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汉当兴 > 第二百零二章 妥当

  【】喜欢就分享

  不过事不能只是光看表面,虽然是两个换一个赚大发了,但诸葛瑾不相信这里面没有什么其他的条件。

  若真是只单纯的这样替换,那恐怕刘玄德那边也不会同意的吧,自然更不可可能从自己这个同胞弟弟的嘴里说出来。

  所以纵使诸葛瑾眼下心中有些欣喜,但面上仍然保持着原样,只等所谓的条件说出口。

  不过不论条件如何,其实诸葛瑾已经是心动了,而且他觉得这等优惠的条件自家主公孙权也定然回赞同,哪怕就是有些什么条件,那也没法跟两个郡府的地盘相提并论啊……

  “孔明吾弟此言当真?怕不是两郡换一郡另有什么额外的条件吧,还是一并说出来让为兄听听的好,也没有必要在这上面遮遮掩掩的了……”

  “兄说的没错,两郡换一郡这等对你家主公车骑将军而言是天大的好事,也是合乎实际可能实现的便宜,但天底下这等好事可是不多,条件也一样是有的,只不过绝非有兄长所想那般苛刻而已!”

  那都是聪明人,话里话外自然没必要拐外抹角的,直接了当明言自然清楚,又是同胞兄弟在前,哪怕是公事为重也差不了这一份血缘义……

  “吾主理亏在先亦是仁德处事,故而南郡不归换便打算以长沙并桂阳二郡为赔礼代替,只不过兄长汝主孙权,恐怕也是有几分违礼之处吧,毕竟依着昔约定之言,益州全境到现在可并没有在吾主的治下,汉中张鲁依旧对巴中虎视眈眈,相比兄长一路走来也是有所感触,巴郡之地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平静的啊……”

  话不言尽,诸葛亮看似岔开了话头,提起了汉中的张鲁,但诸葛瑾心里却明白,两郡换一郡这等便宜事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占下来的。

  原本的约定上的益州全境这个条件尚未达成,孙权便派遣诸葛瑾来此,那过失一方自然是在江东无疑,诸葛亮借此为由,哪怕是诸葛瑾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吾弟还请明言示兄,一应条件几何大可说来,就算为兄我做不了主,但也可归返江东秉承吾主知晓,到时候两家自然就此事多番商议即可!”

  诸葛瑾可没心思猜哑谜,而且看弟弟诸葛亮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两郡之地也不是那么轻易就到手的啊……

  “兄长勿急,弟不过是说一些事实罢了,吾主诺的部分自然不会改变,但却也希望兄之主公车骑将军也要依着约定行事才好!

  因而依吾主之意,长沙桂阳二郡先舍其一,此已是看在我等两家联盟的面子上了,再有吾主违背约定的前提下,故而才会先送一郡之地!

  然事毕竟不仅仅错在吾主一人上,故等待吾主真正拿下益州全境之时,便是双手奉上荆南四郡首席长沙郡之!”

  说是用二换一,但却以益州全境未下而给一个留一个,这在诸葛瑾倒也算是可以接受,毕竟实话实说,其主孙权今次在这件事上做的确实是有些不太地道,有违双方盟约的关系……

  只不过先给桂阳后给长沙,这前后顺序诸葛瑾到是想要争取一下“孔明吾弟,这桂阳长沙皆属于荆南四郡,然长沙毗邻吾江东之地,比桂阳却是近了少许,莫不如弟呈秉刘使君,将这两郡的顺序更替一番可好?先长沙后桂阳,这样也更方便我两家的交接工作嘛……”

  诸葛瑾这话说出口,脸却是不红不羞,好像半点都没有因为自己这般有些无礼的要求给感到愧疚一般。

  不是诸葛瑾不要脸,而是这等在外交事宜上斤斤计较厚着脸皮的行为是所有人都习惯,也是所有使者都必须要擅长的事。

  能够为自家主公争取一分利益便是一分,极尽所能的占去利益,这才是为使者的必修之课。

  当然了,极尽所能不代表无所不用其极,下作卑鄙的手段虽然也可以用,但起码要有一个底线在。

  若因为些许蝇头小利便坏了大事,那使者不仅没有半分功劳,反而还会坑害了自家主公。

  古往今来因为这等坑主的使者也是不少了,但其中绝对没有诸葛瑾就是了……

  当初与孙权与刘备互通两家联盟初时的使者,是步骘家中亲眷从属步席,此人虽然也是一个合格的使者,但却也只是到此为止往上再无半分进步的可能。

  但诸葛瑾却是不同,孙权自然是知道诸葛子瑜会尽心为自己谋划办事,所以才会在这等大事上派遣他来,可不单单只是因为他姓诸葛,跟诸葛孔明是兄弟这一层关系。

  因而,在诸葛瑾这里,想要先得到长沙,再拿到桂阳,这是他为自家主公争取的一份利益,如若成则成矣,但若是不成,也绝对不会对两家联盟有什么影响,毕竟谁也不会因为这等小事就翻脸不认人的吧……

  听到自家兄长这般说,诸葛亮心中颇有些无奈,未曾想原来敦厚的兄长,竟然也变得这般油滑,竟然还要在这等事上占些便宜。

  但早早就定好的事又岂是诸葛瑾一言就能改变的,这可不仅仅只是关乎到一家,而是孙刘两家都有涉及的事。

  若真凭诸葛瑾就改变了原有的计划,那两家还谈什么联盟关系,刘备直接跪地臣服做孙权的附庸得了……

  “兄长此言谬亦,桂阳长沙皆毗邻江东又何谈远近关系,吾主不另行多求,便白白让出一桂阳大郡,这已经是天大的让步了,兄长难道非要在这件事上锱铢必较苦苦紧bī)吗!”

  眼见胞弟诸葛亮的语气变重,诸葛瑾脸色讪讪的没有说话,毕竟他自己也知道刚才说的话有些过分了。

  但毕竟是为使者,自当是为主谋利嘛,一时多言能成则成不成也无大碍……

  “吾弟这说的哪里话,为兄何谈苦苦紧bī),吾等两家可是联盟的关系啊!那自然刘使君如此体谅深明大义,为兄自是将此事原原本本的呈秉于吾主知道,想必我家主公也定然会欣然答应的!”

  “那愚弟便拭目以待了……”

  话说到这种地步,其实就南郡一事两家基本上已经算是谈妥,但却还差了一分,便是诸葛瑾虽然欣然接受,但却还要回返江东,将此事上禀自家主公以定夺。

  毕竟他只是一个使臣,肩上的担子虽重,但能够决定的事却也有限度。

  像这般涉及长沙桂阳两郡之地,和自家主公孙权原本计划有着较大偏差的事,可就不是诸葛瑾一言就能决定的了…………

  【】喜欢就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