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外追踪 > 第10章:举家搬迁

  在六国宾馆,富丽堂皇的包间里,钟文轩跟那个洋人有说有笑的谈论着,桌子上放着几瓶红酒和XO,两个酒杯中还有未喝完的红酒在桌上。

  这时,一个穿黑色西装的保镖走了过来,回禀钟文轩:“少爷,您让我办的事情我都办妥了。”

  钟文轩问道:“确定宋记商行所有的商家客户名单都有了吗?”黑色西装的保镖回道:“是的,少爷,大大小小的供货商、合作商都已经查到。”

  钟文轩“哼”了一声满脸阴险的笑着吩咐道:“你去把这这些商家都联系一遍,我们以更好的价格收购,还有,如果有谁还要跟他们继续合作的,都要给个小警告他们。”

  保镖回道:“知道了少爷。”便转身离去。

  钟文轩笑呵呵的拿起桌上的酒杯示意那个洋人,那位洋人也端起酒杯,两个人碰了一下杯,把各自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

  几日后,宋景南觉得自己身体好多了,在家里憋了几天确实是闷的慌。也可能最近一阵子他习惯了这种忙碌的生活,突然清闲下来无所事事的,突然开始不习惯起来。

  再说,他心里也是实在不太放心商行的生意,担心那个钟文轩再过来找麻烦,便去了商行。

  到了商行,宋景南拉着德旺到角落询问道:“最近几天钟文轩有没有过来抢生意,有没有过来找麻烦。”

  德旺回道:“这倒是没有,只是昨天有一位姓牧的先生,自称是您的同学过来找老爷,我隐约听到他们说那个人参的事情。”

  德旺回忆着昨天的场景,只见牧子明走到店里来,见到正在忙碌的宋景南父亲,忙上去慰问:“宋伯父,您好!”

  宋景南父亲一抬头看到牧子明,便回道:“原来是子明啊!”只见牧子明低头羞愧不敢直视宋景南父亲,颤颤巍巍的问道:“伯父,景南的伤势如何了?我也不好直接去探望他!”

  宋景南父亲宽慰道:“他好多了,你也不必介怀,有些事早晚会发生的!”

  牧子明疑惑问:“伯父,我一直不明白你究竟怎么会和钟文轩结下了梁子?他这个人本就比较跋扈,又背景深厚,咱们惹不起啊!”

  此时,宋景南父亲一五一十的整个经过讲了一遍。牧子明叹了口气:“怪不得。”

  只见宋景南的父亲依然泰然自若的样子,感叹道:“我这一生经历了风风雨雨,看尽很多人的起起伏伏,如天非要我们走到这一步,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命也!”

  “伯父,还有个事我跟您直说了吧,前几天景南说的那个人参的事,这边恐怕也爱莫能助了啊。”叹了一口气牧子明接着说:“这些年,你看我混的人模人样的,但是在他们面前我还不是得低三下四的,把他们给侍候好了,这生意的关系和资源都掌握在他们手里。”

  宋景南的父亲听罢,回道:“子明啊!你说的伯父都理解。明白,都明白。”

  听完德旺的讲述,宋景南心里已经有数了,明白了人参一事已经泡汤,只是不知道其它的钟文轩还要垄断多少,他现在也不敢直接去问父亲。想起最后钟文轩说的那句话,估计以后自己真的没有好日子过了。

  想着想着,父亲这时走了过来,打断了思绪,只见父亲脸色凝重,步履都显的有些沉重。

  宋景南父亲看着宋景南,语重心长道:“景南啊,你也不小了,按道理呢,应该在社会上多磨练磨练,但是爹希望你以后能够平平淡淡就行,你从小就是个心思单纯的孩子,在商道,确实是不适合你要走的路,以后切记行事不可鲁莽,该学会沉着冷静的年龄了,知道吗?”

  宋景南听着这话怎么感觉像遗言似的,不自觉的害怕起来,紧张的问道:“爹,究竟出了什么事了?”

  宋景南父亲心平气和的回道:“是这样的,最近这几天有关于我们全国来往的商家,都传话过来说这边停止合作,我想肯定还是那个钟文轩搞的鬼。”

  宋景南气愤至极,脸都憋的红红的,两个手握成拳头憋着一股气。他父亲见状赶紧劝阻宋景南道:“你千万别再去惹那个姓钟的,免得再惹火上身。”

  宋景南父亲望着外面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感叹道:“这秋天还没有看见,怎么冬天它就来了呢?”这语气,这话语,不觉间透露着心中的悲凉和无奈,不觉间让人心疼。

  宋景南转头望了一圈自家的商行,眼神中尽是不舍和惋惜之意,再看向父亲说:“难道我们就这样了吗?”

  宋景南父亲转头看着宋景南回道:“人生就是如此,无常才是人这一辈子该接受的,只有好好活着先,你才能有更多机会。”

  随后,两人走出商行,看看这宋记商行的招牌,伫立良久望着这商行外的一片天。

  第二天,钟文轩带着两个保镖一早来到宋记商行,宋景南父亲看到钟文轩这家伙过来便冷冷的问道:“钟少爷,有何贵干啊?”

  钟文轩笑了笑回道:“宋老爷,咱们现在是同行啊,你说我有何贵干,之前您不是说我不懂你们的货品吗你看我现在收的都是你们的货品,咱俩到底是谁不懂啊?”钟文轩说着说着贴近了宋景南父亲的脸上。

  钟文轩转身出来看了看宋记商行这几个字念道:“宋记商行,我看以后是不是该改名字了,改成钟记商行了啊”说完一阵狂笑。

  宋景南的父亲冷冷的看着钟文轩沉默不语,仿佛早已经知道结果,而接受这个事实的一样冷静。

  钟文轩见宋景南父亲如此冷静,便又挑衅的说道:“以前我还不知道药材这么赚钱,这真是宋老爷又给我找个了赚钱的门路啊!”

  此时,宋景南和德旺从仓库里走了出来,听到商行有吵嚷的笑声,定眼一看,竟然是钟文轩这个家伙,便气势凶凶大声喊道:“钟文轩,你又过来做什么?”

  钟文轩一看,这不是前些天被打伤的宋景南吗?怎么突然伤势好的如此之快,宋景南父亲看到钟文轩如此惊讶的表情,心想,坏了,应该又要出事了,果不其然。

  钟文轩惊讶的看着宋景南问道:“宋少爷,你这伤势好的挺快的嘛?你们家这是有什么灵丹妙药吗?”

  宋景南哼了一声道:“你这是嫌没有把我打死是吗?”

  此时钟文轩还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围着宋景南转了几个圈,就像看一个神奇的动物一样。

  宋景南呵斥道:“你看什么看,我有那么好看吗?”

  钟文轩认真的看着宋景南说:“你就是很好看,还特别好看,我要好好研究一番了。”

  说罢,便带着两个保镖转头走了。

  晚上,宋景南和父亲回到家,宋景南父亲便叫来郑佩兰和宋景南的母亲都出来,说是要开一个商讨会。

  大家都面带疑惑的表情,宋景南的父亲非常严肃的说:“我们家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想再瞒着大家,现在宋记商行肯定是经营不下去了,但是这个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景南这个伤的事情,可能会给我们带来更难解决的问题......”宋景南的父亲给大家详细的讲了事情的经过和危害,大家此时脸色一个比一个凝重。

  郑佩兰晚上回到房间始终是心里不安,感觉天要塌下来的感觉,想着去找自己的父母看能不能找出出主意,想个解决的办法,但是天已经太晚了,便想到打个电话给父亲吧!

  电话一接通,郑佩兰忍不住的要哭出声来了,另一边是郑佩兰的父亲接的电话。

  “喂!”

  “爹,我是佩兰。”

  “佩兰,怎么这么晚打电话?”

  “爹,我实在是忍不住,心里这担心到快不行了。”然后便把家公所说的事情又一五一十的讲给了自己的父亲。

  “你说的事情前些天我都知道了,我们家里虽然没有受到影响,但是现在我这边也不敢和你家公再有生意往来啊,还有景南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个事情,你们真的有什么绝密配方吗?”郑佩兰的父亲分析着这些事情。

  佩兰话:“爹,我们没有什么绝密配方啊,但是一句两句也跟你说不清楚。”

  郑佩兰的爹想了许久回道:“这样吧,我建议你们回去广州吧,就算是暂时回去避避风头也好,我们在那边还有一些田地和房屋,你们先用着,在那边也可以把生意重新做起来,那个姓钟的小子再管,也不一定会管到广州吧。”

  郑佩兰也思索着:“好的,爹,这件事还是由我跟家公商量一下吧,毕竟这是家中大事,还是得由他老人家做主。”便挂了电话。

  郑佩兰匆匆走进客厅,叫宋景南把家公和家婆又叫了出来,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宋景南便把爹娘都叫了出来,郑佩兰便把刚才和自己爹爹的通话和想法告诉了他们。

  宋景南一听叫道:“什么?搬到广州?”

  此时,宋景南父亲沉默良久才开口:“佩兰,你爹说的也不失是一个办法,这样才能保我们家人的平安先。”

  宋景南反驳道:“爹,我们这可是要举家搬迁啊?”

  宋景南的父亲回道:“我知道,就这么定了,过几日我们便收拾打包,搬去广州。”

  一家人也算是默认了这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