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大萌王 > 第二十八章,大家的行动二

  远坂时臣死死的盯着照片,里面是卫星从高空拍摄,并不怎么清晰的内容。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一眼认出了里面破烂的废墟是在哪里,里面耀眼炽热的火焰此时显得是那么寒冷——

  照片里,是已经被毁灭的间桐家!!

  “没什么。”林转眸,欣赏了一会开始摆弄刀叉,坐在末席,但也同样是首席位置的冰冷少女的模样,点着头毫不在意道:“如你所见,昨晚,我们到这里的时候。”

  “间桐家,已经发生了一场热身赛……”

  闻言,远坂时臣瞳孔一缩,毫无知觉的将用过的手帕拿回来,塞回口袋,镇静道:“你们干的?”

  “当然不是。”这时,另一名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青年直接开口道:“不是说了我们来的时候就没了吗?如果可以,我们也想跟间桐家合作……谁会来找你?”

  毕竟间桐家只要无脑灭了就行,估计也没几个人反对……

  谁知道他们还是来晚了,但这也没办法,因为他们队长传说值的原因,他们的势力归属被划分到了埃及的亚特拉斯学院。

  如果不是任务上写着圣杯战争,他们都以为他们一群小小的低序列,被扔到FGO世界拯救人理去了。

  妈的,差点没被吓死,毕竟哪怕他们属于低序列中前几名的团队,也镇不住那一群横行的英灵啊……

  青年面色极其不耐烦,似乎是受够了两人磨叽的对话,直接开门见山道:“我需要你明白,远坂时臣。”

  “这次圣杯战争。不仅仅是你们个人的追求了,而是势力间的碰撞,不光是我们找上了你,还有不同的组织,包括彷徨海,时钟塔,都肯定会介入这次战争。”

  “而间桐家的模样,很明显是跟某个势力没有达成一致——的下场……”

  “武。”

  白裙少女冷冷的声音再一次吐出,愣是让暴躁的青年声音戛然而止,他脸色一僵,闷闷的坐了下去。

  远坂时臣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少女蹙起眉头,费劲的将一块牛排割扯下来,放入口中咽下,终于放弃了使用刀叉的想法。

  她抬起头,想了想,提醒道:“你可以理解为我们的威胁。”

  “不用你来解释!!”远坂时臣冷声喝了一声,转头阴沉着脸色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爱因兹贝伦家呢。”

  他的意思是那边有没有势力参与。

  “也有,”林看着自家队长笨拙的使用刀叉,看的他心都快醉了,但还是很尽职的回答道:“好像是一群魔术使。”

  “魔术使?”远坂时臣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痛。

  不过倒也正常,毕竟一直以来,那群人造人就为了追溯根源,不择手段,哪怕跟臭名昭著的魔术师杀手卫宫切嗣还有课来往……

  “嗯。”林一边偷偷打量自家队长,一边解释道:“一群武器贩子,对了,这次他们家来参战的人叫卫宫切嗣。”

  “意料之中——”

  “有筷子么?”冰冷的声音罕见的带了一起不爽,打断了两人对话。

  远坂时臣此时心情也有些阴沉,想都没想直接一句:“没有,抱歉。”

  只见少女点点头。冷冷的将刀叉一拍,空气扭曲中,仿佛被无色的火焰烧灼,银制的餐具迅速在空中被高温融化,很快行成一股金属液体。

  她在重塑餐具,做成筷子?

  不,倒不如是在展示武力……

  这群家伙……真是……

  算了,要优雅,沉住气,远坂时臣,你拥有最强大的王牌……

  “你们想要做什么。”

  林看了眼远坂时辰,将一根手指放在嘴边。

  “嘘,别问,问就是势力斗争。”

  “不过请放心,我们不要圣杯,更不是为了根源。”

  个屁……

  林心中微微补充。

  远坂时辰沉默,要说这群人对圣杯不感兴趣,他是丝毫不信,但……

  如果真如对方所说,有大批势力介入的话……看来要早些日子把葵她们两个安排到别的城市去了……

  “你在想你的妻女?”又是一道声音,略带知性,如同文艺哦青年般,温和而有诗意的声音。

  远坂时臣的脸色更难看了,他看向桌子两头中间,其貌不扬如同跟班一般的女子。

  只见她笑意盈盈,轻声提点一句后,便没了声音。

  “这也是威胁……?”

  连续三次的威胁自己……

  远坂时臣用力抓了抓自己的拐杖。

  “当然,魔术师世家。”领头的少女敲了敲刚刚制作好的筷子,令人赏心悦目的动作下,声音却冰冷如风般的冷意:“传承人是……远坂凛吧。”

  该死……

  远坂时臣面色苍白无力,终于闭上了眼睛妥协道:“我可以跟你们合作,但从者必须由我来召唤,保证我的安全。”

  “可。”少女垂眸,虽然面无表情,但她的动作怎么都像达成目标的心满意足,她迅速端起筷子,如同命令一般——“吃饭吧。”

  闻言,除了远坂时臣瘫在椅子上外,其他人都纷纷拿起刀叉,愉快的交谈声纷纷杂乱的升起,开动了起来。

  这群人……竟然拥有如此强的自律性……远坂时臣有些恍惚,根本就不像魔术师!

  魔术师追求本源,本身就拥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和风格,对于魔术师来说,抹杀“个人意识”的集体,本身就是对本源的湮灭,而集体性的行动,更是不符合魔术师对“神秘”的定义。

  要知道,所谓的“神秘”即为:使用的人越少,能力越大。

  所以魔术师会尽可能的保持隐秘,更不会集体行动。

  这群人,说不定除了领头的那个祭位魔术师少女,其他的,都是“魔术使”!

  远坂时臣眯起眼睛,毕竟对方给他的感觉太像军队了。

  不过这样也好。

  到底谁利用谁,还不一定呢……

  巴比伦蛇皮,教会的合作,再加上这一批不请自来的势力。

  这次圣杯战争……稳了。

  …………

  另一旁,江睿好奇的摸了摸身后的豪华座椅,有些咂舌。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是我第一次做豪华商务舱。”

  江睿看着站在舱口处一动不动,随时服务的美丽空姐,以及偌大一个舱室,竟然只有每边一个座位,中间过道,也就是两两并排,总共也就六排,共计12个座位的豪华舱室,充满了如同孩子般的兴奋感。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有些不习惯。。”欧利克喝了口香槟,有些别扭。

  “在家都是做私人飞机……没床还是有点小难受……”

  叶小倩和江睿:???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