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百家祭 > 第六二一章 及时行乐

  李后主自少俊迈,喜肄儒学,工诗,能属文,晓悟音律。姿仪风雅,举止儒措,宛若士人。然,误作人主,至有入宋牵机之恨。其所作之词,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

  ——胡不说·《过客传·老囚徒》

  ………………………………………………………………

  弦月长胖了些许,想来是要到月圆。

  拒南关还是没变,只是多了些风霜。

  一个农夫和一个乞丐,遥遥望着拒南关的城墙,看着四周驻扎的兵士,感受着那肃杀的气氛,摸着自己的肚子,觉得有些饿了。

  那乞丐感慨道:“终于到了,果然没有马力,这路就是难走。”

  农夫道:“而且,还饿了。不行,我得去找些好吃的。”

  乞丐鄙视他一眼,道:“吃好的?你有钱吗?”

  农夫拍拍他的肩膀,道:“钱不是在你那里嘛,这一路上我们省吃俭用,不就为了在拒南关好好待着,吃好睡好。”

  乞丐甩开道:“这钱可是我从那白纱小子处乞讨来的,得省着点花,我还没试过揣这么多钱。”

  农夫道:“就当我欠你的可以吧?回头我找娘子去拿,应该可以拿到几文钱。”

  乞丐嘟囔道:“只见过乞丐找人要钱,还没见过有人找乞丐要钱的。”

  农夫大笑道:“走吧走吧。进关去洛。”

  乞丐见农夫大步往前走,连忙紧随着追了上去。

  两人都是良民,不时便过了检查,进了关内,可是站在城门内,遥遥看着那远处的将军府,一时却不知道去哪里是好。

  农夫问道:“你以前来过拒南关吗?知道哪里有好吃的不?”

  乞丐摇头道:“这里太远了,我也是第一次来,想当年都是窝在清风小城,吃那两个小子给的剩饭剩菜,后来就去了都城了。”

  沉吟片刻,农夫道:“那我去找人问问吧。你就别去了,你一上去,人家就以为你是要钱的。”

  乞丐叫道:“你这是看不起人,须知天下各行各业,每个行业都有优秀的人。”

  “行行行,你说得对。”老农夫一边回着,已经往前走了数步,打探到了消息,不时便回到乞丐身边。

  乞丐问道:“怎样?哪里有好吃的?”

  农夫指着一个方向,道:“据那人说,这里分成了好几区。若是江湖人士,就该往那边,里面有个飞来渡客栈和嫣然楼。”

  乞丐疑惑道:“嫣然楼是什么?莫非是和樊楼一样?”

  农夫嘿嘿一笑,道:“不,和鸾凤居一样。”

  乞丐恍然大悟,试探道:“那我们便瞧瞧去?看看能不能比得过鸾凤居。”

  农夫犹豫了片刻,道:“要是被我娘子知道,这可不太好吧。”

  “你去鸾凤居,还去得少了?”乞丐鄙夷道,“而且,你还每次都不给钱。”

  “我那是办正事,你可别诋毁我。”农夫急忙道,“再者,你够钱去那嫣然楼?而且你这身装扮,会被人撵出来吧。”

  乞丐摸了摸兜里,道:“勉强够吃几天。而且,那等场所乃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也许我们过去,可以打探出那两个小子的消息。”

  农夫道:“好像是这样的道理。那我们便去看看吧,如果被人赶出来的,那就去对面的飞来渡吃顿好的。”

  “那就走吧。”乞丐当先迈开脚步,往农夫方才所指方向走去。

  农夫追了上去,低声喊道:“我警告你,你可别告诉我家娘子,不然我家门都进不了。”

  “那你可以从窗户进去。”乞丐笑道:“你以前每次从鸾凤居回去,不是经常这样做?”

  农夫不再搭理他,当先往嫣然楼的方向走去,而老乞丐则是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够获得点钱财。

  不时,两人便再问了路,来到了嫣然楼前面。

  此时正是夜色正浓,嫣然楼内灯火通明,来往宾客如云,里面传来阵阵喧嚣声,还不时有胭脂香粉的味道袭来。

  在嫣然楼对面,此时也是热闹喧嚣,挤满了众多的江湖人士,里面则是觥筹交错,传来阵阵的食物香味。

  两人站在街道中心,看看嫣然楼,又看看飞来渡,犹豫着要往哪个方向走。

  农夫沉吟片刻,道:“要不,我们还是去飞来渡吧?如果去这嫣然楼,我怕被娘子骂。”

  乞丐道:“我不说,谁知道你来过?人生嘛,总得及时行乐。既然开始说了来嫣然楼,我连钱都准备好了,你竟然说不去?”

  农夫点头道:“行行行,你是财主,你说了算。那我们就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像点酥娘这样的女子。”

  “就算有,你也看不到。”

  “为何?”

  “钱不够。”

  “那我们就去喝喝花酒,仅此一回,下不为例。”

  言罢,两人便要迈步向嫣然楼走去,恰在此时,身旁传来了一道声音。

  “原来,那两个少年是祭典桂冠,难怪这么能喝。”

  “这一次,还真多亏了他们,可真是够解气的。”

  农夫和乞丐的脚步,蓦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那飞来渡入口,恰好看到一个粗肥胖子搀扶着一个瘦弱汉子从他们身边经过。

  农夫连忙拦下两人,问道:“两位兄弟,敢问一下,那祭典桂冠的少年,现在在哪里?”

  那粗肥汉子停下来,疑惑地打量着两人,道:“你们也想找他们,找不到洛。”

  “这是怎么回事?”

  “方才裴二公子说,他们几人都从窗户走了,大概是被我们吓跑了。”

  农夫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刚来到这里,还不清楚情况。但是那祭典桂冠,我们可是听说过咧,他们厉害得很。”

  闻得此处,那粗肥汉子道:“原来是这样,我跟你讲。前些日子,裴二公子在飞来渡大摆宴席,请我们这些江湖人喝酒吃肉。后来,他带来了几位年轻公子。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我们见裴二公子带来贵客,没有搭理我们,当时喝多了气在头上,便拦住了他们。结果,我们就斗起酒来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农夫疑惑道,表现出完美的好奇和配合。

  粗肥汉子感到了满足,道:“那几个公子以一挑数百,把我们这上千人全都喝趴下了,而他们还没醉。你说他们厉害吧。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几名公子里面,有两个是祭典桂冠。”

  农夫恍然大悟,和乞丐对视一眼后,道:“那后来呢?他们去哪里了?”

  粗肥汉子摇头道:“后来他们走了,没想到今天又回来了。当时,那客栈里来了几个富家子弟,嚣张跋扈得很,还把我们几个弟兄都打伤了,你看我兄弟,就是被它们打伤的。”

  “那怎么办?”农夫忙道。

  “后来,那几个公子又出现了,还带来一个中年居士,一番话就让那几个富家子弟落荒而逃,最后还赔钱道歉走人,实在是让人畅快。”粗肥汉子大笑道。

  农夫恍然大悟:“所以,他们刚才是从窗户逃跑了,又不见了?”

  粗肥汉子道:“对对对,我们本来想谢谢他们的,结果他们早走了。唉,我先不和你说了,得带我兄弟去看病。”

  农夫拱手道:“谢过两位兄弟告知了。”

  那粗肥汉子走了几步,道:“兄弟,既然你对他们也感兴趣,记得发现了彼此通知。我叫马大胖,就在飞来渡住着,有发现记得找我。”

  “好咧好咧。”农夫连连点头,看着马大胖两人离去。

  良久之后,乞丐道:“没想到这两个小子,到哪里都能闹出事来,也不怕找不到他们了。”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当然是嫣然楼,它就在对面,那是最好的监视地方,你说对吧?”

  “那是那是。”

  当下,农夫和乞丐,便背对飞来渡,走向了嫣然楼。

  正在此时,嫣然楼内,有人在大发雷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