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汉当兴 > 第六十章 臣心之变

  .+浏\览\器\搜索

  \.+\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

  以往,黄权开口就不是什么好话,总是跟自己对着干。

  可这次刘璋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张任被自己寄予厚望,结果却一大败而终,虽然还保留了一部分战力军卒,可那有什么用,刘备不还是在涪县扎营稳固吗。

  所以在刘章看来张任就是该撤下来歇歇,省的平里一直坐在益州众将之首位上,心高气傲的看不清当下。

  只是刘璋自己没说出口,他正是怕黄权又跳出来哭天嚎地的劝谏,说什么益州亡矣危在旦夕的。

  这话刘璋都听的腻歪了,可就是不见黄权有什么实质的表现出来啊。

  既然你这个老小子说益州要亡,那还不赶紧主动请缨去把刘备灭了,一个人在这边光喊有什么意思呢。

  再有,刘璋也不确定,张任撤下来反应之后,到底还有谁可以接替他的位置,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不过现在既然黄权有人选,刘璋说不敢兴趣那自然是假的,所以李严什么表的都跟他无关,现在挡住刘备才是刘璋最上心的事。

  “臣所虑,刘备势大不可不挡,张任退居副职,纵观蜀中,除严颜将军外再无他人可以胜任,可严将军肩负江州防御重任,如若荆州军入蜀则必走江州,所以严将军不能动!”

  说到这里,黄权十分隐晦的看了眼旁略带焦急的李严便接着说道:“故,臣以为,吴懿吴子远为眼下最适合之人选!吴懿此人为先主公旧臣,又与主公为姻亲之家,当是可见担负起剿灭刘备贼人的重担!”

  黄权说罢,便归于列间一副全凭主公定夺的样子。

  可是李严却看得清楚,这厮眼中明显带着快意算计成功的笑意,摆明了这件事就是冲着他们东州派来的……

  要知道吴懿虽然是先主公刘焉之旧臣,但和李严许靖他们一般无二,都同为东州派之人。

  现如今黄权将他推出来,岂不就是在拿吴懿的前途乃至命为张任争取机会吗!

  益州南部诸郡俱是益州派势力范围之内,虽然有些世家豪族不听调遣,但却更加跟他们东州派玩不到一块去。

  李严觉得,黄权现在都巴不得吴懿也一样大败,如此之后待南部诸郡支援一到,黄权再谏言复起张任,统合成都中央战力,当是要比涪县时多出了不知几何胜算!

  如此一来,吴懿的作用就是一个临时的代替品,胜也是无错,败则有大过……

  想到此处,李严心急不已,为了保全队友也顾不上逆着刘璋的意思了,急忙上前谏言道:“主公!臣以为吴懿将军万万担不起此重任之责啊!”

  可终归还是有些晚了,或者从黄权开口的那一刻,李严作什么都没有办法阻止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因为黄权头一回顺了刘璋的心意,李严哪怕说的天花乱坠,也比不过刘璋自己心里头的想法……

  李严府上,一众东州士人相聚于此,商量着接下来该怎么该如何是好,一不小心行岔踏错,可能东州一脉自此再无翻之机会。

  想到此处,李严不由得抓起茶盏愤声道:“黄公衡竖子而!欺人太甚!”

  只是他不像刘璋直接扔了出去,而是狠狠的在桌上顿了一下,毕竟李严可没有刘璋的家底,这种精美的茶盏说碎就碎了……

  不止李严愤怒,在场众人皆是东州一脉,哪个不为此感到生气。

  本来他们这回就有些理亏在先,毕竟张松暗地里有他们的支持,刘备入蜀也和东州派少不了关系。

  现在刘备摆明了谋取益州,东州士人自然是夹着尾巴做人,免得惹祸上,却没想到灾从天上来,直接被黄权甩了这么大一口锅到他们上……

  “诸位,眼下事已至此,可有办法应对否?”

  李严气愤之余,觉得还是应当解决眼下之事要紧,但他自己已是计穷,这种时候还是集思广益听听大家的意见比较好……

  可李严话头落下半天,在座的东州士人一个出声的都没有。

  上至许靖庞羲,下到董和来敏等,全都没了表,好像方才言辞恨切之人并非他们一般……

  相比益州士人排外团内,东州派就显得有些杂乱不堪。

  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都一直被人家压着一头,而且还翻不了。

  毕竟东州只不过是个统称,大家来自大汉各州郡,能被划到一起也只因都是外来士人,跟益州本土的官僚形成鲜明对比。

  就拿董和来说,一家子都搬到了益州,虽然也归于东州派,但实际上就是个划水的,老老实实做自己职权所在,基本不参与到政治斗争当中。

  这样的人在东州派里面很多,多到眼下事关他们之后的权力划分问题,也依旧不愿有人明着表态……

  眼见大家都不愿意开口,李严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

  想必安于现状的东州士人,李严其实跟法正的想法差不多,不然也不会力主跟张松站在一边了。

  可他也不敢保证刘备真的能否成事,没有法正那般决心,故而现在仍旧奉刘璋为主,却没想到算计来算计去自己一方被黄权给算计了。

  如果还像以往那般犹犹豫豫骑墙不倒,恐怕这次之后,不论谁家坐在了益州之主的位子上,他们东州一脉都落不到什么好处。

  是以,李严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这样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下去了,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有一个明确的表态……

  “诸位心中怎么想的李某人很清楚,但眼下可不是投机倒把的时候,就算尔等不愿参与其中却份使然躲不掉了……”

  话已至此,李严没有犹豫,长吐一口气,微眯眼睛扫视着屋内众人众相,随即开口道:“因而,某觉得刘季玉已不堪益州牧之名,吾等当另投新主效命!”

  李严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大惊失色者云云,面无表者几人,若有所思者寥寥……

  此等大逆不道的话,从李严嘴里说出来,着实是有些骇人听闻。

  但其实也可以理解,吴懿都要被送去当牺牲品了,那他还有什么好孤寂的。

  心里头无甚想法者不需理会,这批人眼界不高只在当下,做一个骑墙派绰绰有余,但却别想有什么更高的成就了。

  因而李严此时提出这等想法,无非便是明确的告诉这些东州派的人,现在事关重大,继续漠视下去只会落得满盘皆输的下场……

  既然做不了执棋之人,那也要做一个有用的棋子才行。

  一个是昏昏碌碌无甚作为的刘季玉,一个是名传天下的仁德皇叔,到时成为谁手中的棋子,这其实并不难选择…………

  最.+新章节前往/♂.+\♂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