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柱灭之刃开始的万界之旅 > 第一百五十八章:饮血的剑,越发空虚(求订阅啊!求订阅!)

第一百五十八章:饮血的剑,越发空虚(求订阅啊!求订阅!)

  “桀桀桀!为什么要逃啊?你们不是鬼杀队的柱吗?为什么连和我这个鬼正面作战的勇气都没有?产屋敷的脸都要被你们给丢光了!哈哈哈!”

  玉壶十分嚣张的追逐着时透无一郎和“缘一零式”,对于拿他没有办法的一人一傀儡,现在他可是十分的出气,十分的得意,这些胆敢嘲笑他的艺术,胆敢侮辱他完美的体的家伙,全都只有变为一只鱼的下场!

  时透无一郎和“缘一零式”倒也不是只有一味的在逃窜,未云也有cāo)纵着“缘一零式”去攻击这个玉壶,借助着他刀多的优势,先用两把刀吸引住玉壶的注意力,让玉壶动用那烦人的爪子去防御,然后再用另外两把刀去攻击这个家伙的体。

  但是这个玉壶的话,也真的不是在说谎和吹嘘,他说他的鳞片要比金刚石还要坚硬,而事实上,他上那布满的鳞片有没有金刚石硬不能确定,但真的是坚硬到根本无法用轮刀斩断!

  虽然这个家伙的头和脖子上,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覆盖着这种鳞片,但是他只要用他那恼人的爪子做好防御,他们的轮刀就根本就不敢向那里砍去。

  一时之间,时透无一郎和“缘一零式”一人一傀儡,还真的是拿这个嚣张的家伙毫无办法!

  “绝对不许你!侮辱主公大人!!!”

  但是,就像玉壶的弱点是被人侮辱自己的艺术一样,时透无一郎在自己心中最尊敬的人被侮辱了之后,也是爆发出了十分愤怒的绪。

  他的记忆缺失让他对很多东西失去了兴趣和感,但是只有主公大人是他心中最不容侵犯的!毕竟是那个人给了他生活的目标和理由,是那个人拯救了他的生命!

  “霞之呼吸柒之型胧!”

  这一招是时透无一郎独创的剑技,霞之呼吸只有六个型,但是这个天才的少年自己钻研出了这一招,随着这一招的使出,一片浓雾云霞瞬间笼罩了时透无一郎,他的影飘忽不定,让玉壶根本无法判断他的位置。

  偶尔露出影的时候,像是乌龟一样缓慢似乎是原地站定不动一样,但是当玉壶的爪子攻向他的时候,他却又在一瞬间便再次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这如同戏耍一般的行为,让玉壶感到十分的恼怒,这个家伙更加的想要杀死时透无一郎,把他给制作成一件值得保留的艺术品的想法,已经挤满了玉壶的大脑。

  未云虽然此时正在和童磨交战,但是他对于时透无一郎的行为理解的还是很到位的,这个小家伙无非就是想要吸引这个玉壶的注意力,然后让“缘一零式”可以趁机砍断这个玉壶的脖子。

  又或者是让“缘一零式”去偷袭这个玉壶,然后在玉壶去反击的时候,他再突然出手干掉玉壶,不管怎么样,无非就是一个声东击西的战术,未云执行起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于是“缘一零式”空着两只手,拎着四把轮刀,就是再次向着玉壶攻了过去,这一次,“缘一零式”和时透无一郎的配合,已经是冲着杀死这个上弦之伍的玉壶而去了。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方便告诉我,鬼舞无惨那个家伙在哪里吗?”

  未云一边cāo)纵着“缘一零式”,一边仍然在试图一这个上弦之贰的童磨的话,毕竟这个家伙一副很没有节cāo)的样子,说不定就愿意把鬼舞无惨也给卖了呢。

  “哈哈哈,这个,我可没有办法告诉你,因为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童磨知道,这个问题之后,应该就没有下一个问题了,但是他说的倒也是实话,因为他们这些上弦,其实也是真的不知道那无限城是什么地方,估计也就只有那位鬼王大人,和那个琵琶女鸣女知道了。

  “呵呵,看来你们这些上弦鬼,也不是很了解你们效忠的对象啊,这可真是够悲惨的。”

  未云有些被那位鬼王的手段惊呆了,那个家伙到底是有多小心谨慎?连自己手下最顶端的战力,竟然都不知道他的位置,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童磨被设下了什么诅咒,一说就会死的那种。

  但是,既然没法提供有用的消息,那这个家伙也就没有什么继续活下去的必要了。

  未云看着童磨的眼神逐渐冰冷了起来,手中的轮刀也是再次抬了起来。

  “现在,才是真正的战斗开始,我的这一击,你还能挡的下吗?”

  未云嘴角泛起了一丝嘲讽的微笑,这笑意刺的童磨浑上下仿佛都在颤抖。

  这个从生下来就好像没有一丝的感的上弦之贰,在面对着未云的时候,竟然仿佛要产生感了一样,虽然那感可能应该叫做恐惧!

  “咔嚓咔嚓!”

  燃烧着妖异的蓝色邪火的魔铠,凭空的出现,没有覆盖在未云的上,反而是覆盖在了未云手中的轮刀上。

  那魔铠的细胞,整个的附在了未云手中的轮刀上,蓝色的魔铠将整个刀扩大了一圈儿,变成了一把造型颇为怪异的魔刃,魔刃之上,蓝色的妖异火焰雀跃的跳动着,似乎为自己终于又见了光而感到欣喜。

  这是未云新研究出的魔铠细胞的用法,也代表着他和这个魔铠细胞的融合更进了一步,毕竟他现在已经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调整自己的体了,这覆盖在他体里,如同寄生虫一般的魔铠细胞,自然也得到了更好的运用。

  现在他可以用这魔铠细胞附着任何他接触的东西,只要他愿意,就算是一根路灯,也能被他用来做武器。

  而那雀跃的魔焰,对于波纹震动的传导能力,也要远远的高于任何的事物,这魔焰本就如同狗皮膏药一样,沾到人上就会烧个不停,注入了波纹的力量之后,自然就已经变得好像是太阳之炎一样了。

  而魔铠化的轮刀,虽然失去了轮刀本的效果,但是对于波纹的承载能力,可是已经强的太多了,也算是有得有失吧,总的来说,还是要得大于失的。

  “没有生命,是为了最终的堕落和沉沦而降临世间,但是你们,又怎么能算的上是生命呢?”

  未云眼中的邪异一闪而过,嘴角带着嘲讽笑意的他,一个踏步,手中的魔刃就是已经斩到了童磨的前,席卷的魔焰已经将所有的结晶御子都化为了灰烬,而眼中带着绝望的上弦之贰的童磨,马上也将要殒命于这把魔刃之下。

  “饮血的剑,越发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