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娇女有点泉 > 第一一一章 小王买花

  农家娇女有点泉正文卷第一一一章小王买花你说对了一半,但有些不对。你爹确实是被驱逐的,但他不是庶子。”

  “你太爷爷是家族长嫡长子,你太爷爷续弦后,就不待见你爷爷。

  你爷爷一直受太奶奶打压,娶个远亲的表妹。为了她,你爷爷主动提出分家。

  这惹怒了太爷,太爷只分给我们一些良田、铺子。你奶奶不足月生产,难产死了,一尸两命。

  后来续弦娶了我,我次年生下你爹。一直到,你爹十一岁那年,你爷爷错手杀人,杀死了钦差大人的小儿子。

  为了避祸,他们开了宗族,将我们赶了出来。我们一路逃亡至此,盘下宅子安顿下来。因花钱多,又不善经商,带出来的钱早早花光。”

  “还不够狗血,其中就没有深仇大恨?誓死报仇,夺回家财那种?”

  苏李氏看着她,摇了摇头。

  “没有深仇大恨,怎么回去复仇?怎么开展宅斗?不是正义的一方,不得观众喜爱啊。”

  “三儿,你在说啥?”

  “没啥,宅斗剧的套路罢了。”

  苏李氏疑惑不解,听不懂三儿说的话。

  苏李氏暗暗问她,“您是哪一世的祖宗投生?”

  她是哪一世的祖宗?

  苏灵雨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经后世人过来的,算哪一世的祖宗?

  说不定这家里的,都可能是她的祖宗。

  “你都记得哪几世的人物?”

  见她说不出话来,像是回忆能曾经听说的那几个。

  苏灵雨快一步说:“宗祠的牌位那么多,你能记得几个。”

  “我都不知我后世子孙有多少,等我进了宗祠再告诉你。”

  “三儿,我们可以按照年号算啊。”

  想知道自己多少岁,皇帝的年号会告诉你。

  比如她出生那年,皇帝驾崩,新帝登基,这一年就是成平元年。接着是成平一年,一直到现在,是成平八年。

  拿成平八年,减去成平元年。于是她现今是虚岁九岁,足岁八岁。

  拿着皇帝年号往回推,就能推出她是哪一世祖宗。

  这种自爆身份的法子,她才不选。

  “不记得了,我死那一年将近六十岁。”

  “哎呀,您高寿啊!”

  “这些东西,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六十岁算得了什么,到那个年代,六十岁算是早逝,八十岁才算正常死亡。一百一十岁算是高寿。

  挥手不说这些,让苏李氏忙活去,别拉着她回忆过去,别想挖根揪底。

  苏灵雨逃到外边去,去监工,去看看师公。

  ……

  家里多了一对新婚夫妇,到处秀恩爱,到处撒狗粮。

  新婚第二天开始,苏重夫妇得空就黏在一起,恩恩爱爱说着俏皮话。

  苏灵雨看不下去了,她得要出去躲躲,将空间腾给小两口。

  让他们放心、大胆地卿卿我我。

  正好腊梅开得旺,她剪下一些,放在花瓶里带到城里去卖。

  路上遇到要进城的王景行,隔壁小王骑上马,可谓是英气逼人。

  如果不是那身官服,称之为翩翩公子也不为过。

  她骑着毛驴,他骑着马儿,见着她放慢马儿。

  “你们进城干嘛去?”

  带着花瓶,带着花,是进城会友吗?

  坐在牛车上的木棉说道:“我们进城卖花,家中没银钱了,再不赚点钱,过年得要吃梗菜了。”

  苏灵雨想拦都拦不及,这话在家里说说就好,对外人却不好说。

  如果传到李家去,这不就是打李家的脸。

  说李家要聘礼高,说李家嫁女弄得亲家过苦日子。

  还有的会笑话苏家,打肿脸充胖子。

  “木棉说笑的,你别介意。我们呆在家中无聊,找借口进城看看。”苏灵雨说。

  “师叔公务在身,我们便不打扰你了。你先忙去。”

  既然她下了逐客令,他便不多问。若真是缺钱,苏家也有法子解决。王景行驱动马儿离去。

  目送隔壁小王离去,苏灵雨笑对大家说:“师叔气度不凡,越来越有官样了。”

  “虽然面嫩了些,但说话做事,处处显着威严。说他是大人,也不为过。”阿贵笑道。

  “听说他与孙大小姐定亲,不久就会送聘礼上门。王大人怕是要搬回城里住。”

  “村里的姑娘可得伤心咯。”

  “为什么啊?”木棉不懂。

  “心仪之人定了亲,要娶的人不是她。她们可不得心碎。”苏灵雨笑道,“等木棉长大了就知道了。”

  依照张夫人的意思,木棉的婚事,她那边自有打算,似乎不让苏家插手。

  张夫人是想让木棉,嫁入张将军家族吧。

  嫁给张将军的侄子,就顺理成章与她接触。

  张夫人这算盘打得真好,也不知张将军的侄子是否愿意。

  阿贵见四周无外人,便对三小姐说:“三儿,水楼台先得月,您可不想想?”

  骑着毛驴的三儿摇头,“他的野心太大,苏家不是他往上爬的阶梯,我并非他意中人。”

  且她也没看上他。

  再大的威严,再强的魄力,在她眼里也是个十几岁的小屁孩。

  王景行今年有十九了吧,是该成亲了。

  今年挖山的缘故,好些人家没有备年礼。

  这都腊十八了,家中妇女可得出门备货。

  街上热热闹闹的,处处显着喜庆。

  苏灵雨寻了个好地方,摆上瓶子,摆上腊梅。

  “卖多少钱好?”木棉问姐姐。

  “十文钱一扎,一扎五根。”

  “三儿,会不会贵了点?”阿贵问。

  “喜欢花的,想要买花的,不缺这点钱。就这样卖。”

  “木棉,吆喝起来。”

  “好。”木棉童音吆喝起来,“卖花嘞,卖花嘞,腊月里的梅花,十文钱一扎。”

  立马有两位娘子靠近,查看腊梅,挑挑选选最后还是放弃了。她们喜欢又舍不得买,十文钱一扎嫌贵。

  走了两娘子,又来三个姑娘们靠近,她们出门卖绣品,得了银钱,三个人凑钱买了一扎。

  “腊月里开的梅花,半月不凋谢,放着喜气咯喂。”

  机灵的木棉招揽客人,苏灵雨帮着挑选梅枝条,捆扎好递给客人。

  “谢谢,欢迎下次再来啊。”

  “姐姐,王哥哥过来了,边上跟着个漂亮的大姐姐。”

  抬头看,见王景行护着苏大小姐逛街。

  “叫他过来买花,送给仙女姐姐。”

  “嗯。”

  “王哥哥,王哥哥,你快来,买扎腊梅送仙女姐姐吧。”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