了一通。

  陈牧林虽然没能听懂,但也猜到了个大概。

  便母火星人的方向望去,果然,她身上的屏障已经消失。

  母火星人的身手敏捷,根本没被电浆给击中过一次,受到的攻击也都是物理伤害,她身上的屏障,能量几乎是没有消耗的。

  也就是说,手中的这个屏障装置,就是母火星人身上的那个,她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放弃了自身的防御,来确保陈牧林能够带着她的孩子逃出去。

  既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陈牧林自然也不能辜负人家。

  陈牧林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放话保证道:“放心吧,我会把你儿子给安全带出去的!”

  接着,陈牧林学着火星人将装置贴在战甲上,就在准备启动的时候,他尴尬了。

  “这玩意怎么用来着?”

  刚才都没自己看,就这么贴在战甲上。

  无奈,他只好再次将装置取下。

  好在,这玩意并不复杂,陈牧林一眼就看出了操作的方法。

  实在太简单了,不管是换做谁,一眼就能看出来。

  因为这玩意就只有一个按钮。

  再次将装置贴在战甲上,启动的瞬间,一层屏障将陈牧林与火星人包裹在内。

  有了屏障的保护,陈牧林直接无视了电浆虫的攻击,顶着电浆弹直冲冲往外围飞。

  很快的,陈牧林就飞到一公里咋个的上空。

  在这里,能够打过来的电浆弹都是非常大颗的,这么远的距离,也让能够达到这里的电浆弹失去了准头,暂时还是很安全额的。

  这下陈牧林也有了心思去观察接下来的战况。

  打开望远镜功能,远远的看着正在与电浆虫厮杀在一起的母火星人。

  没有了屏障的保护,可以看见,她现在浑身都是伤,一条手臂也垂了下来,正就躺着淡蓝色的血液,显然已经受到重创。

  而她看样子并不打算束手就擒,一边抵挡着电浆虫的围剿,一边往外围移动,似乎要突围出去。

  母爱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孩子已经死了大半,但起码还有一个活着,还有一个孩子需要照顾,这是她必须活下去的信念。

  然而,她想要活下去的几率是十分渺茫的,几率几乎为零。

  陈牧林被感动了,他很想再次冲过去营救,但他不能。

  因为屏障已经受到多次的攻击,能量快消耗殆尽,而此刻身上又没有携带能量水晶,冲上去无疑就是送死。

  陈牧林摇了摇头,也不忍再看下去,转身朝基地的方向快速飞去。

  现在还抱着一个正在昏迷中的火星人,外表上虽然没有明显的强势,但并不代表就没有内伤。

  冒着生命的危险将他救了出来,如果因为内伤而一命呜呼,那可就亏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