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光头宗师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个丞相

  平一年在等待好消息,为了弄死原亮,他找人请了几个杀手。不想竟然请到毛神将。

  就看原亮这还不死?

  期间收到知云府刘修的公文,言说安南县缺兵缺粮什么的,平一年根本不理会。

  此后又过几天,忽然有急报。

  平一年高兴了,这是有好消息啊。特别勤快的来到衙门,可拆开信笺一看……除了不敢相信就还是不敢相信。

  什么个玩意?怎么个意思?我让你们进山剿匪,你们竟然真的剿匪,还打赢了?

  就那么一群烂兵能打赢八千多精锐山兵?

  开什么玩笑!哪次进山剿匪不是拿人命填,三、四个人换一个都不见得能够打赢,现在竟然就赢了?

  一共三封急报,一封封接连到来。

  虽然在数字上有些出入,但是大体相似,都是成功灭杀山贼。

  平一年非常郁闷,第一个郁闷的是打赢了,第二个郁闷的是宁城军死了主帅王智之。

  信笺上说敌寇尸体正送来宁城,好,那就等着吧。

  等了两天多,等来一条长长车队,车上放着冰块和许多死尸。

  身边高手去检查过,说全是精兵!

  怎么可能?什么军队都是杂兵多好不好,怎么可能都是精兵?

  可事实还就是这样。

  好吧,郁闷就郁闷一点吧,这群家伙也算是送给自己一场大功劳,赶忙让人写奏折,将战事经过修改一番,将原亮的作用降到最低,印上道台大印,送去都城。

  他不知道……事实也是没有人知道,原亮又写了第二封奏折,并送上去两具尸体。

  毛神将是君上身边的人,这件事情不能隐瞒,哪怕是毛神将来杀他。何况还有很多憋屈要宣泄宣泄……

  这件事情是原骏在做,一路风雨兼程去到大都。

  大约六天后,李勍见到两具尸体,穿白衣服那个把脑袋和身体拼到一起的家伙多么眼熟啊。

  当年的战时伙伴就这样死了?

  李勍看了好一会儿:“他为什么要杀原亮?”

  身边只有刘境陪着,弓着腰回话:“回皇上,毛将军这两年去了北地,据说是在练箭。”

  李勍沉默片刻:“为什么我不知道?”

  刘境不说话了。

  “另外三个呢?”

  “奴婢不知。”

  “不知道就去查。”李勍回去桌子上拿起原亮写来的书信,再看一遍递给刘境:“他说的是真的么?”

  刘境快速读信:“依奴婢所见,原亮似乎没有必要说假话;南方多事,只要他不说,谁能知道毛将军是死在他的手里?”

  “那他为什么要说?”

  刘境又不说话了。

  “他想告诉朕什么?”

  这种问题非常难回答,刘境继续闭嘴。

  跟原亮相比,李勍累多了,只要是清醒时候,脑子就一直在想事情,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毛将军竟然跟燕王勾结到一起……

  想了好一会儿:“你去告诉他们,就说朕知道了。”

  刘境应是出门,来到宫门口,那里等着秦八。

  刘境说过这一句话就离开,秦八转身上了马车。一路回去商行。

  商行门口站着原骏,秦八下车拱手见礼,传上一句话,大步进门。

  原骏赶忙带人回返浮云山。

  在刘境出门后,李勍拿着原亮亲笔写的那封信去了政事堂。

  政事堂中三位丞相正在办公,听闻皇上驾到,赶忙出来迎接。

  李勍笑如春风拂面,轻步进屋,坐下后说话:“辛苦三位卿家了。”

  “这是臣等分内之事,何来辛苦?”

  三位丞相分左右二相,在二相之上是首辅,三相辅政,统领六部及百官。

  张定邦是左相,他家娘子与王千月妻子是亲姐妹。

  王千月是山北道知事,被原亮杀死。此后一段时间,张定邦一直想要弄死原亮,暗地指使门生不断上书,奈何李勍都是扣下不发。

  右相果一夫,江南富平人。

  首辅是于扬名,方才就是他代左右二相回话。

  李勍点头:“坐吧。”

  “谢皇上。”

  “咱们君臣四人不用那么拘谨,又没有外人。”李勍问话:“朕有一事不明。”

  “皇上请言。”

  “南疆多山多乱,少粮少安,朕将原亮放入浮云山,没有给一个人没有给一块钱,原亮只凭自己就安定南民之心,在这种情况下,朕想问三位丞相。”李勍轻出口气:“是个人仇恨重要,还是南疆安定重要?”

  张定邦马上变了脸色,看果一夫和于扬名都没有开口的意思,起身回话:“回皇上……”

  “坐下说。”

  “是。”张定邦坐下:“朝中多是能臣,原亮也不过是武院学子,原亮能够做到的事情,也许别人会做的更好。”

  果一夫面无表情看着张定邦:“张公此言差异。”

  “果公有何见教。”

  “你懂的。”果一夫朝李勍拱手:“皇上,不说原亮有什么样的本事,只凭他不问朝廷要一粮一钱就能让浮云山周围安定下来,只这一点……谁能做到?”

  于扬名跟着开口:“皇上,臣查过知云府近两年的公文,别的事情不说,自原亮知县安南以来,整个知云府的案件减少六成以上,而原亮只是知一县之事。”于扬名停顿一下:“再有,原亮没有私心。”

  李勍听后想了好一会儿,放下手中信笺:“你们看一下。”

  原亮写给李勍的这封信,跟写给山北道的公文完全不同。

  信中,原亮说了平一年派六万军入山剿匪,也说了山民惶恐,四散而逃,使得原亮此前所做努力全部白费。

  原亮一直在做一件事,不是修路,不是给粮给钱,不是给工作机会,而是让山民相信汉民,相信南朝朝廷。只要有耐心,只要一直做事,山民对南朝的态度总会改变。山民也是人,两族百姓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甚至共居一个家园?

  原亮砸出去无数钱财,自己跑来跑去忙来忙去,才让浮云寨成为整个浮云山最热闹的地方,成为浮云山跟外界联系最紧密的地方。

  在浮云寨,山民不需要有太多戒心,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敢骗人。

  可是忽然之间,六万大军入山,不说耗费多少钱粮,只说浮云寨,原亮辛苦将近一年才将浮云寨变成安南县城所在,才让山民试着接纳他们,转瞬间成了虚妄。

  一切归于无痕。

  原亮一肚子愤恨,我现在不能公然杀死平一年,那也不能白白受委屈!他将所有一切写成书信,连同两个杀手的尸体一起送来大都,通过秦八之手让李勍看到!

  信中,原亮说了美好展望,建书楼、建书馆,教授汉家文化。修建市集,建立工场,让山民试着走出大山,让百姓多多赚钱。

  还说未来会将书馆搬进更深的大山之内,市集也要进山,要一点点的让山民慢慢改变,让他们认同南朝……

  现在,全废了。

  山民刚刚相信了南朝朝廷一点点,开始置办家业、努力做工……

  可是在强大的武力面前,他们的所有努力都毫无价值、全部白费。即便再努力即便再有钱又能如何?还不是人家军队说什么是什么?

  山外面是繁华是热闹是让人向往,可,只有在大山之中才安全。

  三位丞相看完这封信,于扬名沉默片刻:“臣请召回平一年。”

  “附议。”连张定邦都同意。

  他跟原亮是有仇,可毕竟是一国丞相,要有公心。

  更何况李勍特别在意这些事情。

  “只召回就完了?”李勍有些不满意。

  若论不满意,李勍更不满意原亮。可原亮能给自己的国家带来一方安定,能让自己的朝政更加稳固,只冲这两点,只要原亮不造反,李勍都不会调离他。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小吏快步进门:“南疆大捷!”

  如果没有原亮的这封信,只冲这四个字,任一位丞相都会马上接过公文。可是现在,有了原亮这一封书信之后……

  小吏高喊一声之后才看见李勍,急忙跪倒:“叩见皇上。”

  李勍起身接过奏报,打开后快速扫过一遍,丢给于扬名:“看看吧,看看到底是谁在说假话。”

  于扬名快速看过一遍,交给张定邦。

  信里说的是主将王智之统筹全局,和靖远军相辅为战,全军用命,甚至主将战死,总算是灭杀万余山匪。为证其事真假,平一年亲自检查过每一具山匪尸体,确认无误。

  只冲公文内容来看,好像没有错。原亮说的是安民心,平一年说的是剿匪,他们说的是两件事。

  可是,平一年奏折中说的事情只有派兵六万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

  在原亮的信中,浮云山内两方势力,山神殿和蓬莱山是生死之敌,多年来相争相杀,这一次只是凑巧把战场放到安南县。

  战场在安南县的原因依旧是原亮,山中两大势力不愿意见到南朝官员,不甘愿被南朝统治。他们要刺杀原亮。

  南朝地广物博,但是呢,太多人有个缺点,就是不在意南方群山。认为是蛮荒之地,和西北寒地没有区别,得到得不到的与百姓生活有何干系?

  所以南朝少有南疆记载,像原亮所说,三位丞相对蓬莱山的八百刀兵实在好奇,群山之中竟然能训练出来一支强悍队伍?

  两封书信对比,三位丞相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