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火星生存直播间 > 第六十二章 深入

  陈牧林站在洞口犹豫不决。

  是进去呢?

  还是撤退呢?

  无疑,现在远路返回还能保证安全回到基地。

  可是又很好奇,想知道里面到底有啥,但又怕有危险。

  最终,理性还是没能战胜好奇心,陈牧林决定探一探这个洞穴。

  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可以决定一些事情,但却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

  如果真遇到了什么凶猛异兽,那就看天意了,就算现在遇不到,以后也会遇到,提前摸清底细还是很必要的。

  “我要进去了!”

  陈牧林招呼了一声,看看时间,现在接近下午一点,距离太阳下山还有些时间,可以尽情玩耍。

  陈牧林深吸一口气,壮了壮胆子,抬脚踏入洞穴。

  进去洞穴后,陈牧林四处张望打量着洞壁。

  与上次的矿洞不同,这个洞穴没有明显的挖掘痕迹,或许是时间太过久远,又或者是自然形成。

  反正这条通道是弯弯曲曲的,绝对不可能是人工挖掘。

  倒是地面上有些明显的活动痕迹,就好像什么东西经常爬过一样。

  一直深入了将近两百多米,陈牧林的信号开始不稳定,直播画面断断续续。

  这么看着也是心烦,干脆不直播了,反正随着继续深入信号也是会中断的。

  陈牧林停下来对水友们说道:“各位观看直播的朋友,由于深入洞穴信号不太稳定,为了避免降低观看体验,接下来是一段很长很长的广告时间,咱们晚上见!”

  说完,也不等他们发弹幕反抗,直接将直播画面切回基地,让他们去数水稻。

  最后,陈牧林看到的其中一条弹幕是这样的。

  【尼玛,又要我们数水稻!】

  ……

  眼不见心不烦,就算见到了也当没看见,现在感觉是一身轻松。

  陈牧林用探照灯往深处照了照,由于通道弯曲,能见距离并不远,只能继续前进。

  又是深入了大概五十米左右,陈牧林发现通道开始倾斜,由于角度的关系,看着不太明显,只是略微能够感觉到。

  陈牧林喃喃自语:“难不成这洞穴是通往更深的地下的?”

  要不要再继续深入?

  现在已经深入有几百米了,陈牧林尝试了一下,信号已经完全中断,不管是直播间,还是外头的探测车都无法连接上。

  如果早知道要进去这么深的洞穴,就先准备好信号中转器再来了,起码有信号,遇到不懂的东西还能问玄女。

  现在都进来这么深的地方,也不好半途而废,只好继续前进。

  接着深入,倾斜的角度明显加大,根据现有设备显示,这里已经是地下三十米深处。

  走着走着,陈牧林停了下来,探照灯照向前方。

  竟然出现了分岔口,而且还不知一个分岔口,足足有五个之多,分别遍布在个个角落。

  陈牧林走上前去,发现第一个岔口是呈九十度往下的,连探照灯都照不到底,十足一个深渊。

  接着是第二个,同样向下延伸,角度也是和上个差不多,这个倒是能够照到底,不过那我只是另外一个转角。

  其余的三个,其中一个坍塌了,另外两个一个是慢慢倾斜向下,一个是慢慢倾斜向上,和进来的通道差不多。

  “该选哪个岔口?”

  “还是说现在就远路返回?”

  陈牧林陷入了沉思。

  很显然,两个九十度向下的是不可能选择的,除去坍塌的,就只有有个选择。

  其中向上的通道看起来最安全,但很有可能是另外一个出口,或许通往山脉的另一头,一个不小心就穿越了。

  如果选择这个的话,那么很有可能白走一趟。

  那么现在就剩下一条路最适合接着往下走了。

  陈牧林看向最后那个岔口,一咬牙下定决心,再在进来的通道做好标记后,他一头扎了进去。

  随后陈牧林又经过了不少岔路,情况与前面的差不多,陈牧林都是选择了向下最好走的,没有再犹豫,做好标记继续前进。

  ……

  一个小时过后,这时陈牧林都记不清大概有了多远,反正深度显示是地下三百米。

  “记录,现在我已经深入了不知多远的距离,这里就像一个迷宫一样,通道四通八达,也记不清有过多少个岔口了!”

  “幸运的是,我没有重复经过同一个岔口,也就是说,我没有在原处打转,这是现在唯一的算得上好消息的消息。”

  陈牧林一边记录着信息,一边继续深入。

  突然,陈牧林发现这里二氧化碳的浓度比例开始下降,虽然氧气含量还是那么一丢丢没有动过,但其他气体的比例却在稳定上升。

  这里一定存在着什么改变了这里的大气成分比例,说不定就是破坏二号无人探测车的生物。

  陈牧林不禁握紧了手中的铁锹,对四周也更加警惕起来,生怕下一秒突然扑来个未知生物。

  他放慢了脚步,慢慢的前行,时不时看一眼通道顶端。

  有很多恐怖影视作品都是这么拍的,顶上突然就会掉下个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爬在上面虎视眈眈。

  就这样,受到以前看过的影视作品影响,他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上面。

  突然,陈牧林咯噔一下,他好像踩到了什么,心脏跳得飞快,双眼都瞪大了。

  “我靠,不会这么倒霉吧?”

  果然那些无良电影就是害人的,什么不好拍,偏偏拍这么个东西误导人,多拍些文艺片难道不好吗?

  现在陈牧林是动也不敢动一下,深怕一动腿就没了。

  他只感觉脚下软软塌塌的,隔着装备也感觉不出具体是什么。

  回忆了一下刚才踩下去的瞬间,因为神经的反应,他在踩下去的时候稍微抬起来一下。

  那感觉,怎么说呢,黏黏的,很稠,还有些湿润的感觉,就像一脚踩进下雨天的泥地里。

  这里可是火星,这么干燥的地方不可能有这么湿润的泥土,还是下雨的那种。

  当然也不排除地表的环境会湿润,不过现在检测到的空气湿度还是极低。

  排除这些可能,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玩意是火星生物留下的,或者干脆它就是一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