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外追踪 > 第8章:冤家路窄

  转眼已经到了夏季中旬,这个时间正是酷暑难耐的时候,闷热加上知了吱吱的叫声,难免让人会有些心烦气躁。

  宋景南最近跟着父亲在商行努力学习中,基本商行的所有药品种类进出库、账册、上下的商家关系都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宋景南的父亲也算是心里宽慰很多,只是之前钟文轩所垄断的那十来种的药材依然还在垄断着,他们现在必须另辟新径找寻其他的渠道了。

  郑佩兰和小如嫣也是一直呆在家里,哪里都不想去。郑佩兰想着现代时代不同了,如嫣也要以后也要学习识文断字才行,于是自己在家里当起了教书先生,就连晋生她都一起带着,每天从一些最简单的阿拉伯数字和文字教起,偶尔还会教几句英文给他们娱乐一下。

  小如嫣像往常的正常人一样生活着,她从小的心性就能看出非常的善良,个性上也比较和郑佩兰相像,她爱花爱草爱小动物,特别是她家那两条狗。

  院子里,如嫣和晋生正和他门家里的那两条狗在逗玩,大黄个子要大一些,小白个头比较小。如嫣抱着小白对大黄说:“大黄,小白是白雪公主,你要好好保护它你知道吗?”

  晋生在旁边接话说:“如嫣小姐,你也是白雪公主,我以后也保护你。”

  小如嫣放开了怀里的狗狗,看着晋生,一边比划着一边说道:“我以后要很厉害很厉害,我要保护很多人,做个女英雄。”

  晋生摸了摸自己的头回道:“如嫣小姐,你好厉害啊。”小如嫣调皮的朝着晋生比划了一个耶的手势,那模样简直萌死个人。

  这个天的闷热,让晋生和如嫣额头都开始冒出粒粒汗珠,晋生热的一边用衣袖擦着额头的汗一边说:“如嫣小姐,好想吃西瓜啊!”

  如嫣拉起晋生的小手:“晋生哥哥,走,我带你去吃西瓜吧,还有冰冰棒呢!”

  两个人喜滋滋的走去。

  商行里,宋景南和爹爹正在商量着改如何的寻找药材的其它供货渠道,因为这些基本都是外地的药材,有的是从种植的或者采摘野生的农户哪里收购,有的是从渠道商哪里进货来。

  其中有需求量大的人参货源要再去开发,宋景南这时向父亲提议:“爹,要不我亲自去一趟东北长白山哪里,再找一些农户,看看有没有存一些存货的,然后统一收购怎么样?”

  宋景南的父亲回道:“也好,不过你要带德旺一起去,毕竟在专业上他比你更懂,你也趁此机会去锻炼锻炼。”

  宋景南的脸上去除了以往吊儿郎当的样子,现在从言辞到仪表都俨然一副专业商人的打扮和气场了。

  宋景南认真的看着分析着手中这个月的进库出库单,便叫来德旺问道:“德旺,我们10年以上的人参所剩,还能维持多久?”

  德旺回道:“少爷,这哪里还有啥剩的了,最多也就再维持十天半个月了!”

  宋景南一脸严肃的吩咐道:“等天在略微凉爽一点了,你跟我去一趟东北长白山,咱们得自己去开发了。”德旺回道:“好的少爷。”便离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宋景南这时突然想到自己在美国时有一个同学,家里就是长白山的,他家好像是专门收藏人参的。前几年有联系过他,他也一直在京发展的。

  宋景南惊喜叫道:“爹,我这边有一个暂时解决的办法了,我一个同学就是长白山的,我这就联系他。”

  宋京南的父亲看了他回道:“可以一试,但是也不要抱太多的希望,很多时候有些事情有我们想不到的问题存在的。”姜总归还是老的辣,宋景南的父亲做事不仅想的周全,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更是内敛沉稳。

  宋景南回道:“知道了爹,但是不多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呢?”宋景南脸上有些欣喜的表情,又叫到德旺:“德旺,你去准备一些礼品,明天随我去拜访一位客人。”德旺问道:“少爷要一般的礼品还是贵重点的?”

  宋景南瞪大眼睛看着德旺:“当然是贵重的啊!”德旺笑嘻嘻回道:“哦,明白了少爷。”

  第二天的上午,宋景南穿戴的整整齐齐,头发油亮。德旺提着一堆礼品跟在后面,两人上车了车便向东城出发。

  一会汽车停在一户很气派的大院处,德旺随着宋景南下了车。一进大门便有门卫拦截,宋景南便上去同那门卫讲:“你好,请您通传一下牧先生,说宋景南拜见。”

  门卫便回:“好的,您稍等。”

  宋景南望着这院子,看看如今这场景,这么的气派,心想这,这才几年的光景,牧子明竟然混的如此豪气了,难免有些意外和震惊。

  这时门卫走了出来,满脸带着拍马屁的笑容很客气的说道:“您好宋少爷,牧先生有请。”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做出请的姿势,显然是和刚才截然不同的待遇了。

  宋景南一进门,牧子明便迎了出来,两人是满面春光、笑容灿烂的和对方打着招呼:“子明好久不见啊。”

  “景南你可想死我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联系我。”只见两人寒暄着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宋景南看着现在满身贵气的牧子明说:“子明,不错啊!你看看现在你这气派,这要是走在大街上我都不敢认你了!”

  牧子明也打量了一下宋景南,拍了拍宋景南的肩膀,笑着说道:“我倒是看你,这么多年没有一点变化啊,哦,不对,感觉成熟了稳重了不少。”

  两个人就说说笑笑的进了客厅,只见客厅是豪华的欧式风格,两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这时见有下人过来斟了两杯茶,宋景南赶快示意站在旁边的德旺说道:“今天还带了一点薄礼,子明不要嫌弃。”

  牧子明说道:“景南,你干嘛跟我这么客气,过来就过来呗,干嘛还带什么东西,你这,太见外了吧!”

  宋景南突然脸色显出一丝愁容道:“子明,你看,咱们好久不见了,本应该好好叙叙旧,但是,今天,我找你还真的有点事。”

  牧子明脸色也一转认真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景南?有啥事,你尽管说。”

  “是这样的,最近我家的药材生意遇到了点状况,现在需要一批货,听说你家以前不是收藏了很多人参吗?我们想看看能不能从你家收购一些。”宋景南有些难为情的说着这些话,估计他这一生也是第一次求人办事吧。

  牧子明哈哈一笑说:“哎哟,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把我给吓得,原来这个啊!”牧子明停顿了一下看着宋景南接着说:“没有问题,这都是小事,你不知道,我家里现在那些东西堆的,要那么多也没有用,我和我爹正想着处理呢。”

  宋景南一听,心里顿时轻松了,脸上也欣喜的看着牧子明说道:“谢谢啊!子明。”

  牧子明斜着眼关切的说:“你不要跟我这么客气了好不好啊景南,咱们都这么久没见,真的想跟你好好聊聊啊!”

  宋景南转神看着这豪气的派头问道:“对了子明,现在你在做什么?几年没见,看你现在混的真的是很不错啊!”

  牧子明笑了笑说:“还行吧,这几年主要是遇到一些贵人,所以就运气好了点而已。”

  宋景南追着问道:“那你现在做啥行业呢?”

  牧子明嗯了一声后,回道:“军火生意,现在都跟一些政府和洋人打交道。”宋景南听后惊了一下,竖起大拇指轻轻的说了一下:“厉害厉害。”

  这时牧子明突然灵光一转,说:“景南,正好今天你过来的巧,中午我有个饭局,约了一些朋友带你去认识认识。做生意,必须要靠关系啊,多结识一些人,有好处的。”

  宋景南有些为难的回道:“好,那我跟你去见识见识吧!”

  说完牧子明拉着宋景南就走,对着德旺说:“你家少爷今天就交给我了。”德旺痴呆着望着他们走去。

  宋景南跟牧子明上了牧子明的车。一会儿车停在了六国饭店,宋景南一看,六国饭店,想到父亲那件事,突然心里有些不开心。

  宋景南随着牧子明上了二楼,进了208房间,只见房间里六七个人,一进来大家都在和牧子明打招呼,牧子明拉着宋景南赶紧给大家介绍:“我兄弟,宋景南,以后大家多多的关照啊!”

  一个光头佬回应:“那应该的,牧先生的兄弟,那就是我们的兄弟不是。”

  只见宋景南显的有些紧张,显然他不习惯这样的场合,也不习惯和这些人打交道。

  他们围着一张圆桌子坐了下来,有个人发话问道:“钟少爷还没有到哦,今天他怎么这么晚?”

  宋景南一听,钟少爷,心里突然一震,便问道牧子明:“那个钟少爷?”还未等牧子明回答,这时推门进来一个一身白色西装的人。

  只见大家赶紧起身问候:“钟少爷您来了。”宋景南此时心里翻滚着各种情绪,显的异常紧张。

  钟文轩看着牧子明问道:“哟,今天带了新朋友啊?”

  牧子明赶快回道:“钟少爷,这是我兄弟宋景南,希望您以后也多多帮衬。”宋景南一看这牧子明也要讨好这个钟少爷,心中有些不快。

  牧子明拉了拉宋景南的衣角,示意他赶快向钟少爷问好。宋景南便道了一声:“钟少爷好。”

  钟文轩一听,姓宋,便瞟着一眼问道:“你家可是宋记商行啊?”

  宋景南一听,心想,他怎么知道,难道就是那个姓钟的家伙吗?心中顿时怒火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