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秩序剑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强买

  “怎么可能?白狐萨里要是发疯,这世界上就没几个清醒的人了。”安斯艾尔失笑道。

  “说来说去,不过是北方四领被群山围绕、又有无法耕种的百里荒原阻隔,只好算是孤立于吉尔特王国的一块飞地而已,如果这位安德*蒂尔斯爵士野心勃勃,将来莱斯特家族难以自处罢了。”

  北方四领原本是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只不过当年的开拓骑士们本身没啥好选择,能有一块可耕作的土地立足算是不错了,在一代代开拓骑士努力下,总算在两条山脊间开拓出四个男爵领大小的领地。

  可这些领地被群山和荒原围绕,发展潜力已经竭尽,养一个子爵家族就已经是勉强。

  “我觉得白狐萨里的胆魄还是小了些。”华纳悻悻的说:“要是我,就以这位安德*蒂尔斯为锋芒,到南方去争取一块更大的领地!”

  没人规定贵族的领地必须连成一片。

  比如曾有有一位利尔伯爵,他的主领地在莫索兰王国,而另有两片领地分别在莫索兰王国的死对头迪斯内王国和力度王国境内。

  每次三个王国开战,这位老兄就要把领地里的骑士分成三拨,分别为三个王国效忠卖命。

  “呵呵。”安斯艾尔只是笑笑,没有评述这位学弟的雄心壮志,而是低头走了一步棋:“将军!”

  “啊——”

  华纳的话说起来容易,可莱斯特家族从男爵家族升级为子爵家族,已经辛苦积蓄百年,又有萨里*莱斯特数十年谋划、伪装,终于一朝功成,震动吉尔特王国。

  这也就是北方四领与吉尔特王国其他领地相对孤立。

  要是在吉尔特王国腹地,你让莱斯特家族这么操作试试?不知有多少人要插上一手,就算他能吞并一个男爵领,别人也不可能容他吞下另外两个男爵领地的,更别说想晋升子爵家族了。

  再说了,这一次领地战争之后,莱斯特家族积蓄下来人脉和财富都消耗一空,凭什么去争夺伯爵之位?

  而且别说莱斯特家族,就算是泰伦斯家族,明明白白说一声我要争取实地伯爵爵位试试?

  信不信第一个出手按死泰伦斯家族的,就是奥托尔家族!交情归交情,但是在我的地盘上,你想发展出威胁我的势力,那就是找死。

  莱斯特家族既然无望更上一步,留着安德*蒂尔斯这样前途无量的年轻人,那就是自寻死路。

  棋局已经结束,自然有仆人走上前来撤下棋盘,端上茶点——这是下午茶的时间了。

  “华纳,这件事就先放下吧,为这点小事,与一位前途无量的中阶职业者结仇未免太不值得。反正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你去为妹妹提亲了,不是吗?”

  “那倒是,这件事我连卡洛儿也没说过。”华纳*泰伦斯点点头。

  丢脸的事情只要没外人知道,也就不算丢脸。

  “对了,既然这样,那我干脆送上一份贺礼,恭喜他们今日结婚。”华纳*泰伦斯也是拿得起来放得下来,既然对方不是能直接碾死的小蚂蚁,那就没有必要为这件事结下仇怨。

  当然,这份礼物主要不是给安德*蒂尔斯的,而是给那位被自己大大得罪的爱蜜莉雅小姐的。

  “也算我一份,这里到底是奥托尔家族的城市,客人在这里受到刺杀,我们也有一份责任。”

  ————————————

  安德与爱蜜莉雅肩并肩,走入白色风雪旅店。

  作为新晋爵士的安德和从未来过格拉城的爱蜜莉雅,两人在这里是半个朋友都没有,倒是赖尔特夫妇的长子罗恩,据说在格拉城里开有一家旅店。

  不过,现在的安德哪有功夫惦记这位老兄?

  吩咐旅店的侍者准备一份丰盛的晚餐之后,安德直接带着爱蜜莉雅回到房间。

  进到房间里,安德转身,望着自己的新婚妻子。

  安德很想要组织语言,来表达自己的爱意。

  胸中有千万种感慨,亿万种爱意,争先恐后的想从唇齿中吐出,但是也许是咽喉太狭小、也许是一根舌头无法同时表达如此众多的爱意,千言万语都堵在咽喉,一时间让安德的脸憋的红了起来,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安德——我爱你!”

  爱蜜莉雅伸开双臂,轻轻环抱着安德腰背。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抱在一起,靠在墙边。

  时间安静的流逝,两个人静静的拥抱着,谁都不说话、谁都不想动,生怕打破这甜蜜的宁静。

  阳光从窗口中射了进来,在墙上慢慢的移动着、移动着,直到窗外只能看见一片红色的晚霞。

  “安德爵士,爱蜜莉雅女士,你们的晚餐来了。”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面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宁静。

  爱蜜莉雅轻轻放开安德,悄悄的走到房间里。

  安德拉开房门。

  三位侍者推着一辆餐车进来,开始合作布置餐桌。

  他们不仅仅是晚餐的布置者,同时也是侍候贵宾用餐的侍从——当然,这是指贵宾没有自带侍从的情况下。

  白色的桌布、红色的玫瑰,燃烧中散发着清香的蜡烛,精美到精致的菜肴和玫瑰金制成的餐具。

  一位侍从弹起竖琴,轻快中带着淡淡的喜悦。另外两名侍从为酒杯中斟上了如红宝石般的酒液。

  安德和爱蜜莉雅盛装坐在餐桌两侧。

  “蒂尔斯夫人,干杯!”安德举起酒杯,话语严肃,眼中含笑。

  “蒂尔斯先生,干杯!”桌子的另一侧,爱蜜莉雅笑颜如花。

  两人同时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相视微笑——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接下来自然是春宵苦短,一夜无话。

  ————————————

  第二天一大早。

  安德与爱蜜莉雅起床时间比平时略晚了一些。

  走出房门,穿过花园,来到白色风雪旅店的入口大厅,罗德尼爵士早已等在这里——并不是他与安德夫妻有约要一同游览格拉城,而是专门道歉来的。

  “安德,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我真是抱歉之极!”

  罗德尼爵士这么大岁数了,安德和爱蜜莉雅都能想到刺客是冲他来的,难道他自己想不到吗?

  也正是因为罗德尼爵士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昨天才没敢跑出白色风雪旅店来给爱蜜莉雅送药,而是让侍从罗特把伤药和其他用品带来。

  不然,不是罗德尼爵士出面,罗特一个小小的爵士侍从,如何能让白色风雪旅店帮忙准备这么多东西?

  “没关系,罗德尼爵士,这也不能怪您。”今天的安德,心情格外愉悦,自然不会把这点无心之失放在心上。

  “我还是要——咦?”

  罗德尼眼前一亮,突然发现爱蜜莉雅今天的装束不同以往。

  贵族服饰上有标志自己爵位的金属纹饰,而对应的,贵族夫人的服饰上,也有标记丈夫爵位的丝线花边,这都是常识,比起识别千奇百怪的贵族纹章来要简单的多了。

  罗德尼自然也认识爱蜜莉雅如今穿着的衣服上,带着勋爵夫人的特有标志。

  “爱蜜莉雅,安德,你们——?”

  “嗯,我们昨天在阿尔托兰女士的主教见证下,缔结了神圣的婚姻。”安德点点头,肯定了罗德尼爵士的猜测。

  ——所谓神圣的婚姻,专指经过神职人员主持的婚礼。这婚礼会被该宗教记录在册,具有被普遍承认的法律效力。

  “太遗憾了,真是太遗憾了,我竟然没能参加你们的婚礼!”

  罗德尼爵士上半身微微后仰,向前伸开双手,他摇着头,脸上做出一副既喜悦、又遗憾的表情。

  仿佛自家女儿喜结良缘,自己却没有赶上女儿的婚礼一般。

  “你们现在要出去吗?”唏嘘了一阵,罗德尼爵士收敛了伤感的表情,问道。

  “我们出去逛一逛,顺便去看看罗恩先生。”

  “唔,祝你们玩的愉快,我这个糟老头子就不打扰你们这对小夫妻了。”

  目送安德和爱蜜莉雅走出旅店大门,罗德尼爵士招招手,侍从罗特走了过来。

  罗德尼爵士吩咐道:“你带几个人,去为我仔细选择一份足够体面的礼物,好作为安德爵士新婚的贺礼——礼物的份量,一定要足够弥补我昨天的失礼!”

  “遵命,爵士。”

  ——————————————

  也许是倒霉事昨天已经都过去了,今天安德和爱蜜莉雅倒是非常顺利的逛了起来。

  宏伟的神殿、精美的雕塑、各有特色的商铺,甚至还有许多饭店、点心铺子。

  这个世界的商业区,也许在先进性上不能和地球想比,但是在繁华程度上也并不逊色多少。

  安德和爱蜜莉雅都是气血道路的武者,虽然比不得正宗狂战士胃口那么大,但是两人其实都算是颇为能吃。

  这一路上,两人手里几乎没有断过吃喝。

  “我说,这两位真是爵士和爵士夫人吗?”远远有人在嘀嘀咕咕。

  “他们可不光是爵士和爵士夫人,那位安德爵士还是一位中阶职业者!”

  “那位爵士夫人据说也是一位职业者,还是职业者中斧战士。”

  “不是吧?那位爵士夫人是斧战士?你没开玩笑?”

  “要么是狂战士,反正都是以力量见长的职业者。”

  “其实都不管我们什么事,只要我们盯着他们,不要惹出麻烦就好。”

  虽然他们声音很小,但是既然提到安德的名字,安德集中注意力之下,这话安德也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既然对方并无恶意,安德也不准备追究下去.

  这些人的身份,不外乎维持城市治安的便衣之类的官方人员。

  这里已经是格拉城的平民区,在这里,巡逻的已经不是格拉城的正规士兵,而是拿着短棍的巡警。

  街面上,行人们的服饰远远比不上安德经过的十几个街区,人们都穿着布料衣服,很少有呢子大衣。有些人身上的衣服还有着补丁。

  “爱蜜莉雅,拐过这道路口,前边应该就是罗恩大哥的法奥特旅店了。”安德向爱蜜莉雅介绍道。

  可是,等转过这个路口,安德和爱蜜莉雅看到的却是许多人,拥堵在法奥特旅店的门口。更有一些巡警在边上拉着绳索划出区域,禁止其他人进入。

  “这里出了什么事?”安德随手抓过一个巡警打扮的中年人,不客气的问道。

  “你——额,爵士老爷,您如果有什么问题,应该去问我的长官。”中年巡警正要发火,却看见安德身上的纹饰,把话又憋了回去,不过,他也没有正面回答安德的问题。

  勋爵贵族当然是大人物,可在格拉城里也不算罕见。

  尤其是管不到他们的勋爵,得罪了也就得罪了,反正城里真正不能得罪的大人物中绝没有这个年轻人。

  “哼!”安德随手把他推到一边,大步走进隔离区。

  随着安德的前进,人群分开两边,让出一条道路,让安德走进旅店。

  这可不是别人看到安德,才特意让开去路,而是有一种无形的力场,强行将人群向两侧推开。

  潮汐秘剑——分波!

  ————————————

  “罗恩*赖尔特,你的旅店里死了四个人,在我们没有彻底调查清楚之前,不允许开门营业!”

  “可是,华生警长,这四个人都是被人潜入刺杀的,您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吗?这和我的旅店无关啊!”

  “人是在你这里被杀,怎么能说与你无关?”华生警长板起一张脸,训斥道。

  “华生大人,我们借一步说话?”罗恩谄媚的笑着,指缝微微分开,露出一丝颜色——那是金币的颜色。

  “嗯,好吧,我听听你有什么辩解,其他人继续搜查,寻找凶手的线索。”

  “华生大人,您就直说吧,这件事我要花多少钱才能对付过去?”带着警长华生,罗恩进入一间客房,把手里的金币递过去,然后直白的说。

  “罗恩,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老实告诉你,有人看上你这间旅店了——你干脆直接卖掉算了。”

  华生警长数了数手里的金币,头也不抬的说。

  “是托鲁斯爵士?难道是他派人在我这里杀人?你们不管?”罗恩又惊又怒。

  托鲁斯爵士是经营旅店和车马店的商人出身,通过和一位破落贵族的寡妇结婚,才获得的爵士称号——当然是没有领地的那种。

  但即使如此,也不是罗恩能够抵挡。

  “谁说是他杀的人?老实跟你说,死掉的这四位,都是在阴影行会被人挂了悬赏的冒险者,我看多半是有人接了阴影行会的任务,托鲁斯爵士不过是顺势而为。”

  华生警长低声说道。

  “可是——”罗恩惊怒不已——听这华生警长的语气,整个巡警队其实是站在托鲁斯爵士那边的?

  “别可是了,现在托鲁斯找了我们老大,一定要让你这店开不下去,我能帮你把你自己的嫌疑摘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这店一下子死了四个人,就算还能开张生意也大不如以前,我看你干脆把店卖给托鲁斯爵士算了。”