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绯红大宗师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天地玄黄

  还有一个月,就是齐王亲临现场了。有意向在齐国发展的人,都开始了自己紧张的筹备,不过这每晚的排练,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习惯。

  今夜,大家来到了室外,走上了宽大的校场,这是一次最正式的排练,田辟彊为秦陌借来了春雷。先生们也闻讯而来,他们想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看什么样的节目。

  四面楚歌后,天际一声惊雷现,战鼓敲响,秦陌拨动琴弦,大风起兮云飞扬,众乐器随之相和,一束幽光照射在楚军帐内,出现一对深情相望的男女。

  部分依旧不愿投降的楚军唱出霸王心声:

  我站在,烈烈风中

  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

  望苍天,四方云动

  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虞姬自刎,霸王亲手将她埋葬: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

  我独爱爱你那一种

  伤心处别时路有谁不同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

  霸王率部下杀出重围,硝烟四起:

  我心中你最重

  悲欢共生死同

  你用柔情刻骨

  换我豪情天纵

  乌江边,霸王看向江东的最后一眼,九渊之术吸收残阳成了血红,众人齐唱:

  我心中你最重

  我的泪向天冲

  来世也当称雄

  归去斜阳正浓

  全程没有一处间断,这是一次很成功的排练,大家都对这些天的成果很满意,有的人甚至被情绪带动,泛着晶莹的泪光,先生们沉沉地叹气,不知这故事源于何方,自己也是闻所未闻。

  “好一个来世也当称雄归去斜阳正***彩。”

  正当大家都在相互用眼神分享喜悦时,从阴影处走进来一个人,不像是学宫的先生,以前从未见过。

  此人虽有些年纪,但也修八尺有余,形貌昳丽,莫非就是……

  “这歌舞是谁策划编排的?随我来一下,还有,你们两个。”他又指了指田纠和邹骍。

  四个人来到宫墙边,已经远离群众很远了,邹忌突然停下脚步。

  “简直是胡闹!”

  一声严厉的斥责,如一泼冷水,浇灭了大家近日心中的烈火。

  “公子,今天先生和学员们都在问,为何不见你来,大家都很关心你。”

  又是一个练琴的下午,秦陌却趟在屋里,无神的双眼看着房梁,不知他这个姿势已经持续多久了,直到南宫袂找来。

  辛辛苦苦筹备并排练了将近一个月的节目,被相国大人一票否决,他的确有这个权力,而且,他看到了大家都看不到的一些东西。

  这个节目的内容虽然生动饱满,但它的主题,容易被有心之人利用,到时候后患无穷。

  当今的齐国,是田氏伐齐后的齐国。几十年前,田氏取代姜姓吕氏,接管了雄霸东方的齐国。而田氏齐太公田和,祖辈多是齐国重臣,甚至官至一国之相,当年将齐康公流放的,正是当时的相国田和。

  这个“霸王别姬”极具悲情色彩,在当朝相国邹忌的眼里,看到的并不只是项羽刘邦,而是田家和邹家。说来也巧,田纠出演霸王项羽,而身为邹忌之子的邹骍出演汉王刘邦……

  帝王之家,最忌讳这种改朝换代的预言,昨晚邹忌十分气愤,当着秦陌和田纠的面,大骂邹骍如此愚蠢。后来还要治罪秦陌这个编排之人,还是公子田辟彊赶来,三人一起为秦陌说情,说他什么都不懂,只是按照他们的一些想法想的这一出,秦陌才得以安然无恙。

  虽说秦陌是安全了,可是这个节目,却是说什么也不能上,要么换,要么就不参加。

  其实邹相国说得不无道理,秦陌之所以如此落寞,更多的是为了那些一起参与的学员。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是齐王来学宫的日子了,大不了自己可以随便换个独奏,可大家的努力难道就这样白费了?

  邹相国的原话是,如今齐国盛世,唱盛不唱衰,秦陌心想,当年你讽齐王纳谏的时候,怎么不唱盛,难道功成名就的君王晚年都喜欢听好话吗?还是说邹家在齐国开枝散叶站稳脚跟后,他深知伴君如伴虎,有所顾虑所以不敢冒险了?

  来自未来的秦陌,当然了解一点点朝代更替的原因,都说以史明鉴,不管在何时都应有危机意识,谁又会不知道这些道理呢,可能就是某些利益牵扯太多,没人愿意放下吧。

  直到傍晚,南宫袂再次来找秦陌,说参加节目的学员们都在等他。

  终究还是要亲自给所有人一个解释,秦陌不得不起身,向伯牙馆走去。

  “这段歌舞,因为一些不可抗的缘故……取消了,很抱歉……”

  秦陌不想过多解释,准备迎接众多学员的责骂。

  “那就重新来一段!”

  “对!来一段!”

  “对啊!”

  “我们都相信你!”

  秦陌抬起低下的头,竟然发现大家坚定的目光,或许他们早就听到了些风声,然而他们都没放弃,自己就先放弃了?

  在众多师兄师姐和同级学员的共同鼓励下,秦陌没有理由不决定再来一次,这一次,汇聚所有人的力量,不再由他一人苦想,要是再不成功,那大家也算是心甘情愿了。

  所有人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圈,讨论新节目的方向。

  没到场的人也有,但不多,似乎郑姬就是其中之一,想来也情有可原,以她的姿色和舞技,可是霸王别姬的点睛之笔,得知这出戏突然夭折,应该不比秦陌好受多少。

  “要大气磅礴的,还不能有影射,这确实有些难办呢。”

  “既然这些具体的人事要不得,何不整一些玄之又玄的东西?”

  “我看行,老聃先生的五千言总不可能有问题吧?正好也是我们学过的。”

  “会不会太过冗长,而且没有新意?”

  “稍微长点也好,大不了咱们一人一句啊哈哈!”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秦陌的感受,那么多字句不重复,长短无规律,要成曲也太难了吧!”

  “有道理,而且容易毁经典。”

  “那就自创咯,从洪荒太古混沌之初说起,在场有人会写诗文的吗?”

  “我看行,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从自然说起,从天地说起!”

  大家积极出谋划策,秦陌很感动,细细地听着各位的意见,时不时在火浣布上记录着一些关键字。

  “我看,大家平日都在用自家学说互相攻讦,可扪心自问,各家都有所长,何不将百家之言取之一二,按照《诗》的格式,共成四字诗句,也好编曲。”

  秦陌的笔在布上一圈,几个关键字串成了一首记忆中的诗。

  “我们就从天地说起,诸位有会作曲的吗?”秦陌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

  听说秦陌有现成的词,大家纷纷跃跃欲试,所以秦陌打算今晚回去把词给写出来,明天带给他们看。

  一盏昏黄的烛火前,几卷洗好的白布早已铺就好,南宫袂二人还没回房休息,大家都陪在秦陌身边。

  从天地说起,从洪荒说起。大到日月星辰,小到珍器果蔬;古有仓颉造字、嫘祖制衣,后有陶唐有虞、商汤武王;百家之言,墨悲丝染,君父忠孝,礼别尊卑……

  小时候就背过的东西,似乎派上了用场,秦陌也不多想提笔就写: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闰余成岁,律吕调阳。

  云腾致雨,露结为霜。

  金生丽水,玉出昆冈。

  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

  看着秦陌在幽暗的灯光下写字困难,伊莎黛拉还召唤出一只光蝶以照明。

  这一夜,写字的只有一人,而他的背后站着默默支持的,不止这屋中的人,不止那些参与的学员,甚至是几千年的文化,中华民族的智慧之光。

  有些后世发生的事,剔去,有些难懂的字句,改换。毕竟《千字文》的选字范围有限,而秦陌能用的字库不止王羲之所写过的字。今晚先写下大概的草稿,明天和学员们修订一些细节,例如看看有没有他们这个时代还不存在的字。

  一百个短句八百个不重复的字组成的韵文呈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在惊叹这旷世奇作之后,立马开始了新一轮的筹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