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烛心 > 第624章江湖的现实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也许从来也不会有人去考虑这个问题。

  或者说很少有人会考虑这个问题。

  有人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人,注定只能一辈子庸庸碌碌的活着。

  其实无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了生活总是要不停地奔波,人类所面临的的最真实的问题就是怎么生存。

  所以在每天的忙忙碌碌之中,很多人都忘记了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但是这个世界上究竟什么问题才是值得我们认真地去思考的呢?

  江湖上一直流传着四句谚语:

  江南烟雨雨江南

  青楼梦断断青楼

  夜夜秋雨孤灯下

  恨满江湖碎心人

  每一个离开师门要外出闯江湖的人他的师父都会告诉他这四句话。

  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师父会为他们解释,这四句谚语说的究竟是什么。

  很多人都很迷茫,会不厌其烦的追问,这四句话的意思。

  可惜的是,能够说出这四句话的人,却不一定知道这四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四句话就已经在江湖中流传。

  也许很多人都会认为,知道这四句话代表的究竟是什么意思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死了。

  但是知道这四句话意思的人在临终之前总会不厌其烦的叮嘱他的后辈,一定要记住这四句话。

  其实江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

  对于早就广为流传的四句谚语又怎么会没有人知道这四句话的意思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大多数人不愿意提起这四句话之中所包含的意思。

  所以这四句话就成为江湖中流传最为广泛的谚语。

  就算是流传再广泛的谚语,没有人知道它其中包含的意思,那么被流传下来,也就失去了它真正的意义。

  真的没有人知道,这四句话究竟代表的是什么吗?

  每一个初入江湖的人都信心满满的,要在江湖上闯出一片天地来。

  但是当有人问他江湖是什么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感到一片茫然。

  江湖是什么?

  江湖就是江湖,很多人都在闯。

  神州大地上到处都有江,到处都有湖。

  有的人一生之中都在江湖中,就算是想离开,也没有办法离开。

  所以就会有人感慨地说道,江湖是一条不归路。

  有的人自以为离开了江湖,但是江湖人却从来没有忘记他。

  所以江湖真的是一条不归路。

  江湖人在探讨江湖的问题的时候,总是难免要提到一个人的名字。

  因为这个名字已经像烙印一样深深的烙在每一个江湖人的心中。

  每一个江湖人都想做到像他那样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只要是提到他的名字,没有人不竖起一个大拇指。

  就算是他的仇人在喝醉的时候提到他的名字的时候,总会拍着桌子大叫,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但是在杀了他之前我要请他好好的喝一顿酒,因为他是一条真的汉子,能和一个真正的汉子好好的喝一顿酒才是人生一大快事。

  他的名字叫西门无恨。

  西门无恨就是江湖中的一个传奇,江湖中的一个神话。

  甚至大家已经不知道西门无恨究竟存在于一个什么样的年代。

  西门无恨究竟是男是女,当人们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都会感到一阵茫然。

  无论西门无恨是男是女?他在江湖人的心中都是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都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所以他是女,对于江湖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江湖人对于男女的概念很淡。

  在江湖中,如果你会轻视一个女人的话,那么你在江湖上的路一定走不长。

  所以对于江湖人来说,西门无恨究竟是男是女根本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西门无恨的事迹。

  因为系数江湖中三百年的轶事,没有人的故事比西门无恨的故事更加精彩。

  江湖中流传最广的故事,就是西门无恨和韩四爷的故事。

  说到韩四爷也江湖上也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因为韩四爷也是江湖第一世家韩家的四爷。

  韩家之所以是江湖第一世嘉,是因为韩家有钱。

  无论你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只要是有钱的话,就有绝对的发言权。

  但是有钱和有钱之间的概念绝对不相同。

  韩家之所以有钱,是因为在整个神州大地上所有的城市之中,全都有韩家的产业。

  就比如说京城中都。

  如果说整个中都所有的商人一天收入的营业额是十两银子,那么,其中有六两银子就是韩家所赚取的。

  在所有的城市中都是一样。

  韩家并不涉足江湖中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但是一个家族如果太有钱的话,就必须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的财产。

  江湖人混迹在江湖之中,无非就是为了两件东西一样是钱,一样是名。

  真正为名的江湖令并不是很多。

  所以,大多数江湖人都是为了钱。

  不要以为为了钱的江湖人,没有真正的高手。

  一般真正的高手,绝对不会为了名。

  真正的高手有很多都是混迹于市井。

  无论在什么地方,韩家都有办法从里面挖掘出真正的高手。

  因为韩家开出的条件绝对不是一个人所能拒绝的了的,除非这个人已经成神。

  所以韩家真正的实力,就算是朝廷也没有办法对抗。

  所以江湖中的各门各派,各帮各教在韩家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所以韩四爷也就不算是一个真正的江湖人,但是在江湖上也绝对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一个人的名头再响亮,总有过去的时候。西门无恨和韩四爷的时代已经过去。

  虽然现在仍然有很多人记得他们的名字,对于他们的事迹耳熟能详,很多江湖人都能信口拈来。

  但是对于现在的江湖人来说,他们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绝对不是每一个江湖人都能够成为教科书式的人物。

  又有一个少年要离开家里,道外面去闯江湖,虽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离开买,而且这里还算不上是他真正的家。

  少年缓缓的收拾行装,他的动作很慢,很轻。

  他的随物品只有一把剑,两件衣服。

  想走的话,他随时都可以走。

  但是一把剑,两件衣服,他却收拾了半个小时,也没有收拾完。

  他很英俊,属于那种任何一个女孩儿看上一眼都难免思的男孩子。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没有人能够从他的脸上捕捉到他任何的表变化。

  他很冷峻,上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冷傲感觉。

  虽然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的变化,但是他的体却出卖了他。

  他一向是一个想走就走走的无牵无挂的人。

  但是这一次,他却忽然间有了一种不想走的感觉。

  但是他又不能不走。

  既然要走,又何必留恋不去?

  他不是不想走,而是舍不得走,多留一会儿就能再多感受一下她的气息。

  少女悠悠叹了一口气。

  他是她第一个男人,她绝对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抛下自己。

  但是她绝对不会强求他留下,一个人如果不是心甘愿的留下,就算是今天不走,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走。

  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动物。

  在她的心里,明明是非常想要,却绝对不轻易说出口。

  如果有一天,一个男人对一个男人毫无保留,什么话都可以说的话,那么这个男人注定已经走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