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外追踪 > 第9章:超能力

  整个饭局下来,大家都在谈天说地,这热火朝天的气氛,大家都食酒未有尽兴的感觉。只有宋景南一个人看起来不太合群,牧子明一边劝宋景南不要太拘束,一边让他陪着敬酒。

  只有宋景南自己知道,自己心里那个未解开的问题缠绕着他,所以他不断的用眼角余光扫着钟文轩。

  待饭局结束,其他人都先后告辞,陆续离去,当牧子明向钟文轩告别时,拉着宋景南正要走,突然宋景南停下脚步,转身又回来,在旁边的牧子明疑惑的看着宋景南,这时屋内只剩下宋景南、牧子明、钟文轩三人了。

  只见宋景明走到钟文轩面前问道:“请问钟少爷,您刚才问我那个宋记商行,您可认识宋老爷。”

  钟文轩坏坏的笑道:“何止认识,还打过交道呢!怎么你也认识?”钟文轩故意装作不知道问道。

  宋景南抑制着怒火说:“不瞒您,宋记商行就是我家的!那个钟少爷,您是家大业大,不必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抢这点生意吧?”

  钟文轩冷冷一笑:“好啊!那你叫你爹过来给我跪下,赔个不是,那咱们以后两清。”

  宋景南一听这样侮辱自己的父亲,哪里能忍得下去,冲上去便给钟文轩一拳,嘴里还念着:“跪你个祖宗。”

  牧子明见状傻呆了,赶快上去拉架,这时,外面钟文轩那两个黑衣保镖冲了进来,上来就是拉着宋景南开始暴揍。

  站在边上的牧子明见状赶快向钟文轩求情,钟文轩大声叫道:“给我狠狠的打,竟然敢打老子。”又狠狠的瞪着牧子明说:“不许给我求情!”

  只见宋景南被打的鼻青脸肿,整个人卷缩着,牧子明在一边站着看着,心里干着急又不能求情。

  一会钟文轩喊道:“停了吧!”两个黑衣保镖便停止了挥舞的拳头和脚,这时的宋景南被打的已经有些昏厥的感觉,嘴巴,额头、鼻子,身上血迹斑斑,让人不忍直视。

  钟文轩走过来,站在宋景南边上,斜眼瞄着宋景南:“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做药材这么赚钱呢,回去告诉你爹,你家的生意我吃定了。”

  钟文轩用手抹了抹自己的嘴角,丢下一句话:“陪你们好好玩玩。”然后满脸得意的嘴脸出了门。

  牧子明看着眼前的场景,看着伤痕累累的宋景南,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何跟宋景南的家里交代。牧子明焦虑的握着拳头,在房间踱来踱去的,禁不住唉声叹气着。随后叫他的跟随,背起宋景南下楼去。

  一会儿,车停在了宋景南家门口,牧子明叫随从背着受伤的宋景南下车,刚进院子,丫鬟宝娟就叫喊了起来:“少奶奶,夫人快来啊!”

  这时郑佩兰正在教如嫣写字,听到外面大叫声赶快起身。郑佩兰的家婆本再下午小憩,被叫喊声也给惊醒。

  她们走出来看到这般情形都被吓到了,郑佩兰和家婆的眼神中尽是疑问和心疼,待把宋景南放在了床上,郑佩兰赶快吩咐宝娟去请医生。

  郑佩兰和家婆都认识牧子明,牧子明、郑佩兰、宋景南在美国已经是相识的好友,回国后他们两个结婚,牧子明还有过来参加婚礼。所以此刻牧子明看到郑佩兰和宋景南的母亲更是万分羞愧,但是他心中也有疑惑,为什么他们会打起来呢?究竟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呢?

  郑佩兰和家婆问道牧子明怎么回事,牧子明一五一十的把经过说了一边,但是现在两个妇道人家也不好决定什么,想着一会等老爷回来了来解决问题。

  如嫣进去了父亲的房间,看到浑身是伤的父亲,既惊恐又难过。

  丫鬟宝娟跑着回来,一边跑一边喘气说:“医生来了,医生来了。”

  这时见一位带着圆圆眼镜,留着山羊胡的医生也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由于宝娟这丫头对医生说要赶着救命,所以两人一路小跑回来的。医生忙问:“病人在哪里?”

  郑佩兰带医生入房,医生一看,感叹道:“原来是外伤啊。”医生放下药箱就给宋景南把脉,又检查了一下外伤。

  郑佩兰和家婆焦急的问医生:“怎么样啊医生?”医生回道:“还好没有内伤,不过头部有些严重戳伤,还需要观察一下,这外伤也不轻,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我开一点外服和内服的药,你们先按照方法使用着。”

  郑佩兰和家婆连连的向医生道谢,医生收拾了一下医箱便离去,这时房间挤满了人,庆嫂和晋生也过来了。大家各有分工的忙碌,煎药的煎药,烧水的烧水,郑佩兰坐在床头望着宋景南,满是心疼的脸上挂着泪珠。

  一会宋景南父亲回来了,听完郑佩兰的叙述,看到此时的宋景南,心中的愤愤不平一直压抑着,盘算着如何和那个钟文轩对抗。

  晚间,大家都已睡去,郑佩兰还在静静的坐着守候着宋景南,不自觉地在打着瞌睡,这时,宋景南微微睁开了眼睛,用那有气无力声音叫到:“佩兰、佩兰。”

  郑佩兰突然一惊醒,那眼眸笑中带泪的,看着宋景南说道:“你醒了,疼不疼?医生说你没有大事,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宋景南用那微弱的力气抬了抬手臂,用手摸了摸郑佩兰带着泪水的脸庞,说:“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郑佩兰赶快安慰道:“你现在别说话,多休息。”

  宋景南又闭上眼睛睡去。

  郑佩兰坐着坐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夜半,小如嫣突然睡醒了,看着那边父母房间的灯还亮着,便蹑手蹑脚的进来了郑佩兰的房间,看着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母亲,又看看躺在床上的父亲。

  她走过去拉起父亲的手,心疼的看着父亲,心里默念,爹,你要快快好起来啊。

  一会儿,她发现父亲的伤口在开始慢慢好转,又过了一会,有些轻微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她自己都被这眼前的一幕吓呆了。

  于是她闭上眼又一直默念试图让父亲的伤好起来,只见大部分伤口都在愈合,她赶紧放下父亲的手,她自己年龄虽小,这次她深深的感觉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这能力让逐渐懂事的她开始害怕。

  她跑去了自己的房间,闭上眼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趴在桌子上的郑佩兰醒来,她赶紧看看躺在床上的宋景南,只见,为什么很多伤口奇迹般的愈合了?

  她忍不住伸手摸去那愈合的伤口,这时,宋景南醒了过来。

  郑佩兰赶紧问宋景南:“你有没有觉得好一些。”

  宋景南扭了扭脖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惊道:“为什么很多伤口都愈合了?”

  郑佩兰这时心里开始犯嘀咕,怀疑到是不是如嫣的问题。这时她只能先瞒着宋景南言辞闪烁的说:“昨天那个医生真厉害,他的药真的是太神奇了,你看着伤都好的差不多了!”

  宋景南用着怀疑的眼神看着郑佩兰,总觉得她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宋景南起身,往门外走去,只见看到他的人都大吃一惊,丫鬟宝娟见到他像见了鬼一般,“啊”的一声把手里的东西都丢了,像撞到鬼一样,又把东西捡了起来,怯怯的看着宋景南道:“少爷早。”便赶快跑去。

  宋景南走到在院里,又撞见刚起床的父母,只见他爹娘一脸疑惑的看着宋景南,宋景南母亲开口问道:“景南,你这伤?”

  宋景南内心虽然疑惑重重,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便按照刚才郑佩兰的话重复了一边:“昨天那个医生真厉害,他的药太神奇了,你们看,我都好了!”

  早饭时间,郑佩兰拉着如嫣的小手走了过来,看到一家人都坐着,小如嫣又特地瞧了瞧父亲说道:“爹,你的伤果然好了。”

  这时,一家人的疑惑眼光,都集中向小如嫣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