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炮灰女妖在西游 > 631章 再靠近一点点

  终于等到解决办法,虽然被拖延了这么久,但还算及时。

  苏吉利当即就给东方朔飞了信诀,催他立刻来启动封窍石。

  可有时候人倒霉的时候吧,那是不止喝凉水会怀孕,就连呼吸都要咳嗽大喘气儿。

  前一秒苏吉利还在一心二用的让本体飞信诀,下一秒就被身后突然袭来的香风怀抱抱了个满怀。

  她被吓了一大跳,一口气卡在喉咙就惊的要高呼流氓,临到嘴边才想起来自己如今是个男儿身,担了唐久师的身份,在如何也不能丢了和尚的体面,她惊慌回头……

  对面……果然是个流氓……真女流氓。

  女流氓是来偷香的西凉女王。

  原来孙悟空已经按照约定,假称了唐久师愿意入赘女儿国,西凉女王暗自心切,这才大半夜不睡的偷上门来。

  一来是相看相看自己的准男票,二来则是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先……入个洞房。

  还别说,平心而论,看清这女儿国样貌,苏吉利如果真是个男子是要有一丝丝犹豫的。

  毕竟这一张脸已经是她沿路来看过的凡人里长得最美的一张。

  女儿国女子当道,身为女王更是要典范之众,所以女王从头到脚,都称得上是无懈可击。

  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花瓣,鬟堆金凤丝,就连扑在苏吉利身上的这股香风,都高级的带着前中后三调香味。

  大抵是紧张过渡,苏吉利只觉得此刻周身的香味儿好似也和对面女王投来的秋波一般,泛着秋波荡漾的秋日红绡香。

  她不自觉的攥了攥拳头,只觉得秋日过后又返春回夏,整个厅堂都开始热了起来。

  有点不对劲……

  “女王见好,怎么不说一声就突然来了?”

  苏吉利理智回笼,后退两步保持了安全距离才憋出一句话。

  显然女国王并不乐意苏吉利这动作,她追了两步上前,堪堪在香风要把苏吉利淹没的距离停下,一双眼睛就那样水润润的看着苏吉利,似有千言万语。

  “官人,你怎么这样说?你都已经成我的人了,我什么时候来还需要通报一声不成?”

  嘶……苏吉利的鸡皮疙瘩在这声官人声里一路爬到了脑心。

  她在心内暗骂了一声唐久师忒无能,正要强硬赶人离开,不料耳旁又被一阵新风吹过,捎来了孙悟空熟悉的声音。

  “师傅!且先别骂她,好好哄走,挨过今晚,咱们明日就离开了,可别再惹出什么乱子来了!”

  苏吉利心内叹息一声,暗道这笔买卖,真是越往后越划不来。

  如今就差卖身了。

  她眨眨眼睛示意孙悟空听到了,话头一转就飞了女国王一眼,做害羞状。

  “这……国王自是不需要提前说一声的,可我毕竟是……毕竟是头一回,总是怕生的。”

  想不到提点了一句苏吉利就上了道,女国王一时间色上心头,就想说一回生二回熟了,好在还知道二人只有名还未公开情,直接住在这也不大好,再加上还有那三个徒弟要处理,只得遗憾的上前捏了一把苏吉利的‘嫩手’,笑嘻嘻的告辞。

  “人间事,哪一桩不是头一回?莫怕啊!等来日拜了堂我好好教你,今夜么……就先算了。”

  香风来去匆匆,带着无限的留恋消失在屋中。

  苏吉利后退一步做了个空,却被现身的孙悟空及时拉住,二人均是一愣。

  “悟空……你还在啊!”

  孙悟空一脸的正经,“师傅!我当然要在了,我得护着你的清白啊!”

  苏吉利内心一窒,心道你早干啥去,等她被揩了油抱了身才出现,别不是一早在旁看热闹呢吧……

  虽然这样想,苏吉利却不会真的撕破脸皮,只欣慰的笑出褶子花脸,才拍了拍孙悟空的胳膊。

  “还是悟空惦记为师。那女国王实在不知好歹,你今夜还是睡在我房里守着,明日一大早咱们就动身!”

  孙悟空也是这个打算,自然无有不应。

  “那是自然!我来就是为了守着师傅的。”

  二人师徒情深各自演绎正要休息,门外却突然传来一声嘶鸣,紧接着白龙马就强势破门而入,打破了师徒情深现场。

  “小白龙,你这是?”孙悟空有些诧异白龙马的突然出场。

  苏吉利则是松了一口气,生怕孙悟空真的和她躺在一张床上,比起女国王,她更怕这孙猴子近身发现漏洞……白龙马来的当真是极好。

  苏吉利刚要招呼一句,却见白龙马身后追着一溜的女倌并沙僧和猪八戒两个也一起冲进门来。

  本就不大的厅堂瞬间被挤得满当,沙僧和猪八戒、白龙马都没来得及解释,只各自面目仓皇,见着孙悟空和唐久师连忙站在了他们身后。

  而追过来的那几个女倌则在看清唐久师和孙悟空后遗憾的停下了脚步。

  有边缘的一个手里攥着马绳,还不放弃,试探着问了一声。

  “圣僧,国王吩咐说,让我们今夜陪各位师傅好好休息,只是二位师傅似是都不太习惯女儿国的习俗,非说要和您待在一处,这也就罢了,但是这马……能不能让我们带走?”

  苏吉利惊愕的睁大了眼睛,暗道不是吧!连马都不放过?

  白龙马见她不说话好似默认,着急的就想要用脑袋顶过来让她拒绝,被孙悟空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头,苏吉利这才如梦方醒的收回惊讶脸,婉言拒绝。

  “这……不大好吧。我师徒四人沿路来都随性惯了,既然他们不喜欢,那今夜就让他们同我待在一起吧。”

  见几个女倌还不放弃,苏吉利只得又补充一句,“左右我们会留下,来日方长。”

  几个女倌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厅堂中总算只剩下了苏吉利四个和一匹白龙马,大家好似也不愿意再多议论什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散开各自寻了位置躺下。

  独独孙悟空黏着唐久师在床边挨坐,而白龙马则一脸的惊魂未定紧紧依偎着孙悟空,任他如何推搡都不离开。

  ……

  这一夜,有人心欢喜,有人心生忧。

  有人恨不得再靠近一点点,有人遗憾到手的桃花又飞走了……

  有人完成了长久以来的一件大事,有人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时机动手……

  而苏吉利的分魂,也终于在天明十分等到了离魂脱体的契机,仓惶赶往毒敌山。

  拦丁觉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