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冠世仙凡 > 第一百章 替罪羊

  自知大难临头的钱传熊连忙转身看向身后师爷兼发小的刘季凌,他却冲着自己轻轻摇着头。

  他再看向台上的知府大人,章舟和虽然面无表情但脸色却黑得像是要杀人一般。

  这...这意思分明就是要自己咽下苦果啊。

  钱传熊很清楚知府的背景和手段,若是自己在这里将他供了出来。别说未必有用,只怕自己的妻儿老小,没有一个能活下去。

  可如果要自己完全承担下城隍庙小乞帮这件事情,自己也一定是死定了。

  钱传熊万般无奈,只在心里哀叹。

  “苦也!”

  公堂里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向钱传熊,只等待他的回答。

  钱传熊沉思良久,但最后也只得万般无奈地深深叹了一口气。

  “没有幕后黑手,一切都是我所做的。把我抓了吧。”

  钱传熊说完这话,强壮的身躯立时一软后瘫到在地上一动不动。

  衙差们也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将这替罪羊钱传熊立刻带了下去。

  章舟和原本阴沉的脸色,也顿时变得和颜悦色。

  他还笑着邀请张凌翼道。

  “张大人,可赏个面子让下官好好招待大人一番?”

  张凌翼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办完了差事,下官自然无事。知府大人,只是城隍庙的这群小孩子该怎么办?”

  章舟和连忙答应下来。

  “张大人放心。下官马上派人给他们寻一个暂时的安居之所,银子就从下官的俸眼里面扣就是了!”

  张凌翼也适时送上了一个马屁。

  “大人果然爱民如子!既然如此,那下官今天就厚着脸皮吃章大人一顿饭!”

  章舟和满脸春光。

  “应当的应当的!”

  随后他拿起了惊堂木一拍。

  “退堂!”

  散堂之后,城隍庙的小乞丐们被几位衙差带了下来。既然知府都发话了,他们再面对小乞丐的时候可就再也没有以前的嚣张神色。

  等所有人的人离开了公堂,就只剩下了师爷还有苏柳。

  刘季凌走了上来,亲自为苏柳解开了绳子。

  “苏柳,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留下来?”

  苏柳也不笨,小声应答道。

  “师爷有话要问我?”

  刘季凌微微一笑。

  “你还不笨。那便和我说说,你究竟是如何碰到这位六扇门的大人吧。”

  “是!”

  苏柳立刻为刘季凌讲述了一番自己遇到六扇门张凌翼的经过。

  “昨夜轮到我到城隍庙里面看守那群小乞丐,夜晚也没什么异常发生。直到今天的早上,我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被人绑住,绑我的自然是这位六扇门的张大人。张大人说是自己接到了线报,这里有一个小乞帮。六扇门上面派他下来调查,他才会出现在城隍庙中。

  这位大人直接上来便开口问我这小乞帮真正的幕后黑手。大人,您也知道这真正的是我们公堂上的那位...我自然是一句话都不肯说。但这六扇门的大人竟直接报出了大人的名字,但他又说自己很为难,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惹不起我们的知府大人。所以他问我讨要一个替罪羊,我当然说要全部包揽下来!

  可惜那位六扇门大人却说我一个小小的衙差必定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他便盯上了我们的捕头钱传熊大人。他说要我在公堂上作证,小人起先是打死都不愿意出卖钱捕头。

  可谁知这位大人竟直接威胁起了我的家人,他还说即使我认罪也抗不下这么大一个罪名,反而会把自己的家人牵连进来。我最后也没有办法只得听了他的话,前来状告钱捕头。这就是一整件事情的经过了。”

  刘季凌哪里听不出苏柳话中的猫腻?

  立刻就猜出一定是这苏柳出卖了自己的发小钱传熊。

  但这位六扇门的张凌翼所说的话确实没错,城隍庙小乞帮这么大一件案子只抓住一个小小的苏柳就想顶包确实是不太可能。

  刘季凌点了点头,又沉声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张凌翼他分明是知道城隍庙的小乞帮是我们的大人所建。但他也根本没有说要抓我们的府衙大人,而只是要钱捕头做替罪羊是吗?”

  苏柳连忙点头。

  “是!是!这六扇门的大人还亲口说知道当今皇后是我们大人的亲戚,不想招惹我们大人,所以他才想要找一只替罪羊。”

  刘季凌见此事也已经问得差不多了,对着苏柳说道。

  “此事我已知晓,那你便下去吧。”

  “谢师爷!谢师爷!”

  苏柳连忙磕了几个头,随后便立刻逃出了府衙。

  刘季凌看着苏柳离开的背影,脸上阴沉。

  ......

  白鹿州,章舟和的宅邸。

  章舟和上任白鹿州已经有大约十年,他作为一州的知府又仗着自己是皇亲国戚无法无天,竟开辟了城隍庙小乞帮和永嘉江水寇这两条血淋淋的赚钱路子。城隍庙小乞帮一年的流水约在三千两上下,而永嘉江水寇更是为章舟和一年敛财至少三万两雪花白银。

  要知道天台县的县令林翰林八年时间整整贪污了一万多两的白银,结果竟只是章舟和的半年收入,可见章舟和是何等富得流油。

  章舟和的宅邸不仅富丽堂皇,而且占地极大。这所宅邸甚至囊括了一座白鹿州中的小河,原本是白鹿州百姓夏日里纳凉的小河因为章舟和的私欲而被强行占去。

  他又在小河中间搭建了一所三层高的楼阁台榭。

  第一层是供人戏水纳凉的,第二层则是章舟和的书房。最上的第三层便是章舟和专门招待权贵的。

  如今张凌翼便和章舟和坐在第三层阁楼中。

  两人把酒言欢不停,好不快活。

  酒过三巡,章舟和这才开口问道。

  “张大人,不知您打算如何处置钱传熊?”

  张凌翼脸色微红,笑答道。

  “等钱传熊认了罪之后,我自然是要他带回六扇门的。章大人,我不过就是上面派下来办差的。什么幕后黑手的事情,我张凌翼是根本不知道,更从没有进过我的耳朵。大人尽管可以放心!”

  章舟和自然听出了张凌翼话中不想与自己为敌的意思。

  他连忙说道。

  “那便多谢张大人了!来,下官敬张大人一杯。”

  两人碰杯,张凌翼一口饮尽。

  “章大人,既然我也算帮了章大人一个忙。那钱传熊可千万不能突然在狱中暴毙。否则下官还真不好回去交差,只怕到时候章大人这边反而会招来更多的麻烦事。”

  “不会,绝对不会!张大人如此仗义,下官自然也不会令张大人难做。”

  章舟和自然听出了张凌翼的话外之音,钱传熊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死的。否则只交给六扇门一个死人,一旦死无对证,六扇门那边自然不会轻易相信。

  所以这件事情的关键就在于钱传熊被押到六扇门以后绝不会翻供,这便是章舟和自己要考虑的事情了。

  张凌翼大笑。

  “那便好那便好!”

  两人又是一阵推杯换盏。

  “咚!咚!咚!”

  阁楼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敲桦木地板的声音,章舟和连忙看去。

  原来是自己的师爷刘季凌也登上了阁楼,正躲在楼梯口处冲他使眼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