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切从偷天开始 > 第六三八章最后气血点(1)

  望着无数不在的空间能量,可是四周却看不到任何一个出口,张冥的心底也是越发的紧张起来。

  同样,他也感觉到他的身体好像达到了极限一般,整个人都好像要爆炸一样,随时可能被强大的能量给撑爆。

  本身达到了修炼极限的他,无论是骨骼还是血肉,或者是内气,气血之力,甚至小世界,在他没有晋级之前,都已经动不了。

  可是,随着他不断的偷取,大量的空间能量不断的融入他的小世界中,甚至无数的空间碎片,空间元素不断的融入他的小世界,他只感觉到他已经到了极限的极限。

  他现在必须找到解决他身体的办法,更何况,他只有一千多万的气运值。

  一个小时后,张冥只感觉到他已经度日如年了,他总共才一千多万的气运值,转眼间已经消失了5000多点偷点,加上他偷取用的,足足有6000点了。

  这可是六十万气运值啊,一千多万,也经不起一天一夜消耗。

  望着前方那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线,除了偶尔吹过的空间乱流之外,便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他的心里也是越来越没底,即使是如此,他不偷取,四周的空间能量也不断的向他的身体内涌去,好像要他同化成为空间的一分子一样。

  估计要不了多长的时间,他的体内每一个细胞可能都充斥着空间能量,到那时候,他想不死都难了。

  “圆满,该死的圆满,该死的圆满。”

  张冥不由得暗骂了起来,同时,他开始思考自己如何解决面前的危险。

  “气血点,气血点到底在那里,最后一个气血点在那里?”张冥的心神沉到了他的身体内部。

  会**四周,剩下一个没有融合的气血点,张冥也开始思考起来。

  机会是有的,可是,这个机会太渺茫了。

  以所有的气血点融合的规律,张冥可以肯定,这个气血点便在他的会阴四周,只是,看起来,会阴四周好像不少,但上面可以有不少的气血点,可是,最后一个气血点到底在那里呢?

  随着他的气血运转,张冥的大脑如同高速计算机一样,疯狂的计算起来。

  那一片足够大的地方,可是气血点就那么大一点点,光是这一个地方,可以有成百个气血点也不奇怪。

  可是,现在只有一个气血点,而且这一个气血点,完全是不知所谓,一个气血点,在这么大的地方找,完全是大海捞针一样。

  “到底还是我一个人能力可能不足啊,永月大帝她们也认真的研究过了,她们只知道在下阴的部分,显然,她们也相对研究了不少次,显然没有成功。”

  “他们的研究,显然比我多得多了,而且他们的研究更加全面,那么,如果以我没有研究过去猜测,显然是不对的。”

  “细小的地方,相信大帝他们研究比我更多,更详细,甚至比我更全面,想得更周道,那么,无数个细小的地方,他们必定已经彻底研究过了,以我的眼界,可能他们早已经猜到。”

  “可是,什么地方,是他们没有研究到的呢,也只有他们没有研究到的地方,才最大可能是气血点所在。”

  张冥除了留一部分心神去关注面之外,还一部分心神来压制他的小世界,中大的小世界,如果他不去压制,不去梳理,可能直接把他的小世界给撑到爆炸。

  此时的小世界,没有世界末日那么夸张,可是,里面大量的能量不断四溢,不时掀起一道道能量风暴,这些能量风暴虽然现在还没有对他的小世界撑爆,也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唯一有一个地方,依然是风平浪静,那就是最中间的地方,这里是张冥专门建筑用来住宝儿的地方。

  只有两千多个平方,里面并没有多少的东西,甚至许多的药材也因为小世界的变化,被他收了一部分的种子进来。

  其他的,他多少的辛苦的药材全部在这一场场能量风暴中给毁了。让张冥那叫一个心疼啊。

  可是,这还没有结束,显然,他小世界中的能量并没有减少,相反还在不断增加,原来那些晶化的能量,那些液化的能量也跟着这一场风暴暴动起来。

  “哥哥,你这里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可怕,为什么这里这么可怕,我怕,我怕!”此时的金宝一个人直接缩在中间那幢建筑的一个角度里,看着外面那疯狂肆虐的风暴,大声地哭喊着。

  “哥哥,快来啊,宝儿怕。那小草都没有了,都没有了,它们都不见了,宝儿没有说话了,呜呜呜!”

  “宝儿,要哥哥,宝儿要哥哥!”

  张冥此时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到处都是麻烦,他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只得分出一点儿心神来安慰宝儿。

  “宝儿,别怕,哥哥在呢,外面没事,是哥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让宝儿看,宝儿乖,宝儿乖!”

  “哥哥,宝儿真的怕,那些小草,小花,小藤都没有了,宝儿真的怕,哥哥,你快让他停下来吧,不然,宝儿又要哭了。”金宝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诉说着。

  张冥也没有办法,这事情是他惹下来的,他让宝儿跟他也不短时间了,没事还有说说话,可以说,他已经习惯宝儿在他的身边了。

  看着自己的小世界风暴,再看看外面的空间之中,空间乱流不断的流转,除此之外,便是黑暗,无尽的黑暗。

  “该死的,最后一个气血点到底在那里呢?”

  张冥此时,几乎快要哭了,他感觉到他要晋级了,可是,却一直没有晋级,甚至可以说,这种强烈的晋级的欲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笼罩起来。

  这一个无形的力量好像大山一样,让他想要晋级,可总是因为他身体的不圆满而停了下来。

  同样,他也不甘心这样的晋级,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一旦他晋级了,那么,他将失去一个重要的东西,虽然说不出来,但这种感觉真的很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