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十六章 军队的传统(三)

  越是接近前线,战争的气氛越是浓重。

  刘易斯元帅的防线是以首府约博萨为中心的,一系列由城镇、堡垒、河流和要塞组成的防线。西方面军与比利斯人围绕着这些珍珠链般串联起来的军事要地展开了反复争夺。

  刘易斯向圣城保证,他的防线坚不可摧。

  事实似乎也证明这一点,比利斯人对这些屯集着大量士兵和军用物资的军事据点没有太多的办法,即便占领这些军事据点,很快又被西方面军夺回。

  比利斯人单薄的兵力在这种僵持中暴露无疑,虽然他们吹嘘一个比利斯士兵可以对付三个欧罗巴士兵。但随着大量老兵的阵亡,比利斯军队的战斗力快速下降。

  那亚军官观摩团的到来,并没有引起约博萨太多的注意。刘易斯元帅的大本营就设在城内。

  这里还是相对安全的,因为有一系列要塞拱卫着这座城市。伍德利少校出于礼貌和尊重,提出拜会刘易斯元帅的请求。

  谢尔曼少校答应替他转达这个请求,但不保证元帅能够及时回复。伍德利少校表示理解。

  那亚人的驻地是一个废弃的仓库,除了宽敞这个唯一的优点,它几乎一无是处,到处都是垃圾和破烂。那亚人亲自动手收拾这里,如果没有意外,他们要在这里待上一个月。

  如果这不是一个下马威,那就是有人想故意为难他们。

  然而那亚军官们埋头干了大半个白天,当谢尔曼傍晚过来时,他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垃圾都清除掉,连院子里的杂草都被清理。

  房间的地面上用捡来的碎砖头铺了一层,看着去错落有致。睡的当然是通铺,草毡铺在底层,上面每人一张草席和一条薄毯,个人物品就放在枕头后面的位置,摆的整整齐齐的。

  就连原本空的窗户,也新糊了一层报纸。

  西边的墙上贴着一张手写的内部条例

  “如果在驻地,每天早晨5点30分起,5点40分集体出,7点整就餐,7点30分整理内务。

  每天由3名成员负责全体饮食,5天一轮换,由带队军官指定值官负责检查、督促”

  “晚餐后,全体讨论学习,内容不限。晚上9点30分准时就寝。”

  “个人内务必须整洁有序,着装必须符合军人规范。”

  “一切听指挥,即便自由外出时间也需事先经过请示和批准,不得侵扰平民,不拿平民一针一线,否则以军法惩处”

  谢尔曼少校带来一些粮食和炊具,还有木柴。

  “抱歉,伍德利少校,现在是战争时期,这里的条件简陋。”谢尔曼面露歉意。

  “有这些就足够了。”伍德利点点头,“打仗不就是这样吗”

  “话虽如此,但”谢尔曼低声说道,“如果你们想要一些特别物资,我可以牵线搭桥。”

  “比如”伍德利好奇地问。

  “烟酒、新鲜水果和类,甚至女人”谢尔曼道。

  “女人”伍德利面露不可思议的表。

  “这是人之常嘛,况且城里十多万军队,许多人在这里待了一年多了,总会有人有这方面的需求。”谢尔曼不以为意。

  “多谢,如果我们有需要,我们会找你的,少校。”伍德利道,“不知道元帅什么时候方便我去拜见。”

  “这我就不知道了,元帅最近很忙,当然他指挥着几十万的军队,事关帝国的存亡,我可不敢替元帅安排作息时间表,所以你只能等。不过请你放心,元帅一定会接见你的,只是眼下分乏术。”谢尔曼道,“我建议你们趁着这段时间熟悉一下环境。”

  “那就拜托少校了。”伍德利只好这样,毕竟他们这群那亚人是外来者。

  望着谢尔曼离开的背影,丹尼尔道“这是个掮客兼作拉皮条生意的家伙。”

  “丹尼尔,我们做到心里有数就行了。”伍德利道,“如果他是国民军的军官,我敢说他活不过三天。”

  “这就是帝国精锐部队的军官,他们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捞油水的。”丹尼尔耸耸肩,“显然,这也是军队的传统之一。在他的眼里,我们可能是那些真神教的苦修士,是一群傻瓜。”

  “你是傻瓜吗”伍德利笑了,“来自伯尔尼的丹尼尔”

  “少校,你见过我的父亲,他是一个传统的贵族,我指的是精神层面的。他总是教导我们戴维斯家族的男人们,要忠诚、勇敢和富有献精神,还有忍耐,包括食物。”丹尼尔道,“我曾经认为那是因为我们家族一度十分贫困导致我的父亲不得不这样教育我们,以防止我们养成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

  “唔,戴维斯家族现在很富有,但这并不能阻挡我对你父亲的尊敬。”伍德利道,“顺便问一下,你这一通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贵族的高贵在于精神和品德上的高贵,而不是外在的东西,比如爵位和头衔。国民军中就有许多这样的傻瓜,我,你,还有成百上千的国民军军官,人人都是精神上的贵族。”丹尼尔认真地说道。

  “是啊,我们都算是国民军的元老了,尽管我只是少校,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尉。但如果有一天,我们边的军官跟这位谢尔曼少校一样的德行,我会失望透顶的。”伍德利道,“所以,我们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军纪和军人的自我修养。这也正是司令官从民防军成立时就说过的,军队为何而战的问题,军人的宗旨以及军人道德修养的问题。”

  “这个国家从上到下,已经烂透了,根子就烂了。”丹尼尔突然说道。

  伍德利有些担心地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甚至不应该是你这样的贵族子弟说的话。”

  “少校,你放心,我当然不会在别人面前说这样的话。但你内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吧”丹尼尔道。

  伍德利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她曾经被迫流落风尘。正是在那位司令官的点醒之下,伍德利丢掉偏见,将她娶回,现在已经为他生了两个孩子。

  这是无数平民悲惨遭遇的一个缩影,显然自己妻子还有自己的运气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