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狂热乐园 > 175 赤狼之死,黑色传送门

  狂热乐园正文卷175赤狼之死,黑色传送门巨石上,那个邋遢大叔慢慢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出一道长长的阴影。

  “老狼,好久不见了。”

  中年男人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语气就像在招呼着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只是在那双细长幽深的眸子之中,却看不到任何一丝情绪波动,有的只是永恒的死寂。

  “你们疯了……”

  赤狼露出极其悔恨,又极其愤怒的神情。

  悔恨自己鬼迷心窍,妄图让自身从棺椁中夺取更多力量,独自来到乐园涉险。

  愤怒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要把一切摧毁。

  “此方世界,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栖身之所,你们一定要把它毁灭的干净才肯罢休吗!”赤狼声音无比低沉,似乎压抑着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毁灭?”

  中年男人似乎听见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嗤嗤怪笑声,随后他张开双臂,对着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

  “不,是新生,是这个世界的新生,群魔狂欢的夜,马上就要降临了,可惜啊老狼,你见不到那个时候了。”

  “疯子……你们都是疯子……”

  赤狼呼吸粗重,它回头又看了红衣女子一眼,压弯了四肢。

  前后都没有了退路。

  “不要逼我再解开一枚符箓,否则,你们谁也得死在这里。”赤狼绷紧了神经,缓缓说道,目光中充满了杀意。

  “老狼,念你是故识,才在你临死前跟你多聊两句,什么时候,你有这个资格在我们面前说出这种话了?”

  中年男人的身影缓缓从巨石上落下,饶有兴致地向赤狼缓步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赤狼视野忽然迷糊了起来,随后,一股从心底涌现的恐惧,占据了它的整片意识。

  随着视野渐渐模糊,赤狼感觉到,自己的听觉也同样在迅速减弱,微微张开口,发现连话也无法说出。

  身体的支配力被剥夺,无数黑暗开始将它淹没。

  在一片血色中,赤狼最后的意识,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人提了起来,躺在地下的身体,已经跟他的脑袋分家。

  生命在消逝。

  要死了。

  “你们……会后悔的……”

  意识彻底被混沌湮灭,这头拥有君主级巅峰实力的背棺赤狼,彻底死去。

  中年男人随意将赤狼的头颅丢在地上,意念一动,那具棺椁上方紧锁的铁链,瞬间崩裂,缓缓浮空。

  “我们走吧。”他对红衣女子笑着说了一声。

  赤红意志微微偏头,望向了某个地方,轻笑道:“好像有不少小虾米都往那边跑过去了,速度倒比咱们还快。”

  “找死罢了,不过早点死也是个聪明的选择,至少能早点解脱。”

  说着,两人带着棺椁,飞到天空,往丛林深处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两人身影却猛然一怔,似乎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将目光投向了西北方向。

  “这种气息,怎么可能……”

  红衣女子的声音有些迟疑,以及困惑。

  “有人突破了准圣。”

  杀戮意志目光沉郁。

  显然,让他们惊讶的,并不是半圣这个境界,而是…那个人,并非是靠玄阳圣花突破的。

  “传承么……这么多年来,这应该是这个世界第一次有人通过传承功法自行突破,呵呵,有意思。”

  赤红意志:“是海天浮屿的那个传人?”

  “除了他之外,也就圣耀王庭那个先天道体,跟银白意志的那枚棋子有点可能。”杀戮意志冷笑着说道:“如果真的是那个李跃,倒还真有点小麻烦,必须尽快抹杀,以免影响计划。”

  “当初我在死寂黑林布局,居然被他给破了,一只统领级顶峰几近君主级实力的太古疫魔,意外地死在了还处在超凡境的他手上。”

  提起李跃这两个字,赤红意志身躯一滞,随后有些不安地颤抖着,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平复下来。

  中年男人看着她的古怪行为,不由得有些微讶,“怎么?你这副新身体,跟那家伙有关系?”

  “算是有一点吧,并不碍事。”红衣女子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一些记忆挥去。

  两人并未在这件突发事件上耽搁太久,便继续往丛林深处进发。

  ……

  晨光破晓。

  紧随李跃之后,季言、龚正阳,也都在凌晨时分,相继顺利突破,成功晋升半圣。

  此时白龙会的营地中,正是一片热闹的景象。

  五名半圣的战力,已经足够白龙会在乐园中有了立足之地。

  如今就算是再次遇见君主级,也不用像之前那般狼狈了。

  众人商议了一会,最终决定,由五名半圣分别去目标范围清扫大型妖魔,其他人开始地毯式搜寻玄阳圣花,确保在最终决战来临之前,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简单部署之后,众人很快便各自出发。

  这次行动,调遣了另外五支附近的作战队伍,目标地是乐园深处的一片尚未有人迹的茂密森林。

  五名半圣作为先驱队,已经率先前往,其中,实力最强的李跃带着白珊珊,保持着其他人的通讯,方便增援。

  一次声势浩大的扫荡就此开始,一直持续到夜晚,白龙会拿到了第六株玄阳圣花,凌晨时分,其他部队又顺利拿到了第七株,让人不禁感叹这个乐园产量之高,着实远超以往。

  除此之外,还有部分从未见过的奇异果实,已经被队伍纷纷收录,准备回去之后进行测验。

  然而收获甚丰的同时,也同样付出了不少代价。

  林中妖魔诡谲狡诈,有部分队员因此不幸丧生。

  “艾荣跟路香蝶,现在已经在准备突破了,等到他们成功之后,新采摘到的玄阳圣花,会开始分派给各队的组长,调查部有优先权,你有没有什么推举的人选?”

  季冬藏跟李跃并立,环抱双手,凝望着前方的平原。

  “穆哲吧,我们三组的组长,他的实力虽然不算队长中最强大的,但天赋能力很强。”李跃说道,他微蹙着眉头,似乎有些心绪不安。

  “怎么了?”季冬藏发现他的一丝异常,开口问道。

  “这两天,我总觉得哪不对劲……”

  李跃缓缓吐出一口气,如今突破了准圣境界,他的感知范围,已经达到了接近方圆十公里的程度,但身处这个还藏着大量未知的乐园之中,这个能力无法给他带来丝毫的安全感。

  “是有些不对劲,最近都没有君主级出来活动的迹象了,包括之前与你们一战的骸骨天将,也失去了踪迹。”季冬藏说道。

  “希望是错觉吧,这里先交给你了,我去天上静一静,有事让白珊珊喊我。”

  李跃说着,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催动灵力,飞向了天空中,准备去云层之上安静修炼一阵子。

  ……

  与此同时,陈元跟盖龙游双方的队伍,已经接近了盖龙游所说的那处地方。

  河道旁,陈元那双如同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一切,气机扩散,防范着任何突发情况。

  这里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气息,让人闻之作呕,就像是某种东西腐烂之后散发出来的气味,然而却寻不到任何可疑的东西,着实古怪。

  “这里就是你所说的地方?”陈元睨了盖龙游一眼,神色不善。

  “往前就是了。”

  盖龙游也早已收起了嬉皮笑脸的姿态,脸色有许些凝重。

  陈元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里就是腐烂气息的源头。

  双方手下的一群人,呈扇形在河道附近搜寻此前留下的记号。

  忽然,在一道大声呼唤之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陈元跟盖龙游二人率先出动,往声音发出的方向飞了过去。

  一到现场,陈元望着出现在那里的那个东西,浑身剧颤,目光震惊的无以复加。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见到,但盖龙游依旧掩盖不住内心的震动,呼吸略微急促了起来。

  四周围满了双方的人,无一人敢大声喘气,就这样静静盯着,等待陈元跟盖龙游的命令。

  出现在那里的,是一片圆形的混沌漆黑,那片混沌约有井口大小,无比突兀地出现在平地之上,流淌着诡异的光泽。

  这赫然是一个传送门!

  非同于乐园传送门那种绚丽的七彩流光,这个传送门,只有让人心悸的黑色,黑色波纹在蠕动,缓慢地吞并着下层的黑色浪潮。

  陈元慢慢咽了一口唾沫,定下心神,说道:“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东西?”

  “对。”

  “你想怎么做?”陈元继续问道。

  “这是一个传送门,我们身处的这个A级乐园的传送门已经被封闭了,而这里又出现了另一个传送门,你说我想要做什么?”说话间,盖龙游露出一丝犹豫与挣扎,但很快又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听完这段话,陈元没有出声,他拿起地上一块小石子,丢入了传送门之中。

  石子接触到传送门,瞬间没入其中,悄无声息。

  陈元又拿起了另一块人头的石头,再次丢了进去,结果一样。

  他思索了一会,又拿出绳索,一端绑上石头,自己捏住了另一端,直接将石头的那一端丢了进去,放松绳索,让其落入数米长度之后,又将其拉回。

  石头没有变化。

  “我已经确认过很多次了,这里的确是传送门。”盖龙游在旁边静静看着,突然出声说道。

  “所以?”陈元扭过头跟他对视。

  “我这边没有人敢下去,找你,自然是想让你这边出个勇士。”盖龙游说道。

  陈元冷哼了一声,“让我的人下,可能吗?”

  “你那边没人愿意下没关系,这附近有很多人,都是嗅着味来的。”

  盖龙游说道,他的目光投向了陈元身旁的一个人,那是个额前有一道刀疤的青年。

  青年名叫冼龙,陈元的左膀右臂,他的能力,在之前的交流会中,可谓是闻名四大王庭众多高校,这也是盖龙游找他们神树王庭最主要的原因。

  天赋能力:精神蛊惑。

  不用过多解释,陈元已经明白了盖龙游的目的,他冷笑了一声:“你倒是会做人,脏活让我们干,你坐享渔翁。”

  盖龙游没有反驳,只是冲他摊了摊手。

  跟着他们而来的人,大部分都是附近的零散团伙,以及无秩之地的那些巨头势力的眼线。

  这些人,虽然不属于四大王庭之列,但是无论动了谁,哪怕只是个猎人团队,消息传出去,动手的那一方,都会成为这些零散势力的众矢之的,会给自己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以。”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陈元只是沉默了一会,便直接一口答应,似乎对他来说,这不过是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在陈元旁边,冼龙面露犹豫,劝说着:“老大……”

  “没事,按他说的办,去弄一些人过来。”陈元吩咐道。

  闻言,冼龙也没说多话,硬着头皮转身去办事了。

  不多时,冼龙跟一帮手下,就带着几个神情略显呆滞的人走了过来。

  陈元使了个眼色,顿时有一人被提了出来,捆住双手,被踢进了那个黑色传送门之中。

  足足放进去十米左右,陈元才命人将他拉了起来。

  那个人毫发无损。

  冼龙问道:“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那人虽然呆滞,却很快回应了冼龙的问题。

  “黑。”

  黑?

  听到这个答案,众人面面相觑,脸色不太好看。

  这已经不是传送门了,这是分明就是传送通道,谁也不会知道里面会出现什么。

  “那种腐臭气味就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应该不会很深才对。”

  盖龙游蹙紧双眉,咬着手指思索着。

  “哼!乐园空间的传送门,是气味能够渗透的吗?”陈元闷哼了一声,大手一挥:“继续,把几根绳索都接起来,放长一点!”

  手下开始忙活着。

  这一次,绳索接到了足足百米之长。

  将那个人推下去之后,众人看着飞速下跩的绳索,心中紧张万分。

  笃!

  绳索绷直,已经下探至极限的长度了。

  “往回拉!”

  两个下属卖力地拉着绳索,但却感觉手感有些不对劲。

  “怎么这么轻?”下属疑惑道。

  盖龙游跟陈元同时脸色大变。

  “快拉!”

  那两名下属被吓了一跳,立刻加快了速度。

  然而,绳索被完全拉上来,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