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辞青山抱剑来 > 第十二章 生财有道

  纯阳外宗,符院。

  荀川手里捏着三十张底符,缓缓往东步行而去。

  符院的东边是丹坊、器坊和兑换房所在。正因如此,在附近也形成了一个物品集散区。

  就像一个小型集市,符院弟子若有所需皆来此处。或用钱和贡献点购买,或以物换物,十分热闹。

  包括一些专门给其他弟子赊账的师兄也常驻于此,因多有富余,赊一还二,大多赚的盆满钵满。

  荀川刚进符院闲逛时便发现了这个地方。此番前去,也是想看看手中的上好底符能换些什么来。

  “下品重器,青光指虎贱卖,仅需二十张上品桃木符或四十张普通桃木符。各位同门过来瞧瞧啊!”

  “最后三枚上品养气丹,修炼必备。换上品桃木符三十张或三百贡献点!丹坊已经断货,错过可惜呐!”

  “牧院出品十年凤目鸡一只,十六斤足秤,滋补养身,保你开七轮有如神助,不收桃木符,一千贡献点或两百丽水钱不二价!没钱的也来看看欸!”

  乍一看去,四周热闹非凡,摆摊吆喝之人少说也有两三百号之多。

  若说比内宗优势之处,外宗恐怕只有人丁兴旺这一条。足足数十倍于下宗弟子,使得各院格外热闹。

  四处走了走,但大多数摊主并没正眼去瞧荀川,因他穿的太过朴素,怎么看也不像个能掏出钱的买主。

  半晌,荀川停在一个摊位前,只见摊主正摆着一些刻好的符底,约摸二十来张,薄厚不均。

  细瞧去,薄的相当于荀川袖中两张重叠,厚些的则足有半指来宽。

  院东集市之中,最不缺买家的畅销品便是这桃木底符。此乃符院刚需,人人皆要缴纳。但总有一些人运气不佳,往往差了那么几张,只能东拼西凑来买。

  “这位师弟,买底符吗?”见荀川驻足,摊主一笑道。

  要说此处还有谁不会看不起荀川,也就只有这卖底符的摊主。

  荀川没有答应,只是蹲下了身子,用手指捏起一张相对薄些的上品底符看了看。

  “师弟好眼力,这张品相最好,绝对上品。”摊主搓了搓手掌道。

  “什么价?”荀川看了他一眼。

  摊主嘻嘻一笑,伸出两根手指。

  荀川一愣,思考了一番,想来他说的是两枚丽水钱。

  荀川点点头,将符放下道:“敢问师兄,这可是你亲手所制的?”

  “自然是我亲手所刻。我方知有的底符在这符院之中还算有点名声,你大可四处打听打听,十个缺缴的弟子,少说有七八个都在我这买过。”摊主方知有一脸自豪道。

  荀川作出微微诧异的表情:“不知方师兄……入院多久了?”

  “我入院已有三年,你问这个作甚?”

  “三年……”荀川叹了口气:“我瞧你这凹槽略微有点毛糙,不够直些。”

  “又不自用,何必费那功夫刻得笔直。这样的已经不错了,至少能发挥出五六成符力。你若买去,长老那保准能过!”

  荀川叹了口气,起身,摇摇头,转身走了。

  方知有一愣,看着荀川渐渐走远,回过神来低声骂道:“嘿!哪来的破落穷鬼,买不起还问那么多。真是闲的!”

  荀川听见了他的低骂,只作充耳不闻。径自漫步集市,又泰然自若地问了十七八家,果然所有摊位的价格都十分统一,但无一例外的是,底符的凹槽雕工极差。

  乍一看确实方正,却经不起靠近一观。粗细不均的线条明显是刻槽时力道不稳所致,虽都能形成回路,但草木精华在其中流转时,显然略有瘀滞。

  “上品底符,刻的槽却只有四五成的功效。既要做,何不做到最好?”荀川叹息道。

  想起方知有先前那句“长老那保证过”,荀川忽然明白了原因。

  若是自用,当然是品质越高越好,但若只为了任务缴纳,做的粗糙些效率反而更高。

  只要能通过就行,横竖又没有额外奖赏。

  “那为何不直接到内院去卖?内院弟子难道不想用品质更好的底符么?”想到这,荀川又绕回方知有的摊位。

  见他再次过来,方知有不再摆出先前那般好脸色,而是不耐烦地道:“不买请走,莫在此处费我口舌。”

  “嘻嘻!”荀川微微一笑,从袖子里抽出五张底符递给他道:“方师兄收好,就当是见面礼。”

  方知有接过一看,见这五张底符极薄,且厚度如出一辙,心里一惊。

  抬头看了看荀川,见他面善,便问道:“此符何处得来?”

  “方师兄既收了我的符,我还没开口,师兄怎好先问起我来?”

  方知有一愣,缓缓将符收进袖口道:“师弟若有事,但说无妨!”

  “我想问问,这内宗弟子是否都能领到符院上缴的底符?”

  “自然不能,灵符只供纹师楼使用,下宗弟子,除非拜纹师楼长老为师,否则无法享受。”

  荀川若有所思,低眉片暇后又道:“那其他内宗弟子可会购买?”

  “师弟刚来的吧?”

  见荀川点头肯定,方知有边低头重新将符摆放一通,边答道:“修为到了画阵期,自然需要购买底符。纹师楼的符纹师又叫阵纹师,因阵乃符所化。许多内宗弟子都要耗费大量钱财用于采购底符。”

  “那为何方师兄……你不去下宗卖?他们既然需要,想必出价要比符院更高才是。”

  一听荀川此言,方知有连忙将手放在嘴巴“嘘”了一声。

  左右看了看,他浓眉蹙起盯着荀川好一会儿,直到确定他眼里没有半分阴暗和狡黠,又伸手将他先前给的五张底符拿出仔细一瞧,半晌,将声音压得极低道:“师弟莫非想做下宗生意?”

  荀川被他带着,神色也略微有点紧张,左右看了看,附耳道:“正有此意。所以才来问师兄!”

  “且跟我来!”方知有闻言,一把将摊位收起,拉着荀川便往自己房中跑去。

  他也有一方乾坤袖,想来在符院混的不错。荀川正是看上了这点,加上那句十有七八都在他这买过符,所以才找上了他。

  一路小跑进了屋。方知有如做贼一般,再次小心翼翼观察四周,确认无人发觉后,才快速将门关上。

  “方师兄为何一惊一乍,弄得我也有些心慌。”荀川捏了捏鼻尖道。

  给荀川倒了杯水,方知有深呼吸了几下,眼神忽然亮了许多道:“我先前听说,咱们符院来了一个新人,一大早扛着一方巨木下山,姓荀名川,莫非……”

  荀川知道此事一定会传扬开来,也没打算遮遮掩掩,只是没料到居然传的这么快。

  少顷,他点点头道:“不错,正是在下!”

  “还不知道吧?就这一小会儿,你都出名了!”

  “嗯?”

  “众口皆传你天神下凡,山神附体,身藏巨力,一把黑剑排山倒海。甚至有传言说你是内宗某位长老的亲儿子。”

  荀川闻言,摸了摸额头露出一抹苦笑,略微显得头疼。

  “这么看来,先前那五张底符,真的是你亲手所制……”方知有带着最后一丝疑惑看向荀川。

  耸了耸肩,只见荀川伸手往袖里一掏,拿出一叠底符来。

  方知有见状,目放精光一把抢过,定睛端详了一番,又与先前五张一一比对,在确定每张厚度都一模一样后,摇着脑袋眼底满是不可思议。

  “天老爷!”

  “你……你到底是哪路神仙!?”

  “这三十张底符做了多久?”方知有瞠目结舌道。

  荀川挠了挠鬓角:“呃……约莫……”

  说着,他伸出了两根手指。

  “两个时辰?”方知有一愣:“两个时辰竟能做出三十张,你……咳咳,咳咳咳,这么薄的,给我两天恐怕都难……咳,削出一片。”

  见他惊得咳了起来,荀川连忙将还没入口的水杯推给他,眼神明亮地看着方知有沉默不语。

  见荀川神色不对,方知有连忙咕咚咽下一大口水,收敛笑容,瞪大了眼信将疑道:“你……莫说是两炷香!”

  “我是说……两个呼吸。”荀川尴尬一笑,脸色微红略显腼腆道。

  听闻此言,深深吸了一口长气,方知有猛地站起身,在房间里左右踱步,口中念念叨叨不知说的什么。

  足足绕了五个呼吸,他忽然坐下,无比认真地看着荀川道:“此话若从他人口出,我定笑他不知深浅,大言炎炎!但这三十张底符乃我亲眼所见,还有那方巨木……我……”

  “我们符院怎会冒出你这号人物,纹师楼的内宗长老怕也不过如此!”

  荀川闻言,心中越发感慨。

  自己只不过是力气大了些,手较常人更稳一点罢了。

  实实在在的是,他的下品凡骨,不能再差。

  看着方知有那心不在焉的表情,荀川很想问上一句:“十五岁前,你们难道都不打个基础么?”

  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最终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我需要很多资源,很多很多。卖符,或能有点赚头。”

  “赚头是有,只怕没那么简单。”方知有清醒了一些,摇摇头道:“若想借此生财,需要解决三个问题。”

  “哪三个?”荀川忙问道。

  “第一,你的底符虽好,但越薄的底,刻槽便越难。除横平竖直外,浅了不行,太深又容易裂开,方寸之间极难掌握。”

  荀川思量片刻后道:“雕刻之事交于我办,应当不是问题。只是这草木精华从何而来?”

  “我要说的第二就是这草木精华。符院弟子,每月堪堪只有七十份,需自行去兑换房领取。”

  “每月七十份?”荀川算了算:“那也足够了。若没刻出槽来根本不会用到草木精华,七十份足能灌注出七十张底符。”

  方知有叹了口气道:“每十天,普通桃木符需要上缴二十枚,一个月则是六十枚,只有剩下的十枚能让弟子自由支配。这十份草木精华便是符院每个月给弟子们的资源。”

  荀川眨了眨眼:“草木精华又不能作修炼之用,也有人买吗?”

  “当然有。”方知有嘴角向下,不喜道:“譬如像我这类的老手,制符速度快。一个月何止七十张,用完后自然要找同门购买。他们拿到钱,就可以去换取丹药贡献度,作修炼之用。可不过十份而已,根本值不了什么钱。所以我们符院弟子在五院之中活的最为辛苦……”

  荀川闻言陷入沉思中。

  “若照他这么算,自然是活的辛苦。可做出的要是上品底符,一个月便仅需缴纳三十张,能省出足足四十份来……”

  “用这四十份,再做出四十张上品底符。转手一卖,按行情价,少说也有四百点贡献。这四百点贡献又能购买更多的草木精华……”

  想到这,荀川抬眼问道:“第三呢?”

  只听方知有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即便第一第二都能解决,此事也不好办。这第三点,才是这笔生意的关键所在……”

  “你若是院中老人,我不说你也能自己发现,符院的供销渠道早已被人把持多年。”

  “被人把持?师弟初来乍到,对符院形势不甚熟悉,敢问是何人?”

  “赵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