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甜蜜的冤家 > 第750章曾经来过

  我非常繁琐的说些这种东西出来,我不知道我会有什么样的方法,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东西。

  我只能把自己的东西断,断断续续的不停的说着没有,我觉得好像真的就是这个机会。

  也许这就是我最后离别离别之前,总有很多无法言语的一种无法舍弃的东西。

  当这种东西已经成为自己没有办法再去创造的东西之后,你会发现自己真的会在这个过程中真的是那么依依不舍。

  那么眷恋着这些曾经的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多的温暖。

  那锦堂似乎有些不甘心了,好像他在争取着自己的权利,而且用一种非常比较强势的态度去问候老爷子。

  “老爷子,你真的放心猫99他出去住呀,他的这种情况虽然说说是这样说,但是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到底怎么办,现在很多事情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安排,如果这个事情会发生一些意外怎么弄,而且现在我们不可能一个月都不见面吧,一个月不见面,这太夸张了吧,在我想法里面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难道这种情况真的会出现吗?我的天哪,我们一个星期见一次面过来吃个饭应该都可以吧,抱抱平安这些东西都可以吧,真的像别人所说的什么都面都见不了,这也太煎熬了……”

  那锦堂这个时候说话完全像个小孩子一样,躲得起撒了,娇老爷子听了之后也只能是点点头哈哈大笑。

  也没说出这么多的东西,看来老爷子铁定了心要这样做,我真的很佩服老爷子的一个决定。

  当然我也很欣赏老爷子对这个决定的一个果断的权利。

  因为我知道老爷子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

  一定有自己的一种肯定的。

  “我的儿子这个东西你不是工厂,这边事情还没处理完吗?你赶快把这事情给我处理完你也知道我时间也不多了,陪伴你的时间确实是一天比一天少,那么你赶快把工厂处理完,你跟猫猫结婚之后要带我去很多地方去玩的这种东西是毋庸置疑的,希望这个东西不要再耽误了,赶快就把这些工厂处理完,不要再想着往里去找事情,而且你们现在只是半个月的时间,仅仅就是半个月时间而已,这个时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或者是你不要说任何事情要分别的一辈子的事情不至于这样吧,要不然你问一下猫猫他是不是真的觉得会分别一辈子?”

  老爷子一定要把这话题转移到我身上来,我当时知道这种东西不管怎么样说,怎么样做这种东西,我都可能给出一个对方的一个肯定的答复。

  “对呀,那锦堂你怎么这么幼稚,我们不过是分开了10天,可能半个月时间没有,你把那黄道吉日给定下来,我这边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就行了嘛,你干嘛搞得这么复杂的东西,你赶快把工厂这个事情处理完,而且老爷子在这边要去玩去很多地方,你这段时间抽空出来,赶快把东西放到这里来,别再想那个东西了!”

  我没有给那锦堂一个答复,我只是转移那个话题,而且用一种非常强势的语言去说道。

  所以话那锦堂看着我们两个人也是很无奈的,怂恿就太单纯了。

  好像我们两个完全是做了一个非常默契的战术性的搭配。

  我再次跟老爷子说,好像很多的临别的留言真的不是一下子能说清楚。

  也不是一下子能说明白的,有些东西在内心深处满腔热情,满腔无限的惆怅和满腔,不是那么悲哀。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说出来,只能是暗自伤神。

  “老爷子,谢谢你,谢谢你给我这样的时间和空间,我希望你真的好好的去配合医院医生治疗,也许这个治疗我们用保守一点的方案去处理就行了,我知道有些东西您还是坚持一下,我们不倒西部不到出口去治疗,我们只做一些保守治疗可以吗?我希望老爷子我回来的时候我还能看到你精神抖擞的样子,我真的很希望陪着你去祖国大好河山去游玩,我甚至想很多地方很多地方我都没去过,很多东西对我来说真的是有井底之蛙,孤陋寡闻,我想听听老爷子陪着你一起去看看,我真的很想去看看呢!”

  我的声音有一种烟梗这种东西已经解决完之后,我真的对感觉自己有太多的。

  因为这个东西我叫人知无常情,生死有天命,有些东西是不可能抗拒的,自然因素的一种规律的。

  但是有时候人真的会在这过程中真的有太多的贪念和欲望,总有那些无法割舍的东西。

  老爷子似乎看得很开,说对这个话题他根本就是用一种非常平常的心态,还是保持着刚才的立场,他只是有一种非常佛系的语言。

  “好!我答应你,我可以接受约翰先生的保守治疗,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快快乐乐的嫁到我们家里面来,我一直很期待我的子子孙孙繁衍下去,你能答应我吗?”

  “老爷子你放心,我能做到的东西我会尽力而为,用尽全力去做任何一个事情,不管是对工厂对未来,对更多的期许,我用尽全力去做!”

  “好了,你后天就走,那也安排这个事情,就这样定了,你把这个事情所有东西都安排的好好的,千万不要有任何一个过多的一个担心,而且有些东西一定要坦坦荡荡的去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过多的去被任何人去利用,而且要知道你现在所处的一个环境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威胁的环境,就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学会如何去判断的事情,这点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我和我的儿子在家里面等待着你,等待的那天风风光光的再又到我们家里面来,这个到时候是我这一辈子的最大的心愿之一。”

  我真的有些哭泣的感觉,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东西。

  有哽在喉。

  那锦堂紧紧的搂着我的肩膀,用一种非常肯定的语言去对着老爷子说,好像是最自己在做这方面的承诺。

  同时也是在对我在做出这方面承诺,不管是哪些东西,他好像是对着自己过度的承诺。

  做出更多的期许的一个诺言。

  “我的父亲这一切都不会有任何一次改变的,你放心,只要有我那锦堂在一天猫99,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闪失,你发现这一点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老爷子听到这些话似乎最多买了点点头,好像这个谈话完之后,他马上陷入了一个很大的疲倦的感觉。

  确实刚才我们谈话时间接近一个小时,对他来说已经超出了他所有的体力的一个支撑。

  而且对这种情况下,他更多的需要一个非常充足的睡眠和睡眠,对他来说的一个身体恢复是正常的。

  这是我急急忙忙的说道。

  “哎哟喂!老爷子今天可是我们工厂我成立的日子,你今天聊的太兴奋了,你看现在快接近晚上的11:00时间,赶快去睡觉吧,这个事情真的就不能再耽误了,好了,你所说的东西我都依你我保证,我会全力以赴做好每一件事情的,你现在是否可以很满意的去休息呢?”

  老爷子似乎很满意,点点头,好像对这一次的谈话他意犹未尽。

  但是这个东西都已经任何事情都已经落下了帷幕,所以话对老爷子来说,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或者说他已经做出了想要做出的不安排的故事。

  我不管是怎么样,但是至少目前情况而言,他已经做到了自己最大能力的。

  而我也给出了自己最大的承诺。

  我觉得这种双方应该是达到了彼此的默契吧。

  老爷子住着拐杖伸了个懒腰,那锦堂连忙过去才负责,他的父亲以后小心翼翼的搀扶上楼。

  看着他们盘山而走的样子,我内心真的有种非常无法言语的那种感动。

  我知道他们两个人将会离开我,而且渐行渐远就如同现在一样,他们慢慢离去。

  而我将在原来的地方等待,我将我想未来是什么样的结局或者未来是什么样的情况?

  但是我知道这种东西不管发生任何时刻,我一定不会有任何一个放弃。

  而且这种东西我对自己已经做出了一个承诺:

  “再见,老爷子,我知道你的未来还有很多丰富的可能,也许很短暂,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参与到你人生之中最后的落寞的阶段,也许我只能作为一个过客,也许我不能再坚持看到你最后的一个落寞的一个情况,但是我已经尽力了,老爷子相信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祝福你……”

  我说我想着这东西,看着他们就走上我的这样子,我真的觉得很感动。

  我在长长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我的房间。

  我知道,当我睡过这一觉之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来临和他新的一天来临,将会导致最后的一天到来,后天我真的就要离开了。

  也许这时间对我来说太过于仓促,但是没有办法,但是我现在我也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面对那锦堂,我知道那锦堂有太多的内容。

  不知道如何去割舍这段沉重的感情,而这份感情让我不得不去面对。

  而不得不得不去割舍的时候,那种痛苦就有种剐了我的肉,割了我的皮……

  再见,我的朋友再见这一切终将会有个结束,我不过是个匆匆离开的旅行者而已,我曾经在我生命中来过。

  但是我又要离开了我将背上我的行囊匆匆而别,也许过了明天一切都会好的吧,但是要知道呢?

  我洗漱完毕之后就直接躺在沙发上面,因为我在等待着我相信那锦堂一定会到来。

  这就是我们重新彻夜心扉的时光。

  深深吸了一口气。

  听到房间门启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